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思十五章 荒野

  “真他**倒霉,就不能多坚持一会儿?你这什么破车啊!”叶飞非常不爽地拍了下法拉利的车顶,气的满嘴直骂。

  “你,你的才是破车呢,这辆车花了五百多万,怎么是破车?”柳叶小声儿地回了一句,身体紧紧蜷缩在架势位上,浑身冻的直发抖。

  他们两个在干掉了那七辆车以后,就按照预定计划,回头去等跑在最后面的那位老哥,告诉他前面发生车祸,七八辆车撞一起了,走不通,让他赶紧绕道儿。

  那老哥倒是从善如流,也是见到法拉利残破的样子,连问都没问就信了他们,扭头从那条远路跑了。

  到这里,计划就算成功了,柳叶兴奋的嘿嘿直笑。 叶飞觉得,这小丫头实在是个败家子儿,法拉利撞坏了,还能笑出来,简直太没心没肺了。

  他们开着法拉利晃晃悠悠往回走,可没想到,没走多元,车子就抛锚在路边,一动不动。

  叶飞一辈子就开过一次车,根本不会修,柳叶是个连驾照都没拿到的二把刀,能开起来就不错了,也不会修。 而且,就算会修也不行,这车撞成这样,一看就知道,除非送厂,不然根本修不上。 于是乎,俩人就被扔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了。 偏偏后半夜还起了风,小风一吹,冻的俩人直哆嗦。

  “之前不是破车,现在是了。 ”叶飞在公路两头眺望一会儿。 别说车,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风是越吹越大,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跟他们做对,本来晴朗的天空,没过一会儿竟然就吹来一片乌云,把皎洁地月光完全挡住了,天地间霎时陷入一片黑暗。 不敢说伸手不见五指。 可也差不太多。

  “你,你干嘛呢?”车里。 突然陷入黑暗,让柳叶很是害怕,连声音都有些发颤了。 尤其是大风吹过山体树木时,气流震动,产生的一阵微弱的呜呜声,好像有人在轻声哭泣一样,顿时把她吓的魂不附体。

  人的思想是不受大脑支配的。 或者说,有的时候,人地思想是不受理智控制的。 越是到了这种时候,柳叶越是想到了过去看地那些鬼片,鬼故事,恐怖电影,灵异小说。 这种时候,你越想就越是害怕。 什么也不想反而好些。

  叶飞没想那么多,他现在只想找辆车赶紧回市区。 他可不想在这种破地方待上一晚上。 自从上次被李娜抓走,在绿丘山的山洞上熬了一整夜后,他就对在野外过夜产生了极强的排斥感。

  他的电话在撞车的时候碎了,因为放的实在不是地方,刚好在右边的裤兜里。 被从侧面撞过来地车子直接变回到了零件状态。 柳叶的电话没电了。 他有些郁闷,这个丫头出来干坏事儿也不知道把点充足,弄到现在,想打电话叫辆车都做不到。

  “我看看有没有车,咱们得想办法回去。 ”叶飞虽然也觉得冷,可为了回家,忍了。 而且,他也不想待在那狭小的车厢里,会让他有种好似要被闷死的感觉,就像个棺材。 很不舒服。

  “哦。 ”柳叶本想让他进来陪自己。 她真的好害怕。 可是,她更想回家。 所以,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说什么。 把身子蜷的更紧了,这样会让她稍稍有一点儿安全感。

  叶飞在外面站了十多分钟,两边都在极目远眺,可哪里有一点儿车的影子?这条路本就不是什么繁忙路段,白天车子就很少,到了这个时候就更少了。 不然那些人也不会看上这里用来比赛了。

  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风竟然越来越大,把天地间仅存的一点点儿温暖空气也给吹走了,温度是越发地冷了,风吹在身上,好像小刀片儿一样刮的人皮肤生疼。

  叶飞身体还是不错的,尤其是最近一个月基本上每天都要锻炼一下,可还是有点儿坚持不住了,而且他穿的也实在是少,冻的他抱紧衣服瑟瑟发抖。 他抬头看了看天,心里祈祷着千万不要下雨,要是下起雨来,就更惨了。

  乌云越来越多,光亮也越来越少,柳叶也越来越害怕。 一开始,她还能看到一点叶飞站在车外的影子,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还能稍稍坚持一下。 可现在,却连叶飞地影子都看不到了,虽然明知道车外就有一个男人,可她却完全感觉不到一丝生气,好像天地间只剩下她一个人似的。 这种感觉,把她的恐惧无限放大,她实在坚持不住了,也开始胡思乱想起来:这里,不会有鬼吧?他在哪儿呢?怎么一点儿声音都没有?他不会是已经偷偷跑了吧?

