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吧?”李玉把叶飞吓了一跳,“究竟怎么回事儿底怎么了?不会,不会打起来了吧?”

  叶飞立刻想到了两个美女在操场上厮扯扭打的情景,应该会,很黄很暴力吧?

  李玉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很认真地问:“叶飞,你告诉我,你和雨儿的姐姐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不是都知道么?难道你不知道?那你干嘛帮我?”叶飞奇怪地看着她。

  “我想听你亲口告诉我!”李玉认真地回望着他。

  叶飞无所谓地说道:“这有什么好说的?还不就是那么回事。”

  “那你真的,真的…….”

  “脚踩两条船是不是?没错,就是那么回事。想骂就骂吧,我无所谓。既然做了,我就不怕别人说。”叶飞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硬挺。

  李玉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低着头。

  “怎么不说话?她们到底怎么样了?你倒是跟我说说啊。”叶飞急了。

  李玉慢悠悠地不说话,只是扭过头看他,眼神很幽怨。

  “你怎么了?发烧烧傻了?”叶飞伸手在她额头上摸了下,很正常,不发烧啊。

  “你才傻了呢,讨厌。”李玉拍掉叶飞的手,打了他一下。

  “没傻你倒是说啊,到底怎么了?”

  “好啦,你别担心了,什么都没发生,你刚走,陈雨儿就被人叫走了。”

  “啊?这样啊?太好了。”听她这样一说,叶飞心里才算松了口气,“今天,真是太谢谢你了,要是没有你,我就死定了。”

  “哼,光是谢谢就完了么?”

  “那你想怎样?”

  “我想……”李玉皱眉翘起嘴角,歪头看着叶飞,模样很可爱,很俏皮,想了一下,才摇摇头,“算啦,暂时想不出来,以后再说吧。你只要记着欠我个人情就好了。”

  “没问题!你什么时候想到,什么时候找我好了。”叶飞拍着胸脯答应。

  “你要是敢忘了,看我怎么对付你!”李玉可爱地皱着鼻头,冲叶飞扬起小拳头,装出恶狠狠的模样威胁他。

  “呵呵。对了,我想问你,今天为什么要帮我?还有,你是怎么知道我有麻烦的?好像,你比诗儿她们知道的都多啊。”叶飞仔细地看着李玉精致地面庞,很认真地问道。按照道理来讲,在这种情况下,李玉是不应该帮助自己的。事实上,如果把他和李玉对调位置的话,叶飞相信,自己不破坏就已经很不错了。

  “我就是想帮你啦。看你都不敢过来和我们说话,实在太可怜了,我不帮你,你就惨了。怎么?不行啊?”说到最后,李玉忽然瞪了叶飞一眼。

  叶飞急忙说道:“行,怎么不行?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诗儿她们都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哼,本小姐想知道的事情,还有能瞒过我的么?”李玉骄傲地扬起头,很得意的样子。

  叶飞的脸色渐渐暗淡下来,他认为,李玉应该是从李文直那里知道的这些东西。他担心,如果真是这样,自己已经没有多少秘密可以隐瞒了。一旦李文直真的像陈刀说的那样,对自己动手,小护士也会有危险。

  他黑着脸不说话,李玉吓了一跳,“你怎么了?哎呀,你真是小气死了,好啦,我告诉你好了。这些都是娜姐告诉我的啦。”

  “李娜?是她?”

  “是啊,是她啦。是我让她帮我查的,叶飞,你别生我气好不好?我就是,就是想知道你的事,可又总见不到你,见到你,你也不会跟我说,我就只好让娜姐帮我了。你不会怪我吧?”

  话里毫不掩饰的绵绵情意,羞的李玉不敢抬头看人,只好偷偷地,悄悄地瞄上一眼,两只手紧紧地扭在一起。

  叶飞的心情很矛盾,他当然能听出女孩儿的情意,曾的建议再次浮现。只是,这样做,真的好么?叶飞犹豫了。

  不可否认,叶飞之前和李玉曾经有过很多不愉快。不过,自从那次绿丘事件以后,李玉的表现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非但没有再跟他作对,甚至还在今天帮了他一个大忙。如果是在以前,叶飞肯定会毫不犹豫听从曾的建议,可是现在,他却不忍伤害这个女孩儿。

  叶飞的沉默,让李玉一阵心伤。她想,既然他能同时和两个女孩儿交往,为什么就不能给自己一个机会呢?

  心里微叹一声,李玉强颜欢笑地说道:“好啦,不说这个了。不过,叶子,你真的要好好想想了。她们总会知道的,到时候,两个都会受到伤害,最后很可能你哪一个都得不到。”

  “如果真那样,就娶你好了。”叶飞的反应很快,块到连他说完后,自己都后悔了。这不是明目

  调戏人家么?

