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赚钱大计,叶飞想到一个办法:找市医院的那个专治不举的老中医帮忙。

  这个老中医,在叶飞替陈刀治过一次后,就对他推崇的不得了,恨不得拜他为师,只可惜,叶飞没有收徒弟的想法,而且,这个针法需要内力的配合,看老中医这岁数,估计是没戏了。不过,现在找他帮个忙或许有可能,反正只是拿来用几天,药丸做出来,交给陈刀试过效果,就能拿钱回来,到时候再把老中医这里的窟窿堵上,正所谓“借鸡生蛋”。

  想到就干,叶飞当即拿出陈雪儿留给自己的电话,打了过去。

  陈雪儿这几天一直在等叶飞的电话,可一等就是几天,连个消息都没有,小护士都想自己去找滨海大学找人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这个大学生了,不过,对他很有好感这个没假,所以,当接到叶飞电话时,小护士很开心。

  开心归开心,可小护士还是摆出一副“我很不爽”的表情,对着电话说:“哟,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叶大神医啊,今天怎么有空给我这个小护士电话啊?”

  “嘿嘿,这几天不是忙么,刚回学校,事儿多,而且还得给陈刀治病,嘿嘿,生气啦?”不得不承认,叶飞这家伙,还是很有花心潜力的。

  “是么?这么忙啊?今天就不忙了?”小护士还是有些生气。

  “这不是想你了么?晚上有空么?我给你赔罪。”叶飞单刀直入,这个时候,那些没用的话还是少说,他从不认为自己在花言巧语方面有什么天赋。

  “瞎说什么呢?谁要你想?晚上啊……”小护士故意‘嗯’了一声后,才答应道:“好吧,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给你个机会好了。”

  “好,就这么说定了,咱们哪里见面?你家在哪里?要不要我去接你?”

  “接我啊?你直接来医院不就行了?”

  “那个时间不行啊,我得给陈刀治病呢,晚上七点我去你家接你,你家在哪儿?”

  “这样啊。”小护士想了下,觉得没什么问题,答应道:“好吧,我等你。”说完,报了个地址。

  给陈刀治疗结束后,叶飞直接让司机把自己送到了小护士家附近,打发走司机后,按照地址来到她家楼下。

  小护士的家在一栋很有些年代的楼里,没有电子门铃。他不想上去,想给小护士打个电话叫她下来,可他没有电话,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应该买个手机了,不然太不方便。不过今天,也只能忍了,心里决定,等赚到钱,一定要买个电话。

  小护士早就准备好了,一直看时间,总觉得今天的时间过的特别慢,弄的家里人都取消她。所以,等叶飞一来,二话不说,拉起他就跑,甚至都没给叶飞跟父母打招呼的机会。

  只是,在他们离开的时候,小护士家里却有一个女孩儿,看着叶飞的背影皱眉,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两个人都不富裕,小护士的工资虽然不多,却比还在吃家里的叶飞强,所以,他们吃饭的地方,只是很普通的路边摊。要上几样小菜,几瓶啤酒,虽然便宜,气氛却很不错。只是,叶飞没想到,小护士竟然还挺能喝的。

  “这几天怎么样?身体没问题吧?”

  “还好啦,你照顾的那么好,早就没问题了。”叶飞扬起胳膊做健美状,逗的小护士直笑。

  “瞎说,跟我有什么关系?都是医生的功劳啦。”小护士一边吃着菜,一边说:“不过,真的吓了我一跳,当时你的呼吸心脏都停止了,竟然还能活过来,简直是奇迹。知道么?现在医院里还经常有人谈起你呢。”

  “是么?”叶飞苦笑,那可是他修炼的几十年太阴真气的功劳。

  吃过了饭,叶飞送小护士回家。

  “说吧,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儿?”小护士歪着头,看着叶飞。

  “嗯?没什么事儿…….”叶飞言不由衷的说道。吃饭的时候,他一直在犹豫是不是要跟小护士说那件事,心里总觉得别扭,好像自己找人家就是为了要人家帮忙一样,很不舒服。

  “呵呵,说假话。你吃饭的时候一直心不在焉的,我早就看出来了。说吧,有什么事?”

