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老二的尖叫声把叶飞吓了一跳,他茫然地看着老二,不明白,他跳来跳去的干什么,子弹又没打他身上,叫的人应该是自己吧?

  可是,为什么我一点儿也不觉得疼呢?为什么没有要死之前的那种感觉呢?靠,这个王八蛋,说开枪就开枪!不过,为什么中弹的不是我,而是他?

  叶飞奇怪地望着黑三儿倒在地上的尸体,很奇怪,为什么会一枪打在他自己的脑袋上,难道这个家伙只是想自杀?

  “别叫了,我又没打你,你鬼叫个什么劲?”小芸很头疼地对老二说道。这个家伙的叫声实在太尖锐,太刺耳了。

  “开枪的是你?你把他杀了?”叶飞看到小芸把一把小巧的手枪收回到腿上的枪袋里,终于明白,杀了黑三儿的,竟然是她。只是,他还不是太敢相信,这样一个女孩子,竟然敢开枪杀人。

  “是我杀的,怎么了?你难道不应该感谢我么?我可救了你一命!”

  女孩儿满不在意的表情让叶飞有些糊涂,“你们,不是一起的么?”

  “过去是。”

  “过去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现在不是,明白?”

  “不明白!”

  “你这个人怎么那么笨呢?告诉你吧,之前,我们是一起的,现在不是,明白了?而且,我又对他说的话非常生气,所以就杀了他,就这么简单。救你,只是捎带手的事儿,你不用感谢我。”小的口气,完全不像一个普通的女孩儿,说话的态度,有一种她刚才只是杀了一头猪,而不是人,淡漠,冷酷。

  “狼是你哥哥?”

  “是,有什么不对么?”

  “呃,没什么。我就是奇怪,你就因为一句话?就因为他说狼是废物就杀了他?”叶飞还是不太相信,这个女孩儿也太冷酷了吧?黑三儿死的也太冤了吧?只是为了一句话,就被人干掉了,这实在太让人无法接受了。这里还是那个21世纪的新社会么?

  倒不是叶飞害怕杀人,他过去杀的人可不少。主要是,在这个社会,把杀人当成杀猪,这种态度实在太少见,太惊人了。

  “那你以为什么?哼哼,敢说我哥哥是废物,他死一百次都不够!”小芸狠狠地骂道,显然,对与黑三儿,她是非常生气。

  正说着,小芸忽然弯腰,撩起长裙,露出里面两条雪白的长腿,闪电般抽出了黑色枪袋里那柄小巧的左轮手枪,“砰”的又放了一枪。

  她的速度很快,撩裙,掏枪,射击,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把叶飞吓了一跳。枪声过后,就听到一个声音哎哟哎哟的惨叫。

  叶飞转过身,这才发现,那个被黑三儿派去拿枪的家伙捂着肚子躺在地上。

  原来,这个家伙刚才想趁叶飞他们不注意,拣起那支枪,替黑三儿报仇。只是,他的动作太慢了,慢到动作比他复杂,动手比他晚的小芸已经打中他时,他的手还没碰到那把枪。

  “你要小心,这里每一个人都很危险,他们很有可能会替黑三儿报仇。”小把枪口在那些聚成一堆儿的打手身上晃了一圈儿,警告到:“告诉你们,别妄动,我的枪可不长眼!”

  “谢谢。”叶飞对这个女孩儿突然产生了强烈的好奇,这样一个冷酷的女孩儿,究竟有着什么样的身世呢?为什么她的哥哥功夫那么好,却是个疯子?

  “婆妈!我建议你去把那把枪收起来,小心被谁拿去给你一下子!”小芸白了他一眼,提醒他一句后,转身去扶哥哥。

  “我来我来。”老二赶在叶飞之前把枪拣了起来。其实,黑三儿死了以后,他就知道,自己的小命是保住了。到这个时候,这里最厉害的就是叶飞了,已经没有人能够威胁到自己的生命,除了那个女孩儿。不过,她似乎并不很想杀自己。所以,在小命无忧的情况下,他对那把枪的兴趣高涨,早就想去拣来玩玩了,只是,女孩儿的冷酷让他有些犹豫不决,他担心自己会像那个想替黑三儿报仇的可怜虫一样,被来上那么一下。这会儿听她一说,自然不会放过机会。

  “把枪收好,别让人抢了去。”叶飞对老二笑了笑,又转身对女孩儿说道:“你杀了黑三儿,有什么打算?你们过去一直在给他做事么?以后打算去哪儿?”

  “这个,不用你管!”小芸看都没看叶飞,只是专注地盯着哥哥。

  碰了一个钉子,叶飞倒没气馁,这样才有意思。

  “我有个提议。”

  “什么提议?”

