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弯着身子,正在身上那件黑色内裤裆部的一个上下链拉上。拉链儿还没有拉上,似乎卡住了,美女作家额头隐隐见汗。

  叶飞看到这一幕,瞬间石化。让他发呆的,不是女孩儿此时的动作,而是从拉链儿的开口处,探出来的那些黑黑的蜷曲的毛发,以及最下面隐约可见,颜色鲜艳的粉红色耻丘。

  布帘拉开的声音,惊动了奋战中的张玲,女孩儿似乎不相信地缓缓抬头,看到叶飞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下身处。

  “啊——”女孩儿下意识的张嘴尖叫,叶飞反应很快,急忙冲到身前,一把捂住女孩儿的嘴,尖叫声戛然而止。

  尖锐短促的叫声还是传出了并不隔音的试衣间,传到了外面那位女店员和几个选购内衣的女士耳中。

  她们同时露出一种古怪的表情,彼此间对视一眼,然后很有默契地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继续挑选内衣。刚才她们可都看到了,是那个女孩儿主动把男人拉进去的,证明两个人的关系很亲密,就算有什么事儿,也轮不到自己管。

  唯独那个女店员似乎有些魂不守舍,她倒不是担心张玲,而是担心在店里弄出什么事儿来,自己这份工作可就麻烦了。不过,还好,那声尖叫过后,试衣间里再就没有什么异常发生,让她稍稍安心一点。

  张玲的那声尖叫,把叶飞吓坏了,“你,你叫什么?是不是想让人家把我当色狼啊?不许叫,哎哟,你干嘛咬我?”

  张玲在叶飞的嘴上狠咬了一口,疼的叶飞捂着手直叫,“哼哼,谁让你偷看我?混蛋,快躲过去,再敢偷看,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只是想帮你拉上。”叶飞鬼使神差的一句话,让两个人同时愣住了,然后,张玲的俏脸慢慢涨红。

  “呃,我只是说说,你忙你忙,我先过去,好了叫我。”叶飞急忙赶在张玲爆发之前,闪回到布帘后。

  从这以后,两个人之间忽然变的很是尴尬,张玲匆匆挑选了两件内衣后,就拉着叶飞离开了,甚至都没有问叶飞的意见。

  “我们去吃饭吧,我请你,算是谢你陪我逛了这么久。我知道,你们男人都很讨厌逛街的。即便是陪自己喜欢的人也一样。”离开内衣店后,两个人无言地在路上走了一会儿,路过一家餐厅的时候,张玲提议道。

  “没有啊,我觉得挺好的。能陪美女逛街,我觉得很荣幸。”而且,还有额外讲理哟。叶飞心里加了一句,那毛茸茸的私密处,还有那一闪即逝的粉红。

  “哦?真的这样么?你经常陪诗儿逛街么?”

  “诗儿?没有啦,我没见过她逛街,也从没叫过我逛街。”

  “是么?为什么呢?其实,诗儿是很喜欢逛街的。她经常拉着我陪她买东西,有时候连我都会被累的够呛。”

  “真的么?呵呵,可能,她看我很忙,所以不想烦我吧。”

  “或许吧,我们去吃饭吧。”

  看看时间,虽然还没到吃晚饭的时间,不过,逛了一下午,叶飞也真的很饿了,“好吧。说好了你请啊。”

  “当然啦,都说了请你,怕我返回啊?”

  点菜的时候,叶飞虽然肚子很饿,可是,还真不知道要吃些什么。看着一排排的菜名,他发现,自己实在不是一个懂得选择的人,愁眉苦脸地放下菜单,“那个,还是你来吧,我不知道吃什么。”

  “两位不如试试我们这里的情侣套餐吧,很不错的,便宜实惠,很适合你们这样的情侣。”餐厅的服务员适时地建议道。

  情侣套餐?很适合你们这样的情侣?

  叶飞张玲两个人同时露出古怪的表情,相视一眼后,迅速分开,叶飞尴尬地一笑,“那个,就来一份吧,谢谢。”

  等服务员出去后,张玲忽然抓住叶飞的手腕,瞪着他,“你怎么能要那个什么套餐?你这样不是等于承认我们是情侣么?”

  “那怎么办?你也不说吃什么,总不能一直喝茶吧?再说了,承认了又怎么样?难道她还能跟诗儿说啊?”叶飞倒是不在乎这个。

  “去死吧你,谁要跟你做情侣?混蛋!”张玲在他手背上狠掐了一把,扭过头去不说话,似乎很生气的样子。

  “喂,怎么不说话?不就是个误会么?不至于吧?难道说,我就那么招你讨厌?连别人说一句都不行?”

