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信任

  感冒了,发烧,打吊瓶,吃药,折腾死人了。

  *****

  知性之美!

  这大概也能算上一个新词儿了,最近在网上出现次数之高堪比电视台的广告。 叶飞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只知道是用来形容女人的,还是正面性的好词儿。 他甚至一度把这个词理解为“因为有知识,所以才性感”!虽然他自己也知道这个解释根本狗屁不通,却也没有深究,也从没研究过身边哪个女人具有知性气质。 不过,当他看到小芸俯首案头努力工作的样子时,立刻想到了这个词。

  很奇怪的感觉,虽然不知道这个词的意思,但是,他却在第一时间,把这个词安到了小芸的身上。

  专心致志的神情,微蹙的额头,秀挺的鼻尖儿带着点点汗珠儿,如果能加上一副眼镜,就更完美了。

  叶飞站在门外看了一会儿,小芸丝毫没有发觉,此时正有个男人在光明正大地“偷窥”自己。 仍然埋首与一本本账簿中。 直到叶飞敲门,才抬起头看到外面注视着自己的男人。

  “请进。 ”小芸急忙站了起来。

  叶飞笑着推开门,走进办公室,一屁股坐在办公桌的前面,探头看了下桌子那边的账簿,笑了笑:“没想到你这么能干,我还以为今天酒吧不一定能开门呢。 其实,你不用这么拼的,这些是什么?账本吧?有时间再弄好了。 ”

  小芸替他倒了杯水。 重新又埋头进文件里。 虽然只当了一天地经理,不过,她已经完全融入到自己的角色里,“哦,没什么,反正也没事做。 你等我一下这本账很快看完了,我有事要跟你说。 ”

  叶飞可不是来工作的。 听她这么一说,急忙摇头。 “我可不是来给你打下手的,我就是来看看,别指望我也跟你干。 ”

  小芸抬头瞪了他一眼,“我就知道你想把我当奴隶,哼!不过,你放心吧,既然你把这里都交给我。 我自然不会让你失望。 只是,有几份文件要你签一下,毕竟你才是这里的老板,我只是个打工的。 ”

  “要是你想当老板,你自己签好了。 ”叶飞对这个酒吧倒毫不在意,根本没放在心上。

  “如果你知道这里值多少钱,恐怕就不会这么说了。 ”小芸头也没抬,说道:“等我看完再说。 ”

  叶飞带着笑意。 坐在小芸对面,看她对着厚厚地账本忙碌着,眼神专注,别有一种美感。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小芸终于合上了账本,抬起头来。 竟然毫无淑女形象的伸了个懒腰,打着大大地哈气,看到叶飞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在这里坐了一下午,累死了。 ”

  叶飞倒不觉得那个姿势有多难看,恰恰相反,那个姿势不但展露了她美好地身姿,额前散着几缕凌乱的发丝,别有一种美人春睡地慵懒风情。

  男人和女人就是不一样。 而美女和丑女也有天差地远的区别。 如果这是个男人。 或者是个恐龙胖MM的话。 估计叶飞就不会有这种想法了。

  “其实,你真的没必要这么拼。 我不是很在意这些东西。 ”叶飞笑了笑,说道:“要不要我替你揉揉肩?我的技术可是专业的。 ”

  “好啊好啊,你还真的应该给我揉一下,这些可都是你地东西。 ”小芸没有客气,在椅子上坐正,“我知道你对这里不在意,不然也不会交给我了。 不过,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 你这么信任我,我要不做出点儿成绩来,也太对不起你了。 哎呀,好舒服,再用点儿力,对,就是这里,好酸……”

  叶飞按摩的技术堪称专业级,一部分是因为他对人体穴位的了解绝对超乎人的想象,很多行医多年的老中医都比不上。 而且,他本身就懂得针灸技术,加上也曾经被宫里的小太监们巴结伺候过,也是经常享受他们揉肩捶腿的殷勤,虽然没干过,可见总是见地不少,自然让小芸舒服的几乎呻吟出声。

  “好舒服,真没看出来,你竟然还有这一手。 嗯,看来,以后有的享受了。 ”小芸微闭着眼睛,享受叶飞的按摩,说道:“我和哥哥以后还要靠你照顾,如果这时候不努力点儿,万一你用这个理由不给我哥哥治病怎么办?我可不能让你抓住把柄找到借口!”

