玉的夸奖,让小玉受宠若惊。学校里每个人都知道I团的小公主,盛世老板李文直的掌上明珠,虽然还只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但她的穿着打扮,却每每在滨海的上流社会引领一份清新的潮流。进入滨海大学后,更是学校的女同学争相效仿的对象。

  不得不说,在这一点上,同为名门千金的林诗儿就不如李玉了。

  不过,从叶飞的角度来看,小玉穿的这件淡粉色的运动服的确很漂亮。首先,穿一副漂亮与否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穿衣服的人身材是不是够好。小玉虽然身材不高,却属于那种要胸有胸要臀有臀的类型,不然怎么叫肉弹?加之这件运动服是半紧身的那种,前胸的衣襟和后面的臀部都被小玉水准以上的尺寸撑的鼓涨涨的。在男人的眼里,这是最美丽,最性感,最诱惑的。不过,在同为女孩子的林诗儿和陈雨儿眼中,也就一般啦。

  比我差多了。两个女孩子同时露出这种表情。

  叶飞心里偷笑,这些丫头片子,别看年纪不大,一个个还都挺爱比的,连刚才的话题都给忘了。

  “是啊,真的很漂亮。”叶飞不动声色地往上添柴,烧的越旺越好,最好烧到她们糊涂,把我忘掉。

  几个女孩儿叽叽喳喳的聊起穿衣打扮了,一会说我有件衣服很漂亮,一会儿说你这样穿如何如何,一会又说到学校某人不会打扮之类的,完全把叶飞丢到脑后,没人理会。

  叶飞自得其乐地看着女孩子们用清脆悦耳的声音聊天,时不时的看看时间。

  李玉小心地引领着姐妹们的话题,把她们的注意力牵扯到一边,时不时的就会偷偷瞄上叶飞一眼,如果发现叶飞在看自己,就会给他一个很甜蜜的微笑。叶飞则冲她眨眨眼,鼓励她继续加油。

  虽然不明白李玉为什么要帮自己,不过,这个时候有人帮忙,谁还管她有什么动机?一个处理不好就是天崩地裂粉身碎骨了,至于别的,能活着混过今天再说了。

  陈雨儿跟大家聊了一会儿,忽然发现,自己想说的话,想做的事儿还没做呢。就把已经跑的不知道绕地球多少圈儿的话题拉了回来,“叶飞,我姐姐……”

  谁知道,还没等她说完,叶飞的电话就响了。

  “啊,我接个电话。”叶飞的表现很夸张,好像被铃声吓到一样,声音很大,一把抓出电话,一看号码,心里暗赞自己刚刚的安排有先见之明。一边心里暗叫侥幸,一边好好的在心里把这个打电话的人夸奖了一通,躲到一边去讲电话去了。

  陈雨儿不管怎么说,到底还是个刚进大学的孩子。她只是觉得今天叶飞有问题,还有李玉也不对,哪里不对,她也不知道。不过,既然林诗儿也在这里,只要当着叶飞的面儿跟她印证一下就知道了,却又总被打岔。可她就是没有往其他方面想,没有想到,这是叶飞故意安排的,是李玉在帮着他。

  这个电话,其实是林泉打来的。叶飞在结束了跟曾的通话后,就打给林泉,要他过一会打给自己,目的是借以脱身。却没想到,竟然来的这么是时候,把已经一只脚踏进悬崖的叶飞捞了回来。

  叶飞对着电话一通吼,乱七八糟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说了几句后,直接说了句:“好啦,我马上过去,真是的,这么点儿小事都做不好,我要你们几个有什么用!”然后啪的一声合上电话,对几个女孩子说道:“啊,我得走了,我雇的那几个给我制药的家伙实在太笨了,我再不去他们非得把我的药搞成锅巴不可。我再不去非得赔死不可,你们继续聊啊,我先走了。”

  “且,就你那些破药,变成锅巴更好。”陈雨儿白了他一眼。

  “就是,那些药有什么好的,能赚几个钱啊?还那么上心。”林诗儿对于叶飞急着离开很不满意,恨恨地说道。

  “跟你当然没法比啦,你是千金大小姐嘛。不说啦,我走了,拜拜。”

  叶飞走了,有点生气。这个小丫头是个行动派,只要决定了什么,立刻就要做。刚刚决定要替姐姐幸福把关,知道林诗儿喜欢晨练,隔了一天,立刻行动,一大早的也跑到操场上,来了个不期而遇。并且,还利用女孩子天生的亲和优势,很快跟林诗儿和李玉两个人打成了一片。

  叶飞一路逃跑似地离开学校,刚才他可真是吓坏了,如果不是运气好有李玉帮忙,今天非穿帮不可。

  惊魂未定的叶飞忽然想起另外一个问题:如果,李玉直接找林诗儿求证怎么办?

  一想到这个可能,叶飞彻底傻眼了。他忽然觉得,自己真的不应该离开,如果自己不走,至少还可以随机应变,遮掩一下,这下子可怎么办才好?

