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了最后一个对手,叶飞把手里的长刀扔在了地上,竖八地倒着十多个失去战斗力的伤员。

  叶飞并没有对他们痛下杀手,所以,虽然每一个人都暂时失去了行动力,并且基本上都身上挂彩,却并不影响他们今后的生活。如果能够得到很好的治疗,几个月后,又会是一群生龙活虎的“炮灰”。

  老二终于从震惊中恢复,啪啪啪啪地拍着巴掌,大摇大摆地来到叶飞身边。这一下,他可是再也没有任何担心了。虽然不明白,自己这位室友为什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厉害,不过,这丝毫不影响他在黑三儿面前趾高气扬发泄刚才的郁闷和恐惧。

  “哈哈,怎么样啊?老大,大哥,三哥,你这些忠心耿耿的兄弟,似乎不够看啊,我都没看过瘾呢。快点儿快点儿,别藏了,还有什么兄弟高手之类的,赶紧拿出来,快点儿,别那么小气。”老二手舞足蹈地在黑三儿面前跳舞。

  叶飞微微一笑,向黑三儿迈出几步。他要趁着这个人的其他后招使出来之前,控制住他,彻底掌握主动权,把自己和老二安全地弄出去。

  黑三儿的表现,让叶飞和老二都有些吃惊。他不但没有丝毫担心,反而用一种很怜悯的表情看着两人,还不停地微微摇头。

  老二吼道:“你摇头干什么?妈的,是不是很后悔不应该和我们兄弟为敌?”

  “不是。”黑三儿非常肯定的摇头,“而是为你们等一下的凄惨命运感到担忧!真的,你们真的不应该来这里,更不应该把他们打到!”黑三儿点着躺在地上哎哟叫痛的手下,“等一下,你们就会知道,这绝对是个错误。如果是我,绝对不会像你这么高兴。”

  “妈的,你他妈说什么屁话?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妈的,你以为我们就应该让你随便欺负?还后悔,后悔你姥姥!”老二的情绪很高涨,很兴奋,几乎是指着黑三儿的鼻子,把口水喷到他的脸上。

  “我知道,你刚才派了一个人离开。我猜,是去准备你的后手去了吧?呵呵,我就说嘛,你不可能只倚仗这些废物!不过,你没机会了。在你的秘密武器到来之前,我就会解决这一切。”在黑三儿反应过来之前,叶飞忽然冲到他的跟前,右手成爪,扣住黑三儿的喉咙,左手一拳捣在他的肚子上,让他变成了一只弯腰的大虾,“不管你有什么后手,现在,只要我一用力,就会拧断你的脖子!这种事情,我做过不止一次,我保证你不会有任何痛苦。因为,你的神经系统会瞬间瘫痪,即便有什么痛苦,大脑也不会有任何反应。”

  “现在,我要你向我的兄弟道歉,并且赔偿他的一切损失。还有,向被你调戏的那位小姑娘道歉!虽然是她主动招惹你的,不过,没有办法,她是我的朋友,而你不是!”叶飞说道:“否则,我闲杂就拧断你的脖子!”

  喉咙被扣,让黑三儿发音困难。不过,却不影响他的眼睛,他从叶飞的眼中,看到了一种嗜血的光芒。多年的道上生涯让他知道,这种眼神,是不会在普通人身上出现的。只有经过血雨腥疯的杀戮,才会让人有这种完全藐视生命的眼神。所以,他毫不怀疑这个年轻人会把他说的话变成事实。

  “我,我不会,不会道歉!我,我说过,这件事错不在我!”黑三儿的声音断断续续,嘶哑含混,表情却非常坚决。

  “是么?你是不相信我会这样做喽?你说过,这个地方,是绝对秘密的,那么,几个人,应该不会引来什么麻烦!”

  “我,我信。”黑三儿艰难地点点头,接着说道:“我相信,相信你能杀了我,不过,我不服!”

  “你他妈还不服?你们二十来人打我兄弟一个都不行,还他妈不服,你是不是要弄辆坦克车来才服?操,你这种人就是欠揍!”老二一脚踹在黑三儿的腿上,还不解气,挥着拳头就要揍人,却被叶飞拽住了。

  “要怎么样你才服?”

  黑三儿突然挣扎起来,声嘶力竭地吼道:“只要你能打败一个人,我就服!到时候,别说道歉,我这里的一切都是你的,而我本人,随你处置,怎么样?”

  黑三儿的提议,让叶飞陷入了沉思。黑三儿用一种近乎疯狂的眼神看着他,哪里还有一点儿刚才的沉稳和斯文?

