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谋夺

  叶飞不是很喜欢在这么多人面前讲话,他也没那个经历。 过去,都是听皇帝跟自己讲话,现在让他讲,他还真不知道说什么,有点而不好意思。 让他砸场子踢馆这事儿行,现在跟这些人正儿八经的演讲,这可真难为他了。

  林芸推了他一把,“怎么了?去啊。 ”

  “还是不要了,怎么回事儿都知道,他们要是想走,只要过一段时间,我也不拦着。 ”叶飞看了那些人一眼,没动。

  林芸皱眉,问道:“让他们走?要是让他们走,咱们怎么办?你不想赚钱了?”

  叶飞摇头,说:“赚钱也不一定要用他们吧?没有他们酒吧不也开的好好的?他们除了能打架还能干什么?我跟黑三儿不是一路人,不想混黑道。 ”

  “笨死了你!”林芸生气地敲了下他的脑袋,“他们当然能赚钱,而且是赚大钱!你忘了我刚才跟你说的?黑三儿每个月光保护费就跟黑豹酒吧赚的差不多了,你以为,这些钱是怎么来的?难道是那些老板看黑三儿太帅,有王八之气主动孝敬的?还不都是这些人弄的!保护费保护费,你不保护人家,人家凭什么给你钱?跟你说,这条街上,要是有人闹事儿,都是这帮子人去管!他们都走了,就靠外面那些小混混,能顶什么用?”

  是这么个道理。 叶飞知道林芸说的对,不过。 让他去讲话,还是有些别扭。 不过,看林芸地架势,不去说两句还真不行。 得,那就去吧。

  叶飞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迈着八字步。 走到那些人跟前。

  这个训练场不小,林芸的哥哥在中间盘腿儿一座。 那些大手都被他逼到训练场的一边儿扎堆儿。

  “我是叶飞,干什么的,你们也都知道。 我和黑三儿的赌约你们也都知道,结果如何,不用我说,你们都看见了。 这个地方,从今天起。 就是我的了。 如果你们不想跟我呢,等过段时间,我可以让你们走。 如果不想走也没关系,过去什么样儿,以后还是什么样儿,一切照旧。 不过,我可以保证,我能给你们的。 肯定比黑三儿给你们地多!当然,有些事,我也要说在前头……”叶飞话锋一转,说道:“不管你们怎么决定,最近一段时间,谁也不许离开这里。 放心。 我不是要害你们,只是,我必须要保护这个训练场的秘密。 不管以后如何,暂时我还不太相信你们,所以,你们必须都留在这里。 谁要想离开,不好意思,我别地不会,功夫倒还可以,你们只要能打赢我。 我连这个地方都让给他!就这么多了。 现在,你们谁有意见。 可以站出来,我给他机会。 ”

  讲了几句话,叶飞越说越顺溜,隐隐间,竟然还真有了点儿老大的气派。 这种黑道大哥,他在过去就见过不少,江湖上走的,这种人最多了,也知道这些人都什么做派。 对付手下人,无非就是个恩威并施,让他们既感念你的好处,又怕着你,这就算成了。

  他横着眼睛,在这些人里扫来扫去。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跳出来给他立威,那就再好不过了。 不过,很可惜,他扫了半天,一个也没有。 这些人别看整天就是练武,一个个四肢发达,可脑子也不笨,知道出头的橼子先烂,谁也不当杀鸡儆猴里的那只鸡,都想当那只猴子。

  叶飞觉得很无聊。 这样太没意思了。 不过,没人出头总不能硬往外揪吧?再看了他们几眼,说道:“好吧,既然你们都不反对,那就当你们同意了。 要是谁再有什么别的想法,那就对不住了,不是我没跟你们说!”

