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天降横财

  “对了,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听外面的人说,你姓林?你的名字是什么?林芸?”叶飞挪了下身体,让自己更舒服地窝在椅子里。

  不得不说,黑三儿是个很懂得享受的人,这把椅子看上去不起眼,可坐在上面,真的很舒服。 而且,这还只是给客人准备的椅子,他自己的那把大椅子,看样子更舒服。

  小芸笑着答道:“嗯,你说对了,就是林芸。 ”

  “对了,我来跟你说一下酒吧的情况吧,虽然你把这里交给我管理,不过,你毕竟是这里的老板。 ”林芸翻开账本,准备跟叶飞介绍一下他的财产,“这家酒吧呢,大概值一千万的样子,每个月的利润在一百五十万左右,这个还不算整条街上的酒吧每个月交的保护费。 保护费,每个月是固定的,一百五十万。 酒吧消耗的各种饮料,都有专门的公司供应,好像,也是黑三儿的公司。 当然,花销也是很惊人的,要想罩住整条街,每个月的公关费,嗯,账簿上写的是公关费,就要几十万。 ”

  林芸随口报出来的一连串数字,把叶飞吓了一跳。 他知道,在滨海开一个像模像样的酒吧需要不少钱。 店面,装修等等等等,都是要用大钱的地方。 在酒吧街的酒吧就更不得了了。 因为酒吧街已经成了滨海酒吧的代名词,就像北京三里屯一样,只要在这里开家酒吧。 就不用担心生意的问题,所以,这里地酒吧当然就更值钱了。 只是,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黑豹酒吧,竟然值那么多钱。 甚至当林芸报出那个数字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喂喂喂。 你怎么了?”林芸发现,叶飞有点儿不太对劲。 眼神发直,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醒来,回神!”

  “啊,哦,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麻烦你再说一遍。 ”叶飞从恍惚中回过神来。 “不好意思啊,呵呵。 ”

  林芸知道他言不由衷,也知道他不太相信。 其实,在整理账簿的时候,她自己也不相信。 知道这个酒吧很赚钱,可没想到会这么好赚,想到这么赚钱,黑三每个月却只给自己和哥哥生活费医疗费两万块。 还好像很慷慨的样子,指示哥哥做这做那,她就恨不得把黑三儿拖出去枪毙五分钟!

  “我说的很清楚,你也没听错,酒吧总值大概一千万,每个月加上保护费。 利润有三百万的样子,每个月的公关费要三十万左右,逢年过节地时候会多一些,最多的时候一个月要一百万。 ”

  林芸再说了一遍,这一次,叶飞终于确定,不是自己地耳朵问题,可他还是不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你不会算错了吧?我就说让你别这么拼。 这么多数字。 精力不好很容易搞乱!努力工作是没错,可也要劳逸结合知道么?”

  “去。 说什么呢?告诉你,这些数字,我可是算了足足三遍,绝对不会错!不信,你自己算。 ”林芸把账本推到叶飞跟前,自己靠在椅子上,把腿叠在一起轻晃着。

  叶飞当然不会真的去算。 他对数字本就不是很敏感,又没学过任何财会的知识,账本往那儿一放,他都看不明白。 不过,既然人家都说算了三遍,那肯定是错不了。 他不敢相信地站起来,四处扫了几眼,怎么看也不觉得这么个酒吧竟然能值一千万,“不会吧?真值一千万?我以为两三百万也就撑死了,一千万,靠,金子做的啊?”

  他还是不太能接受,就在前几天,自己还在为钱发愁。 可是,这么一会儿,眨眼间,摇身一变,自己就成为千万富翁了!

  林芸笑道:“虽然不是金子做的,不过,也差不多了。 这里地段好,酒吧街最好地位置,而且地方还足够大,整条街上,就属这个地方大,加上装修,差不多也值这个价钱了。 而且,这里生意这么好,如果真要卖掉,估计还能再高点儿。 ”

  “嗯,有道理。 对了,你刚才说,这个地方,每个月利润多少?”

  林芸道:“加上其他酒吧的保护费,每个月差不多三百万。 ”

  “三百万?黑三儿在这个地方开酒吧几年了?”

  “好像,五六年了吧。 ”

  “一个月三百万,一年就是三千多万,就算干了五年,我x,他这么有钱?”叶飞算了一下,得到的数字又让他一阵头晕。

  林芸说道:“当然了,所以我才生气!这个混蛋,让我哥哥帮他做这做那,自己赚那么多钱,每个月却只给我们两万块钱!王八蛋!”