  这种想法越来越强烈,她觉得,自己好像一个被抛弃的孤儿,孤苦无依地在这个漆黑的世界里挣扎。 最终,恐惧战胜了一切,她颤抖着声音喊道:“叶飞,你,你在么?”

  “嗯,怎么了?”叶飞并不知道女孩儿的想法,他倒是不害怕,现在这种情况,过去在行走江湖替皇上办事的时候也不是没遇到过。 他就是觉得冷,还有点儿饿。

  “我害怕。 ”听到叶飞的声音,柳叶心里忽然安定了许多,没那么害怕了,连声音听上去都平稳了许多。

  “怕什么?怕鬼啊?”

  “啊——”

  一声尖叫在空旷的野外响起,甚至把叶飞吓了一跳,他顿时紧张起来,左看右看,“怎么了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你,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说,说那个字?”柳叶颤抖着声音说道。 她本来就已经很怕了,黑漆漆的。 什么也看不见,各种各样地胡思乱想充斥了整个脑子,突然听到那个字,立刻条件反射似地尖叫起来。

  叶飞还不明白她地意思,奇怪地问道:“哪个字?哪个字?我到底说什么了?”

  “……”柳叶犹豫了一下,才小声说道:“就是,就是那个。 那个字啦,鬼那个字。 ”

  叶飞被她气乐了。 “鬼有什么好怕的?这个世界哪有什么鬼?”

  子不语,怪力乱神。 他自己是不相信有鬼地,包括古代的士大夫阶层,他们也是不相信鬼神之说的。 不过,他又想到了自己的经历,灵魂穿越了几百年时空,附身与一个将死之人地身上。 有过这种经历。 他又忽然觉得,这个世界,有没有鬼还真不好说。 没有鬼,似乎无法解释自己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这么一想,连他都有点儿害怕了,心里毛毛地,头皮发麻。 人是被思想支配的动物,一些平时不注意的小事。 一旦和某些思想联系起来,立刻就变的特别清晰,好像被放在了放大镜下面一样。

  天地间漆黑一片,一边是一望无际的荒野,一边是坟包儿一样的山丘——呸!叶飞狠狠甩了自己一记耳光,这个时候提什么坟包。 这不是自己吓自己么?——狂风吹过,呜呜声响成一片,还真有点儿聊斋的味道。 如果这个时候再把那种颤悠悠地声调拿来,估计直接就能吓死两个胆儿小的。

  “你干嘛啊?打,打自己干嘛?”柳叶在车里听到一声清脆响亮的耳光,虽然没看到,不过,猜也能猜到。 当然,那声巴掌响也可以有另外的解释,不过。 小姑娘根本不敢往那方面想。

  “没什么。 ”叶飞随口敷衍了一句。 尽力想把所有繁杂思绪清空。 可是,人的思想是不受理智控制的。 越是不想,偏偏越是往外冒,而且,开始疑神疑鬼起来,即便明明不相信,也会开始害怕。

  “你,你进来吧,你进来好么?”柳叶小声儿要求道。

  “怎么了?我想找辆车回家。 ”

  “这里不会有车的,而且,如果真的有车,你到时候再下去也来得及。 你上来吧,我,我有点儿怕。 ”

  叶飞想了想,觉得她说地很有道理,“嗯,也好,我也有点儿冷了。 ”

  其实,叶飞根本不是有点冷了,而是害怕了。

  叶飞钻回到车上,不知道为什么,柳叶立刻不害怕了。 也许是能感受到身边就有一个人在陪着自己,而且还是个男人,有了依靠。

  两个人坐了一会儿,都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沉默着,听着外面呼啸的大风和彼此的呼吸。 叶飞想跟她说点儿什么,可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这时候,撤离忽然灌进来一阵狂风,冻的柳叶浑身打战,牙齿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叶飞这才发现,原来是从自己这一边破碎的车窗灌进来地风。 如果不把车窗堵上,就这么吹一晚上,人可受不了。

  他脱下衣服,想把窗口堵上。 可是,黑咕隆咚的,什么也看不到,怎么堵?

