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飞一个人闷在宿舍里不想出去,现在就等着老中医那边的消息了,等药材到手,马上就可以开工。

  想到这里,他又拿出那个药单来看了看,上面大部分都死些普通的药材,只有几种比较少见,不知道老中医能不能搞到手。不过,他并不担心,如果没那几味药也没关系,至多是效果差上一些,问题不大。

  宿舍的兄弟们都出去了,这帮家伙平时都是闲旷的课太少,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都跑出去上课了,也不知道咋回事,叶飞问他们,还一个个的挺神秘,不说。

  叶飞躺了一会儿,实在闷的发慌,于是穿好衣服打算出去转转。走着走着,就来到了星星湖边。摸摸鼻子,叶飞很无奈:我怎么到这儿来了?

  正想扭头回去,却听到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叶飞,你给我站住!”

  叶飞一抬头,正看到李玉瞪着眼睛紧盯着自己,“是你?叫我干嘛?我们似乎没什么好说的吧?”

  对他话里的拒绝视而不见,李玉轻蔑的说道:“怎么?还怕我吃了你是怎么着?”

  “怕你?笑话!”

  李玉依旧轻蔑的说道:“既然不怕我,那就跟我来吧!哼哼,除非你害怕,不过,你怕也没关系,很正常,像你这种穷光蛋,能有什么胆量?”

  叶飞最恨的是什么?就是被人瞧不起。过去当太监的时候,虽然地位崇高,可他还是能敏锐的感觉到,很多人虽然巴结自己,心里却非常瞧不起自己,这也让他的自尊心比别人强很多。现在李玉这样说,就算明知道可能有陷阱,他也不能不跳进去了,就算有什么危险也只能认了。

  跟着李玉后面,来到星星湖畔的小树林深处。这里平时人不多,只有在晚上的时候,才会有一对对的情侣跑来这里约会,现在,鬼影子都没有一个。

  “嘿嘿,你带我来这里干嘛?不会是想和我约会吧?哈哈,其实你可以直说的,虽然你的脾气很讨厌,人品也很有问题,不过怎么说也是个漂亮姑娘,和你约会勉强还可以接受,不用搞的这么复杂。”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两天跟林诗儿和小护士贫嘴贫习惯了,叶飞一开口就满嘴跑火车的逗弄李玉。

  刚说完,叶飞就做好了忍受李玉怒火的准备,可没想到,这丫头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他很奇怪,这绝不是她的性格,这里面绝对有阴谋。

  果然。

  李玉突然笑眯眯地看着他,“叶飞,我现在再问你一次,你到底离不离开诗儿姐?如果你答应我,我前面的承诺仍然有效,一百万加工作。你这一次要想清楚喽。”

  叶飞嗤笑道:“哼哼,有什么好想的?我不是早就告诉你了?你的钱,别说有条件,就是没有条件我都不要!至于工作,哼哼,我的事不用你操心。有什么招使出来吧,我要是害怕,也不会跟你到这里来了。”

  “哎,真是可惜,叶飞,你不要怪我哟,我其实也不想的,谁让你这么不听话呢?”李玉故意做出一副惋惜的表情,突然迅速拍了拍手,清脆的掌声在树林里向四周传递,“出来吧,我想,叶飞需要你们帮忙,好好思考一下了。”

  她的声音刚落,立刻从四周窜出来五个打手模样的人,都是很强壮的那种,一个个肌肉强健,看起来很能打的样子。

  李玉得意的看着五个打手,“你现在可以再考虑一下,我的条件仍然有效。怎么样?”

  她现在就像一只在戏耍老鼠的猫,要把老鼠尽情的耍弄个够,才一口吞掉,或者制成老鼠干。

  “呵呵,你很得意啊,以为胜券在握了?”叶飞笑看着李玉,这丫头真的很漂亮。

  “当然了,难道不是么?我不知道你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跑掉!”李玉指了指四周围了一圈儿,把叶飞困在中间的五个打手,“当然啦,我知道你似乎很能打,那三个废物就被你收拾了。不过,他们可跟那三个家伙不一样,你也能看出来。我觉得,除非你能李小龙附身,不然的话嘛……”

