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是太火爆太香艳了,虽然只是内衣,可是,叶飞却地在幻想,女孩子穿上这些内衣时的美丽景象。最直接的幻想对象,当然就是眼前的张玲了。

  叶飞很奇怪,这种内衣,她一个女学生怎么会穿呢?他的印象里,曾似乎有很多这种内衣,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竟然也对这种东西感兴趣,就让他有些不太理解了。

  不过,当张玲拿起其中最漂亮最性感的几件去试穿时,叶飞真的控制不住了,满脑子都是女孩儿白生生粉嫩嫩的身子,滑不留手的肌肤……

  “那个,我想问一下,洗手间在什么地方?”

  “在那边,往前走左转就是了。”店里的女营业员似乎很能理解叶飞此时的状态,脸上带着一成不变的职业式的微笑。不过,心里别扭的叶飞却是怎么看怎么不舒服。

  叶飞顾不上这些,按照她的指点,冲进了洗手间,直接打开水龙头洗脸。

  叶飞在洗手间里待了整整二十分钟,心里想着就算张玲再磨蹭,也应该看够了吧?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张玲这丫头竟然还在换。

  当店里又进来两位挑选内衣的女士用异样的目光看他时,叶飞开始思考一个问题:还要继续等下去么?

  不是他想当逃兵,而是太尴尬了。那几个女人虽然在挑选内衣,可是,眼神却是时不时的往他这里瞄上两下,怪怪的,好像在看猴子。

  正想着呢,张玲出来了,手里捧着几套内衣,都是价值不菲的那种,换成男士内衣,每一套都够叶飞穿上两年的。

  “嗨,等烦了吧?别急啊,再等一下啦。”张玲笑嘻嘻地把内衣还给店员,又拿了几件进去!

  叶飞崩溃——为什么要这样?还有完没完了?这是什么店啊?连内衣都随便给试穿?这种东西,一个人穿了,别人还敢穿么?

  被那几个女人看的火大起来,叶飞把怒火都烧到这家店的头上了。

  又过了一会儿,叶飞终于决定不再忍受这种痛苦,准备离开,要等也不能在这里等,宁可出去吹风也不在这里等!

  不过,还没等他挪步,那几个挑选内衣的女人忽然对店员抗议:“小姐,你让一个男人在这里看,还让我们怎么挑衣服?”

  这个女人脸孔红红的,手里捏着一件内衣,黑色蕾丝花边,虽然叠着,可看上去就透着性感。她刚刚说完,其他几个女人立刻也站了过来,表示支持。

  “对不起,几位太太,我……”

  还没等店员说完,叶飞自己主动决定离开:“好了,不用说了,我出去。麻烦你告诉我的同伴,就说我在对面的咖啡厅等她。”

  可是,有些事情,不是自己想就可以的。

  他刚走了几步,张玲从试衣间出来了,看到他往外走,立刻叫住他,“喂,叶飞你干吗去?不是说好了陪我逛街么?你怎么可以先走?你这个大男人,怎么一点儿也不知道遵守诺言?太让我失望了!”

  对于张玲的指控,叶飞是有苦说不清,他现在也不想解释什么,在那几个女人气势汹汹的注视下,他很快就崩溃了,只想离开这个看上去是天堂,实际却是地狱的地方,“我既然答应你了,自然不会先走。我只是去对面的咖啡厅坐坐,你选完了就去找我。”

  “不行!你这样就算陪我逛街了?那你干嘛不回家里坐坐,等我选完了再回去找你?”张玲伶牙俐齿,叶飞自认为很合理的解释,在她的反驳下,马上漏洞百出。

  店员小姐很仗义地站出来替叶飞说话:“这位小姐,不是这位先生要离开,而是这几位女士认为,这位先生妨碍了她们,所以这位先生才决定离开,您不要误会。”

  叶飞感激地看了她一眼,对张玲做了个无奈的动作,脸上去挂着皮皮的坏笑,“我去对面等你,你选完了去找我。你喝什么?我先替你叫好了。”

  “你——”张玲很不服气,可她也实在没有理由让叶飞留下来,她看了看那几位女士,又看了看叶飞,眼珠儿一转,想到个办法:“好啦,你不用走了,你跟我进来,正好帮我选选。”

  目瞪口呆中,叶飞被拉进了试衣间。外面几个女人向顾骇然,都对张玲的豪放吓了一跳。不过,这是人家的事,现在既然没有男人让她们觉得不舒服,她们也懒的管,都开始专心地挑选衣服。

  “我说大小姐,你又发的什么疯?你把我拉这里来干什么?”试衣间里,叶飞跟张玲抱怨着。

  “你说干什么?当然是帮我选了!”

  “哦?真的假的?如果你是真心的,那我就不客气喽。”叶飞坏笑着搓手,“快,快点儿换啊,不是让我帮你选么?你不换上我怎么知道应该选哪个?”

  回答他的,是张玲的拳头。美女作家一拳砸在他的头上,“想什么呢?笑的那么恶心!你,马上给我进去,在里面等我,等我叫你再出来!”