  “当然不行!我和诗儿是好朋友,而你是她的男朋友,就是想都不可以想!而且,我也是有男朋友的人,你不要破坏我们的感情!”张玲的表情很严肃,不像在

  “叶飞,等一下,你要跟那个服务员解释清楚,绝对误会!”

  “误会?误会什么?”叶飞呆住了,“不用了吧?她就是误会了,也没什么关系啊。”

  “笨蛋!我是不想让你误会,懂么?”

  “我又会误会什么?”叶飞彻底被张玲绕晕了,越来越搞不清这个女人想说什么。

  “当然是不能让你误会我们之间会有什么!我不会背叛我男朋友,更不会背叛好朋友!”

  “你——你有病!”叶飞烦地嘟囓了一句,说道:“别说的那么伟大好不好?你会不会背叛好朋友我不知道,不过,你真的像自己说的那样,不会背叛男朋友么?”

  “当然!”张玲骄傲地回答。

  “是么?我不这么认为。如果真是这样,你干嘛还答应跟我赌内裤?”

  “那是因为我没想到你会赢!”

  “是么?好吧,就算这是一个理由。可是,在我说不用你履行赌约的时候,你为什么还要把内裤给我?”

  “那是因为我不想做一个敢说不敢做的人!重诺守信是我的原则!”张玲的表情更加骄傲了。

  “哦?是么?好吧,那我再问下一个问题。你今天又是为了什么,要我陪你买内衣呢?又是为什么要我陪你进试衣间呢?张玲,这你又怎么解释?”叶飞紧紧注视着张玲,“张玲,放松,放松好么?我问这些,并不是我要对你做什么,也不是对你有什么非分之想,只是,你的态度似乎有点儿问题。我理解你和诗儿的感情,可是,好像,你的反应有些过头了吧?”

  张玲猛然一滞,以到嘴边的话,被吞了回去。

  “好啦,别说了,让人误会一下,有什么关系呢?只要我们自己清楚就可以了。倒是你,张玲,你不觉得,你和你的男朋友这样交往,很累么?”

  “你什么意思?”见叶飞主动转移了话题,张玲也不想再做纠缠,顺着他的话问道。

  “还用说么?两地分居啊。以后的生活,也不一定会在一起,走的路也可能完全不同,难道,维持这样一段感情,你不累么?”

  张玲沉默了,低着头,一言不发。就连服务员送餐进来,都没有抬头。只是闷着头,一口一口地吃着自己的东西。

  叶飞也不说话,对着食物大举进攻。累了一个下午,他甚至觉得,自己能够吃下一头牛。

  吃过饭后,张玲又让叶飞好好的郁闷了一把:这位大作家似乎一直在闷头想事情,所以,结账这件艰巨而又伟大的工作,自然落到了叶飞的头上。

  当那位服务员小姐把账单递给叶飞的时候,他很想说:这顿是对面那位美丽的小姐请客,请把账单给她。可是,这句话,被服务员小姐那种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目光下,被堵了回去。

  不是说男女平等么?为什么一定要我付账?叶飞自怨自哀地拿出钱包,结账走人。

  “对不起,刚才在想事情,忘记了。这顿算我欠你的,下次一定请回来。”从餐厅出来,张玲终于从神游太虚的无上境界中恢复过来,很不好意思地跟叶飞说。

  “不用了,你把饭前还给我就好了。”叶飞在张玲面前摊开手。

  张玲一愣,看叶飞不像说笑的样子,立刻不悦地哼了一声,“你个大男人,怎么那么小气?不就是一顿饭么?小气样吧!给你给你给你,下次别找我逛街!”

  女孩儿气鼓鼓地拿出包包找钱。

  “喂,你说错了吧?明明是你找我啊逛街,怎么变成我找你了?”叶飞笑嘻嘻地纠正道。

  “对,是我找你,好了吧?陪美女逛街,你偷着笑去吧!”张玲把钱扔在叶飞身上,转身就走。

  叶飞拿着钱,在后面叫道:“哎呀,这么早回去太没意思了。我决定,去喝两杯再说。不知道有没有人愿意陪我去呢?还是说,有些人害怕回去晚了进不了宿舍不敢去啊?”

  “你说什么?”张玲停住脚步,扭头看他。

  “没什么啊,如果没人愿意陪我去,我一个人去好了。那里人可不少,也许能碰到个美女也说不定呢,嘿嘿。”

  “我就知道你是个大色狼!不行,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去,绝对不能让你碰那些狐狸精,我要替诗儿看着你!”张玲义正词严地重新回到叶飞身边,一副誓死捍卫好友利益的表情。

  “好啦,想去就去吧,还找那么多借口,我都替你累得慌。”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