  被小护士拆穿了谎言,叶飞弄了个大红脸,不过,既然人家都知道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再别扭,那就是矫情了,所以,他把自己的事跟小护士说了一遍。

  “嗯,不错啊,如果真有你说的那种效果,相信一定很好卖。现在的男人啊……”小护士看叶飞的眼神突然变的很怪:“不过,你为什么知道这些呢?你可以替陈刀治病已经很让人惊讶了,现在又会弄这种药,很奇怪啊。”

  她疑问的眼神让叶飞很是苦恼。自己的故事不能告诉她,只好胡乱的编造理由,“这些都是在一本古书上看到的啦,你别乱想。”

  “嘻嘻,我没有乱想啊,是你自己想的太多了。不过,叶子,你真的确定那种药管用么?万一没有效果怎么办?”

  我倒!叶飞只能继续编,“这种药和给陈刀治病的方法是记在一本书上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管用,不过,既然那种治病方法管用,我想,这种药应该也没问题吧?而且,你知道,我家里真的很穷,我爸爸瘫痪在床上,我还要上学,全靠妈妈一个人支撑,我真的很想帮她分担一下。以前我也只能去做做家教什么的,不过,现在既然有这个机会,我不想放过。你能理解么?”

  这些理由,连叶飞自己都不信,也不奢望小护士会信,可小护士竟然很认真的点头,“我理解,所以,我决定帮你。不过,要想让刘大夫白给你药怕是不行,总要有些押金之类的。这样吧,我这几年工作也存了点儿钱,就借给你好了。”

  没想到小护士竟然愿意把自己的私房钱拿出来帮自己,叶飞不知道说什么,很是感动的看着小护士。

  “别说啊,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这也不是白给你的,赚了钱你要加上利息还我啊,知道么?”小护士很认真的看着叶飞说。

  “那如果赚不到呢?你的钱可就拿不回来了,怎么办?”

  “没关系啊,拿不回来,把你赔给我好了。”小护士说的很认真,吓了叶飞一跳,看他惊讶的样子,急忙说道:“你别想歪了,我是让你给我干苦力,什么时候还上什么时候放你走,你可别乱想啊。”

  小护士笑着跑开了,叶飞追了上去,一把拉住小护士的手,“我没想歪啊,是你自己先想歪的嘛,跟我有什么关系?”

  小护士噗嗤一笑,晃了晃被拉住的手,“且,还说没有,没有你拉人家的手干嘛?”

  “我不是送你回家么?怕你走丢了,所以才要拽着你啊。”

  “你的脸皮可够厚的,哼哼。”

  ……

  有了小护士的帮助,叶飞的赚钱大计终于有了眉目。可是,老天仿佛专门要跟他作对一样,愁了几天的问题刚刚有一个解决办法,立刻就有人送钱上门了。

  叶飞有些不明白,这个叫曾婧的美妇人到底想干什么,知道她很有钱,可钱也不能这么糟蹋吧?

  “怎么?看我干什么?”美妇人穿着一件鲜艳的连身短裙,短裙下摆堪堪遮住浑圆的丰臀,露出一段炫目的大腿。歪坐在沙发上,两腿交叠在一起,手里托着杯红酒,这个动作,把她身体圆润丰满的曲线衬托的更加醒目,让叶飞这个血气方刚的小年轻只觉得鼻血上涌,浑身燥热。

  “嗯,这个,刘夫人……”叶飞很小心的措辞,这个女人的身份,以及那条九个月前的新闻让他知道,围绕在这个女人周围,有一个很大的漩涡,自己最好还是不要钻进去比较好。

  “不要叫我夫人,我很老么?”

  “呃……”

  “你可以叫我曾姐,虽然比你大十几岁,不过,你不会介意满足一个年老色衰的中年妇女渴望年轻的愿望吧?”

  “呃,您一点也不老,真的,您很迷人,比很多年轻的女孩子更有魅力。”叶飞下意识的说了一句。

  曾婧弯弯的柳叶眉向上挑了一下,笑道;“哦?是么?没看出来啊,你竟然这么懂得哄人呢,一定被你骗了很多女孩子吧?”

