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撞车

  现在,不光是为了帮助柳叶,还有自己的赌注在里面,叶飞就更加尽心了。 虽然女孩儿没有问他叫什么,不过,他可不想当逃兵。 说起来,叶飞的赌品还是很不错的,至少从不赖账。 当然,如果知道会输,他也不会跟人家赌。

  为了不引起庄家注意,叶飞不敢一个人直接拿着两万块去投注。 虽然说,这里每天下注的数额都不小,可大部分人都是玩儿玩儿,数额不大。 偶尔有些有钱人或者真的看重哪个车手一定能赢,也都是下个几百块而已,最多不会超过几千块,上万的不是没有,可是,非常少。 而且每一次有上万的单注,都会引起不小的轰动。

  不过,这难不倒叶飞,不能一次性投注,那就分散投注好了。 他临时雇了不少人,帮忙下注,每个人不多,平均一千块而已。 严格说来,一千块在这里也不算少了,不过,也不算很大,至少不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最多只是让围观的人惊叹一声罢了。 可是,叶飞漏了一点,一千块买热门不会引人注意,可一千块买最大的冷门,那就不一样了,更何况买冷门的还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二十人!

  在最大的冷门身上,竟然积累了两万的投注金,显然不可能不引起庄家的注意。 如果是博彩公司,这个时候肯定要调整一下赔率了。 不过,显然这里的庄家没有这么正规,不管下注多少。 赔率一经推出,永不更改。 一是计算赔率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要计算很多方面,二是也没那个时间,这里跟本就是临时投注,比赛前才开始下注,如果要临时调整赔率。 估计比赛得推到明天去。

  没有调整赔率,也不代表庄家会无所作为。 不过。 他们什么也没查到,叶飞在投注结束,拿到下注凭证后就离开了。 而那些他雇来地人也都被他打发走了,他们就是想找也找不到人。 而且,叶飞选的那个人,实在是太弱了,一比十的赔率可不是随便定的。 那是根据选手赢得比赛几率制定的,基本上可以客观的反应选手的实力。 他们也不担心真地会爆冷门,如果真的爆冷,那也认了。

  不能怪他们警惕性太低,他们在这里坐庄不是一天两天了,这种事情也遇到过,可每次吃亏地,都是那些做手脚的人。 他们现在甚至期待有人动些手脚。 已经平静的太久了,也到了需要有人出来当那个出头鸟,让他们杀鸡儆猴的时候了!

  “你去做什么了?”看到叶飞得意地转回来,柳叶奇怪地问道。 她现在还不知道叶飞想了什么点子呢,很是好奇。

  叶飞不以为意地说道:“没什么啦,下注而已。 ”

  “下注?”

  叶飞道:“是啊。 我把你那两万块钱都押在赔率最高的那个人身上了。 本来还想多找些人一起下注。 没想到,赔率最高的那个家伙竟然是一比十,如果赢了就是二十万,虽然不多,不过也能让他们肉痛一会儿了,也算是给他们个教训。 ”

  “哦,你可真够坏的啊。 ”柳叶捂着小嘴儿吃吃地笑着,“骗人家钱。 ”

  “怎么是骗?最多叫合理利用规则!谁让他们不把路给封上,活该!”

  “他们要是真地封路,估计就不用我们来捣乱了。 ”

  “那倒是。 ”话说的。 除了政府。 谁敢封路?找死一样么,叶飞嘿嘿一笑。 “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钱都押上了!”

  “对了,你这车,经撞吧?”叶飞在驾驶台上拍了一下,“等一会儿的比赛可不是摩托车了,是汽车!这车能扛住么?”

  “应该没问题吧?我没想那么多啊,反正也不是真的要撞死人,只是给他们捣乱而已,应该可以吧?除非你下注的那个人是个超级傻蛋,人家撞车了他都赢不了!”

  “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是说,咱们去撞人家,别到最后把自己搭进去,那就有乐子了。 ”叶飞撇撇嘴,想了想,说道:“不行,光这一辆车不保险!”

  “那你有什么办法没有?”

  “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开始比赛,也不知道时间来不来的及了?”叶飞没有回答柳叶的问题,而是看着狂欢地人群。

  “还早呢。 ”柳叶说道:“每天晚也就比那么几场,这些人大部分时间还是狂欢娱乐泡妞而已。 我估计,真的要等比赛开始,至少还得半个小时以上。 你要做什么?”

  叶飞道:“哦?那咱们先去看看他们的比赛路线吧,看看在哪儿设伏比较好。 ”

  “好吧,反正待在这里什么也干不了。 ”说着,柳叶就要发动汽车,却被叶飞打断:“等一下,我出去一趟,还有点儿事儿。 ”

  “喂,你干嘛去?”柳叶奇怪地看着叶飞下车,然后跟一个人说了会儿话就回来了,“你跟那个人说什么了?”