  “我说过的话,不会不算数,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我说过了,酒吧的钱我不需要,都给你哥哥用来治病。 而且,你完全可以把酒吧划到你地名下嘛,这样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我可不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是你和黑三儿打赌赢到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小芸虽然是个女孩儿,生活也不如意,却很有原则。 都说饱暖思yin欲,贫穷起盗心,这句话,在她身上就不管用。

  叶飞笑了笑,说道:“嗯,知道你是个有原则的人,是个好人,呵呵。 ”

  “你笑什么?有原则不好么?难道,你就那么盼着我把你的酒吧给吞了?奇怪的家伙。 ”小芸不满地抗议道,“而且,你说的不对,我不是个好人。 你也看到了,我昨天把黑三儿杀了,还打伤了他的一个手下,你觉得,好人会做这些事么?”

  “杀人有什么了不起的?只要是该死之人,杀了也就杀了。 ”叶飞从来不觉得杀个人有什么了不起地,过去地生活,让他对生命极端漠视。 更何况是那些该死之人?以杀止杀虽然残暴,却是很有效的手段。 只不过。 现在地警察比过去的捕快厉害多了,让他不得不收敛一些。

  “瞎说什么呢?你怎么会有这么残暴的想法?”小芸对叶飞的言论无法赞同,毕竟是受过现代教育的人,对生命的重视程度,叶飞拍马难及,“如果觉得谁该杀,就可以随便杀掉。 那这个社会得乱成什么样?如果人人都这么干,我估计。 用不了多久,这个世界的人就都死光了!”

  “喂喂喂,我可是替你说话,你怎么这么说我?昨天可是你杀了人,可不是我。 那二十来个家伙,我可都是打伤而已。 要说残暴,怎么也比不上你吧?”叶飞差点儿没给气死。 竟然被个杀人犯说成残暴,窦娥估计见了我,都得觉得我比他冤。

  “我那么做不也是没办法么?难道就让他把你杀了?我这是逼不得已,制止犯罪,懂么?就是法官也得判我无罪!跟你能一样么?虽然你没杀人,可是,你地思想很危险,而且你还有那么好的功夫。 比我可危险多了。 ”小芸惬意地闭着眼睛,都快舒服死了。 既有人帮忙按摩松肩,又有人陪着斗嘴解闷儿,这种生活简直太完美了。

  这可不是叶飞想讨论地问题,他很想知道,这个女孩儿是如何在一天之内。 解决掉了一切麻烦,让酒吧重新开张,“好吧,我承认,我这种思想很危险。 不过,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做的?”

  小芸说:“什么怎么做的?”

  叶飞道:“当然是酒吧了。 我以为酒吧要关几天呢,没想到,竟然今天就开张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那些人都听你的么?没有人把消息传出去?没有人来找你麻烦?”

  小芸解释道:“哦,你说这个啊。 其实。 我也想过要关几天。 把这里的事情都理顺了再重新开张。 可是,你知道。 黑三儿在这条街上是有很多利益的。 那些酒吧每个月都要交钱给他。 如果酒吧关上几天,他们就会有所察觉,如果让他们知道了什么,这笔保护费想再收可就没那么容易了,所以,我才决定,酒吧不停业。 ”

  叶飞点点头,他能理解小芸地做法,“那你是怎么解释黑三儿的问题的?他们就没奇怪黑三儿去什么地方了?”

  “当然问了。 我告诉他们,三哥临时有事,连夜去外地办事了,这里暂时交给我管理。 ”

  “他们就信了?”

  “不信又能怎么样?他们都是打工的,又不是黑三儿的那些打手,给发工资就行。 ”

  “你很聪明嘛。 那黑三儿的那些打手呢?他们都还老实么?要不要我帮你?”