  李小龙附身?那不用!对付这五个家伙,还用不着他出马。事实上,论功夫,巅峰时期的叶飞,不会比李小龙差。

  当然,现在的叶飞,对付起这五个人来,还是有些麻烦的,如果硬来肯定要吃亏,或许只能想别的办法了。幸好,这里是一片小树林,而他的对手,却是五个身材高大的家伙。

  束手待毙不是叶飞的性格,所以,他先动手了。

  他先是往李玉的方向冲了一下,吓的这位大小姐哇哇大叫,急忙躲到旁边去,然后趁着五个打手愣神儿的功夫,突然盯住一个猛打。

  一脚撩阴腿踢在那家伙的胯下,趁他弯腰的时候,一拳砸在他鼻梁上。两下,仅仅两下,这个肌肉鼓鼓的打手就被叶飞解除了战斗力。

  叶飞不是个心慈手软的人,他想卸掉他的关节,这样更加保险,可问题是,他空有技巧,力量却不够,所以只好放弃这个诱人的打算。幸好,这两下,再加上后面跟着的两大拳,也足以让他歇会儿了。

  包围圈被打开了一个缺口,再在这里待着,那就是傻瓜了,所以,叶飞跑了出去。

  叶飞的动作很快,等那个倒霉的家伙被弄翻在地后,他的同伴们才反应过来,可是,已经把李玉气了个半死,“混蛋,你们这群笨蛋!来之前怎么说的?还不快给我追!”

  追,既然大小姐说话了,那就追吧。这些打手跟在叶飞的身后,在树林里追了起来,李玉也跟在后面。她现在真的要气死了,被这几个笨蛋气疯了。

  叶飞现在已经可以离开了,只要跑出这片树林,谅他们也不敢在校园里公然行凶。可是,他却偏偏不走,带着这些家伙兜圈子。这树林里虽然树木不多,且都是小树,可这些大个子跑起来还是挺费力的,尤其是叶飞还四处兜圈子,更是让他们苦不堪言,可没办法,大小姐就在后面跟着,不追的话,回去可没好果子吃,这位大小姐的手段,他们早就见识过了,折磨起人来绝对是个小魔鬼。

  不过,让他们更受不了的是,你兜圈子就兜吧,你老老实实的跑,我们老老实实的追,可你干嘛没事儿就绕我们后面来,揪住一个就往死里打?看看吧,这都第二个了!我说,大哥,你下手也太狠了点儿吧?眼睛封上了不说,连他妈牙都打掉了,你他妈知不知道,这哥们儿前两天刚安的假牙?花了一千多呢,就这么被你给砸掉了,一千多白花了!

  “你们这些笨蛋,回去就让娜姐收拾你们,你们气死我了!”李玉躲在一边大呼小叫的指挥:“你们不会分开追么?非要跟在人家屁股后面,你们是不是玻璃啊?非得对他屁股使劲!”

  叶飞差点没被这小丫头给气吐血,什么话都敢说,简直,简直……简直无法形容了!

  不过,小丫头的话起了作用,剩下三个可怜的打手乖乖的分散开,一人一个方向,围追堵截,在小丫头的指挥下,玩了个分进合击。

  只可惜,小丫头不是军事家,那三个打手也不是训练有素的军队,他们只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和几个不入流连杂牌军都算不上的打手,所以……分进是做到了,合击却失败了!

  分进合击的关键是什么?是合击,而不是分进!中国历史上有太多分进却没有合击的战争,其结果往往是被敌人各个击破。看的出来,小丫头平时不爱看书。

  三个可怜的倒霉蛋分进,然后被叶飞各个击破了。

  对付两个以上,叶飞很吃力,但是,对付一个就没问题了,尤其是,他还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根棍子,一套疯魔棍法使出来……棍子挂树上了,没办法,树林里,长兵器施展不开,那就用双棍吧。

  叶飞把棍子弄断,变成两截短棍,抓住一个分进的打手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一通乱砸,当场废掉一个,然后迅速遁走,把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游击战精髓发挥的淋漓尽致。

  当最后一个可怜虫被叶飞砸成猪头后,李玉也不叫了,这小丫头刚才过足了大将军瘾,现在终于发现,她把自己的军队全都送给叶飞当点心吃了,现在自己是一个真到不能再真简直十足真金的,光杆司令了。

  “你,你你,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啊,你要是,你要是敢碰我,我,我不会放过你啊!”小丫头怯怯的往后退,心里恨不得把那几个饭桶抽筋扒皮。

  “放过我?嘿嘿,我说,李大小姐,你今天就打算放过我了么?哼哼,你放心,我这个人,虽然不懂得怜香惜玉,却也不会辣手摧花。”

  叶飞的话,让李玉的心稍稍安定了些,可接下来却又被提了起来,“但是呢,有些时候,有些事,还是需要做地!”

