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的身体向后倒下,双肘紧跟着猛烈后撞,格挡对手时,连带进行反击,攻击他的小腹,一举两得。

  狼的反应很快,和他的速度一样快,插向叶飞双肋的手闪电般收回,挡住了叶飞的肘撞,同时抬脚踢向叶飞的腿弯,和叶飞隐蔽后踢他小腿的脚踢在一起,然后,二人同时借着这一踢之力,一个向前一个向后,再次分开。

  到现在为止,虽然开打还不到一分钟,可两个人已经进行了两次碰撞,谁也没占便宜,谁也没吃亏,局面两分。

  很强劲的对手!速度很快,比自己快,而且非常灵活。力量也不错。叶飞心里暗暗给对手做了一个评价。

  狼的眼睛越发的疯狂,慢慢低下身体,重心越来越低,鼻腔里发出一阵阵粗重的咆哮,真的很像一匹狼,除了他的外形。

  小芸的表情越来越凝重,越来越担心。她是第一次看到狼竟然摆出这样一副模样,以前不论面对什么对手,他从没有这样过。每一个对手都被他闪电般的速度弄的头晕,还从没有这样费力过。

  就在刚才,狼突然绕到叶飞的后面。她知道,那是狼的绝技,专门用来突袭防备不及的对手,从没有失手过,她甚至以为到此为止了,战斗结束了。可是,让她大吃一惊的是,这一次竟然被那个人轻松躲过。看来,这一次的对手真的很强,也逼的狼越来越认真。

  她不担心狼会输,她还从没见狼输过,她担心的是,狼现在的表现,会不会让他的病情加重——他患有严重的精神分裂症,一直认为自己是一匹狼。最严重的时候,他甚至每天都在地上爬来爬去。现在,他又这样了。

  黑三儿的表情比女孩儿更精彩。他也是功夫在身的人,狼的功夫他知道,那是绝顶的好,他甚至从来没见过哪个人可以在狼的手底下坚持超过两分钟。几年来,他见过败在狼的手下的人太多了,包括各种流派。这些人,不论表面上多风光,可是在这个疯子面前,无一例外都是脆弱的仿佛瓷娃娃。

  也整是因为对狼的信心,他才敢提出那个赌注,他认为自己赢定了,只要狼出马。甚至担心叶飞不答应自己的条件,还提出用自己的一切做赌注,包括上面的酒吧和下面的训练场。他认为自己不会输,可是现在,他发现,自己越来越没有信心。

  他的功夫也不错,所以,对于现在的形势看的很明白,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看到狼占据优势,也没有看到叶飞陷入劣势。也就是说,这场比武,谁输谁赢还真不好说。

  他用力吞了下口水,看了看身边的小芸,又看了看那个手下,然后,把目光重新转回到比武场上。

  叶飞现在也很头疼。这个家伙速度太快了,而且非常灵活。这种对手是最难搞的。他不怕对手强,也不怕对手铜皮铁骨,只要能打到你,总会有办法收拾你。可是,这种速度又快又灵活的家伙,你根本碰不到他,所有攻击都被躲开或者挡住,根本抓不到人,就是威力在大的招式又有什么用?

  狼的身体越压越低,终于,他的两只手变成了爪子,整个身体跪趴在地上,紧紧盯着叶飞不放。尖锐的指甲在地面划出刺耳的声音。

  要来了!叶飞瞬间猜到,新一轮的攻击就在眼前。

  果然。

  “嗷呜——”狼的一声吼叫,让叶飞差点儿认为自己的对手真的是一匹狼。

  狼的四肢猛地用力,整个身体腾空扑向叶飞,并且接着扭腰的力量,快速旋转起来,两手握在一起,锋利的指甲做成花瓣状,随着身体的旋转而旋转,就像一枚高速旋转的钻头。

  “靠!”叶飞发现,自己暂时没有办法化解这一招,如果迎面冲上去,那锋利的指甲威胁太大。如果踢腿,叶飞相信,这个家伙肯定会顺杆爬上来。暗骂了一声,向后退了几步。同时,身体做好一切准备,只等对手一冲之力衰竭落地的时候,立刻发动攻击。

  不过,这一次他失算了。

  狼的冲力的确越来越弱,速度越来越慢,可是,就在他即将落地的瞬间,腿却闪电般在地上一点,整个身体再次腾空旋转。

  “妈的!”叶飞再骂了一声,知道不能再腿了。他向右边横移了一步,躲开对手的攻击范围。

  可是……

  “哈——”

  又是一声大叫,整个身体并成一线,仿佛钻头般的狼,忽然身体大开,四肢大张,竟然就在半空中,向左转了过来,整个身体再次

  飞,手臂在空中猛地向中间挥动,锋利的指甲直奔叶来。

  我靠,还没完了?叶飞生气了,这个家伙的怪招可真他妈多,没完没了,烦死了!

