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叫曾婧,是云海集团的大股东。”陈刀解开了叶飞心中的一部分迷惑,“她的丈夫去年死了,给她留了一大笔遗产。你放心吧,她对你有利无害。”

  “她丈夫是谁?”

  “她丈夫你应该听过,刘烨。”

  “刘烨?”叶飞惊叫了一声,这个名字他知道,远茂集团的前董事长,也是去年这个时候吧,因心肌梗塞去世,没有亲人,连个孩子都没有,所以遗产都留给了他的老婆,看样子,就是这个曾婧了。

  “呵呵,行啊小子,这才几天就搭上了曾婧这条大鱼,好好干吧,要是能把她弄到手,嘿嘿……”陈刀露出淫荡的笑容:“多了不敢说,李良至少给她留下了十亿,甚至更多。”

  十亿?叶飞眼钱满是金色的小星星,那个多啊,伸手一抓,满手空气。

  嗤的一声,陈刀笑了起来,“不过,你也要小心啊。”

  叶飞满脸通红,“小心什么?嗨,说什么呢?我也没想弄啊,我叶飞虽然穷,可是小白脸是不做地!”

  “嗯,不做不做,我当然知道。”

  看陈刀还是一脸奸笑,叶飞摇摇头,换个话题说:“对了,人参的事儿怎么样了?”

  一提这个,陈刀的好心情立刻没了,躺在床上,唉声叹气,满肚皮的银针像个刺猬,“哎,不好弄啊,妈的。你小子这不坑人么?千年人参啊,你让我上哪儿弄去?不过,说真的,要是真没有这东西,五十岁以后真的不行了?”

  叶飞砸吧砸吧嘴,“也不是不行,不过很麻烦就是了。”

  “哦,那就好,麻烦我不怕。”看来,这事儿真的把陈刀折磨的够呛。

  临走的时候,叶飞说了句话,把陈刀吓了一跳,“行了,今天到这儿吧,我走了。对了,你昨天是不是干什么不该干的事儿了?记住,如果你忍不了一个月,我就不给你治了!”

  “这你都知道?”陈刀瞪大眼睛,张张嘴,嘿嘿的干笑,“其实我也没干什么,真的,就是摸了几把而已。”

  叶飞笑了笑,继续吓唬陈刀:“我当然知道,不然怎么给你治病?告诉你,就连你昨天去了几次厕所我都知道。要是你敢偷偷摸摸做什么,我立马就能知道!以后注意点儿,一个月很快过去了。”

  回校的时候,叶飞突然想到了前天在网上看到的一条过时新闻,新闻时间是九个月前的:盛世投资斥巨资收购远茂集团。

  九个月前?那就是刘烨死后了大约三个月了,被盛世投资斥巨资收购?难道这里面有什么猫腻?见惯了宫廷斗争的叶飞思考问题有一个特点:简单事件复杂化。一切看似简单的表面,在他眼里,都有可能演化出各种阴谋。看上去很无稽,有时候,却也不是。

  不过,这些和他都没什么关系,只是脑子里突然闪过这么个年头,随即就被他扔到一边去了,他现在还是比较关心自己的事业。

  今天他忘了跟陈刀提借钱或者投资的事儿,也不知道是真的忘了还是故意遗忘,反正是没说。不过,听陈刀一番话后,他心里又打开了小九九:十亿的富婆啊,估计,跟她借钱应该没问题吧?不过,这个念头很快又被他扔掉了,理由很简单:我不是小白脸!