  “呵呵,越有钱就越吝啬啦,古今都是。 ”叶飞笑道:“放心吧,以后这酒吧就归你管了,想用多少就用多少。 先找最好的医生,把你哥的病治好再说。 ”

  林芸歪着头,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他,好像在探究什么。

  叶飞被她看的有些不自在了,“看什么呢?”

  “你,就这么相信我?你真的不怕我把这里变成我地?要知道,虽然是你和黑三儿打赌,可如果我想吞了这些,也不算什么麻烦事。 你真的不怕?”

  “哎,为什么你们都不相信呢?难道,我就这么不容易让人相信?”

  “那是之前。 现在你知道了这个酒吧有多赚钱,难道你就一点儿也不担心?”

  叶飞笑了笑,反问道:“现在你也知道,这间酒吧有多赚钱了,那么,你就没有想过把这里的东西都变成你自己的?”

  两个人谁也不回答,只是那么静静地注视着对方。

  过了一会儿,林芸率先投降,拿出几份文件来,“好吧,不管这个了。 这里有几份文件要你签一下,等办完一切手续后,你就是这里的老板了。 ”

  叶飞看都没看,低头签上了名字。 等他签完以后,才问道:“黑三儿已经死了,要怎么做,才能把这个酒吧变到我的名下呢?”

  “这个嘛,就要找别人了。 黑三儿认识一个律师,他所有地和法律有关的事情,都由这位律师打理,这些事,对他来说不算很难。 ”

  “那我们要怎么样才能让他帮我们做事?”

  “当然是威逼利诱,还能有什么?”林芸满不在乎地耸耸肩,“难道,你能指望去说服他么?”

  叶飞点点头,“倒是不能。 好吧,这里就交给你了,由你全权负责。 我只希望不要那一天被你卖了,还要帮你数钱。 ”

  “哈哈哈。 ”林芸大笑起来,扬了扬手里的文件,“你已经被我卖了。 ”

  “呵呵。 ”叶飞跟着笑了两声,说道:“我们下去看看吧,你带我参观一下。 ”

  显然,那些黑三儿的手下并不老实,他们一整天都在想办法从这里冲出去。 只是,很可惜,林芸的哥哥忠实地执行了妹妹的计划,所有人,都必须时刻出现在他的视线之内。 如果有人妄图从他眼前消失,都会被他毫不留情的打击。 这一点,从训练场上横七竖八地躺着的六七个可怜虫就可以看出来。

  这些家伙也真是可怜,在这里待了一整天,不论做什么,都必须待在这里,不准离开。 甚至连方便都不行。 当然,林芸也不可能让他们真的随地方便,倒是给他们弄来了几个马桶。

  一整天都对着狼这个精神状态明显和正常人不一样,而且还功夫高超地人,这些家伙地神经绷的紧紧地。 在他连续收拾掉六七人之后,每个人都老实了,不管做什么,都小心翼翼的,就连上厕所都小心翼翼的,就怕让他误会。

  当叶飞和林芸出现在训练场以后,这些人明显都松了口气。 虽然都知道,这两个人一样不好对付,可至少比面对一个疯子强多了。

  他们轻松下来,林芸的哥哥却在看到叶飞的时候,立刻来了精神。 好像一头看到猎物的猎豹,整个身体的肌肉开始慢慢绷紧,以便能够随时出击。

  叶飞和林芸都感觉到狼的变化。 林芸急忙冲到哥哥身边,安抚他。

  看来,昨天那场比赛,让他记忆深刻呀。 叶飞笑了笑,把注意力转到那些打手身上。

  把哥哥安抚好以后,林芸叹道:“你还是近几年,除了我之外,第一个让他记住的人。 过去,不论他看到谁,都不会有任何印象。 却只记住了你。 ”

  “呵呵,看来,昨天输给我,让他很不甘心啊。 ”

  林芸点点头,“哥哥他从来没输过,你是第一个赢他的人。 我想,也就是因为这一点,他的病,才好了一些吧。 ”

  “可能吧。 不过,他真的好了很多。 ”叶飞看了狼两眼,发现他的状态,的确比上一次看到他时好多了。 那时候,他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无意识状态,口水流了好长。 可是现在,如果忽略他那双明显不算正常的眼神,整个人看起来和常人没什么区别。

  叶飞说道:“带我看看这里吧,我过些天可能要用到这里。 ”

  “没问题,不过,在这之前,我觉得,你应该跟他们……”林芸指了指被圈在这里的打手,说道:“你应该跟他们说几句,当然,如果你要把他们全都送去陪黑三儿就不用了。 如果你不想这样,你最好跟他们说说。 ”(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w w w .1 6 K b o o k .c o m]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