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算计

  原来他们认识,怪不得刚才那么疯狂呢。 叶飞摸着下巴,抱着膀子,在人群里四处踅摸。

  比赛的组织者显然很有应付此类突发事件的经验,混乱只持续了一会儿,现场秩序就得到了恢复。

  叶飞以为,出了这种事情,今天这里就会到此结束,可没想到的是,后面竟然还有其他比赛。 而这些观众竟然没有丝毫担心,仍然兴致勃勃地讨论着下场比赛谁赢谁输,刚才发生的一切,竟然一点儿影响都没有。

  再侃了一会儿,叶飞摇摇头,离开了。 这里实在不是正常人能待的地方。

  “刚才发生了什么?”柳叶一直坐在车上,亲眼见到刚才的混乱,只是,离的太远,完全没有看到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两辆车在终点前撞到一起,连累了后面的车子,最后让落在最后面的那个占了便宜。 ”叶飞拉开车门,懒洋洋的坐了进去。

  柳叶点点头,没有说话,仍然直勾勾地盯着那狂欢的人群,仿佛一只随时准备扑向猎物的猎豹。

  这时候的柳叶,在叶飞眼里很陌生。 他从没见过飘雪有这种表情。 在他的记忆中,飘雪永远都是娇柔,纤弱,宁静如水的。

  她真的是飘雪么?这个疑问,曾经不止一次出现在叶飞的心里,这个时候,自然而然的再次出现。

  “你打算怎么做?”叶飞舒服地靠在椅子上,两腿用力探向前方。 尽量伸展身体。 他有些累了,白天虽然睡了一整天,可毕竟比不得晚上睡的踏实解乏。 靠着这个动作,把身上地酸软扫清了许多,舒服的他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儿。

  哪知道,这么普通的一个动作,却把柳叶吓了一跳。 “你怎么了?真这么累啊?你白天不是睡了一天么?”

  柳叶能主动关心自己,让叶飞很是感动。 “没什么,白天睡的不太舒服,没什么。 ”

  可他不知道的是,柳叶这么问,并不是真的关心他有多累,而是怀疑,只是一天没有休息好就累成这样。 他的功夫真地很好么?不过,柳叶也知道,这话不能直接说出来,只好旁敲侧击地问道:“你们学武之人,就没有什么能缓解疲劳的法子么?我看书上说,那些高手要是很累,就盘腿大作,不一会儿就神采奕奕。 你不会么?”

  “那都是瞎编地。 ”叶飞倒没猜到柳叶心里的实际想法,还当她是小说看多了,伸个懒腰,说道:“运功最多也就是能让精神好一点儿,可还是得睡觉。 要真那样儿,不是连觉都不用睡了?那不扯淡么。 真要那样儿。 最需要学武的,应该是科学家了。 ”

  “为什么呢?”

  “不用睡觉,可以多很多时间做试验啊,笨。 ”

  “你才笨呢。 ”柳叶笑眯眯地捶了叶飞一下儿。

  叶飞问道:“你还没跟我说呢,等一会儿你打算怎么干?能不能先跟我交个底?咱也好先有个准备不是。 ”

  “我打算等一会儿他们最重要的比赛开始以后,去给他捣乱。 ”说话的时候,柳叶的拳头握的紧紧地。

  叶飞摇摇头,说道:“我知道你要给他们捣乱,咱们总不是来给他们帮忙的吧?我是说你打算怎么干?具体的打算怎么做?”

  柳叶的回答很简单,很干脆。 也让叶飞很郁闷:“不知道。 ”

  “不知道?你一点都没想么?比如说去找警察来抓他们之类的?”

  “没有。 我才不要找警察,那多没用?”柳叶对叶飞的提议不以为然。 “而且,找警察来能有什么用?这些人又没犯法。 开paty不犯法吧?”

  叶飞有些头疼。 这个丫头,简直是给自己找麻烦,“刚才你不还很有自信么?怎么现在又说不知道怎么做了?”

  “我只是有个大概的想法。 ”

  “那就说说。 ”

  柳叶嘿嘿一笑:“嗯,我知道他们比赛的路线,打算等一下他们最重要地比赛开始以后,就去给他们捣乱,让他们的比赛完成不了,你觉得怎么样?”