  “我说的是心里话,没有骗您的意思,而且我还没有女朋友,这个…….”叶飞越发的慌乱,他真是搞不明白,为什么每次自己面对这个女人都会这样?她也不过是个女人至多很有钱罢了,可那个又怎么样?在古代,商人是没有地位的,更别说一个女人了。

  曾婧放浪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虽然你我很想相信你,可是,你的话却让我无法相信。没有女朋友,呵呵,那么,林诗儿算什么呢?我想要是让她知道你这么说,她会很伤心的。哦,对了,还有那个小护士,你昨天是跟她一起吃的饭吧?她算什么呢?你朋友?”

  “你怎么知道的?”叶飞惊讶的看着美妇人。

  “怎么知道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

  “你派人跟踪我?为什么这样做?你有什么目的?”叶飞猛的站起来,狠狠盯着曾婧,“你到底想干什么?你的目的是什么?”

  叶飞的表情很凶恶,就像一头被激怒的野兽,随时准备撕碎一切敌人,充满了嗜血的恐怖,让曾婧忍不住一阵害怕。她很奇怪,一个普通的在校大学生,竟然会有这样的气势,简直就是个奇迹。要知道,过去她见过的,有这种气势的人,无一不是一方霸主或者一路诸侯,没有一个不是在江湖上跌怕滚打多年人精一样的人物,年纪最小也在四十以上,而这个刚刚二十出头的小年轻,竟然也有这种气势,不能不让她吃惊。

  不过,这对她没用。她一口喝掉红酒,抬手把杯子摔了出去,杯子撞在墙上,“啪”的一声脆响,摔的四分五裂,残余的酒液溅在雪白的墙上,鲜血一样。

  “目的?我有什么目的?哈哈哈哈,叶飞,你也太看的起自己了,你能有什么让我图谋的呢?”曾婧站了起来,她的个子很高,丝毫不比叶飞差,“你有钱么?没有,就算你有我也不在乎,陈刀应该告诉过你我的身份吧?你有什么宝贝么?哼哼,没错,你的那个药丸配方的确很不错,可对我来说没用!你还有什么?我不是陈刀,没他那种病,你还有什么?告诉我,或许我忽略了也说不定呢。”

  叶飞的气势被压了下去:是啊,我有什么让她图谋的呢?而且,陈刀也说过,她对我没有害处,相信陈刀不会骗我,他也没必要骗我。可是,这个女人想要做什么?她究竟要干什么?

  叶飞觉得自己脑袋都要炸了,嗡嗡作响,颓然的倒回沙发上,抱着头。

  曾婧露出一个很勾魂的微笑,依着叶飞坐下,白皙滑腻的大腿紧贴在他的腿上,“小叶子,别苦恼了,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就算你不信我,也应该信任陈刀吧?他不是说过,我对你没有任何害处么?”

  叶飞摇摇头,腿上传来的动人的触感让他心神荡漾,他强迫自己把精神集中在正事上,“不,我谁也不信!你们每一个人都足以把我当成蚂蚁踩死,我怎么敢随便相信你们?哼哼,陈刀,我或许应该相信他,可是,他说的那些话都是对我一个人说的,你怎么会知道?除了他亲口告诉你,还有什么理由可以解释?你觉得,我应该相信他么?”

  “呵呵,小叶子,你也不用这么沮丧。其实,你也没有这么脆弱,相信我,我对你真的没有任何不良企图,我只是想帮你。知道么?当年,我和刘烨,就是我的丈夫,也是在你这么大的年纪出来奋斗,最后我们成功了,可是,他却在我们的事业最辉煌的时候死了,我真的很爱他,很想他。在你的身上,我看到了他的影子,所以,我想帮你。”

  曾婧的声音里充满了感情,叶飞能听出她对丈夫深厚的感情,他抬起头来,却看到这美妇人脸上的两行清泪,忍不住问道:“真的是这样么?”