  “叶子,不行,你可别答应他。鬼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万一他找来一群枪手怎么办?你就是再厉害,也不可能比一把冲锋枪更?咱们现在就带他离开,他不是不道歉么?直接扔海,我就不信他不怕死!”老二可不认为黑三儿会安什么好心,虽然他也垂涎这里,不过,还是小命重要。

  叶飞想的,和老二不一样。他看中的,不是这里有多赚钱,而是这里足够隐蔽。他相信,黑三儿绝对不会无的放矢,既然说这个地下训练场是个绝对的秘密,那就应该差不太多。如果真的可以成为这里的主人,那么,这里倒真的是一个不错的藏身地。过些天,和李文直那个老狐狸对上的时候,也算是有个秘密的藏身处和秘密基地。

  他一直都很担心陈雪儿的安危。他不怕李文直对付自己,也不怕李文直对付曾甚至林诗儿,这两个人都是有背景的,虽然不知道林诗儿的家里到底是什么人,可是,来头应该不小。曾虽然只是一个有钱人,可影响力和关系毕竟还在。唯有陈雪儿一家,他最为担心。对了,现在还有那几个整给他制药的三个人,同加兄妹和林泉。如果能够得到这里的话,他们的安全也就有了最基本的保证。如果能够完全控制这些打手的话,安全上就又多了一分把握。

  叶飞问道:“你说的打败,是指什么?不会真的像他说的,让我用血肉之躯面对冲锋枪吧?那我可不干!”

  “当然不是!你以为这是在哪里?这里是中国,你以为是美国么?妈的,要是我真有冲锋枪,还用的着现在被你抓住?早拿出来突突你们了!”黑三儿呸了一声,说道:“就是一个人,高手,很厉害,非常厉害。我想,不会比你差!如果你不敢,那就算了。”

  “只是动拳脚么?”

  “或许还有兵器,那家伙是个疯子,谁也不知道他会怎么做。不过,绝对不包括枪械。”

  “不包括一切热兵器!只是这里摆放的这些刀剑!”叶飞加了一句。他可不像碰到一个拿着火箭筒的疯子。

  “当然。怎么样?你敢么?如果你赢了,这里的一切,包括上面那个酒吧,都是你的。如果你输了,我要你们两个死!”黑三儿恶狠狠地盯着老二,把老二吓了一跳。

  “如果我赢了,你也得死!”

  “没问题!”

  ……

  “叶子,真的行么?你真相信那个家伙?我看,咱们还是走吧,既然都抓住他了,咱们还跟他磨什么?”老二很担心,他就像一个胆小的赌徒,生怕一不小心,把所有赢来的筹码都输掉。

  “你害怕了?那你就先走吧,我留在这里等那个疯子。”

  “不行!你们谁也不许走!尤其是他,我一定要他死。”黑三儿立刻怒吼起来,好像老二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

  “你他妈有病是不是?干嘛总盯着我?我跟你有仇么?靠,什么东西,我现在就杀了你!”老二也气疯了。这个黑三儿好像跟他耗上了,让他很不舒服。

  “好了,别吵了。放心,我一定会赢。”叶飞拉住要去拿刀杀人的老二,保证道。

  “一定赢?嘿嘿,或许吧。”

  ……

  叶飞没有想到,那个家伙竟然真的是个疯子。眼睛赤红,带着一种显而易见的疯狂。身上的衣服很整齐干净,而且很时尚,半长的头发梳理的很整齐,在脑后束成一根发辫。面孔干净秀气,只是嘴角挂着恶心的口水,不时的发出一种让人心惊胆战的怪笑。身材修长匀称,并不像刚才那批打手,肌肉鼓鼓,身材魁伟。尤其是那双手,晶莹白皙,手指纤长,很想钢琴家的手,指甲很长,很尖锐,被很精心地修剪成很锋利的三角形。

  虽然他没有拿任何兵器,可是,在叶飞看来,他的那双手,还有那十副尖锐的指甲,是胜过一切的无期。如果他真的像黑三儿说的那样,是个真正的高手,那么,这些指甲一定可以轻松划破任何一个人的喉咙,无声无息的。

  如果不考虑他的眼神和那时不时爆发出来的怪笑,任何人都不会想到,他会是个疯子,更像一个整在学校求学的学生,或者艺术家,这是因为他半长的头发和修长的手指。这一切,都要归功与跟他一起来的那个,不时替他擦拭嘴角口水,整理衣服,梳理头发的女孩儿,显然,这一切,都是她做的:干净整洁的衣服,整齐的头发,洁净的面孔还有那白晢修长的手指以及尖锐锋利的指甲。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