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密道

  虽然没干过,可叶飞知道,这样一个处在闹市区的秘密地下基地,要做到完全保密有多么难。 尤其是,还有二十多人每天在这里训练生活,其难度,更是呈几何级数上升。

  一般来说,号称绝对保密的地道一类地方,都是常年无人的那种。 这种密道,在皇宫里就有,其保密程度达到了连皇帝都不知道的地步,真不知道当初挖掘那密道的那位皇帝是怎么想的?

  能把这些问题化解,黑三儿也算是个人才了。 至少,叶飞就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这里,就是这个地方的另一个出口儿了。 ”林芸带着叶飞走了一会儿,停在一个石门前。

  真是新鲜,没想到,在这个时代,还能碰到这种只在武侠小说里才能看到的东西。 叶飞算是开了眼了。

  “门那边是什么?”叶飞问。

  “推开不就知道了。 ”林芸笑道。

  看的出来,这个石门经常有人走,在一米三十公分左右的高度,有一片被抚摸摩擦的非常光滑的表面,应该是人们来去时推动石门留下的痕迹。

  叶飞按在石门上,凉凉的表面摸上去很舒服。 他稍微用了点儿力气试探了一下,石门应声而开。

  这么轻?他惊讶地看了林芸一眼,见林芸低头看着地面,他才发现,原来,这石门下面有两道埋藏在地下的滚轴。

  怪不得会这么轻。 叶飞赞赏地点点头,这个黑三儿想地还真周到。 如果没有这道滚轴。 想推开这道门还真得费点儿力气。 而且,那滚轴埋藏的很深,加上这里灯光昏暗,如果不仔细看,还真不容易发现。

  石门对面应该是一个储物间一类的地方,放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只在墙壁上有两盏小灯。 很昏暗。

  林芸领先钻了过去,叶飞跟在后面。 然后,就看到林芸把石门推了回去,无声无息的。 等到石门完全闭合,也份额惊讶地发现,这道门竟然和周围的墙壁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没有一丝缝隙,完全看不出这道墙竟然还隐藏着机关。

  “如果把这瓶酒拿起来。 门下面的滑到就会下降,这样,再想推开这道石门就不那么容易了。 如果不知道这是门地话,根本不用担心会被发现。 ”林芸手里拿着一瓶造型精致,晶莹剔透的酒瓶。 酒瓶被别出心裁地制成狮子状,瓶口,就是狮子地嘴。

  叶飞挑了挑眉毛,没有去接那瓶酒。 而是去推门。 果然,那扇门变的沉重了许多,再不想刚才那么轻松。 还真像林芸说的那样,如果不知道这里有道石门,谁也不会花大力气去推它。

  “那如果人家看完以后,又把瓶子放回去怎么办?不是又能推动了?”叶飞知道。 这个设计的目的是什么。 所以,问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林芸没有回答他,笑了笑,把瓶子放了回去,说道:“你再推推看。 ”

  推就推。 因为有过经验,所以,叶飞没有用什么力气,以为很轻松就能推开。 可是,他失败了,石门没动。 他又加了点儿力气。 石门纹丝不动。

  他惊讶了。 扭头看了看林芸,用力一推。 石门还是没动。

  “怎么回事儿?”他奇怪地看着林芸。

  林芸笑眯眯地解释道:“一个小时。 拿起酒瓶再放回去,需要过一个小时,下面的滑轮滚轴才能回到原位。 这是一个渐进地过程。 ”

  精巧!叶飞不得不感叹这样的构思。 不管是用什么办法实现的,这个设计,都算的上奇妙了。

  首先,在这个储物间最显眼的位置放一个那么漂亮的酒瓶,任谁看了,都会忍不住先拿下来看看。 可就是这个动作,就让这道石门闭合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这个储物间虽然很乱,有很多东西,却没有什么特殊的角落。 基本上,站在门口,整个储物间能有的东西就一目了然了。 一个小时,足够任何一个人,把这个地方翻上一遍了。

  不过,叶飞还是有个疑问,“如果,来地人对这种东西不感兴趣,没动这个瓶子,怎么办?这个方法虽然灵巧,可也太容易出问题了,不够安全!”

  林芸道:“那我就不清楚了。 其实,我对这里也不太了解,很多东西还没弄明白。 黑三儿那些手下也是一知半解。 ”

  “上面是什么地方?”叶飞指了指头顶。

  “一个小赌场。 ”

  “赌场?”

  “对,一个小赌场。 ”林芸说着,又摇了摇头,进一步解释道:“其实,也不能算是赌场,只是黑三儿买的一所房子,开放给附近的一些小混混,他们经常在这里打牌,扑克麻将什么的,不算真正的赌场。 ”

  “他为什么这么干?”