  “你在做什么?”柳叶发觉旁边叶飞的动作,轻声问了一句。

  叶飞答道:“我把这个穿够堵上。 你车上有手电筒之类的东西么?这么吹下去可受不了。 ”

  “没有。 ”柳叶轻声说道:“要是我的电话有电就好了,可以给你照亮。 ”

  “要是你电话有点,咱们就直接叫车回家了,还用跟这儿挨风吹?行了,你别管了,我想办法堵上就好了。 ”叶飞费了半天劲,总算把这个窗子给堵上了,顿时,风小了许多,暖和了血多,没过多久,就能感觉到车里积累了一点儿热乎气儿。 不像刚才,身体产生的一丁点儿热量都会被风吹走。

  不过,即便是这样,二人依然很冷。 衣服毕竟不是玻璃,而且还是夏天随便批在身上的轻薄外套,作用有限。 如果是冬天的就好办了。 不过,话说回来,要是这个时候有两件冬天的棉猴,就是在外面站着让风吹也不会觉得冷了。

  “我们聊天儿吧,这样太无聊了。 ”叶飞在椅子上抱着膀子坐了一会儿。 就觉得犯困,想睡觉,又担心在睡觉的时候错过过路地车子,只好找柳叶聊天来提神。

  “聊什么啊?我还是有点儿冷。 ”柳叶毕竟是个女孩子,身体本就不像男人那么强壮,而且一个晚上水米未尽,冻地瑟瑟发抖。

  这下叶飞可没招了。 荒郊野地。 啥也没有,连衣服都挂到车上当门帘儿了。 而且,他自己也不暖和。

  “要不,要不我抱着你吧。 其实,我也冷。 ”想了一下,似乎只剩下这个办法了,叶飞自然是毫无问题千肯万肯,就是不知道人家干不干。

  柳叶没有回答。 叶飞以为她不同意,有些失望。 可没过多久,就感觉一个柔软冰凉的身体靠了过来。 看来,是女孩子脸皮薄,不好意思张嘴说,只好主动靠过来了。

  叶飞心里一乐,嘿嘿一笑,伸手把柳叶圈在怀里。 用力抱紧。 别说,俩人地身体靠在一起,还真就暖和多了。 彼此交换着体温,感受着对方的心跳,柳叶的脸蛋儿开始发烧,红的像只苹果。

  “你。 你笑什么?”等身上温度高了些,不在那么冷了,柳叶轻声问道。

  “什么?”

  “我说,你刚才笑什么?”

  “我笑了么?”叶飞好似丈二金刚摸不到头脑,被问地愣住了。

  “怎么没有,就是刚才,刚才我,你抱我的时候,你笑了。 ”

  经过她这么一提醒,叶飞想到了。 当时好像自己真地嘿嘿笑了一下。 不过,那应该是在心里笑的吧?难道说。 喜怒行与色了?

  “哦,没什么,呵呵,想到了点儿其他事而已。 呵呵。 ”叶飞尴尬地解释着,反正不能实话实说。

  “哎。 ”柳叶轻叹口气,没有继续问下去,“对不起,都怪我,要不是我一定要给他们捣乱,也不会这样了,害的你在这里跟我挨冻。 ”

  这种责任,哪能让人家一个小姑娘背?叶飞立刻说道:“不怪你,我不也出了主意么?这事儿其实要是按照你自己的想法来,估计也不会弄成现在这样了,还是我没弄好。”

  柳叶把头深深地埋在叶飞怀里,闷声道:“你是来帮我的,怎么能怪你?还是我自己太任性了,我哥就总说我不听话,不乖,不是个好姑娘。 ”

  “你哥瞎说的,你这么漂亮,怎么可能不是好女孩儿?”

  “漂亮就一定是好姑娘么?”

