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钱干什么?当然是花用了!

  第二天,叶飞到街上买了个手机,没有电话实在太不方便了。然后又去租了间房子——总不能在宿舍里制药吧?

  滨海的房价还可以,不算太高,可也不低,如果买房子的话,二十万是肯定不够的,不过,租房子就没问题了。叶飞很快找好了一所房子,不大,两室一厅,每年租金一万五。而且房子里面各种生活用具齐备,只要人进去就能住。

  有钱就是好呀!叶飞躺在床上,别提多舒服了。

  不过,这些钱是借的,总是要还的,所以,上午租好了房子后,下午他就跑到滨海市医院找那老中医,当然,小护士陈雪儿是要先见一见的。

  “这是你买的手机么?似乎挺贵的,你哪来的钱啊?”陈雪儿对于叶飞拿在手里跟自己炫耀的手机很是嫉妒,撅着小嘴。

  “嘿嘿,我正要跟你说这事儿呢。”叶飞把陈雪儿拉到没人的地方,贴着女孩儿的耳朵笑声地说:“朋友借的。”

  “哎呀,你要说就好好说,咬我耳朵干嘛?”陈雪儿的小脸儿红红的,不依的扭着身子。

  “我没咬你耳朵啊。这不是在医院么?说私事当然要小声些了,总不能让人知道你上班不干活儿吧?那多不好啊。”叶飞嘿嘿笑着,大力嗅着女孩儿身上的香气,调戏小姑娘的感觉真的很不错,尤其是看她们小脸红红的,真是可爱死了。

  “去,讨厌死了你。”小护士害羞的向旁边躲了躲,脸上更红了。

  “嘿嘿,好了,雪儿,跟你说正事儿。”叶飞也不再调戏小护士了,说道:“钱我有了,你的钱就不用了。”

  “真的啊?你哪里来的啊?哼,早你怎么不说了?钱人家都提出来了,讨厌死了你!不用拉倒,我还不给你了呢。”

  “呵呵,现在不给,以后给也成啊,我不急,反正将来你当嫁妆用,还不是一样得给我带过来?”突然发现,叶飞这小子脸皮还挺厚的。

  “你瞎说什么呢?不许乱说占我便宜!”小护士羞的雪白的粉颈都红成一片,纤细的手指捏住叶飞胳膊的一小块肉,用力一拧。

  “哎呀哎呀,轻点儿轻点儿。”叶飞呼呼叫痛,捂着被掐的地方抱怨,“谋杀亲夫啊你?这还没过门儿呢就这样,将来过了门还了得?我还不得被你折磨死啊?”

  “去死啦你,你是谁亲夫,不要脸!”小护士狠狠瞪了他一眼,有心想跑,却又舍不得,漂亮的眸子扑闪着,时不时的瞄一下叶飞。

  “嘿嘿,好啦,不闹了,我还有事儿,你去忙吧。”

  “你要干嘛去?晚上一起吃饭啊。”

  “今天啊,看看吧,我也不知道行不行,这样,到时候我给你电话。”叶飞摆摆手,跟小护士分手,溜达着去找老中医。

  叶飞找老中医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希望他可以帮忙介绍一些药材商人,如果自己去市场上直接买中药,价格太高,最好还是找一个业内人士帮忙搭个线比较好。这个活计,一把年纪人脉很广的老中医自然是最合适的。

  当然,叶飞也不会让那老头儿白干,佣金自然是少不了的,而其还答应,把那套针法传授给老头儿。其实,有那套针法就足够了。

  老头儿答应的很痛苦,听叶飞说完就拍着胸脯打保票,不过,却提出来一个要求,就是如果叶飞弄的那个药真那么有效果,希望可以给他供应一些。这个自然没问题,做出药来自然是要卖的,只要给钱就行。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想了想,实在没什么事儿,约了小护士出来吃饭。昨天是陈刀第一阶段治疗的最后一天,效果很好,剩下的就是巩固了,倒不用每天一针的那么频繁,按照叶飞制定的计划,三天一针,重新又开了个药方,要他按时吃药也就是了。

  今天有钱了,叶飞没有带小护士去吃路边摊,而是找了个很不错的餐厅,好好的吃了一顿。吃饭的时候,自然是少不了对小护士百般挑逗,直弄的小丫头脸红的跟大苹果似的才算罢手。