  现在唯一的希望,就

  帮自己在她们聊到这个问题的时候,给遮掩一下了。I演天分不错,如果她愿意帮忙的话,应该可以糊弄过去。然后,然后赶紧找个理由,编个故事,先把林诗儿稳住再说,只要这个大小姐坚持住,百毒不侵,陈雨儿那个臭丫头就翻不起什么大浪来。

  对,就是这样。叶飞想给李玉打个电话嘱咐一下,可他不知道李玉的电话。怎么办?只能祈祷了,祈祷千万别搞出什么乱子,祈祷李玉能够听到自己的祈祷…….

  ……

  这是滨海大学附近的一个小餐馆儿,叶飞在这里吃早餐。他现在只想在学校上课后,第一时间赶回去,找李玉,找林诗儿,把危机解除。他把电话拿出来放到桌子上,紧张地注视着屏幕。他知道,如果露馅儿了,林诗儿一定会先给自己打电话,如果她不打电话,就证明一切相安无事。

  “你在做什么?满头大汗,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谁跟我打招呼?正魂不守舍的,跟满天神佛求情的叶飞听到一个声音很熟悉,很好听,一抬头,看到了罗语玫,那个和飘雪一模一样的女人。

  “啊,你怎么在这里?哦,我是说,没有回去么?好像,那个教授的讲学似乎结束了?”

  “我被滨海大学聘为讲师,以后就是你的老师了。”罗语玫很自然地在叶飞对面坐下来,抿嘴一笑,摇头道:“好啦,既然是你,我就实话实说了,我那件事情没办法,所以不能离开。”

  “哦。”叶飞想起来,那天罗语玫跟自己说的,她要找飘雪,还让自己留意的事。他忽然想到,自己后来又见过一次飘雪,不过,忘记告诉她了。

  “怎么样叶子,我记得你可是答应帮我的,有没有再看见她?”

  “没有!”叶飞下意识地否认了一句,至于为什么这样说,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真的么?”罗语玫看出叶飞似乎有什么不想说的,笑问道:“你是不是怕我对她不利?”

  “不是,怎么会?我真的没见过她。”叶飞笑了起来,很自然,完全看不出他在说谎。

  “好吧,既然你不想说,那就算了。不过,叶子,我告诉你,我们找她,完全没有任何恶意的。”罗语玫不动声色地按在叶飞的手背上,语气诚恳。

  叶飞是个老江湖了,这种小伎俩怎么对他没用,他同样故做无意地抽回自己的手,再次郑重承诺道:“你放心吧,既然答应了你,如果再见到他,一定会告诉你。”

  罗语玫点点头,知道从他这里得不到什么消息,便转开话题,“对了,你刚才在想什么那么出神?”

  “没什么,一点儿小麻烦而已。”

  “哦,是么?呵呵,叶子,如果你把我当朋友,就把你的麻烦跟我说说,也许,我可以给你些帮助也说不定呢。”罗语玫意有所指地暗示道。

  “不用了,真的没什么,我自己可以搞定。”叶飞心里很乱,没有听出她的暗示。

  “真的么?”罗语玫紧跟了一句。

  “真的,真的不用了,我可以自己搞定。”

  “好吧。”罗语玟笑了,站起来,说道:“好啦,我该去上课了,毕竟我还是学校的讲师,和你可比不了。对了,叶飞,据我所知,你好像已经很久没去上课了吧?我劝你有时间还是去上课吧。”

  “我知道,谢谢你。”

  罗语玫走了十分钟,叶飞也离开了餐馆回到学校。在校园里站了一分钟,最后还是决定先去找李玉。虽然林诗儿一直没什么动静,可还是不够保险,先找李玉了解下情况再做决定。

  他本以为,要想找李玉,肯定得去她们教室才行。可没想到,李玉竟然没有上课,正在教学楼外面等着呢。

  “你怎么才来啊?我等了你半天了,都快累死了,叶飞,你要赔我。”两个人来到星星湖边,在一个石凳上坐下来,李玉揉着自己可爱的小脚丫叫苦。

  “对不起对不起,我是担心回来太早再撞上就麻烦了。”叶飞打躬作揖的跟李玉道歉,“对了,那个,情况如何?”

  “哼,一上来就问这个,也不关心人家一下,人家是你苦力啊?讨厌死了。”李玉撅着小嘴假装生气。

  “哎呀,忘记了。”叶飞急忙把李玉的小脚丫握到手里揉捏起来。

  李玉的脸蛋霎时间飞起两朵红云,羞不可抑,却舍不得把他推开,任他在自己的小脚丫上捏来捏去。

  “怎么样啊?我的大小姐,快跟我说说,后来到底怎么样了?”叶飞一边捏着她的脚,一边急声催促道。

  “哼哼,叶飞,你完蛋啦,火星撞地球啦……”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