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飞在发愁,愁钱的事儿。也没去上课,一个人躺在宿舍里发呆。

  想来想去,他最后把主意打到了陈刀的头上,现在能帮他的,似乎只有陈刀一个了,而且,他相信,只要自己开头,陈刀绝不会拒绝。可问题是,人家之前已经给了十万,治病的钱已经不少了,现在再张口,会不会让人觉得贪得无厌?

  不过,要是让他入股呢?我出配方,他出钱,赚到的钱一人一半呢?反正以后这些东西也是要通过他卖出去。可是,叶飞又有些舍不得。他知道这东西的效果,所以很清楚这东西会带来的利润,就这么分给别人一半,他还没那么大肚。而且,最重要的是,买药的钱虽然不少,可对于一个生意来说,却也不算多,为了这么一点钱,把利润拱手让人,实在不甘心。

  在宿舍里待烦了,叶飞决定出去转转,与其闷在家里,不如出去看看,是不是能找到什么好机会。

  说干就干,半个小时后,叶飞出现在滨海繁华的大街上。

  因为是新兴城市,所以滨海的大街很整齐,城市规划做的很好,没有很多历史悠久的古老城市那种杂乱无章的破败感,视觉上非常舒服。

  叶飞一个人在街上转着,这时间,大部分人都非常匆忙,很少有他这种悠哉游哉的感觉,除了一些老年人。不过,老年人大部分都是待在公园里,也没几个像他这样,满大街溜达的。所以,慢悠悠的叶飞,在大街上就显的很是扎眼。

  叶飞心不在焉的欣赏周围的高楼大厦。这些大楼可是让他开了眼界,过去他知道的最高的建筑物在这些大楼面前,连个草棚都算不上,差距实在太大了。

  他的眼角突然看到,前面的一栋大厦上写着四个大字:云海大厦。

  云海大厦?不会就是陈刀的那个公司吧?我怎么晃到这儿来了?难道是老天给我指的路,要我来找陈刀帮忙?

  叶飞想了想,决定过去看看,他抬头望着那高高的大厦,准备横穿马路,没走几步,就听到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响起,一辆红色的法拉利打着斜停在面前,路面被轮胎划出几条长长的刹车痕。

  叶飞知道是自己的不对,急忙向驾车者道歉:“啊,对不起对不起,我没主意,没……”

  驾车者的容貌,让他突然呆住了,是的,呆住了,整个人好似被天雷击中一般。

  驾者是个女孩子,很美的那种,瓜子脸,琼鼻,朱唇,薄施脂粉,含嗔带怒的看着叶飞。这是一张丝毫不逊色与林诗儿的脸,唯一的缺憾是眼睛,一支大墨镜遮挡住了驾者的眼睛。

  “你这人怎么不看路?想死啊?”驾者露出不满的表情,狠狠瞪视了他一眼,叶飞失魂落魄的样子让她很满意——她以为是自己的容貌让对方魂不守舍。

  她很漂亮,不过,叶飞不是因为她的容貌美丽,而是因为,这张脸,他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个夜晚都会梦到——飘云。

  飘云,这是叶飞心里永远的痛,也是他心里永远的伤。他永远无法忘记,就是这张脸,让他被一直信任他的皇帝砍头!就是这个女人,让他魂牵梦萦了数年,最后终于挺而走险,却最终功亏一篑,引来天子震怒,推出午门斩首。

  自从来到现代后,叶飞以为自己永远也不可能再见到这张脸了,可今天,这张脸却突然出现在眼前,怎能让他不震惊?

  女孩儿发动汽车离开了,留下叶飞一个人定定地看着火红色的法拉利远去,直到旁边传来滴滴的汽车喇叭声才反应过来,急忙穿过马路,对被堵的司机们连连点头致歉。

  云海大厦就在眼前了,可他却失去了进去转转的念头,飘云那绝美的俏脸让他失去了一切兴趣,他只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想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真是奇怪,她怎么也来了?难道跟我一样穿越了?可为什么她还是原来那副样子?难道是肉身穿越?而且,那辆车她是从哪里弄来的?看她的穿着,似乎很有钱的样子,她哪来的钱?

  叶飞的心思,完全转到飘云的身上了,什么赚钱大计都被抛到脑后,一边想一边走,等他从沉思中清醒过来时,已经走出很远。

  一抬头,又是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停在路边,叶飞眼一黑,差点儿一跟头摔出去。今天这是怎么了?到处都是这种千万级的好车?

  滨海虽然经济发达,可还没到达那种满大街世界名车的级别,尤其是这种千万级的世界名车,有,但是很少。可这还不到半个小时就看到两辆,难道今天是车展?没听说啊。

  不过,等叶飞看清楚眼前这辆车后,才明白过来,还是刚才飘云驾驶的那辆。

  难道她在附近?叶飞急忙四处张望,想找到那个让他魂牵梦萦的身影,可是他失望了,周围除了潮水般的行人外,哪里还有那个美丽的身影?