  吃过了饭,两个人又跑到酒吧喝酒,直闹到很晚才送小护士回去,叶飞也没回宿舍,一个人跑到租来的房子里睡了,反正被褥什么的都有,一个人睡也清净。

  不过,没睡上几个小时,他又爬了起来,往学校跑——就快到林诗儿晨练的时间了。

  经过几天的早间约会,两个人都形成了默契,每天早上都要在操场上跑上一会儿,然后到星星湖去散步,白天都是各忙各的,叶飞也实在是没时间陪这大美女,所以就格外看重这早间的约会。

  不过,尽管紧赶慢赶的,叶飞还是来晚了,等他到了学校操场,林诗儿已经跑完步了,正在一边休息。

  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过去,林诗儿每次跑完步就直接回去了,这两天虽然不是立刻回去,却是和叶飞去星星湖散步,那些美女的仰慕者从没什么机会上去搭讪,今天好不容易美女没走,又没有那个该死的叶飞,这些人自然是紧着上来大献殷勤了,就算不能得美人青睐,只要能跟她说说话也是好的。当然,他们也清楚美人为什么会在这里等着不走,不过,都被他们很鸵鸟的直接忽略了。

  林诗儿对这些倒没什么感觉,她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面对这种阵仗了,虽然很不喜欢这种感觉,却也不会有什么不适应,只是任他们去说好了,反正对自己也不会有什么危害,只要这些人对自己有什么不好的企图,自然会有人负责收拾。光是这么一会儿,已经被那三个连号拉走五六个了。

  林诗儿很清楚这三个连号是什么人,也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不过,一是不会影响自己,二是还可以帮自己打发那些讨厌的家伙,又对自己不讨厌的那个人没什么办法,自然是不愿意理会,任他们折腾去吧。

  “哇,大美女,你的魅力真是无法抵挡啊。”叶飞站在人群外面,看着被围在中间的林诗儿,夸张的大叫。不远处那三个连号一看到他,就是满脸的官司,他们永远也忘不掉那天早上的惨痛经历。

  “叶子你来啦,今天怎么这么晚啊?人家都跑完了,你还跑么?”看到叶飞,林诗儿紧绷的小脸儿立刻露出迷人的笑容,就像冰霜解冻一样。

  看到林诗儿只在对自己时才会露出迷人的笑容,叶飞心里突然觉得很自豪,嗯,就是自豪,很满足的感觉,有林诗儿这样级别的美女做女朋友,的确很能满足男人的虚荣心。

  想到这个,叶飞立刻想到了容貌和诗儿不相上下的飘云,如果有哪个男人能够做他的男朋友,相信一定也会有这种满足感吧?

  “怎么了?你还跑不跑了?你要是跑,我就再陪你跑一会儿。”

  “啊?哦,不跑了,咱们走吧。”叶飞不想跑,这种跑步对他的用处不大,前两天主要是为了陪林诗儿。

  两个人再次来到星星湖,牵着手。现在,只要没人的时候,两人的手就不会分开,有人的时候,又会很有默契的松开,这种感觉很怪,也很有趣儿,只要看到林诗儿每次在别人面前匆匆把手从叶飞手里抽出来时那种恶作剧般的笑脸就知道,这丫头把这个当成游戏了。

  “今天怎么这么晚啊?你干嘛去了?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都不想跑了。”林诗儿摇晃着两人紧握的手,有些委屈的说道。

  “为什么?你以前不都是一个人跑么?”叶飞笑问道。

  “不是啊,过去一个人跑觉得没什么,可今天就突然觉得一个人跑好没意思,无聊啊,不知道为什么。总希望能有个人陪着我才好。”林诗儿痴痴地看着叶飞,大眼睛里充满了一种叫做依恋的感情。

  叶飞笑嘻嘻的逗她,“是么?其实,很简单啊,你要想找人陪,估计很多人都愿意吧?只要你在勾勾手指头,估计整个学校的男生都会排着队到你跟前。”

  “哦?是么?我怎么不知道啊?不过,或许应该试试呢……”林诗儿是个很聪敏的女孩儿,叶飞的小花招对她没用,反倒反过来刺激了叶飞一下。

  “哼。”叶飞哼了一声,恶狠狠的说道:“谁要是敢来,我就收拾谁!”

  林诗儿笑的很开心,对叶飞的回答很满意,“哈哈,为什么啊?你也太霸道了吧?凭什么啊?人家又没惹你。”

  “怎么没惹?敢对你有不良企图,就是惹我!”