  叶飞答道:“没什么,就是跟他说一声,这里比赛开始的话,立刻打电话通知我,比赛结束以后,我给他一千块钱。 走吧。 ”

  不得不说一句,柳叶这小丫头还是很有心计的,比赛路线早已摸清,而且设伏地点也已经挑好了。 法拉利呼啸着沿着那些车子最常用的比赛路线跑去,一直杀到了那个她选好地地方。

  叶飞没想到,柳叶竟然选了这么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脚下一条不算宽的公路沿着绿丘山的山脚,蜿蜒向前,左边是一望无际的荒野,一点儿灯光都没有。 整条公路,前后望不到头儿。

  柳叶看到叶飞苦着脸。 知道他没看上自己选的这个地方,却又不知道为什么,小声儿地问:“叶飞,你觉得,这里不合适么?”

  “哎,你真地觉得,这里很合适么?”叶飞叹口气。 问道:“这里这么荒凉,我估计。 一个晚上都不会有一辆车经过,你有没有想过,万一咱们的车子撞坏了,怎么回去?”

  “……”柳叶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她只是觉得,这条路很窄,想制造车祸很容易。 倒没想过安排退路。

  “那你说怎么办?”她撅着嘴,很委屈地说道:“要不,咱们换个地方吧,不过,除了这里,其他地方都不太合适啊。 我白天都看过了。 ”

  “不管怎么说,这里不行,咱们再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叶飞摆摆手。 让柳叶开车。

  柳叶的车子还没发动,叶飞地电话就响了。 他接起电话,听那边说了一句后,脸色立刻暗了下来。

  “怎么啦?谁地电话?出什么事儿了?”柳叶看他臭着脸,就猜到发生了什么事,见叶飞不言语。 她有些着急,“你倒是说话呀,到底怎么了?”

  叶飞叹口气,“来不及了,你看看在哪儿合适,找个地方把车停下吧,比赛开始了,赛车已经出发了。 ”

  “啊?是你买通的那个人地电话?”柳叶惊讶地叫了一声儿,急忙发动车子往前开,“他们速度很快的。 我估计就快到了。 ”

  车子往前开了一小段儿距离。 出现了一个岔路。 柳叶指着左边那条路说:“他们会沿着这条路走,比右边近一点儿。 ”

  叶飞点点头。 “那这条岔路就可以给那个我们押上地那个人走,这条近路,就让其他人走吧。 ”

  “好吧,听你的。 ”柳叶这时候已经完全放弃了自己的立场,坚决围绕在以叶飞为核心的捣乱二人组周围,所有事情都要征求叶飞的意见,“对了,跟你说个事儿啊,我刚开始只是想给他们捣乱来着,没想过这么多,你能不能告诉我,等一下怎么样才能把所有车都拖在这里?我不知道怎么做啊。 ”

  叶飞被她问的一愣,“我怎么可能知道?我以为你有办法呢。 ”

  “我哪有什么办法啊!”柳叶撅着嘴,说道:“我一开始也没这么多想法啊,还不都是你,现在怎么办?”

  看来,不做领导也有不做领导的好处,至少遇到问题地时候,不用自己想办法,不用自己承担责任。

  这下可抓瞎了,说起架车,叶飞连柳叶都不如,最起码人家已经快要拿本儿了,他压根儿就没正经学过。 驾驶经历也只有一次,他会有什么办法?

  叶飞皱眉想了一下,说道:“我猜啊,比赛开始他们就会分成几拨。 技术好车子好的肯定都在第一拨里,我估计能有两三个人,如果突然制造一场车祸,估计能让他们弄个连环车祸出来。 其实,也不用非得撞坏,只要让车子不能跑出最高速就行。 至于后面的,另想办法吧。 我只希望咱们押的那个人水平真的菜死,能配的上他一比十的赔率,离前面的车子远一点儿,不要一头撞进陷阱里,否则可就麻烦了。 !”

  “好吧,也只好这样了。 ”柳叶没什么主意,既然叶飞说了,她也无所谓。 见叶飞紧皱着眉头,安慰道:“行啦,别愁眉苦脸地,就是输了也没关系,我不在乎那点儿钱。 ”

  她哪里知道叶飞不但押了两万块,还跟别人打赌了?这个时候也不好把这件事说出来,叶飞只好含混地点点头,“嗯,我知道。 ”心里却愁的要死:早知道,我就弄俩大卡车来,一前一后把路一封,万事大吉!

  不过,他也忘了,两辆卡车的钱,可不止二十万,要是被那帮家伙一着急,把车给翻了,赢的都不够车钱!

  叶飞和柳叶二人把车停在路边,小心地观察后面的动静,等着目标到来。 柳叶有点儿紧张,嘴上虽然讲的豪情万丈,可一到动真格地时候,小姑娘还是有些胆怯。 因为紧张,所以。 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正紧紧握着叶飞的手,而且越来越用力。 她没发觉,叶飞当然不会傻到自己甩开人家,自然是任她握着,也就发现了柳叶地手心开始冒汗。

  叶飞问道:“你很紧张?”

  “没有!”柳叶嘴很硬,不过。 说假话是隐瞒不了事实的。

  叶飞笑了笑,“如果你害怕。 不如就算了吧,反正你也不在乎那两万块钱。 而且,撞坏了这么好的车,怪可惜的。 ”

  他是真心的,虽然和那个女孩儿打赌,可柳叶此时的紧张情绪,让他很心疼。

  “你很喜欢这辆车?”