  “不用。 ”小芸摇头说道:“暂时我还不太相信他们,不敢放他们出去,所以,我让我哥在下面训练场看着呢。 要是有不老实的,我哥不会手软。 ”

  让那个疯子看着?叶飞有些不大放心。 虽然狼的功夫不错,不过,毕竟是个疯子,而且那儿有二十来人呢,万一跑出来一个怎么办?这些家伙可都是黑三儿地铁杆部下,对黑三儿可是非常忠心的,虽然黑三儿死了,可保不齐里就有一些想替他报仇的。 倒不怕他们做什么,可如果让他们把训练场的秘密给泄露出去就太可惜了。

  小芸看出叶飞不是很放心,安慰道:“放心吧,我哥不知道怎么搞的,从和你打完以后,状况就好了很多,不像以前那么迷糊了。 而且,我告诉他,那些人必须乖乖地待在训练场里,禁止任何人离开他的视线,如果有谁想离开或者有什么小动作,不要客气,先放倒再说。 ”

  “嗯,你觉得没问题就行。 其他地我不在乎,只要保住这个训练场的秘密就行。 ”既然小芸这样有自信,叶飞也不想怀疑什么,那个狼的确功夫不错,如果真能忠实执行小芸的命令,倒不担心那些家伙有什么动作。

  “没问题,那个训练场除了黑三儿知道外,就是那些打手知道了。 只要把他们控制住就不用担心。 ”

  说起这个,叶飞就有些奇怪,他想不通,如果这些人都知道这个训练场的事儿,那这个地方怎么可能还保持隐秘?毕竟人多嘴杂,就算那些人再忠心,也不可能说一点儿消息都泄不出去。 人要是一喝多,还管你什么秘密不秘密?

  “这个训练场,真的除了那些人外,再没有人知道么?”

  小芸点点头,“这一点你可以放心,这个训练场,的确非常隐秘。 我不敢说没有人知道,不过,知道的人肯定不多了。 其实,我也是今天才知道,这个训练场竟然在黑三儿的办公室有出入口。 平时他们到训练场,都是通过另外一个地方进来的。 ”

  “真地么?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好了。 ”

  小芸问道:“你要用这里做什么?”

  “呵呵。 ”叶飞笑了笑,没有回答。 他不担心小芸会吞了这家酒吧是因为他不在乎钱,不代表他完全相信小芸。

  见他没有说,小芸笑了笑,“如果不方便说,那就算了。 ”

  “其实,也没什么。 ”叶飞想了一下,还是决定跟她透露一点儿,毕竟,如果真地要利用这个地方,想瞒住她是不可能的。 不如趁现在试探一下,如果她真地不可靠,也来得及做其他准备,“我有几个仇人,过段时间,可能需要在这里躲一下。 ”

  小芸有些惊讶。 她很清楚,自己问的有些唐突。 她知道,像叶飞这样的人,肯定隐藏着很多秘密不想让外人知道,所以也没打算真的知道什么。

  “你就不怕我说出去?”小芸看着叶飞的眼睛,说道:“你真的这么相信我?不但把这家酒吧交给我,还把自己的秘密告诉我,你不怕我出卖你?”

  这个时候,叶飞当然不能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当然。 如果不相信你,我又怎么会把这里交给你呢?”

  小芸并不相信叶飞的说法。 严格来说,她和他虽然不完全相同,不过,也有很多共同点:都身怀绝技,而且,都藏有秘密。 她自己就从来不会单纯地相信任何人,这不是源于不信任,而是出于自我保护的目的。 所以,叶飞对她的坦诚,让她一时间有些不太适应。

  见她陷入沉默,叶飞笑道:“怎么不说话了?难道,我的信任,就这么让你难以接受?”

  小芸缓缓说道;“我从来不会轻易相信别人,总要经历各种考验才行。 即便对方经过了考验,我也不敢百分百相信。 我觉得,你应该也是这样的人,所以……”

  叶飞笑了,笑的很灿烂,“那么,你能不能告诉我,我是不是真的可以相信你呢?”

  “当然可以。 你可以完全信任我。 ”小芸回答的很干脆。

  “我相信你。 ”叶飞笑着点头。 (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w w w .1 6 K b o o k .c o m]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