  “且,你以为你是谁?你要是这样的话,不是把我接触好男孩儿的机会都给弄没了?不许你这样哦,人家也想尝尝恋爱的滋味儿呢。”

  叶飞突然发现,自己真的不应该主动撩拨这个大美女,自己似乎完全不是人家的对手,只好用强。他用力一拉,把女孩儿抱在自己怀里,在女孩儿反应过来之前,吻上了那张红润的小嘴。

  上辈子太监这辈子处男的叶飞没什么亲吻经验,更不知道舌头的作用,所以,只是用嘴唇拼命的摩擦林诗儿的嘴唇。不过,即便如此,还是让他有种心动的感觉,那柔软的触感,香甜的唇瓣儿,让他忍不住沉溺其中。

  林诗儿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被他吻了个正好,直过了半分多钟才反应过来,用力推开叶飞,躲到旁边,小脸红红的,羞怯地低着头,嗔怪道:“你,你这个,你这个流氓,讨厌死了,敢偷亲人家……”

  叶飞哈哈大笑一声,上前拉住林诗儿的手,问道:“怎么?不喜欢?”

  林诗儿当然不会说喜欢,“你——讨厌死了,不理你了。”

  “喂,这是你的初吻么?”叶飞涎着脸问道。

  “是,是呀……”林诗儿娇羞的低着头,轻轻点了下,然后抬起头看着叶飞,问道:“嗯,你,你也是么?”

  “是啊。”这个问题,叶飞回答的毫不犹豫,这种时候不能犹豫,而且,根据他的记忆,这个身体前任主人叶飞的确没有亲吻的经历,至于过去在宫里当太监的时候,和那些宫女对食,似乎不应该算是今生的事儿吧?

  “哼,回答的这么干脆,肯定是假话。”林诗儿哼了一声,扭了扭身子。

  “啊?这是假话?”叶飞晕了,“那怎么样才算真话呀?难道要我想个半天才说就是真话了?”

  “那肯定也不是真话,真话不用思考!比如说,我问你叫什么,你能想半天才说么?”

  “那你要我怎么说啊?不想不行,想也不行。”

  “哼,随便你怎么说了。好了,我要回去了,拜拜。”

  林诗儿走了,留下叶飞一个人发呆:到底应该怎么回答才是真话呢?她到底想让我说什么啊?到底让我想还是不想啊?天啊……叶飞第一次发现,女孩子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尤其是漂亮的女孩子。

  “叶子,昨天晚上干嘛去了?一晚上没回来?是不是跟林大美人出去约会了?开房了没?”回到宿舍的时候,老大这群懒鬼正躺床上聊天呢,话题就是叶飞和林诗儿。

  给老大一个中指,叶飞坐到自己床上:“你们这群家伙,整天就想这些没用的,这么好的天气,醒了也不出去运动运动,哎,浪费呀。”

  “别扯蛋行不行?靠,你小子天天有林大美人勾着,当然愿意出去了,我们出去干嘛?看你们亲热?老子才不去受那份闲气呢,有这功夫我多睡会儿行不行?”老三在床上裹着被子,这个家伙很有意思,大夏天的还把被子盖的那么严实,却一点儿也不热,脑门儿连点汗珠都没有,很神奇。

  “对了,叶子,你跟林诗儿发展到哪步了?跟兄弟们说说。”老二睡在老大上铺,这小子从上面探出来头来看着叶飞:“打kiss没有?”

  下面的老大一脚踹在老二的床板上,骂道:“你SB啊?没见叶子昨天一晚上没回来么?肯定跟林大美人开房去了,还问打没大kiss?你小子脑袋烧糊涂了吧?”

  “你他妈才烧糊涂了呢,靠,叶子是什么样的人咱还不清楚?再说了,那是谁?那是林大美人,你以为是你看上的那个小芳啊?这种事我有经验,对付林诗儿这个级别的美女,着急是不行地!”

  睡他对面的老五腾的坐了起来,光着膀子大骂:“经验,你有个屁经验,成天见你说看上这个了,相中那个了,也没见你领回来哪怕一个,靠!就你那经验,都他妈失败经验!叶子,别听他的,听他的你就完了!”

  “其实吧,我觉得老二说的也没错。”老三慢条斯理的裹着被子坐起来,加入论战:“这个事情,其根本……”

  眼看着几个人就要上演全武行,一个个眼睛瞪的跟灯泡似的眼看就要打起来,叶飞觉得很丢人,摸摸鼻子,出门吃饭去了。

  等他回来以后,四个人都躺床上倒气儿呢,老二眼睛黑了一个眼圈儿,跟国宝似的,老大抱着肚子躺那直哼哼,老三被子也不盖了,撅着屁股不知道揉哪儿呢,就老五似乎好一点,不过,等他一回头,叶飞差点摔一跟头——俩眼睛都黑了,比老大跟国宝的血缘关系近多了。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