  “当然了。 法拉利啊,世界名车呢,当然喜欢,谁会不喜欢?”叶飞倒没掩饰自己的喜爱。

  “那好啊,等这次事情完了,我把车送给你。 ”

  “送给我?你倒是真大方。 ”叶飞没有因为可能要得到一辆法拉利而高兴,“可你有没有想过,等这次事情一完。 这车还能要么?就算能修上,我也修不起啊!不说别地,光一轮胎我都买不起。 ”

  “噶?”柳叶尴尬地笑了笑,“倒是忘了这个,你放心,到时候我把车修好再送你。 就当是谢礼了。 反正我也不太喜欢这个东西,完全不像女孩儿开地车。 ”

  这话倒实在,这车好是好,不过,地确不太适合女孩儿。 倒不是说女孩儿不能开,只是,马力十足的法拉利太霸道,太强悍了,地确不适合柳叶这种娇娇柔柔的女孩子架势。

  “那你喜欢什么车?”

  “甲壳虫啊。 ”柳叶想也不想地说道:“那种车多可爱啊,爱死了。 ”

  看着柳叶两眼直冒小星星。 叶飞心里一阵好笑。 看了下时间。 “发动车子吧,估计他们快来了。 ”

  ……

  叶飞有些发懵。 他怎么也没想到,柳叶只是随便的打个转向,竟然造成了这么严重的后果!这个后果也太“喜人”了。

  本以为,要想达成自己的构想肯定要费一番不小地功夫,甚至能不能成功也说不定。 可等事情发生时,一切又变的那么简单。

  看着在路上撞成一团的八辆车,叶飞哭笑不得。

  按照二人的计划,当第一辆赛车开过来的时候,柳叶就要把他撞下来,绝对不能放跑。 如果运气好,或许可以引发一场连串车祸,让冲在最前面的几辆车同时抛锚。 至于后面的,就只能见机行事了。 叶飞甚至想好了,如果实在没办法,就直接设置路障。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处在第一集团地人竟然不止两三辆车,而是七辆。

  当叶飞对柳叶吼出一声“撞”的时候,柳叶有些紧张,本来只是想在那辆车身上擦一下,减慢他的速度,然后法拉利和他一起跑,一点一点儿的把他撞下来。 这样做的主要目的是安全!这些车地速度可都是很高的,比赛嘛,自然是有多快跑多快。 可没想到,柳叶一时紧张,转向角度过大,法拉利竟然一头撞在第一辆车的车门上。 结果,那辆车当场横着移动两米,撞在路边的护栏上,差点儿直接冲下露去。

  这条路很窄,两辆车打着横的停在路边,直接封了一多半的路。 只有最靠里面有一个很窄的缝隙可以勉强过车。 后面的六个车手技术再高,也不可能在告诉行驶中,穿过那么窄的缝隙,而且还是突然发生的事故?就算他们做好准备也不可能,速度太高,肯定得直接撞山上。

  其实,换个普通老百姓,这个时候一着急,估计就直接往车上撞了。 可这些车手不同,他们经验丰富,技术高超,而且要镇定地多。 几乎是一瞬间,就在撞山上和撞车上两个选择重选了一个:就是傻瓜也知道,想要活命地话,还是乖乖的撞车吧。 于是乎,在叶飞地目光注视下,在一阵杂乱急促的刹车声中,六辆车打着飘移,撞了上来。

  撞车的声音其实很难听,闷闷的,砰的一声,虽然是金属相撞,可听起来却一点儿也不像。 连撞几下,叶飞差点儿被震晕过去。

  法拉利一共撞了两下,第二下是被一辆丰田撞的。 你还别说,这日本车就是不经撞,明明是它撞人家,可法拉利还没什么事儿呢,它的前脸儿却瘪了下去,发动机盖子都开始往外冒烟,眼看着是不行了。

  叶飞只是呆了一下,然后立刻对陷入失神状态的柳叶吼道:“还能不能开?快走,走,快走啊!”

  柳叶比叶飞还懵,这一切完全不是按照当初设计的剧本儿进行的,小姑娘被吓了一跳。 她知道,是自己首先犯错的,转向太急,结果转过头了。 否则断然不会发生这种事。

  叶飞一声大吼算是把她的魂儿叫了回来,她急忙去拧车匙。 别说,这车竟然还真的发动起来了,只是声音听着别扭,哼哧哼哧的,就像一个得了气管炎一辈子的八十岁老爷子打呼噜,听着那叫一个难受。

  不过,无所谓了,两人本来也没想过能把法拉利完整地留下来,能跑就成。 柳叶一脚油门儿踩下去,在那些车手的注视下,在车手们的痛骂下,慢慢悠悠地向着他们的来路跑了。

  也幸好叶飞反应快,这些车手还没从车里钻出来——想打开撞变形的车门可不是件容易事儿,麻烦着呢——如果这些人都钻出来,想走还真得费些手脚。

  [w w w .1 6 K b o o k .c o m]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