  叶飞这一次没有再退,如果再退,岂不是说我怕了你?他猛地在地上一踏,身体炮弹般向对手撞去,在狼的手臂合拢前,撞进他的怀里。两人同时倒地,然后,就抱在一起倒在地上滚了起来。

  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没想到,一场高水平的武术较量,竟然演变成混混打架,简直太,太恶搞了!

  两人在地上滚了几圈就停了下来,叶飞发现自己在上面,一个鱼跃,便跳了起来和对方分开,然后戒备地看着对手。

  狼躺在地上没有动,眉头紧皱,似乎在想什么。

  小芸急了,她想冲上去,却被黑三儿拉住:“别急,他没事,没事,你看,他站起来了!”

  真的看到狼慢慢爬起来,女孩儿才算安静下来。她刚才吓坏了,还以为在刚才的翻滚中出了什么事儿。

  黑三儿虽然把女孩儿稳住,可他心里却比对方还急。现在,他已经不太敢相信这次赢的会是自己了。刚才那一次接触,他就知道,叶飞绝对不会输。至于狼,不好说,毕竟他是个疯子,和正常人不一样。

  他再次把那个手下叫到身边,跟他耳语了几句。

  那个手下诧异地看着他,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内容。直到黑三儿狠瞪了他一眼,并且再次跟他说了一句后,才迟疑地慢慢向那道门小心地凑过去。

  这个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比武场上,除了一个人歪,再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动作,包括叶飞本人,他正高度戒备,全副精神应付这个难产的对手。至于其他,暂时还没那个精力。

  狼慢慢站了起来,视线紧紧盯着叶飞。

  让叶飞惊讶的是,他发现,那种疯狂的眼神,似乎在慢慢平息,这个疯子,似乎在慢慢恢复正常,至少从眼神上看,这个家伙比刚刚正常了一点儿。

  狼的嘴巴慢慢张开,机械,缓慢地开合了两下,似乎想说什么,又似乎是在吃东西,让叶飞很奇怪。

  “你……很……好……”一个迟缓嘶哑,非常机械的声音从狼的嘴里冒了出来,含混不清,每个音节似乎都和上一个以及下一个音节混在一起,却断断续续,毫不连贯,就像一个刚刚开始尝试着学习说话的婴孩。

  叶飞很奇怪,这么大个人,竟然连话都说的不利索,难道他之前一直是哑巴么?显然不是,不然他根本说不出来。他仔细分辨了一下,发现,这个疯子似乎在夸奖自己。他笑了笑,竖起来一根拇指,“你也不错,很厉害。是我在这个地方遇到的,最厉害的了。”

  “我…要…杀…你…”

  这一句,比刚刚那句连贯清晰许多,叶飞很容易便听明白他的意思。他笑了笑,“彼此彼此,我也不会手软。”

  简单的两句对话,却让那边的小芸脸色激动,泪流满面。

  “他,他说话了,呜呜,他终于能开口说话了……”女孩儿肩膀急促抽动。

  黑三儿也是一脸震惊,不敢相信地张了张嘴,好像瞬间变成了哑巴一样。

  叶飞糊涂了,难道说,这个家伙真的是个哑巴?只是说句话,才七个字,至于这么激动么?好像看到上帝了一样。

  “我要杀你!”狼越说越流利,这一次,已经像一个正常人了。

  叶飞笑道:“那就来吧,让我看看,除了速度快,你还有什么!”

  两人对话到此结束,接下来,率先攻击的,是狼。

  他这一次,没有像刚才那样大吼,而是无声无语,冲到叶飞跟前。也没有用他那锋利的指甲,而是竖起手掌,拍向叶飞的胸口。

  这一次,叶飞更奇怪了,这一章软绵绵的,既没速度,也没有力量,哪里还有丝毫战斗的意思?更像是跟朋友打招呼,慢悠悠,轻飘飘。

  不过,毕竟是对手,毕竟是战斗,叶飞不敢大意,也抬掌迎了上去。

  这一次,这个似乎正常了一点儿的疯子没有用他那个恐怖的速度闪避,而是毫无花哨地和叶飞对了一掌。

  “啪”的一声脆响,两人手掌拍在一起,一股绵软却仿佛澎湃不绝的力道从疯子的手掌涌来,让叶飞大吃一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觉。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