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你就这么,把这么好的地方扔给那个小妞了?不是看上那个小妞了?你知道这么大个酒吧值多少钱么?”

  从黑豹酒吧出来,老二就对叶飞的大方异常不满,看着黑豹酒吧巨大的霓虹牌匾,一个劲的数落叶飞“败家子儿”地行为,“你就不怕她给你来阴的?你就不怕她卷钱逃跑?”

  “有什么好怕的?本来也不是我的,她就是真那么干,也没什么损失,怕什么?”叶飞翻了翻眼睛,对老二的担心不以为然。

  “靠,现在,那不就是你的么?虽说是赢来的,可你这身伤,不都是本钱么?还有我这脑袋!”叶飞满不在乎的态度让老二急了。

  “打住!先不说我这个,就你脑袋那个伤,跟这个可没关系!至于我这身伤,不算什么,小意思,几天就好。”叶飞晃了晃身体,那些伤口虽然很多,可都不严重,根本什么都不影响。毕竟是指甲挠的,而且叶飞也不是傻瓜,那么干挺着让人家挠。所以,只是看上去触目惊心,实际上,倒不怎么碍事。

  “我日!”老二被他气的要死,最后苦口婆心地劝道:“老四,你就是不在乎钱,也想想你家里吧?你爸你妈过的啥日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我也不是说把那丫头赶走,就是让你防备着点儿,这个总不过分吧?防人之心不可无,老祖宗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叶飞摇摇头,笑道:“呵呵,我知道你的意思。不过,我觉得,真没这个必要。我家里虽然穷,可还没到那个份儿上。而且,我更相信一句话: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你我,还有老大他们,有哪一个能管好这个地方?又有哪个能收拢这帮子人的心?你能么?就算能,咱们有那个时间么?至少,那个丫头过去也是跟他们一伙儿的,肯定比咱们方便多了,而且,她本来就没什么事儿,有能力,有时间,为什么不用?”

  “不服?不服打到他们服!不听话?不听话就滚!你那么厉害,还怕他们?”刚刚见识了叶飞威风的老二说起话来,自然有一股舍我其谁的霸气,尽管这种气势在叶飞眼里,更像狐假虎威。

  叶飞说道:“我没那个时间。而且,咱也不可能总这么防着吧?不能总盯着吧?难道,你就放心,把这个酒吧,交给那些黑三儿手下管理?和他们比,那个丫头总是可靠些吧?再说了,你以为,我是吃干饭的?咱们又不是吃干饭的,以后谁有时间谁就过来瞅瞅,她能搞什么鬼?就算搞鬼,我还怕她个丫头么?这一点,你还信不过兄弟?”

  “哎,那倒也是。恩,看来,只好哥哥以后多辛苦辛苦,帮你过来看着了。”

  看老二装模作样的在那儿做悲愤状,叶飞差点儿没笑出来。

  “对了老四,我差点儿忘了问你了,你这身功夫,跟谁学的?以前怎么没见你露过?妈的,你小子瞒的可够紧的!要不是我整天跟你在一起,肯定以为你是假的!”老二绝对想不到,他的猜测竟然是正确的。

  叶飞还以为他忘了呢,现在终于问出来了,只是,老二最后那一句,让他心里咯噔一下以为自己哪里露了破绽,看到老二一脸玩笑的模样,才算安下心来。如果被人拆穿了身份,将会面对什么后果,不用想都知道。

  “你不知道么?我以为你知道呢。”叶飞装迷糊,随口答了一句。

  “知道个屁!靠,我就知道你好像突然会了点儿什么功夫,可没想到这么厉害。我以为,也就跟街上那些卖艺的差不多,哪想到这么厉害?而且还能结冰,靠,这些可只在电视上看过,我还以为是假的呢。快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儿?”老二好奇心旺盛极了,就像被点燃的干柴,熊熊燃烧着。

  “什么怎么回事儿?就是一种功夫呗,还能是什么?”叶飞笑呵呵地反问。

  “滚!”老二被叶飞调戏式的回答气坏了,“你给我正经点儿,那是一种什么功夫?好学么?”

  “怎么?你想学?”

  “废话,多新鲜哪,王八羔子不想学。多牛B啊,别说我了,谁看见谁不想学?”老二的话,道出了实情。这么厉害的功夫,谁不想学?尤其是会这功夫的,还是自己一个宿舍的兄弟。

  “你学啊,我看……”叶飞故意在老二身上来回扫了几眼,弄的老二还以为他在检查自己能不能学,急忙挺起胸口,做雄赳赳状,等叶飞说:你行,你不是一般人!哪知道,叶飞竟然摇摇头,可惜地说道:“我看不行。”

  现实和梦想的

  老二急了:“怎么不行?哪里不行?你小子都行,我?怎么看,我也比你条件好吧?”