  听他说完,林芸悄悄给了他一个大拇指,以示表扬,“不错,说地不错。 ”

  叶飞被她夸的一头汗,“不行不行,乱七八糟的,都没说啥。 ”

  “你说的挺好。 我还真怕你这个滨海大学的高材生给他们来个长篇大论,来个思想政治教育,那就完了。 这样不错,恩威并施嘛。 等我把账弄好以后,每人给他们发点儿钱,给他们点儿好处就算成了。 ”

  自己去讲话,钱由林芸发。 叶飞觉得这事儿不对,就是不对。

  “看什么啊?”林芸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笑骂道:“你不是让我管这里么?我当然要给他们点儿好处了。 而且,你就是想现在发也没那么多钱。 现在酒吧里的钱还不到二十万,刚进了一批酒,钱都进货了。 如果你现在有钱,你就给吧。我计划,每人给一万。 ”

  “靠。 ”叶飞低声骂了一句。 他只是觉得不舒服而已,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不过,听到林芸竟然要给这些家伙每人一万,就觉得这小妞太挥霍了。 要知道,他到现在仍然没有摆脱贫困线呢。

  林芸笑着邀请道:“你不是要参观这里么?我带你去转转吧。 ”

  叶飞知道这里很大,也知道训练场只是这个地下室地一部分。 可他还是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大。 除了那个训练场,竟然还有宿舍!除了没有和外界联系的工具外,这里什么都有,连上下水系统都有,甚至还有个大厨房。

  “这里,是黑三儿的基地,真正的基地。 他和他所有的主要部下都在这里有房间。 当然,他本人是不住在这里的,他在外面有房子。 至于那些手下,我猜也不一定总住在这里。 不过,这里仍然非常隐秘。 ”林芸对这里看起来也不是很熟悉,不过,这没什么关系,叶飞也只是想随便看看。

  叶飞感叹道:“黑三儿也真行。 这么个大工程,花了不少钱吧?”

  林芸说:“那就不清楚了。 不过。 肯定不少就是了。 ”

  “对了,这里到底有多大?我怎么觉得,比上面地酒吧大很多?而且,修这么个地方,肯定动静不小,怎么还能做道绝对保密?”叶飞在心里估算了一下,发现。 整个黑豹酒吧地平面面积绝对没有这个地下基地大,这么大个工程。 还是在闹市区,竟然没有被人发觉,实在太惊人了。

  “比上面的酒吧刚好大一倍。 ”林芸说道:“这个地方,还占了旁边两家酒吧的地。 至于保密问题,是黑三儿当初重修酒吧时一起弄的,他把整个酒吧的原建筑都拆了,重新盖了栋楼。 就这么顺手,把下面修成这样。 ”

  “占别人的地方,人家干么?”

  林芸解释道:“事实上,黑豹酒吧两边的酒吧也都是黑三儿地产业。 只不过,没几个人知道罢了。 他把一栋楼分成三份儿,黑豹酒吧占了中间的一半,两边又各开了一家,交给了两个绝对心腹管理。 他只管收钱。 ”

  “这个家伙还真能整!”叶飞感叹了一声。 地确,黑三儿地这个地下基地真的算是大手笔了。 在喧闹地闹事,弄了这么大的动静,竟然还能瞒住,不简单。 不过,他想到了另一个问题:“黑三儿的那两个心腹怎么处理?黑三儿死了。 就算你说他出门,可时间一长,他们肯定怀疑,你就不担心……”

  没等叶飞说完,林芸就拉开了一扇门,“这个,正是我要跟你说的另外一件事。 ”

  “他,他们……”门后面地地上,扔着两个被捆成粽子一样的男人,嘴里塞着布条。 看到有人进来。 立刻拼命的呜呜叫了起来。

  “他们就是那两个黑三儿的绝对心腹,旁边两家酒吧的老板了。 ”林芸笑盈盈地解释道:“昨天你走了以后。 我就让人以黑三儿的名义把他们找来,然后,就把他们捆住了。 开始他们还想反抗,被我哥哥挠了两下,就老实了。 ”

  果然,两个人的衣服都被撕成了布条,脸上还带着一道道的划痕,跟叶飞身上地伤口一样。

  “这……”叶飞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了,只能用佩服的眼神看着林芸,“幸好有你在,幸好把这里交给你了。 ”

