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在地上猛踏一步,身体入出膛的子弹,冲向黑三儿手。两手在身前捏成鹰爪形,和一个手握长刀的打手错身而过的瞬间,在他握刀的手腕上一抓一扭,便听到嘎巴一声脆响,这个打手的手腕,就被叶飞卸了下来。接着,叶飞脚尖一挑,正踢在那柄即将掉落在地的长刀刀柄上。长刀被重新踢回到半空中,被叶飞单手一抄,抓在手里。

  叶飞双手紧握刀柄,奋起全身力气,太阴真气灌注刀锋。本已锋利凄冷的刀锋立刻散发出一阵冰寒刺骨的冷气,隐约间,竟然在刀锋顶端形成了一个二十厘米长的无形刀气。

  “啊——吃我一刀!”叶飞全身跃起,半空中,向眼前一个打手劈出一刀。灌注了叶飞全身力量,加上跃起下落的加速度,闪电般劈开空气。

  对面那个打手被叶飞这一往无前的气势震慑,刀未至,可被刀锋激荡的冰冷空气却扑面而来,让他浑身汗毛倒竖。下意识,双手紧握和叶飞同样形制同样材质的长刀,架向劈面而来的刀锋。

  伴随着叶飞的怒吼,他也忍不住大吼起来,在两声完全不同的吼声中,两柄完全一样的刀锋激烈碰撞在一起,发出一声巨大的金铁相撞的清脆声响。

  那个打手只觉得刀上一股大力传来,让他完全招架不住,整个人身体连人带刀,倒飞出六七米远,跌在地上爬不起来。

  也幸好,这这打手用的刀和叶飞的刀同样材质同样强度,如果稍差一点儿,这一刀足可以把他连人带刀劈成两半了。现在虽然狼狈,却也保住了一命。

  所有人都被他这一刀震住了,包括老二和黑三儿在内,都呆呆看着手握长刀,双目尽赤,仿佛天神般的叶飞。

  老二的喉咙上下动了一下,咕隆一声吞了下干涩的口水,眼里全是骇然。他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傲然屹立的叶飞,就是那个一个月前还沉默寡言自卑木讷,这一个月却表现的活跃好动,连学校最美的校花都泡到了的兄弟。

  对于叶飞,他太了解了。他刚刚进入学校,就和叶飞分到一个宿舍。过去的叶飞,不言不语,远离人群,显的有点儿孤僻。这一个月却几乎大变模样,不但和谁都有说有笑,而且还跟林诗儿凑成了一对儿。虽然奇怪,可他还是很为这个兄弟高兴。可是现在,他却完全高兴不起来,眼前这个家伙,双目通红,手握长刀,浑身散发着凛然杀气,他还是那个叶飞么?

  黑三儿的震撼既没有老二那么强烈,却又比老二强烈。他不像老二,能够清楚明确地感受到叶飞的变化,那种最近亲的兄弟忽然完全陌生的感觉他没有。可是,他的眼里和见识,却让他对叶飞刚才的表现,以及现在那种凛然不可侵犯,浑身散发着有如实质的杀气,却让他胆寒。

  他自认功夫不错,可是,让他一刀劈飞自己的一个手下,他却完全做不到。当然,他也劈不出那充满一往无前的强烈气势的一刀。

  他忽然对自己的安排产生了一丝怀疑,对于能否按照计划收拾掉这两个家伙产生了动摇。他忽然拉过身边一个打手,对他耳语了几声。那个打手骇然地看着自己的大哥,直到确信黑三儿眼中的肯定,才略显犹豫地点点头,从他们进来的那倒门匆匆离去。

  叶飞把这个一切都看在眼里,心里有些疑虑。他并不怕眼前这些所谓的打手,他担心的是这个黑三儿还有什么后手。当然,就算黑三儿真的有什么后手,他也相信自己可以全身而退。只是,老二怎么办?

  速战速决,擒贼先擒王!叶飞几乎是下意识的做了决定。用最快速度解决这些打手,然后抓住黑三儿,一切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有了决定,叶飞慢慢沉下有些焦虑的心情,用力握紧刀柄,平举在胸前,刀尖正对那些打手,微微一笑,“来吧,开始吧,你们不会是怕了吧?既然你们不敢,那我就来了。”

  他脚下用力踏在地面,炮弹一样打进人群里,一刀虚劈面前对手。那个打手被叶飞刚刚那劈飞自己兄弟的一刀还心有余悸,不敢跟他硬碰,抬腿就向旁边躲了一步。哪里想到,这一刀只是叶飞的虚招,目的就是逼他移动,那边早就准备好的左手蜷成鹰爪,闪电般扣住他的手腕,猛一用力便抢下了他的刀,然后身体突然跃起,左膝高提,砸在他的脸上。

