辆火红色的法拉利,叶飞实在是太熟悉了,甚至在几前,他还曾经坐过。只是,那段经历,实在是惊心动魄。

  飘雪,或者是柳叶,在距离叶飞他们还有十几米的时候才忽然猛踩煞车。狂奔的汽车好像被勒住缰绳的烈马,带着嘶鸣声,不甘不愿地擦着两个男人的身体停了下来。

  老二额头汗珠儿滚落,这种场面,实在太惊人了,他几乎以为自己就要被这辆车给撞飞了。

  叶飞也吓了一跳,不过,倒还算镇定,至少表面上看不出来。

  “嘻嘻……吓到了吧?”柳叶坐在车上,笑嘻嘻地看着二人,“嗯,还可以,我还以为你们会被吓跑呢。”

  “你,你不是——呜…呜呜……”看到柳叶的相貌,老二眼睛都要瞪出来了。不是因为有多漂亮,虽然柳叶的美丽在某种程度上说,的确很有震撼力,不过,还是比不上她和罗语玫完全一样的相貌,给老二带来的震动。

  叶飞手疾眼快地捂住了老二的嘴,才让他没有说出去。

  “干什么?你捂我干什么?”老二不满地瞪着叶飞。

  “就是啊,你干嘛不让他说话呀?”柳叶也奇怪地问道。

  叶飞不想让柳叶知道,自己还认识一个和她一模一样的人,尤其是,那个人似乎还在找她。

  “没什么。就是不想让他乱说而已。他有个看见美女就满嘴跑骆驼地毛病改不了,我可不想让他乱说话惹你不高兴。”叶飞背对着柳叶,不停地给老二打眼色,让他千万闭嘴。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过,老二还是很听话地,乖乖地,闭上了嘴。

  “那你也不能这样啊。没事儿的,你觉得我像那么小气的人么?”柳叶不高兴地撅起嘴来。

  “不会,你怎么可能是小气的人呢?我就是怕他乱说而已。呵呵。”叶飞笑了笑,强忍着痛——老二很报复叶飞对自己的污蔑,偷偷地,狠狠地掐了他一把。

  “对了。这个就是你说的,那个要救的朋友吧?你们怎么搞的啊?看你地样子,似乎不是很好呢,受伤了吧?”柳叶蹙着眉头,在两人身上上下打量一下,说道:“我怎么觉得,好像,你比他还惨啊?你不是去救人么?怎么把自己弄的好像难民一样?”

  的确,叶飞此时的样子,还真就比老二惨多了。至少。老二的衣服还完整,只是头上包着一圈医用纱布。而叶飞。浑身上下的衣服基本上算是报废了,被狼地指甲挠成一块块布条。

  “是啊。他去救我,实际上,是我救了他。”老二不想在美女面前太没面子,所以,顺着柳叶的杆儿就往上爬。

  “是啊,是他救了我。”叶飞倒不是很在意究竟谁救了谁,他在意的,是以后如何跟柳叶联系。

  几个小时前。他就想要柳叶的联系方式,下车时却给忘了。没想到。刚办完事,竟然能再次碰上,这一次,无论如何也不能把这事儿给忘了。

  “哈哈,你们可真逗。你们的事情都弄完了么?要不要我帮忙啊?别看我是女孩子,我可是有家伙的,保证不拖你们后腿。”柳叶的表情有些跃跃欲试,似乎很想去体验一下那种血雨腥风江湖恩怨的感觉。

  柳叶的兴奋,让叶飞有些奇怪,过去,飘雪可不是这种性格的,她是娴静温柔地,和这个柳叶完全不同。这让叶飞有些吃不准了。

  她到底是不是飘雪?叶飞的心里.充满了各种各样地问题。

  “这个,你要失望了,我们的事儿都解决了。有我们老四出马,这点儿小事儿算什么?”老二得意地替叶飞宣传起来。

  “真地假的?别吹牛啊。”柳叶毫不掩饰自己的不信任,皱眉说道:“就你们两个?哼,我怀疑,都没我哥能打。”

  老二不乐意了,“嗨,你这丫头,怎么说话呢?我兄弟可是高手,真正的高手。你哥算什么?告诉你,十几个大汉,眨眼间就解决了,你以为闹着玩儿呢?”