  李玉没想到他会这样说,脸蛋上立刻飞起两朵红云,却没有任何表示,既不说好,也不说不好,低头看着地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值得她好好研究一番,就是不敢抬头看人。

  和李玉分手后,叶飞一直在考虑,要怎么做才能解决陈雨儿这个大麻烦。等曾帮忙是肯定不行了,估计等她做出什么成绩,自己已经被陈雨儿那个魔鬼吞的连骨头都剩不下一根了。

  如果,如果给陈雨儿找点儿事做呢?把她的注意力都分散到别的事情上,就没精力没时间给我捣乱了吧?叶飞想到了一个歪点子。想到就做,他立刻冲回宿舍去搬救兵。

  叶飞的点子很简单,给陈雨儿找个男朋友,整天缠着她,让她把注意力从自己身上移开就行。就算她不答应也无所谓,只要这个人狂追她就可以,追到让她害怕见人,到时候,一旦她想给自己找麻烦,就召唤这个人出现,把她吓走。

  那么,这个人选嘛……

  “这种事,当然是我啦,我可是咱们宿舍的情圣,你们这些家伙凭什么跟我争?”陈雨儿在学校也是非常有名的,公认的,新生中的校花。这种美差,老二当仁不让地站出来,决定承担这个艰巨的任务。

  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整个宿舍的那群猪头竟然全在,好像就知道叶飞会找他们一样。

  对于老二这种自我标榜的行为,老大很是不屑,“且,老二,就你还情圣?你要是情圣,那我就是情种了!也不看看你这几年交的女朋友都是什么素质的,陈雨儿跟她们可不一样,你那套,对她们有用,对陈雨儿可不行!我看,这件事,还得我来。女孩子嘛,要的就是个安全感,我这个人,忠厚老实,成熟稳重,绝对适合做护花使者。而且,叶子,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你小姨子,你总不能眼睁睁把她推进老二的火坑吧?”

  “你什么意思?怎么我就成火坑了?”老二很不满。

  “去去去,你本来就是火坑。你看看这几年你都换了几个女朋友了?有一个得到幸福的么?”老三毫不客气地揭露老二的丑恶嘴脸,立刻迎来老大的赞同,可没想到,老三话锋一转,又把枪口对准了老大:“老大,你也没美。你那个应该叫貌似忠厚实则奸诈才合适!你们一个个都想什么呢?现在,是要帮叶子的忙,帮他把陈雨儿搞定,你看看你们,一个个都只想着泡妞,万一把叶子的事儿搞砸了怎么办?还有没有点儿兄弟感情了?”

  老三一番大义凛然的表现,让老大老二羞愧难当。身为老四的叶飞差点儿没亲他一口,简直,简直太,太够意思了。

  “老四,你信的过哥哥么?”老三认真地看着叶飞,表情严肃,语气诚恳。

  “信!”

  老三勾住叶飞的肩膀,用力拍打两下:“那好,这件事,你就交给哥哥去办。哥哥保证,绝对让她从你身边消失,永远忘掉查你的底!要是不成,我就从你面前消失,再也不当你三哥了,怎么样?信不信的过三哥?”

  “信。”

  “那好,先借我点儿钱。昨天上街又被人偷了,泡MM哪能没钱呢?放心,哥哥不会赖账,过几天家里钱寄过来我就还你……”

  “且——”老大老二暨老五,三跟中指竖给老三看,“看你装的,跟真的似的,还不是为了自己?你他妈是想人财两得,你小子比我们狠多了!叶子,你可要认清某些人的丑恶嘴脸啊,小心不要上当受骗!”

  一向很安静的老五见几个兄弟都秀完了,觉得该轮到自己出马了,他扔下手里的书,站到叶飞面前,“四哥,我觉得,这件事还是交给我去办吧。你放心,我不跟你借钱。而且,我见过陈雨儿几次,我真的很喜欢她。四哥,大学几年,我从没交过女朋友,你就成全我这一次吧,让我去吧。”

  “不行不行,老五不行。”老二立马跳出来反对。

  老大也跟着附和,“没错,老五不行。老五耳朵根子太软,到时候,陈雨儿肯定要鼓动你帮他查叶子,到时候你怎么办?就你那立场,肯定三两句话就缴械投降了,那时候叶子可真实赔了夫人又折兵,还白白给人家送去一个卧底!不行,绝对不行!”

  老五本来是瞒符合叶飞的标准,毕竟是给小姨子找男朋友,还是要挑个人品好的。老大老二老三那样的流氓还是算了。可听老大一说,老五立刻被他毫不犹豫地否决了:“兄弟,不是哥哥不帮你,实在是事关重大,以后,以后哥哥一定帮你找个漂亮的女朋友,这次还是让别人来吧。”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