  “也,也算个办法吧。 ”叶飞捏着眉头,问道:“你记不记得究竟是谁惹到你了?或者,我直接把这些人拉出来揍一顿给你出气算了,简单实用。 ”

  “不记得了。 当时人很多啊,而且天都黑了,我又很害怕,哪里记得有谁啊。 反正我知道,肯定是跟他们一伙儿的。 ”

  “连他们自己都不是一伙儿的!”叶飞头疼的呻吟一声儿,“这里大部分人都不是一起的,只不过是来凑热闹玩儿地!”

  “呀,那怎么办?”柳叶愣住了。

  我知道怎么办就好了。 叶飞没好气儿地哼哼两声儿,往下窝了窝身体,让自己躺的更舒服一点。

  过了一会儿,柳叶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不管是哪伙儿的,我只要找这些比赛的组织者出气就好了。 要不是他们,这里也不会有人飙车,也不会有昨天的事儿了,你觉得,怎么样?”

  柳叶显然对这个办法不是很有自信,不过,叶飞却非常赞同。 不管怎么说,她说的有一定道理,如果实在找不到是谁干的,把帐算在那些坐庄开赌的人身上也不错。 而且,叶飞还知道一点,就是这些坐庄开赌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估计和黑三儿差不多,把帐算在他们的头上,也没什么心理负担。

  叶飞说道:“好,我同意。 你打算怎么做?”

  “还能怎么做,打是肯定不行地。 就算你很能打,可他们人多啊。 所以,我想,还是去破坏他们比赛吧,你觉得怎么样?”柳叶看着叶飞,等着他发表意见。

  叶飞点点头,“就照你说地办。 不过,最好能让他们损失大一点。 这样也能高兴点儿,要怎么做呢?”

  这时候,刚才那个运气超级好,赢了比赛的家伙手舞足蹈地骑着车子,和一帮朋友呼啸着离开了。 看到他高兴地样子,叶飞想到了一个办法。

  叶飞收回目光,对柳叶说道:“你身上有多少钱?都给我。 ”

  “干嘛?”柳叶愣住了。 不明白叶飞这个时候要钱干什么。 不过,尽管不明白,可她还是下意识的拿过自己的小包包翻起来,“我身上没有多少现金啦,信用卡行么?”

  “信用卡估计不行。 ”对于柳叶问都不问就拿钱,叶飞感觉很满意,这证明,她对自己并没有多少戒心。 或者说。 她很信任自己。 有时候,男女之间的这种信任是很重要的。

  “不行啊,现金可能没多少,你要来干嘛用?”柳叶在小包里翻出两沓簇新地钞票,上面还打着银行的封条儿,应该是取出来就没用过地样子。

  “喏。 给你,只有两万,还是今天我哥给我取的。 ”柳叶把钱递给叶飞,不解的问:“你到底要钱干什么用啊?如果不够,我回去取。 ”

  这就是阶级!穷人拼了命,一年也赚不了两万,可看看人家,随手拿出两万还说不多。 叶飞觉得,自己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穷人,如果不算刚刚接手黑三儿的那些产业。 估计连这辆法拉利轮胎都买不起。

  “我去下注。 ”叶飞打开车门。 回头问了一句:“你不心疼车子吧?”

  “什么意思?”

  “我是说,如果等一下车子撞坏了。 你不心疼吧?”叶飞指了指火红色的法拉利。

  柳叶立刻笑眯眯地说道:“没关系啦,反正这辆车我也不喜欢了,坏了就让哥哥再买个新的。 ”

  阶级!叶飞悲愤莫名。 这辆法拉利,怎么说也得几百万吧?具体多少他还真不知道,不过,保守估计,不会低于三百万,说要撞坏了,人家连眉头都不皱一下,有钱哪!估计整个滨海这么有钱地,都没几个。 或许,林恃儿算一个,嗯,曾婧也算一个。

  “行了,这事儿交给我了,你甭操心了,今天就让那帮家伙心疼死!”叶飞砰地一声关上车门,奔着下注的地方就冲了过去。

  其实,叶飞的想法很简单,既然打定主意要让坐庄开赌的人损失一票,那就干脆再制造一场车祸,爆个冷门赢他们一笔。 反正,柳叶既不心疼车子又不心疼钱的,只要让她高兴就成。

  叶飞原想汽车撞摩托车,那不是怎么欺负人怎么来?可让他小吃一惊的是,后面竟然没有摩托车的比赛了,全是汽车!