  “你这个混蛋,你到底想干什么?你除了会欺负女人还会做什么?”这就是女人的专利了,她们欺负男人的时候不会说什么,可是,一旦男人要对她们做什么的时候,这句话就成了最好的保护色。偏偏很多男人还就吃这套。

  不过,叶飞不是普通男人,他是个太监。辣手摧花的事儿不做,可也不能就这么让她走了,一些惩罚还是必要的。

  叶飞向四周看了看,小树林里很安静,没什么人,估计一时半会也不会有人来,他嘿嘿嘿嘿的淫笑起来,眼睛在李玉的身上贪婪的巡视了两圈儿。

  “你,你到底要干什么?混蛋,大色狼流氓!”李玉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难受极了。

  叶飞奸笑了一阵,说道:“嘿嘿,怎么?害怕了?刚才你怎么不怕?你说,如果我在这里强奸了你,然后挖个坑把你埋了,会不会有人发现?”

  “你说什么?”李玉被吓坏了,眼泪在眼圈儿里蕴着,“你别乱来啊,叶飞,我,我刚才就是想吓唬吓唬你,没想把你怎么样,你,你别那样对我啊。”

  “为什么不?我觉得,这是个一劳永逸的办法。毕竟你家很有钱很有势力,整天被你盯着可不是什么舒服的事儿,只有这个办法才能让我安心,我觉得很不错,你觉得呢?”

  “我,杀人,杀人是犯法的,你,你…….”

  “你嗨知道杀人犯法?那你今天打算干什么?”叶飞突然大吼起来,把李玉吓了一跳,眼泪直接就流出来了:“我,我就是,就是想吓吓你,没别的意思啊。叶飞,求你别杀我,我发誓,以后绝不找你麻烦了!”

  “求我?早干嘛去了?哼,行了,你也别装了,今天我就把这事儿彻底解决就完了。”叶飞作势上前。

  李玉连忙往后退,“别别,我发誓,以后真的不找你麻烦了!求你别杀我!”

  “你很怕死?嗯,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杀了还怪可惜的。”

  “是啊是啊。”李玉急忙点头。

  叶飞摸着下巴笑了起来,“不如这样吧,我把你关起来给我当小老婆好了,嘿嘿,你觉得怎么样?”

  “不,不行,我,我才不要当小老婆呢!”李玉扁扁嘴。

  “你的意思是,想当大老婆?大老婆啊,不好办啊,大老婆有人了。”

  “胡说,我才不要给你当老婆!”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到底想怎么样?说!”叶飞一瞪眼,盯着李玉,很凶的样子。

  李玉就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哀求道:“你,你放过我吧,求你了,我以后再也不找你麻烦了,咱们,咱们,咱们以后做好朋友还不行么?”

  “朋友?算了吧你!”叶飞看看时间,快到中午了,突然很想找林诗儿吃饭,决定结束这件事,“你以后呀,爱怎么地怎么地,不过,哼哼,下次可就没这么好运气了!”

  刚走了几步,突然回头恶狠狠的说道:“你给我记住了,如果再有下次,我就把你先奸后啥,再奸再杀!听到了没有?”

  李玉正在后面对叶飞的背影做鬼脸,他突然回头,被吓了一跳,老实的立正,答应道:“是是是,我知道了,我保证不再找你麻烦!”

  直到叶飞走远了,这小丫头才长出口气,拍拍胸脯:“吓死我了,死叶飞臭叶飞,敢吓我,看我下次怎么收拾你!还有你们几个笨蛋,竟敢让本小姐出丑,看回去我让娜娜姐怎么收拾你们!”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