  原来,

  衣间里用一个布帘隔出去一半,叶飞只要到布帘的那都看不到了。

  “快点过去啊,你还等什么?难道想让本小姐给你跳脱衣舞么?告诉你,不许偷看,小心我告诉诗儿!”

  “嘿嘿,如果你愿意,那就最好了。”

  “美死你了,别说你,连我男朋友都没看过,你啊,下辈子吧。”

  “什么?不是吧?你男朋友都没看过你的身体?”叶飞在布帘的那边惊奇地问道;“那么说,你还是那个什么,那个处女喽?”

  “当然了,你以为本小姐是那种随便的女人么?”

  “不会吧?”

  “怎么不会?”

  “很简单啊,如果你是处女,你怎么会答应跟我赌内裤?”

  叶飞问的理所当然,美女作家回答的理直气壮:“处女怎么就不行?谁规定处女不能用内裤做堵住?哪条法律规定的?”

  叶飞一是语塞,嘟囓了一句:“法律规定,禁止赌博。”

  “拜托,你也是一个大学生,赌博打赌怎么一样?我们又不是用钱做赌注,怎么算赌博?本小姐喜欢,谁管的着?”

  “那你干嘛不敢让你男朋友知道?”

  “哎,你这个笨蛋,真是拿你的智商没办法。”张玲换好了内衣,把布帘拉开,“帮我看看这件怎么样?我不让他知道,不是怕他不高兴,而是怕他跟我学,明白了么?笨蛋!”

  叶飞已经忘记回答了,他眼睛睁的大大的,眼珠凝滞在中间,一动不动,喉咙一上一下的,发出“咕隆咕隆”的声音。

  太美了!这是叶飞此时唯一的思想。

  张玲穿着一套粉红色的蕾丝内衣。胸罩的罩杯不大,露出她一半的丰盈饱满的乳肉,下面挂着一块粉红色半透明薄纱,平坦光滑的小腹隐约可见。最下面,是一件非常性感的粉红色小内裤,内裤两边只是一条细细的带子,只在中间的部分有一块小小的倒三角粉红色布料遮挡了女孩儿最重要的部位。

  基本上,女孩儿整个充满了青春气息的身体,超过九成都暴露在叶飞的眼前。皮肤白晢,却不是那种刺眼的白,而是带着一种晶莹剔透,有如顶级玉器的圆润。

  最吸引叶飞的,是她的一双长腿,笔直,修长,圆润,简直就是一件难得的艺术品。

  完美的女体,和曾完全不同的感觉。

  曾的身体,给叶飞一种爆炸的感觉,那是一种需要去征服的身体。

  而张玲的身体,更像精美的瓷器,需要人去呵护,去怜爱。

  张玲是个美女,这个叶飞早就知道,也知道她的身材很好。可是,却没想过好到这种程度:胸乳饱满挺耸,带着一种骄傲的感觉向上挺立,腰肢纤细小腹平滑,臀部挺翘紧绷,尤其是那双长腿,简直太美了。

  “喂,说话呀?色狼,看没看够?我要你进来,是让你帮我选衣服,不是给你跳脱衣舞的!你要是再这样,我就把你轰出去了!”

  出去?这个时候怎么能出去?叶飞的脑袋立刻清醒过来,为了能够让自己留在这里,急忙回答张玲的问题:“很好看,很完美,很漂亮。不过,我想或许有更适合你的,不如你再换几件看看吧,这么贵的衣服,就那么几块布料,还是好好选一下比较好。”

  为了自己眼睛的福利,叶飞很无耻地建议道。

  聪明的美女作家识破了叶飞的小心思,却没有反对,“好吧,你过去等着,等我叫你再出来知道么?你要是敢偷看,看我不告诉诗儿!”

  叶飞毫不在乎地回到布帘的后面,他根本不在乎这个。从刚才张玲表现出来的,对诗儿的重视程度来看,两个人现在的这种状况,她才不敢告诉诗儿呢,否则的话,逃不掉一个勾引人家男朋友的罪名。

  “叶飞,你看过诗儿的裸体么?你和诗儿到底发展到什么程度了?”张玲一边换着衣服,一边跟叶飞聊天,以分散他的注意力。

  “没啊,没看过。现在最多就是抱一抱,亲一亲啦,还没咱们两个发展的快呢。”

  “去,乱讲什么,咱们两个有什么发展了?

  “怎么没有发展?你不但送我一条内裤,还看了你穿内衣的样子,这还不叫发展啊?至少比我和诗儿快多了。”

  “去,别乱讲,那条内裤我是输给你的,不是送给你的,你给我搞清楚。至于现在,我是怕你出去无聊才好心让你进来,顺便帮我挑选衣服,你别想歪了。”

  “不是我想想歪的,而是你让我不得不想歪啊。好了没有啊?这次怎么那么慢啊?”

  “好啦,马上好啦,你别……”

  张玲说的很慢,似乎在专注做某件事,呼吸有些急促。

  一听到她说好了,叶飞没有等她说完下半句,立刻拉开了布帘,结果……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