  他想到的是,如果是自己管理这里,肯定不会知道黑三儿竟然在身边还埋了两条暗线,要是自己直接接管这里,这两家家伙绝对不会老实。 虽然他不怕,可这个地下基地的秘密就保不住了。

  “没什么,我也是恰好知道他们和黑三儿的关系而已。 ”嘴上虽然这么说,可林芸还是露出得意的表情。 地确,能在短短一天时间里,把这些都弄好,还整理了一下午的账本,还真是不太容易,颇有女强人的架势。

  “你就别谦虚了,如果换成我,一定没你干的好。 ”叶飞笑了笑,说道:“看来,我还真找对人了。 那么,我看,这里就没我什么事儿了……”

  林芸笑道:“嗯,暂时是没有了,你既然把这里交给我,我也不会辜负你的信任。 对了,要想全面接手黑三儿留下的东西,还有两件事比较难办。 一是那个酒水公司,也有黑三儿的股份,我们必须想办法把他的股份拿回来。 还有一个就是,要想全面取代黑三儿,外界的反应也很重要。 那些道上的就不用管了,以你地功夫,还真不用在乎他们,而且,还有我和哥哥。 麻烦地是,那些官面儿上的。 尤其是附近地派出所,如果不和他们搞好关系,麻烦可是不小。 这个,你有什么建议?”

  她说的这些,都不是叶飞擅长的,尤其是和人应酬。 他过去的生活,要么是直来直去打打杀杀,要么也是别人巴结他。 对这些东西,还真没什么概念,“你来吧,我看你干的挺好,那些应酬都你去吧,我不行。 你要是缺个打手,给我个电话就成。 你哥他还是算了,万不得已,还是不要让他出马了,我发现他一看见血就有点儿控制不住,还是让他安心养病吧。 ”

  很明显,林芸等的就是他这句话,“谢谢你。 有你这句话就行了。 不过,我可告诉你,要是你发现用的钱太多,可不能怪我。 我这人可不像黑三儿,一向大手大脚的。 ”

  “成,无所谓,你就是把酒吧送出去我也不管。 ”叶飞点头道:“要是你有什么应付不了的,就跟我说,我有几个朋友还是比较厉害的,一半的事情都能办到。 ”

  “你不信任我么?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这点儿小事,还难不倒我。 ”

  “那么,你打算怎么处理他们?”叶飞指的是地上躺着的这两个家伙。

  这两个倒霉蛋儿,被林芸骗来以后,捆上就扔到这儿来了,一天都没动地方,又累又饿。 要不是心里恐惧,估计早晕过去了。 他们知道,这次是碰到麻烦事儿了,可没想到,竟然是两个二十出头儿的年轻人在谋夺黑三儿以及自己的家产,而且还当着自己的面儿讨论如何分赃,简直是叔可忍,婶儿也不可忍。 可是,不忍又如何?

  “如果他们老实乖乖听话,就让他们继续当老板,掩护我们。 如果不听话……”林芸在两人身上踢了一脚,“也没什么好顾虑的,让他们陪黑三儿去好了,我想,黑三儿在下面也挺寂寞的。 ”

  这是要杀人啊!两个家伙当时吓傻了,拼命的叫唤起来,表忠心。 媚眼儿乱飞,差点儿把叶飞吓死。 只是很可惜,俩人一句也没听懂,就知道他们在那儿跟小猫叫春似的呜呜叫。

  “好啦,暂时不管他们,我带你去别的地方转转,先让他们在这里好好想想。 ”林芸一扭头,拉着叶飞出去了,把两个大粽子留在房间里呜呜乱叫。

  叶飞一边走,一边问:“你怎么不跟他们说说?我看,他们两个似乎巴不得改投到你的手下呢。 ”

  林芸看了他一眼,笑了笑,“他们跟其他人不一样。 他们从一开始就跟黑三儿在一起,和黑三儿的关系比别人近很多。 而且,地位也不同。 如果不好好折磨折磨他们,想让他们乖乖听话,可不太容易。 好啦,你不是说都交给我么?这个你就不要管啦,我自有分寸。 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w w w .1 6 K b o o k .c o m]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