  尽管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表情是恶狠狠的,可在前面的司机眼里,这话听着却很无力。

  ……

  叶飞从没把李玉的威胁放在眼里,一个小姑娘,就算她真的有什么黑社会背景也不怕!所以,第二天一大早,他又来到了大操场,当然是在练功以后。

  陪着林诗儿在操场跑了几圈,两人又来到了星星湖畔,不过今天,那个湖边小亭子已经被一对儿情侣占领了,他们只好在湖边漫步。

  “叶子,你这几天情绪不太对啊,是不是碰到什么麻烦事儿了?”林诗儿的直觉很准,尽管叶飞一直在尽力伪装自己,却没有成功。

  “没有,真的,不是跟你说了么?”叶飞不想讨论这个问题,其实,现在让他心烦的,又何止钱这一件事呢?昨天他几乎整晚都没睡,脑子里不停的翻滚着飘云的影子,他觉得自己快疯了,直到见到林诗儿以后才好些。

  “我们是朋友没错吧?”林诗儿歪着头问。

  “是啊。”

  “既然是朋友,有什么麻烦就跟我说吧,说不定我能帮你哦。对了,你不会看不起女人吧?”

  叶飞愣了一下,这话从何说起?当然摇头否认,“没有,怎么会呢?只是,真的没什么。”

  “没有么?那算了,等你什么时候想通了再说吧。对了,中午一起吃饭吧?”

  “啊?”叶飞没想到,这个女孩儿竟然会主动邀请自己。

  林诗儿很骄傲的一扬头,“怎么?不行么?告诉你,想约我吃饭的人可多了,你可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哟。”

  “呵呵,怎么会呢?当然没问题。”叶飞干笑着回答。

  和林诗儿吃饭,当然不能去食堂了,那种地方连叶飞都不喜欢去,更别说林诗儿这个锦衣玉食的大小姐了。虽然还不知道这女孩儿的身份,不过,没有人会认为她只是一个普通家庭出身的女孩儿。

  不过,叶飞明显感觉到,周围投过来的,都是一道道不友好的目光,让他很不自在。

  这是一家在学生中很有名气的餐厅,价格虽然比学校食堂贵了些,可胜在味道够好,而且相对其他餐厅,价格也还算公道,重要的是,学生们能承受的起,所以,每天这家餐厅里都会聚集许多吃饭的学生。这其中,当然有很多林诗儿的爱慕者,其中自然少不了每天早晨都会在操场偷看美女的家伙了。

  当他们看到叶飞和林诗儿双双来到餐厅,而且状态亲密的时候,一地破碎的心灵。当他们看到叶飞竟然不管美女,一个人自顾自的坐下时,立刻引来了强大的怨念:这个家伙,还有没有一点绅士风度?竟然不管美女自己坐下,混蛋!

  不过,他们的怨恨显然是多余的,林诗儿自己都没觉得什么不妥,甚至感觉很舒服。她可是见多了那种绅士风度的男人,不论什么人,只要在她面前,都会尽量把自己变成一个风度翩翩的绅士,不管是真是假,反正一个比一个有礼貌。见多了那种虚伪的客套,叶飞纯出自然的行为,毫不做作的谈吐,让她很是舒服。这也是为什么,她可以和叶飞成为朋友的原因了。

  这家餐厅主要提供的都是各种小菜,价格便宜,随便点了几样小菜后,便开始聊天。

  叶飞本身是个无趣的人,而新近占领叶飞身体的大内供奉更不是个懂得逗人开心的人,所以,他们之间的谈话,大部分都是林诗儿在说,叶飞听。

  这样一来,叶飞在其他人眼中,立刻变成了一个大白痴,大笨蛋!这么好的机会竟然不懂得抓住,像个傻瓜一样,光听美女说,你个笨蛋,要是换了我,靠,定要让她见识见识什么叫见闻广博,什么叫口若悬河。

  可是,这一次,他们又错了。林诗儿接触的男性里,最不缺少的就是这类人了,见闻广博,口若悬河,对普通女孩儿或许很有吸引力,可对她来说,实在很普通,她最希望的,是有个人,能够倾听她自己的心声,能够理解她的想法,简单来说,她需要一个听众。

  “对了,李玉昨天又去找你了吧?”林诗儿牙齿轻咬着吸管,慢慢的吸着里面的可乐,美目盯着叶飞,笑眯眯的。

  “是啊,昨天我们刚分手回宿舍她就冲上来了,真不知道我们那个宿管大爷到底是干什么的!你怎么知道的?”一说起这个,叶飞就来气。这两天怎么看那老头怎么不顺眼。

  “我当然知道了,李玉什么话都跟我说。昨天你说的话,她都告诉我了。”

  看林诗儿的表情有些古怪,叶飞不明白她的意思,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是么?说就说了呗。”

  “你不想知道她都说了什么?”