  看到女孩儿虽然表现的完全不在意,却对这个提议很热心的样子,叶飞笑了。

  他说道:“按照我和黑三儿的约定,这里以后

  的了。不如,你们继续留在这里吧,他给你哥哥治I给他治病,一切都和过去一样,只不过,由我来顶替他。这样,你们的生活不会有任何改变,你觉得怎么样?”

  “不用。”小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让叶飞有些吃惊。她刚才还表现的很热心,现在就拒绝。

  “为什么呢?”

  “不为什么。”

  “呃,这个,我是很有诚意的,你相信我。你哥哥他这个样子,你们怎么生活?”

  小芸看着他,笑道:“我知道你很有诚意。不过,我不想他变成别人的工具。你也看到了,黑三儿虽然对我们很好,可是,他从来没有真正关心过我们,他不过是想利用我哥哥打击敌人而已。我不想他再继续这样下去了。每一次,哥哥看到血都会很疯狂。医生说,必须让他离开红色的东西,尤其是鲜血。所以,我不能答应你。”

  “你是担心,我像黑三儿那样,用你哥哥去杀人么?”叶飞笑了,“你误会了,我不会这样做。如果我要对付谁,我会自己来。你不会认为,我是黑三儿那样的废物吧?”

  “你说的,是真的?”小芸注视着叶飞,想从他的眼里分辨出真假。

  “当然!”

  “你发誓!”

  叶飞笑了笑,说道:“发誓?没有必要吧?而且,誓言真的有用么?呵呵,不如这样好了,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我把这里交给你来管理,你觉得怎么样?”

  “真的么?你真的相信我么?你就不怕我把这里据为己有?”小芸惊讶地看着叶飞,这个人太奇怪了,费了这么大力气才赢来的东西,竟然说要交给自己?难道,他一点儿都不担心?

  “没什么可怕的,其实,我根本不在乎。”叶飞很坦诚地回视着她,“我有自己的事要做。今天来这里,其实,只是为了让他向我的朋友道歉而已。只是,他太顽固了,才会搞成这个样子。如果他能早一点道歉,也不至于送命。至于说这个地方,如果说我一点都不在乎,那是假的。不过,我只是可能会需要用到这个秘密的训练场。黑三儿说,这个地方,整个滨海都没人知道,我可能会用这里来做些事。至于其他,我真的不在乎。如果你需要,我可以送给你。”

  “真的?”

  “当然,我为什么要骗你?”

  “你一点都不在乎?你知道这里值多少钱么?你甚至一点都不了解这里有什么,你难道,你很有钱么?”

  “不,事实上,我很穷。不过,钱这个东西,我不是很在意。”叶飞继续问道:“怎么样?你答应么?”

  “好吧,我没办法拒绝,我答应你了。”

  见她终于点头,叶飞笑了,笑的很开心。

  他的微笑,让小芸觉得不是很舒服,立刻警惕地说道:“我警告你,你可别打什么歪主意,我答应你,是因为我哥哥需要一个安稳的环境治病,如果你敢有什么不轨,我们会马上离开!你虽然很厉害,可是,你绝对不可能是我和哥哥两个人的对手。忘记告诉你了,我虽然功夫不行,可是,我的枪法很厉害。”

  叶飞急忙说道:“啊,你想哪里去了?放心,我有女朋友。”

  “既然你答应了,那么,我必须要跟你说清楚。我很忙,真的,我有很多事情做。我甚至都没时间去上课。所以,这里的事情,只能由你来自己解决。包括收编这些打手,清理黑三儿的账目等等。”

  “没问题。不过,你就不担心我在账目上做手脚?”

  “我说过,我不在乎钱,我都可以把这里送给你,你说我会担心什么?我觉得,你更应该担心的,是这些人是不是会听你的话!”

  “这一点不用你担心!我相信,他们一定会很乖的。如果他们有谁不服,我的枪可不会饶了他!”女孩儿说的很冷酷。

  叶飞点点头,他相信这个女孩儿能够做好,她是一个能够让人信任的女孩儿,“好吧,对了,还有件事。不管你怎么处理上面的酒吧,我希望这个训练场能够继续保持隐秘,我不想其他人知道。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绝对要保持这里不被人发现,尤其是,不能被人发现,我和这里有什么关系。你能做到么?”

  “你是担心他们?”小芸的视线落到那些打手身上。

  “是。不论你怎么做,我希望可以保护这个秘密,必要时,你可以,呵呵,你知道……”

  “放心吧,这一点,我完全可以保证,老板。”

  “老板?呵呵,是啊,我现在是你的老板了。”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