  “呃,虽然不一定,不过,我知道你肯定是。 ”

  “谢谢你。 ”

  俩人抱在一起,聊着没用的废话。 反正也不知道说什么,这么聊着还能提神儿,总比睡着了强。

  柳叶把身子往叶飞那边挤了一下儿,把腿从下面抽上来搁到椅子上,半躺在叶飞怀里。 虽然黑咕隆咚什么也看不到,不过,她一双美丽地眼睛还是紧紧凝视着叶飞的脸,忽然问道:“叶飞,你有女朋友么?”

  这个,大概要算做是突然袭击了,叶飞被问了搁措手不及,支支吾吾地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对柳叶的心思,自己很清楚。 虽然她究竟是不是飘雪还有待考证,可毕竟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而他自己就是因为实在太爱慕飘雪,才会被皇帝砍头,穿越现代。 可以说,现在的一切,都是因为那份爱。 如果说自己有女朋友,他不知道应该以何种面目,何种角度去面对她,可如果说没有,心里又实在过意不去,他不想欺骗她,尤其是还不止一个。 他对一夫多妻是没有任何抵触情绪的,不论是道德上还是感情上。 可他更清楚,这种思想,在现代社会是不允许的,即便每个男人都希望自己妻妾成群,可一旦真的这样做了,大部分男人还是会产生一定罪恶感地,至少不敢明目张胆这么干。

  “为什么不回答?我知道你有了,你一定有女朋友了。 告诉我,她漂亮么?”柳叶很敏锐地感到叶飞沉默背后的答案。 心里也不知道怎么了,有些酸酸的。 她也不清楚这种感觉代表什么,是爱情么?好像不是。 毕竟他们才认识两天,见过几面而已。 可要说不是,又为了什么呢?

  “我宁可没有。 ”叶飞踌躇着,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地这样想的,或许在面对林恃儿地时候,这种想法又会改变,不过。 他现在的确是这样想的。

  “哦?为什么呢?”

  “你师傅是那个猪腰子脸赵本山吧?”

  “去,你师傅才是赵本山呢。 ”柳叶捶了下叶飞。 “说啊,为什么?”

  “呵呵,因为我是个男人。 ”叶飞笑了笑,给了一个不是答案的答案。

  显然,柳叶没有反应过来,“这和你是男人有什么关系?”

  “哈哈。 ”叶飞忍不住大笑起来,说道:“当然有关系。 如果我是女人。 你再漂亮我也不会动心。 可我是男人,面对你这样的美女,怎么可能不动心?尤其是,我们两个现在还这个样子。 ”叶飞暗示性地紧了下怀抱。

  “流氓!”柳叶羞怯地轻啐了一声,不在说话,心里却很得意,为自己地美貌和魅力骄傲。

  车里沉默了一会儿,两人都不说话。 叶飞似在用心感受女孩儿温润如玉的身子。 有似在感受那难得地,等待了几个世纪的温存,可心里却不平静。 他现在完全弄不清自己的感情取向了。 抱着美丽地柳叶,可是,心里却总是闪过其他几个同样美丽地俏脸。 林恃儿,曾婧。 陈雪儿,甚至还有和柳叶一模一样的罗语玫。 他忽然发现,自己穿越了数百年地爱恋,突然间被分成了几份,不再像过去那样,一腔柔情,完全倾注在飘雪身上。 而是被分摊到了几个人地身上。

  女孩儿的体香在叶飞鼻简缭绕,柔软的发丝带着一股清香,让叶飞忍不住,想用力亲吻那三千青丝。 可是。 最终他还是忍住了。 他不知道这一吻下去。 会引来什么后果。 面对着几百年的爱恋,他犹豫了。

  柳叶轻轻伏在叶飞身上。 其实,她已经不冷了,叶飞的怀抱是温暖的,胸膛滚烫,就像一个火炉,烤的她双颊绯红。 可是,她却似乎格外留恋这份温暖,不舍的离开。 她几乎是贪婪地侧耳贴着叶飞地心口,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整个人仿佛都融化了一般,软软地趴伏着。

  “叶飞。 ”女孩儿轻声呓语着他的名字。

  “怎么了?”叶飞应声道:“还冷么?我把衣服给你吧。 ”

  此时,叶飞的身上只剩下一件半袖的T裇。

  “不冷。 ”柳叶摇摇头,对他愿意把身上最后一件衣服给自己很是感动。 她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此时奔腾在胸口的情绪,开口道:“叶飞,我,我做你地女朋友,好么?”