  叶飞双刀在手

  虎入羊群般,在打手中左冲右突,金铁相交,爆发出叮脆响。所到之处便有如被摩西分开的大海般,所有对手全部被逼避其锋芒。

  这些人也是训练有素,比起前几天碰到的李向的那些手下强出不少,每个人都有相当的武术功底,而且都手握利器,彼此间的配合更是精妙默契。虽然让叶飞有如坦克般横冲直撞,却始终保持着对他的包围和压力。

  可是,即便这样,却仍然不断有人被叶飞击中,失去战力退出战斗。

  黑三儿脸色铁青,他可绝对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的功夫竟然如此之好,简直就不是人!他这些打手最少的,都经过五年以上的专业武术训练,每天的任务就是训练训练,不断提高自己的战斗力。可是,在这里,却一点用处都没有。他看的清楚,这个叫叶飞的小子,就像一条滑溜的泥鳅,总是在最最关键的时刻,在刀锋临身前,用一种不可思议的身法,化险为夷。

  该死的,他到底是什么人?黑三儿急的双手紧握。如果这都解决不了他,脸可就丢大了。虽然还有后手,不过,他还是希望能够不用。

  就在这个时候,叶飞忽然陷入险地。他刚刚一脚踢飞了一个打手,为了躲避从后面横劈过来的一刀,整个身体向下压低几乎贴在地上。两把刀又同时架住两把从其他方向攻击过来的长刀,整个人完全处在一种不设防以及无法移动的情况下,并且,前后左右都是人。

  就是现在!黑三儿几乎要跳起来了,如果这个时候有人上来攻击,叶飞就是再厉害,也绝对躲不开!

  果然不负他所望,一声响亮的笑声在人群里传出:“哈哈哈哈,兄弟们,今天这功就算我的了。”

  一个身高不到一米七,身材瘦小却肌肉结实,和其他人完全不同类型的家伙冲到叶飞跟前,手里的短剑闪电般刺出,脸上还挂着得意的笑容。

  这一切,说起来慢,可实际上却只是一瞬间发生的事,到这个时候,那个瘦小的打手话还没有说完。

  终于结束了。黑三儿绝对不相信,这个时候叶飞还能做什么。

  老二虽然看不懂,可叶飞此时状况不妙却是知道的,他的心脏几乎都要蹦出来了。

  身处中心的叶飞身体忽然极不自然的扭曲了一下,好像被利器刺入身体时,肌肉为了抵御伤害,急速收缩夹紧利器时产生的那种抽搐。

  黑三儿看到这个动作,笑了。可是,他的笑容还没有完全绽放,就立刻凝结,直至慢慢消失。

  “嘎巴”一声微弱却清晰的响声在训练场响起,接着,就是那个瘦弱打手凄惨的嚎叫声。

  其他人还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还都奇怪,为什么这小子立功了却还叫的这么凄惨?

  叶飞忽然长啸一声,左手在地板上猛的一击,身体借着这股力量向上跃起,并且快速旋转就像一架风车,两腿在空中连踢,右手刀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闪亮的光幕,就像一枚忽然爆发的炸弹,周围的几个打手,三个被踢中胸口,好像被大锤集中一般,肺部空气被挤压一空,脑袋一黑全部晕了过去。还有三个,被叶飞的刀划中手腕或者胳膊,短期内是别想再用刀了。

  强烈的刀光,张开的身体,就像一朵怒放的花瓣。

  叶飞腰身用力,在一个打手的颈部猛踢一脚,踢晕这个家伙的同时,借着那股反震之力,身体迅速划过数米距离,在距离打手们三米处重新站定。手里刚刀雪亮,脸上挂着不屑的笑容。

  “哼哼,不行啊,你的人不行啊!”叶飞冷笑一声,在地面猛踏,再次冲进战圈。

  他到底是什么人?黑三儿心里不停发问。刚才的镜头一次次在他脑海闪过,他怎么也想不通,这个小子是怎么做到的,不但没有被那柄短剑刺中,而且还伤了对手。看那个瘦小打手手腕不自然的扭曲,还有那声‘嘎巴’声响,他就知道,那个家伙的手腕被折断了。

  怪不得这么自信,原来,还真的有两下子!看来,真的要让那个家伙出来对付他了!看到自己的人不断减少,一个接一个要么被踢出战圈,要么被钢刀所伤退出战斗,人数已经只剩下七八个了,黑三儿微叹口气,摇摇头。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