  “真这么厉害?”柳叶这一次,稍微有些相信了。

  “废话,要不,让我兄弟给你露一手儿瞧瞧?老四,给她露一手看看。”老二一个劲儿的怂恿叶飞,还趴他耳边小声说:“我不管这丫头是什么人,反正,你可不能让咱们哥们儿在美女面前丢面子,一切都看你的了。”

  “你闲的吧?我说过多少次了,我的功夫,不是用来表演地!”叶飞横了他一眼。他哪有心思考虑这个?他现在最关心的是怎么把柳叶地联系方式弄到手。至于其他,都不在考虑之列。

  “那是用来干嘛的?杀猪的?哈哈。”柳叶觉得,自己说了个很好笑的笑话,大笑起来。

  “杀人的!”叶飞嘴里蹦出来三个字儿,“跟那些在擂台上打比赛的人不一样,我的功夫,见到的人,大部分都死了。”

  “真的假的?你就吹吧,反正我也不可能真的让你杀个人。”柳叶一扬头,笑道:“你们要去哪儿啊?我送你们吧。”

  “好啊好啊。”不知道她的车技有多恐怖,老二连声答应。法拉利这种车,可不是随便有机会就能坐的,尤其司机还是个大美女。

  哪知道,叶飞竟然摇头,“不行。”

  “为什么?”美女相送,叶飞还不答应,见他如此不上道,老二急了。

  “这个车只有两个座位,咱们两个怎么坐?你坐外面?而且……”而且什么,叶飞没说,不过,第一个理由已经够了。这是一款双座跑车,的确没有多余的地方可以坐人。

  老二为之语塞,看看如一团火焰般的跑车,郁闷的要死。

  “你们可以挤呀,这车很宽敞的。放心,我技术不错,不会有事的。而且,看你现在的样子,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听我的,不然,小心被警察抓走。”柳叶在叶飞身上扫了几眼,捂嘴轻笑。

  “是啊,叶子,我倒没什么,就是脑袋破了。你看看你这个一身,还有血,就这么走回去,我很担心会被警察叔叔请去抽烟。刚才咱们就应该找车回去,既

  人家愿意送,你还别扭什么?”老二其实早就想说两个座位了,可没好意思开口,现在美女主动提出来,还不赶紧答应?

  “不,我不。”叶飞依然摇头。柳叶的技术,他可是领教了,别说俩人坐一个位置,就是一个人他都害怕。坐俩人,估计命怎么没的都不知道。而且,两个大老爷们儿坐一个座,想想就一阵恶寒。

  “你小子成心跟我作对是不是?靠,好不容易有机会坐这种车,你他妈就不能满足我一次?还想不想我帮你对付陈雨儿了?”老二小声地威胁道:“上车,咱们现在就回去,妈的,我可不跟你走了,累死我了。”

  他开始耍赖。

  怎么办?上车吧!见老二如此坚决,叶飞也只好答应。不过,说什么也不肯坐老二腿上,而是硬挤进去,跟他并排坐在座位上。

  幸好,二人都不是胖子,身材都很苗条,倒还真坐下了。如果有谁稍微胖一点儿,估计都坐不下。

  车子发动前,叶飞跟老二说:“老二,既然你非要坐,那我也不拦着你。不过,我要跟你提个醒…….”

  “什么?”

  “柳叶她,还没拿到驾照!”

  “你说什么?”

  老二大惊,刚想说等等,可车子已经飞射出去,发动机轰鸣着。在清晨宽阔地马路上狂奔。

  “没有驾照就不行开车啊?”柳叶对叶飞特意提自己没有驾照这种做法非常不满,所以,故意把车子开的飞快,吓的老二嗷嗷直叫。

  “慢点儿慢点儿,姑奶奶,我求你了,慢点儿!”他现在终于明白,叶飞的选择是正确的。这车虽然好。不过,还真是不坐的好。

  “叫什么叫?两个大男人,胆子那么小。”柳叶不满地吼道。

  “你慢点儿开我就不叫了!”