  “当然是为了掩护这道门了,还能干什么?你以为,他会在乎那几个钱?”

  林芸说的明白,叶飞也听地明白,可他就是想不明白,“这个不合逻辑啊。 如果是为了掩护这道门,干个什么不好?天天弄一帮小流氓在这儿,人多嘴杂不说,关键是太引人注意了。 而且,每天都开赌,警察不管他们?还不得一天查三次!随便开个什么饭店一类的也比这个强把?”

  林芸说道:“你说的有一定道理,不过,黑三儿有他自己的考虑。 虽然我不清楚他怎么想的,可我能大概猜出来。 他那些打手出入都从这里,如果开个饭店,总有这么一大群一看就不像好人的家伙出入,那不是更引人怀疑?可这个小赌场就不同了。 黑三儿那些手下来这里不是天经地义么?至于警察,既然黑三儿能在前面地酒吧街上收保护费,弄几个小混混在这里,你以为他们会管么?反正,也只是打打扑克麻将,又不做什么大案子,谁理他们?”

  经她这么一说。 叶飞也觉得蛮有道理,“嗯。 那我们上去看看?”

  一边说着,一边就准备去推储物间的门,却被林芸拉住,“你干什么去?”

  “当然是上去看看。 ”

  林芸摇头:“现在不行。 ”

  “为什么?”

  林芸说:“听他们说,管着上面那个小赌场的,是黑三儿的一个亲戚,暂时他还不知道黑三儿地事。 我也没腾出功夫收拾他。 现在咱们上去,只会打草惊蛇。 等今天晚上,我再收拾他。 ”

  “哦,行,那就不上去了。 ”叶飞点点头,开始在储物间四处打量,“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是说什么位置,感觉。 好像离酒吧不太远。 ”

  林芸答道:“是没多远,就在酒吧地后面,一栋至少有三十年历史的老楼房。 ”

  “哦。 ”叶飞点点头,想想也是,黑三儿只是一个还排不上台面地老大,能有这个地下工程已经很吃惊了。 要真离的太远,估计就是陈刀那个级别地大亨也弄不出来,“对了,这里除了那道门,还有没有其他机关?”

  “当然没有。 你以为黑三儿是什么人?能有这些就已经够让人吃惊了,你还想要什么?”

  叶飞当然不是想再要什么,他想的是,现在两个人应该做什么,“那我们现在回去?”

  一边说着,一边推了下那道石门。 推了两下。 没弄开,扭头无辜地看着林芸。 “我弄不开,还是你来吧。 ”

  叶飞本来想离开这里,总不能在这个破地方蹲着吧?他以为林芸知道怎么离开,可答案却让他吃了一惊。 林芸说道:“我也弄不开。 不是说了,那个瓶子只要拿起来,这道门就必须过一个小时才能用么。 ”

  “知道出不去,你还让我进来?还把门推上?还动那个瓶子?”

  “我只是想跟你证明一下,没想那么多。 ”

  “我……”叶飞无语,说什么都没用,出不去是客观事实,“那现在怎么样?总不能真在这里待一个小时吧?”

  林芸耸耸肩,给了他一个你说对了的眼神。

  “……”

  “好吧,那就等一个小时吧。 ”叶飞看了下电话,距离和柳叶约好的十一点还有足够的时间,倒也不用着急,“我们现在聊点儿什么?总不能这么干坐一个小时吧?”

  林芸笑着抛出一个话题:“嗯,好啊,那就说说你吧。 ”

  “我?我有什么好说的?”

  “当然有了。 以后你就是我的老板了,作为员工,我当然要想办法多了解一点老板地事情。 比如他的爱好啊之类的,准备随时可以讨好你,免得被开除了还不知道为什么。 ”

  “哈哈,这个你完全不用担心,我不会开除你。 ”

  林芸笑道:“总还是要做些准备的。 可以跟我说说,你的功夫是跟谁学的么?那么厉害,连我哥都打不过你。 我还从没见哥哥输过。 ”

  叶飞搞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关注自己的功夫,就连这个显然也有着不平凡经历的女孩儿也对此很感兴趣,于是乎,他只能再次把那个谎话重复了一遍。 因为说地次数比较多,他说的很流利,就像讲故事一样。

  “我的故事就这么简单,那么,你呢?你和你哥哥应该也有很深刻的故事吧?可以跟我说说么?”来而不往非礼也,叶飞讲完了自己的故事,又把这个话题踢回给林芸。

  林芸的眼睛转了转,笑眯眯地问道:“如果我不说,你会不会开除我?”

  “嗯,我想,如果你是老板,也不会喜欢用一个来历不明地工人吧?呵呵,开个玩笑,如果你不想说,那就算了。 ”

  林芸笑了笑,说道:“其实,也没什么……”(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w w w .1 6 K b o o k .c o m]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