  看林诗儿一副‘快问我,快问我’的表情,叶飞只好配合的问道;“好吧,她都说了什么?”

  “你这人真没意思,不想问就算了。”林诗儿吐出嘴里的吸管,撅着嘴不理他。

  叶飞只好哄人,“快说吧,我真的想知道,求求你了……”

  这一幕在其他人眼里,和打情骂俏没有任何区别,顿时,又是一阵怨念电波集中到叶飞身上。

  “哼,一点诚意都没有。”

  “那要怎么才算有诚意?”

  林诗儿把自己喝过一半的可乐推到他的面前,笑眯眯的,“我不想喝了,你喝了吧。”

  这是什么意思?叶飞把杯子推了回去,“我还有,你喝吧。”

  “不嘛,你喝了吧,我喝不下了,别浪费。”

  林诗儿的口气怎么听怎么像是撒娇,几个一直在旁边偷听的可怜虫一阵晕眩:这还是我们的仙女么?天啊,地啊,救救她吧!

  “我真的不想喝,你要是不想喝就剩下吧,这种东西喝多了没好处。”叶飞又把杯子推了回去。

  这让那些家伙长出了口气:小子,算你识相。

  他们这么想,可林诗儿不干,“喝了吧,浪费不好的。你喝了我就告诉你她都说了什么,喝吧。”这话怎么听怎么像在哄小朋友。

  叶飞翻了翻白眼,他是不知道林诗儿为什么要让自己喝,可也知道,这种行为,是不应该出现在普通男女朋友之间的,这个,有些太亲密了。

  算了,喝就喝吧,叶飞结果杯子,对着吸管就要喝,却被林诗儿拉住了,她俏脸红红的,把吸管拿了下来,轻声啐道:“色狼,不会用你自己的啊。”

  前世是太监,今世没交过女朋友的叶飞差点一跟头晕过去:女人,你的名字叫麻烦!

  拿掉吸管,叶飞一口气喝光了杯子里的可乐,“好了,满意了吧?可以说了吧?”

  叶飞突然发现,这怎么好像都是自己在求她啊?明明是她自己要说,明明是她自己要我喝,怎么弄的好像她是被动的一样?而且,那些话明明是我说的,干嘛还要问她?

  林诗儿可不管他的想法,抿着嘴笑道:“好吧,看你帮我解决了这些东西的份上,就告诉你吧。”

  说啊,怎么不说?难道白喝了?看着红着脸,闷头不说话的林诗儿,叶飞有些急了。

  “她说,你为了我,放弃了一百万。”林诗儿的声音很小,小到连叶飞都有些听不清楚,周围那些偷听的一个个急的两眼冒汗。

  “为了你?放弃一百万?”叶飞一头雾水,他只记得自己是拒绝了一百万,可不是为了林诗儿,怎么到她嘴里,就完全不一样了?

  “这个,恐怕你误会了……”叶飞小心的想解释一下。

  “不用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林诗儿的脸更红了。突然抬头说道:“我吃好了,不如,我们去散步吧。”

  吃饱了?你似乎一口也没动吧?叶飞更糊涂了,只能跟着点头,付账走人。

  两个人谁也不说话,一路又来到了星星湖,这个时候的星星湖,人比早晨多了不少,两个人在湖边散步,经常能碰到正在亲热的情侣。看到情侣们卿卿我我的耳鬓厮磨,再看看身边人比花娇的绝色美女,叶飞也被勾的心思活泛了许多。

  林诗儿突然说道:“叶飞,我听说,你家里的环境并不太好,为什么你不答应小玉呢?一百万可不是个小数目。”

  “为什么要答应她?钱,我可以自己赚,不需要她的施舍!”叶飞答道。

  “哦?这么有志气?就没点儿别的原因么?”林诗儿歪着头,满眼的企盼,看着叶飞。

  就是傻子,也知道她想听什么了,叶飞笑了笑,问道:“你是不是想让我说,我是为了你才不答应的?”