  这句话,仿佛一道惊雷,在叶飞心中炸响,炸的他呆呆地愣了半天,直到柳叶不高兴地捏着他胸口的肉扭来扭去才清醒过来。

  “你怎么不说话?哼,我就知道,你们男人都是嘴里面说一套,背后做的又是一套。 刚才你还说男人都不能抵抗我的魅力,现在我答应做你女朋友,你却连话都不敢说了。 哼!”柳叶扭着叶飞胸口的肉,生气地撅嘴。

  叶飞苦笑一声,按住她在自己胸口作怪地小手,说道:“别耍我了好不好?咱们昨天才认识的,你怎么可能会喜欢我?”

  柳叶道:“时间短就不能喜欢你么?你这个人逻辑很有问题啊!照你这么说,每个人的爱人都应该是小时候一起玩儿的伙伴,可这样的朋友,有几个成为夫妻地?难道我对你一见钟情不行啊?”

  “你说地对,不过,好像,我们认识的时候,你是把我当成坏蛋来防备地,你不会对我这个坏蛋一见钟情吧?”

  柳叶说道:“那你不是不是坏蛋么?而且还不能发展么?你这样帮我,还这样抱着我,你觉得,一个女孩子,会让一个不喜欢的人这样抱着么?”

  “可是,你对我一点儿都不了解,我是做什么的,我的品行如何,家里是干什么的,甚至我家住哪里你都不知道,你怎么可能会喜欢我?没有理由啊。 ”

  柳叶在叶飞怀里扭了扭身子,说道:“谁说没有理由?谁说喜欢一个人必须要看他的条件?你愿意这样帮我,难道还能是坏人么?如果是坏人,如果你是坏人,现在恐怕早就露馅儿了,还能等到现在啊?”

  这就有点儿强词夺理了,这样抱着,可是为了取暖的,现在竟然扯到感情上来,挨不上边儿嘛。 叶飞知道,这小姑娘可能是因为自己帮了她,加上落到现在这个田地,自己又是她唯一可以依靠的人,自然而然地对自己产生了依恋和倚靠的情绪。 这种情绪,在两人亲密的拥抱下,被她误解成喜欢了。 当然,如果自己真的答应下来,或许真的可以让她喜欢上自己,可他却不能也不敢答应。 至少在没有找到合适的处理方式之前,他不能答应。 他不想为了一个,伤害另一个。

  而且,他知道自己的心思,即便是现在答应了,也舍不下其他几个。 可光是那几个就已经让他忙的焦头烂额,差点儿穿帮了,如果再加一个,估计连翻船的机会都没有,就会被这些女孩儿的怒火一把烧烂掉。

  还有一点,就是罗语玫对柳叶的态度不明。 如果答应下来,两人势必要进行一系列的约会,他不敢保证不会被罗语玫发现。 如果罗语玫对她抱着不好的想法,就会给她带来威胁。

  “算啦,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 ”柳叶离开叶飞的怀抱,坐了起来,语气寂寥地说道:“哎,没想到,我柳叶主动追求别人的时候,也会有被拒绝的一天。 叶飞,算你狠!”

  “对不起。 ”听出她语气里似乎有些感伤,叶飞忍不住安慰道:“其实,我不是不喜欢你,只是,有很多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 如果是在几百年前,或许我会毫不犹豫接受。 可现在不是。 ”

  “好呀,你竟然还想着娇妻美妾那一套,要死了你!告诉你,本小姐可不答应!哼。 ”柳叶狠叨叨地说道:“如果我发现我的丈夫敢做对不起我的事,我就把他阉了!就是在古代也不行!”

  又是阉掉?叶飞打了一个寒战,心里再次怀疑起柳叶和飘雪的关系。如果她真的就是飘雪,不应该有这样的心思啊,奇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难道她被现代思想同化了?

  “叶飞……”过了一会儿,柳叶很小声地叫着叶飞。

  “怎么了?”

  “我想,我想……”柳叶有些难以启齿地结巴着。

  “想什么?又冷了?”

  “我想……”柳叶又结巴了几声儿,终于狠下心里,说道:“我想出去方便,方便一下……”

  [w w w .1 6 K b o o k .c o m]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