  “啊——要撞上了,快转啊,前面有人,有条狗。有只蚂蚱……”

  车子里被老二的尖叫声和柳叶不满地叫声充满,两个人好像故意比谁的嗓门儿大些,拼命地吼着对方,谁也不肯示弱,吵的叶飞头疼。

  终于,在一片争吵中,车子来到了滨海大学,两个人的争吵,也跟着车子的停止而停止——主要矛盾已经消失,再吵下去就是故意找碴了。这一点,两个人倒还都满有风度的。

  到了校园门口。该下车了,叶飞却越发的头疼。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弄到柳叶地电话和住址,也没有弄到她的任何联系方式。事实上,这一路上,他一共只说了四个字:不要吵了。可是,却被这两个家伙完全无视,而他最想问的东西,也没有问出来。

  叶飞被气的够呛,多好的机会。就这么溜走了。现在终于清净了,可是。也到地方了。他很想直接问,可是,每次话到嘴边却都被忍了回去——在柳叶或者飘雪面前,他总会特别害羞。

  怎么办?天啊!叶飞要崩溃了,他好像扯着老二把他扔女厕所去。

  “走吧,叶子,赶紧回去睡吧,我都困死了。”老二的嗓子有点儿哑,活该,谁让他跟人家吼了一路呢?

  可是,同样吼了一路的柳叶却没有这个问题,声音依然清脆,“我也好困,回去睡觉,88啦。”

  老二捂着嗓子咳嗽几声清嗓,可是,再开口还是那么沙哑,心里极度不平衡,“怎么了叶子?想什么呢?还不快走。”

  叶飞看了柳叶一眼,欲言又止。都说近乡情怯,他现在是近人情怯,心里有如销路乱撞,嘴微张着,声带却像被夹子掐住一般,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你怎么了?你想说什么?你说吧,我听着呢。”柳叶把胳膊架在车窗上,看着叶飞。这个男人,欲言又止的样子,看的她很不舒服,很难过。尤其是他的眼睛,里面竟然充满了一种她从没见过地感情,让她心里慌慌的。

  算了!叶飞心里哀叹一声,终于还是收起了直接发问地打算:还是,随缘吧。

  他摇了摇头,“没什么,你开车注意点儿,不要那么快,小心撞到人。我们回去了,再见。”

  老天是很喜欢开玩笑的,有时候,你越想得到地东西,他偏偏就不给你。可有的时候,当你放弃了,这个东西,却会自动跑到你面前。

  在法拉利准备发动之前,柳叶忽然问道:“对了,叶飞,你真的像他说的那么厉害么?十几个人,随便就能打倒?”

  “当然了,你还不信我?是不是还想再吵?”老二立刻跳了出来。

  “去,我没问题,我问叶飞呢。叶飞,你真的能么?一个打十几个?”

  叶飞点点头,“应该可以吧。要看对手是什么人。如果不是特别厉害的,应该没问题。”

  “那如果只是普通的小混混之类的呢?整天打架那种,肯定比普通人厉害,不过,也不算什么高手啦,你能打么?”

  柳叶问地很认真,叶飞回答的也很认真,“普通地小混混?没有问题,他们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我说的高手,是那种经过专业武术训练的人。那种靠打架打出来的经验不算。怎么?有人欺负你么?我可以帮你出气报仇。”

  “真的么?那我先谢谢啦,把你电话给我。”

  叶飞把电话交给她。

  柳叶拿过叶飞的电话,在上面按了一个号码,然后拨出,很快,就听到她的小手包里响起一阵悦耳的音乐声。听到音乐,柳叶笑着挂断了叶飞的电话,交还给他:“好啦,明天我给你电话,再见。”

  法拉利迅速远去。叶飞拿出电话,看着已拨电话最上面的那个号码,心里充满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感觉。仍然不太敢相信,自己处心积虑这么久都没拿到的东西,就这么到手了。

  “叶子,想什么呢?走了,回去了,困死我了。”老二拉着叶飞,走进学校。这个时候,已经开始有零星的学生在操场上跑步了。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