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林诗儿吃饭的时候,叶飞接到了老中医的电话,说是那些药材有眉目了,要他下午去一趟。

  等把林诗儿送回宿舍后,叶飞才急匆匆的往医院赶,刚到中医门诊那里,就看到老中医推门进来。

  进了门,老中医立刻从手包里拿出一张中药价格表表功:“哎呀小叶啊,你昨天刚跟我说完,我就给我一个做中草药的老同学打了电话,今天中午他刚把价格单传给我,我就找你了。你来看看,这是价格。”

  叶飞结果价格单仔细一看,价格还可以接受,于是点点头:“呵呵,那就谢谢刘老了。”

  老中医给两个人沏了杯茶,摆摆手:“哎,谢什么,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而且,你要是真弄出来那药,对我也有好处不是?”

  叶飞没想到这老头竟然这么爽快,笑着点点头,“呵呵,这个您放心,只要能弄出来那药,肯定少不了您的一份。”

  老中医点点头,说道:“这个我倒不担心。不过,小叶啊,有些话,我还是要跟你说一说。”

  “您说。”

  “你这个,打算怎么弄?”老中医指了指叶飞手里的价格表。

  “怎么弄?您的意思是……”叶飞迷惑地看着老头,不知道他啥意思。

  老头儿摇摇头,“我也就是提个建议,你听听,如果不行,就当我没说。”

  叶飞急忙道:“好,您说您说。”

  老中医把价格表拿起来放桌上一拍,“你跟我说的那个东西,要是真有那个效果,我建议你啊,最好是能够大规模生产。”

  “这个是自然,不然也没什么意思。”叶飞更迷糊了,这一点谁不知道?

  老头儿摆摆手:“不是,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你要想靠这个赚大钱,自己窝家里干是肯定不行地!”

  “您是说……”

  老中医说道:“我建议你啊,要么,自己弄个药厂,要么,和现有的药厂联合,你出方子,他们生产!这样不但可以扩大规模,而且,药厂都有自己的销路,可以全国铺货,肯定比你自己小打小闹强多了。”

  建个药厂?叶飞还从没往这方面想过,不过,这个建议倒是很不错。他过去一直都是想着自己做出一批药来卖,卖完了再做,其他的倒没想过,跟这老头说的一比,还真是小打小闹了。只是,药厂是那么容易建的么?

  “建药厂这个不现实,别说没钱,就是有钱也麻烦。和现有药厂联合倒是可以,只是,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他们凭什么相信我?”

  老中医笑了起来,说道:“这个没问题,只要你的药真的有那个效果,并且证明没有什么毒副作用,其实就是有,只要不严重就没关系,等他们见到了这个药的效果,他们自然就信了。如果你有这方面的想法,我可以帮你。其实,药厂这个,也不是不行,咱们滨海市就有个药厂,效益很差,如果你能弄到钱,让陈总帮你运作运作,买下来不成问题。”

  买药厂?叶飞突然觉得,和这个老头比起来,自己就是个土包子,一点野心都没有的笨蛋!看看人家,张嘴就说买药厂,妈的,甭管怎么说,先把人吓一跳。

  只是,买药厂要钱啊,一个大药厂,怕不得上千万?我买的起么?叶飞面露苦涩,干笑了两声,“这个,这个以后再说吧,我先把药做出来然后再说。”

  哪知道老中医不想以后再说,“我知道,你是担心钱的问题,没关系,只要你这个药真的管用,到时候你申请了专利,就可以拿到银行贷款,这些都不是问题。主要是,你打算怎么干。你要是就想小打小闹的自己干,也行,钱也不少赚。”

  贷款?这两个字一下子就把叶飞的兴趣勾了起来。如果真的能贷到款,买个药厂真的不是问题,只要有银行支持,没有什么不可能的。现在的大企业,不都靠银行接济才能活下去么?又不多我一个。

  “好了,谈这些都还早了点儿,你先看看价格,如果行的话,就这么定了,我带你去看看样品,让他们尽快发货。你这个东西要是真有效果,可得抓紧,不论你怎么做,这可都是钱哪。”没看出来,这老头嗨是个老财迷。

  叶飞点点头,仔细地看着价格表,却没发现自己需要的那几味药,估计是没有。本来他也没抱太大的希望,反正就算没有也不过是效果差一些,还是可以忍受的。

  “那,咱们什么时候去看药?”

  “你什么时候有时间?要不,咱们这就去?”

  “现在去?行啊,我就怕您得上班不是。”

  “没关系,这又用不了多少时间,走吧。”

  ……

  老中医的那个同学,也是个老中医,姓吴,不过,这个吴姓老中医要比那个刘姓老中医心思活络多了,早些年就靠着过去的关系,开了个中草药贸易公司,专门倒腾各种中草药,这几年是没少赚。

  叶飞跟着刘老中医来到吴老中医这里,看了看吴老中医提供的各种药材样品,确定无误后,便签了合同——本来叶飞不想这么快就签合同,怎么说也得找个律师之类的,仔细看看合同吧?万一有什么陷阱怎么办?不过,人家刘老中医说的好:“你有陈总做朋友还怕什么?要是他敢坑你,你就让陈总替你出面,他坑了多少就得吐出来多少。再说,他是我同学,要是坑你,不就等于坑我么?我老头儿也不会放过他。”

  想想也是这么个道理,所以,叶飞看过药材没有问题后,当场便签了合同。那吴老中医也挺痛快,签了合同后,当即拍板,三天内到货,回家等着吧。

  叶飞没想到,一份价值十万的买卖,就这么敲定了?这速度,还真不是一般的快。

  签了合同自然是要吃饭的。让叶飞大吃一惊的是,这两个老家伙竟然一个比一个能喝,那就就跟凉白开似的,咕咚咕咚的往肚子里灌,没多久,他就晕了,然后,就吐了,而且吐了老吴头儿一身。也幸好那老吴头儿脾气好,换个人早炸了。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