  靠!就算法拉利再经撞,要想把所有选手都撞出去只留一个,也是个不小的问题。

  幸好,叶飞四处看了一圈儿,发现参加比赛地车子都不算好,有辆别克已经很显眼了。 说起来,也是这么个理,参加比赛的车子都是自备的,谁舍得拿百万名车来比赛?就算不在乎那俩钱儿,可比赛的大部分都是男人,男人都把车当成第二老婆,随便哪儿擦一下,都够心疼个十天半月的。 这一点上,柳叶很有优势。 就凭她开车那状若疯虎的架势,吓也能把他们吓抛锚!

  叶飞不是很会赌,过去也没机会碰,而且还是这种外围赌,只是看到在舞台旁边地投注站挂着一个大牌子,上面写着选手的名字,后面跟着一串数字,表示赔率。

  这种东西他知道一点儿,无非就是赔率越高实力越菜,赢的钱也越多,当然,下注的人也越少。 按照他的计划,直接押赔率最高的那个就是了。 而那上面写着的,赔率最高的竟然达到了一比十!除了这个一比十外,最高的那个是一比…二。

  这里面就有问题了。 任何一个比赛,也不能说出现这么高的赔率。 这不明摆着告诉人家,此人是个超级菜鸟,绝对赢不了么?谁敢买他赢?而且,坐庄地也不傻子,鬼知道会不会有人来阴地,就像叶飞。

  其实,这倒是叶飞想的太多了。 能在这个地方开赌。 而且一开就是几年,没有点儿关系是绝对不可能地。 坐庄的人肯定得是黑白两道都吃的开的那种。 那些有实力地。 不屑于这么点儿小钱。 而那些普通的小人物,也不敢这么得罪人。 这等于是硬把自己往火堆上架,纯粹找死。

  所有选手里面,赔率最低地,是一个姓白的家伙,这个家伙赔率低到根本没什么赚头,即便两万都押上。 也赢不了几个钱,肯定是个大热门。 跟在他后面的两个赔率也都不高,看来实力很接近,而下注的人大部分也都是买这三个。

  从第四个开始,赔率就拉开了,一直到一比十那位老哥。

  怎么办呢?叶飞有些犹豫。

  “你也要下注么?我建议你买白杨,他一定会赢!”一个女声在叶飞犹豫不决的时候,在他耳边响起。

  叶飞扭头一看。 原来是那个被自己撞过一次,又在混乱中被自己抱过的女孩儿。 看样子,这个小姑娘,似乎对这些比赛很了解。 叶飞心里一乐,正想找人打听情况,就自动送上来一个。

  叶飞笑道:“你好。 你觉得。 这个白杨会赢?”

  “嗯,一定会赢!”女孩儿很肯定地点头,好像她知道什么内幕一样。

  “可是,他就是赢了,也赢不了几个钱啊,都不够吃顿饭的。 ”叶飞说地倒是实话。

  “那也比输钱好吧?难道说,你想输钱?”女孩儿歪着头看他,“我是看在你帮过我的份上才告诉你的。 ”

  看她一副你爱信不信的样子,叶飞差点儿笑出来,却装做一本正经的样子说道:“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你说谁赢谁就赢?”

  “且。 爱信不信!”女孩儿见他竟然不相信自己。 很生气,哼了一声儿。 扭头走到一边去,不打算理他了。

  叶飞嘿嘿一笑,转身找旁边的人去打听情况。

  女孩儿在一边看着叶飞跟周围的人谈笑风生,心里气愤。 还从没有人敢对自己这样。 我一定要让你跟我道歉!

  叶飞跟旁边的人打听内幕,可这些人又知道什么内幕?他们唯一知道地就是三个赔率最低的人实力很接近,谁都有可能赢得比赛。

  那女孩儿见叶飞一直没问出个所以然来,心里一乐:活该,谁让你不听我的话,哼!过了一会儿,女孩儿凑到叶飞身边,一副想说什么,却又张不开嘴的样子。

  叶飞心里暗笑她是小孩儿心性,装作没注意到是她,转过身就问:“哎,这位兄弟,知道谁能赢么?那个一比十,有可能么?”说完这话,才故作惊讶地说道:“原来是你啊,你不是走了么?”