  “难道不是么?”林诗儿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背着手。

  “如果真是那样,你有没有想过这个可能?”叶飞在湖边树林的石凳上坐下来。

  林诗儿也跟着坐了下来,“什么可能?”

  “有没有可能,我是因为闲钱少才不答应的?”叶飞笑看着林诗儿。

  “一百万还少?你的胃口太大了吧?”林诗儿吓了一跳。

  叶飞解释道:“是,一百万是不少,不过,跟你比起来,就不多了。我虽然不知道你家里是做什么的,不过,想来,一百万也不过是个小数字。你有没有想过,我拒绝这笔钱,是为了追到你,得到更多的钱呢?”

  “不会吧?”林诗儿明显没有考虑过这种可能,看看叶飞,眼中露出了怀疑的神色,“你不会是说真的吧?”

  “你说呢?”

  “不是真的,你在骗我!”林诗儿很肯定的点头。

  “为什么?”

  林诗儿说道;“简单啊。小玉去找你的时候,我们还只是朋友,你就算想追我,也不一定能成功,我想,聪明人是不会放弃唾手可得的一百万,去追求虽然会更多钱,但却虚无缥缈的目标吧?至少我不会这么做。我想,你也不会。”

  我们还只是朋友?天哪,这个美女到底在想什么?叶飞摸摸鼻子,问道:“这个,我们现在就不只是朋友了么?”

  “啊?”林诗儿惊叫了一声,发现自己说错话了,只好嘴硬的辩解:“这个,我的意思是说,我们那个时候还没现在这么好呢,只是很普通的朋友。”

  “哦,你的意思是,现在就不是普通朋友了?”叶飞逗着她。

  “这个,我们现在,我们现在……”林诗儿不会说了,可怜兮兮的看着叶飞,撅着小嘴,委屈的不得了的样子。

  叶飞站起来,对林诗儿伸出手,“呵呵,好了,不说这个了,我下午还有事,送你回去吧?”

  “嗯,好吧。”林诗儿站起来,很自然的拉住叶飞的手往回走。

  两个人的手不松不紧的拉着,互相感受对方的体温,没有人说话,静静的走着。到了有人的地方,便会不约而同的松开,把双方的距离拉开一些,没人的时候,又会握在一起,很有默契。

  “和林大美人吃饭去了?”

  回到宿舍的时候,老三一个人躺在床上看书。

  叶飞很奇怪,“你怎么知道?”

  “废话,我能不知道么?都传遍了,靠!”老三从床上跳下来,恨恨的把书摔在桌子上,“不但知道你和林大美人去吃饭,还知道你喝了她喝过的饮料,妈的,你小子太不仗义,昨天还说跟她没什么,你小子到底有没有把我当兄弟?”

  这个指控对男人来说,有点儿严重了。可叶飞也很冤枉,昨天他们之间的确没什么,只不过是今天有了点儿不一样,可也只是拉拉手,到底怎么样谁也没说。

  “我没骗你啊,我跟她真的没什么。”

  “还说?没看出来,你小子属死鸭子的,嘴硬!”老三恨不得踹这小子两脚,“快说,到底怎么回事儿?你怎么把林大美人泡上的?”

  黄泥落到裤裆里了!

  “好好好,我认了还不行么?”叶飞无奈,只有认了。其实,主要还是他也不敢说自己和林诗儿真的没什么,没什么你拉人家手干嘛?

  “这不就结了?非逼我出绝招!”老三拍着叶飞的肩膀,嘿嘿傻笑,“既然你们都那样了,有机会一起吃个饭,让我也认识认识弟妹,怎么样?”

  光是想认识一下那么简单么?看老三一脸猪哥相,叶飞就气不打一处来,毫不犹豫的拒绝:“别扯蛋行不行?靠,就算她是我女朋友,这才刚开始几天,着个屁急?”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