  老二绷紧上身的肌肉,要跟叶飞比。

  叶飞摇摇头,“看是不是适合练武,跟块儿没关系,又不是选健美先生。”

  “那看什么?”

  “第一,看年纪。练武这个东西,最讲究的就是年龄了。年纪越小越好。你没见那些武侠小说上,好多人都是从娘肚子里就开练,最起码也是五六岁的时候开始。你觉得,你这个年纪,合适么?”

  “我就靠了,凭什么年纪大不行啊?哪国法律规定,年纪大不能学武?”

  “哪国也没规定,问题是,年纪越大,成就越小,这是事实。年纪太大,骨骼身体就越成熟,可塑性就不强。就你这个年纪,你觉得,还哪儿没成熟?”叶飞眯缝着眼儿,在老二身上扫来扫去,最后定格在某部分:“难道说,你那里还没成熟?”

  “滚!”老二被调戏急了,“别废话,我就是想学,你别管有没有希望,你就说你教不教吧。”

  老二做出一副你不教,就跟你急眼,就跟你掰的表情。

  “真想学?”

  “你这不废话么?不想学我跟你磨叽什么?”

  “那也行,你要真想学,我就教。不过,我可要说明白啊,你这么大岁数了,我可不保证你能学会。就算学会了,我也不保证能达到什么程度啊。”

  “那当然没问题,这是我自己的事儿,我要是自己不努力,自然怨不到你头上。”

  “你误会了,我不是说你努力不努力的问题。我是说,你的年纪实在不适合学武,所以,就算你努力,也不保证能达到什么程度。”

  一听他如此一说,老二有些担心了,小心地问:“那你说,我能达到什么程度?”

  “不知道。不过,肯定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成就,想跟我比是不可能了。不过,肯定比普通人厉害。如果你肯努力,也许能达到那个黑三儿的水平。你还别小看人家,他功夫不错。”

  “那就行!”老二的要求倒是不高。

  “这可是好的情况。如果你小子不努力,兴许一事无成也说不定。学武可是个吃苦的差事,那苦可不是你能受的了的。我当初学的时候,差点儿就撑不住了。每天光马步就得扎几个钟头,这还是轻的。我可有言在先,你要是不努力,我可不教,没那功夫浪费时间。”

  老二被他吓了一跳,马步那姿势他知道,让他没事儿蹲一下可以,要是每天都蹲几个小时,还真不一定能坚持住。不过,他还是咬咬牙,答应下来:“没问题,我能忍!”

  “那就行了,反正吃苦的不是我,你爱遭那份罪,我也不拦着。”就是现在已经学成的时候,问叶飞,如果当初知道学武那么苦,还会不会学,他都不知道怎么回答。那份苦,真不是一般人受的了的。所谓冬练三九,夏练三伏,那是最轻的,根本提不上台面,个中滋味,如果不亲身感受一下,光听光看,是理解不了的。

  “这就对了,咱们是兄弟,你这么好功夫不教我教谁?你还准备带棺材里去?”叶飞答应了,老二很高兴,攀住他的肩膀,问道:“你还没跟我说,你这功夫是跟谁学的呢,来,讲讲,是不是你某年某月某日,掉入一片悬崖,结果大难不死,碰到一断手断脚的老头儿,他把功夫传给你的?”

  这种狗血情节,现在连武侠小说都不用了,他竟然能说出来,叶飞也着实佩服了一番,跟他打哈哈:“是啊是啊,你说的对。不过,不是悬崖,是井,一口两米深的水井……”

  天已经放亮了,看看时间还有,叶飞和老二打算走回学校。难得能这么早在街上溜达,两人都想呼吸下清晨的新鲜空气。

  这个时间,酒吧街已经安静下来,那些闹腾了一晚上的客人该撤的都撤了,酒吧也都一家家挨着关门打烊。路上也开始出现早上晨练的老人,现在的人,越来越爱惜身体,他们起的,甚至比每天早晨要扫街的环卫工人还早。

  那些卖早点的,甚至比他们还早。这年头,人们最关心的,除了身体,就是赚钱了。

  一个很普通的,安详的清晨。

  一阵发动机的轰鸣从在安静的街道上响起,仿佛怪兽的怒吼。叶飞诧异地回头,一辆火红色的法拉利如奔腾的烈马直冲而来……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