  “哼,我就知道你不相信我!我就是说白杨的技术好你也不一定相信!”女孩儿狠狠瞪他一眼,撅着小嘴儿说道:“你自己不会看啊?这种比赛,当然是越可能赢的赔率越低了,难道还能越厉害地赔率越高?那庄家还不赔死啊!”

  “哦,倒是有点道理。 ”叶飞故做恍然大悟的表情,却坏坏地问了个问题:“那还有两个赔率跟他很接近的,你怎么说?既然你说的,赔率反应实力,那另外两个人和他赔率那么接近,是不是也有赢的可能?万一你说的那个白什么输了,怎么办?那我还不如买那个一比十的,虽然几率小,可赢的多啊。 反正,你说的那个白什么的也不是稳赢。 ”

  “白杨,不是白什么!”女孩儿对叶飞地健忘和你不满,大声道:“至少,白杨地胜率有三分之一,那个十比一的家伙,我看连百分之一都没有!他要是能赢,我就,我就……”

  “你就怎样?”

  “你押多少,我就按照赔率,输你多少!”

  “且,那没意思。 ”叶飞摆摆手,不屑道:“赢了自然会有人给我,还用地上你么?”

  “那你想怎么样?”女孩儿狠狠地瞪着他,眼睛瞪的大大的,乌溜溜的黑眼珠儿充满灵动的光芒。

  叶飞惊讶地问道:“你要和我打赌?我可告诉你啊,我打赌从来没输过!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

  “打赌就打赌!你输了怎么办?”

  “我输了,随便你怎么办都行。 那我要是赢了呢?”叶飞心里暗笑,如果这个小丫头知道自己要在比赛里搞鬼,不知道还会不会跟我赌?不过,反正都是一锤子买卖,多赢点儿是点儿。 抱着这样的想法,他抛出一个可大可小的赌注,然后挑战似地看着女孩儿:既然我都说了随你怎么办,你总不能随便拿点儿什么东西敷衍我吧?

  女孩儿的性格很要强,也很好胜,见叶飞提出赌注,立刻答应:“好,就按照你说的,如果我输了,我也随便你怎么样!”

  如果换个人跟叶飞对赌,估计也不会这么有信心,肯定会想这会不会是一个圈套。 只是这个女孩儿对这里的东西太熟悉了,很多别人不知道的内幕对她来说都完全不算秘密。 而且,也正是因为对这里太熟悉了,所以,她也绝不相信有人敢在比赛的过程中捣乱。 当然,这种事不是没有发生过,不过,捣乱的那些人最后不但吐回了赢走的钱,每个人又额外搭上了一条腿。 如果不是有人求情,估计连命都保不住。

  “爽快!不得不承认,我开始有点欣赏你了,现在,像你这么豪爽的女孩子可不多见了。 ”叶飞故做惊讶地大声赞叹,让女孩儿不由一阵得意。 叶飞嘿嘿一笑,话锋一转,说道:“不过,我觉得,你还是再考虑一下吧,怎么说你也是个女孩子,和我打这种赌,你可是很吃亏的。 你就不怕我想,嘿嘿……”

  叶飞的贼眼在女孩儿身上上下打量了几下,最后停在她丰满的**上,心里还在赞叹:雄伟啊,没想到,这么较小的女孩儿,竟然会有这么伟大的乳峰,真是,真是波涛汹涌啊!

  女孩儿愣了一下,显然被叶飞吓住了,不过很快恢复正常,哼声道:“哼,想吓我是吧?告诉你,别做梦了!这一次你输定了。 我答应你了,不管你想做什么都行,就是让我,让我……也行!”

  “好,痛快!就这么定了,到时候你可别反悔。 ”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女子!”

  “哦,是女子一言,驷马难追!”

  俩人击掌为誓。

  叶飞笑道:“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干什么,在哪儿住呢。 ”

  “问这个干嘛?”

  “不稳哪成啊,万一你要是输了跑路我跟谁说理去?”

  女孩儿道:“你放心,我不是哪种人!如果找不到我,你就来这里,我几乎每天都来,你连着来几天,一定能找到我。 ”

  “那你总得告诉我名字吧?你叫什么?”

  女孩儿横了他一眼:“等你赢了再说吧,哼!”

  [w w w .1 6 K b o o k .c o m]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