  美妇人重重点头,“是的,我只是想帮你。如果你不信,那就算了,哎……你晚上还要给陈刀治病,我派人送你回去吧。”嘴上虽然这么说,却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那么慵懒的坐着。

  叶飞仔细的看着她,叹口气,点头道:“好吧,我相信你了。这些钱,我会尽快还给你。”

  “你真的相信我?”曾婧惊喜的看着叶飞,脸上洋溢着小女孩儿才有的,纯粹的快乐表情。

  叶飞再次点头,拿起面前茶几上的那叠钞票。

  “谢谢你。”曾婧的泪水滚滚而下,开心的竟然一把抱住叶飞,丰满的酥胸在叶飞的胳膊上不停的磨蹭,“走吧,陪我去吃饭吧。对了,你会游泳么?我已经好久没游了,自从我的丈夫去世到现在。今天你陪我游一会儿吧好不好?然后我派车送你去陈刀那儿。”

  *****

  给陈刀治疗的时候,叶飞的脑子里还在不停的摇晃着曾婧那饱满丰腴的身体,他实在想不到,曾婧竟然保养的那么好,哪里像一个快要四十岁的中年女人?那份白皙弹性的肌肤,怕是大部分二十多岁的小姑娘都比不上。而且,那份性感慵懒的风情,更是让她充满了惑人的魅力,简直就是上天赐给男人的恩物。

  “呵呵,想什么呢?”陈刀看出叶飞心不在焉的样子,笑道,“是不是想女朋友了?”

  这种事,叶飞极力否认,“没有啦,今天是第一步治疗的最后一天,我只是在考虑接下来应该怎么治而已。”

  陈刀大笑起来,说道:“呵呵,看你,我只是说说而已,别当真嘛。不过,你这个年纪,想女朋友也很正常,不想才有鬼呢。想当年,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想女人啊,哈哈。”

  “不过啊,叶子,我把你当兄弟看,有些话,我还是要说的。”

  经过一个星期的治疗,陈刀的那个东西已经基本上恢复了功能,只是还不能持久,所以,他现在的心情可是好的不得了。

  “叶子,我跟你说啊,这个男人嘛,没有不花心的,看到漂亮女人,没有不喜欢的。不过呢,有些时候,逢场作戏这种事可以做,但是不能当真,毕竟还是要找一个能和自己过一辈子的女人。尤其是你这么年轻,这种事更不能栽了跟头。知道么?”陈刀意有所指地说道:“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娶妻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对自己的事业有所帮助。至于什么情呀爱呀的,完全可以在你事业有成以后搞嘛,只要不太出格,没人会怪你。”

  叶飞当然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也知道他想说什么,当下微微一笑,说道:“我明白。”

  陈刀摇头失笑,“叶子,我是真的把你当兄弟。不是因为你能给我治病,而是因为我觉得和你很对脾气。你要明白一点,我不会把那些替我工作的人当兄弟。所以,有些事,你别怪我,我都是为了你好。”

  听他这样一说,叶飞心里有一股冲动,想要问问他,最终却忍住了,只是轻轻按住陈刀的身体:“别动,还有最后一针。”

  陈刀听话的没有动,嘴里却轻轻叹息一声,说道:“叶子,你不信我也没关系,毕竟我是什么人你很清楚,你要是就这么信了我才失望。不过,我陈刀相信一句话‘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以后自然会知道,我说了也没用。”

  自此,两个人之间再没谈话,直到针灸结束,陈刀穿好衣服后,从抽屉里拿出一大摞用牛皮纸包裹的钱来递给叶飞,“这是十万块,你先拿去用。你别说话,我知道你最近在忙什么,也知道你缺钱用。我刚才一直等你跟我张嘴,可惜啊,呵呵,你似乎没把我当朋友。你放心吧,只要你弄的那个东西真有效果,销售的问题交给我,保证不让你吃亏!别说不要,你能接受曾婧的帮助,就更应该接受我的帮助,咱们的关系,怎么说也比曾婧强吧?”

  叶飞彻底呆住了,他实在想不明白,前两天还在为钱的事儿发愁,现在却一个个的争着抢着要把钱塞给自己,不要都不行,这到底是个什么世界啊?

  怎么办?当然是收下了,人家硬塞钱都不要,那不是傻子么?

  于是乎,坐着陈刀那辆大奔驰回校的时候,叶飞手里已经有二十万现金了,曾婧借给他的,同样也是个十万。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