  叶飞觉得,自己能在几百年后的世界再次遇到飘云,这是老天奖励自己的缘分,应该抓住这得来不易的机会。更重要的是,他觉得,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过去那个太监了,而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或者,我和她真的是上天注定的缘分!叶飞自信满满的在路边找个角落蹲下,准备来个守株待兔,等飘云出现。

  一个小时后,那个美丽的身影终于再次现身,他刚想冲上去,却突然发现,陪伴在女人身边的,竟是一个三十多岁,西装革履绅士模样的男子。而且,两个人之间状极亲密,飘云亲热的挽着男人的胳膊,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往那辆红色法拉利而去。

  叶飞只觉得眼前一黑,心脏仿佛被一只大手紧紧握住一般,呼吸困难,眼冒金星。直到那男人在飘云的脸颊上亲密一吻,叶飞的世界,刹那间崩溃碎裂了。

  看着法拉利上两个人亲密的驾车离去,叶飞嘴里发苦,体内的太阴真气四处乱窜,速度越来越快,仿佛有要撑破身体而出的迹象。

  “啊——”叶飞忍不住仰天大吼,眼前突然一黑,咕咚一声摔倒在地,人事不知。

  等他再次醒来时,已经不是在那车流滚滚的马路上,而是一间透着香气的房间里。

  他浑身剧痛,迷糊间,打量着这房间——这是一个女人的房间,而且是一个成熟女人的房间,有很多漂亮的饰物,却没有女孩子们都喜欢的各种娃娃类玩具。床对面的梳妆台上,放着各种高级化妆品。

  这是什么地方?叶飞弄不清楚,他最后的记忆,始终停留在那个男人对飘云亲热的一吻,飘云面露娇羞,欲拒还迎的表情。

  没过多久,房门从外面打开了,一个女仆模样的中年女人走了进来,看到他醒了,立刻开心地叫道:“哎呀,你醒了?真是太好了,我这就去告诉夫人。”

  “哎……”叶飞想叫住她,却只抓到她的背影,接着便是一阵蹬蹬蹬蹬下楼梯的声音。没过多久,又是一阵脚步声,比上次杂乱很多,应该是两个人。

  果然,房门打开,除了刚才那个中年女仆外,还有一个身材丰腴,面貌娇艳的绝色美妇人。

  美妇穿着一件黑色吊带的连身裙,很是性感,妖艳。

  “你醒了?”美妇看到叶飞,似乎很开心。

  “嗯。”叶飞答应了一声,眼睛在美妇曼妙的身子上闪烁流连,“这个,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刚才是你救了我?谢谢夫人。”

  “呵呵,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美妇在床边坐下,两条丰腴修长的腿叠在一起,露出一片雪白的小腿,轻轻摇晃着。

  “那个……”叶飞想说什么,却不知道从何说起。这个中年美妇给他的视觉刺激实在太大了,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呵呵,徐姐,你去给他盛碗参汤来。”美妇对那女仆吩咐道。

  “是,夫人。”

  叶飞急忙道:“啊,不用了,我该走了,今天实在谢谢您,我……”

  “不用急,再歇会儿吧,医生说你需要好好休息一下。”美妇笑着说道。

  “真的不用了…….我还是回去吧。”叶飞表现的很坚决,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这个美妇面前竟然会有些慌张,或许是因为从没见过这么性感的女人吧。过去,他在皇宫里见到的妇人不是皇帝的妃子就是大臣的夫人,而且一个个都捂的严实极了,何曾见过像眼前美妇般性感的女子?他甚至能感觉出,下面那个东西有些抬头的意思。再待下去,估计就要出丑了。

  “哈哈哈哈。”美妇放浪的笑了起来,胸前饱满双峰随着笑声不停的晃动着,刺激的叶飞差点喷出鼻血。

  “你很怕我么?”美妇看出叶飞在苦苦忍耐,很是开心。

  “啊,不是不是。只是…….”

  “呵呵,好了,不逗你了。”美妇收起笑声,说道:“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我总不能连自己救了谁都不知道吧?”

  “哦,我叫叶飞,嗯,是滨海大学的学生。”叶飞简单的介绍了下自己。

  美妇人露出惊讶的神色,“滨海大学?很厉害嘛,竟然能考到那里。”

  “呵呵。”叶飞干笑一声。

  “对了,滨海大学,我记得,你们学校有个叫林诗儿的女孩子吧?”

  “林诗儿?有啊,她是我们学校的校花。”

  “校花?呵呵,没错,那丫头的确很漂亮。连我都有些嫉妒呢。”美妇两腿交换下位子,说道:“你是不是很喜欢她啊?”

  “啊?不不,呃……”叶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心里暗怪这个女人乱问。

  “怎么?是不喜欢呢,还是不想告诉我?没关系,我不会说出去的。”美妇笑眯眯的继续追问。

  “不是,这个,我和她只是很普通的朋友。那个,我晚上还有事,实在……”

  “我也没说你和她有什么啊。呵呵,那个骄傲的女孩儿,一般人还看不上眼呢。”美妇站了起来,打开房门,说道,“好了,你再休息会儿吧,五点的时候我会派车送你去给陈刀治病的,放心好了。”

  她认识陈刀?这个信息,让叶飞心里一惊,更让他吃惊的是,这个女人竟然连自己替陈刀治病的事都知道。虽然这件事并没有刻意隐瞒,却也没有大肆宣扬,毕竟陈刀的病有些见不得光,除了少数几人以外,大部分人甚至连陈刀有这个病都不知道,而她却连自己给他治病都知道,她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为什么要救我?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