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思十七章 脚

  回到车里后,叶飞又把那个破碎的窗口堵了起来。 虽然风小了很多,却还是有些冷。 他也不知道要在这里坚持多少时间,能留住一点儿温度,就留住点儿温度吧。

  堵好窗口,叶飞想跟柳叶说话,却看到柳叶直挺挺地坐着,眼睛直勾勾地盯前面,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似乎不是很想说话,让他也只好把溜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 车厢里气氛有些尴尬。

  叶飞心里暗怪那阵狂风好死不死来的那么巧,哪怕晚上一点儿,也不至于弄出这种事情。 不过,她的皮肤真的好白。 叶飞在脑子里回想起月光下,那仿佛闪烁着光芒的雪白肌肤,眼睛不由自主地顺着柳叶美好的身段儿溜了下去,停在了那挺翘的臀峰上。

  柳叶感受到叶飞炙热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流连,想起刚刚的情形,羞窘的只想找个地方钻进去。 当一只鸵鸟也比现在这样好啊。

  看什么看?刚刚还没看够啊?大色狼,没想到你也和其他男人一样,哼!天下的男人都没一个好东西,连你也不例外。 还看啊,臭叶飞,大色狼!柳叶在心里悄悄地把叶飞骂了个狗血淋头,一顶大大地色狼帽子重重地砸在叶飞的脑袋上。

  叶飞的眼神好像带着高温,女孩儿感觉自己的身体渐渐被他的眼神烧炙的越发滚热起来,好像身体里的小火苗都被他勾的燃烧起来。 她不安地扭了下身体,没成想。 却碰到了扭伤地左脚。 刺骨的疼痛让她忍不住痛叫了一声。

  “怎么了?”柳叶的痛叫,把叶飞从幻想中惊醒,猛然想到她扭伤的脚,“是不是脚疼?我帮你揉揉吧。 ”

  也不等柳叶说话,叶飞低头弯腰,抄起柳叶两条纤长的大腿抱在自己怀里。 他的动作干脆利落,虽然车厢拥挤。 却没有碰到女孩儿的脚腕。

  柳叶被他地动作惊到了,虽然脚上不疼。 却在心理作用下,叫了起来:“哎,你你你,你干什么啊,不要动啊,好疼的。 ”说着,泪珠儿便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

  真死不得不佩服她地泪腺之发达。 简直惊天地泣鬼神。 叶飞知道自己根本没有碰到柳叶的脚腕,可她竟然在第一时间就能哭出来,简直就是个随用随开的水龙头。

  “不要动,我帮你看看,万一扭到骨头就麻烦了。 ”叶飞两手按住柳叶的大腿,不让她乱动。

  “你,你会看么?你又不是大夫。 ”柳叶哭了几声,没感觉到疼痛。 也就收住了泪水,看着叶飞小心翼翼地在自己伤到的脚腕上抚弄。

  “习武之人都是半个跌打医生!”叶飞没有抬头,轻轻地在柳叶扭伤的左脚脚腕上轻轻抚摸按压了几下,“跟师傅习武的时候,身上就从没好过,每天都弄地伤痕累累。 扭伤都是轻的。 有的时候从高出摔下来,能把人给摔背过气去。 如果学习兵刃那就更惨了,身上刀伤枪上无数。 ”

  柳叶见他很熟练地在自己脚腕四周按压了几下,本以为会很疼,几乎就要叫起来,想让他停下手,可等他按完,却没有丝毫疼痛,反而因为他的动作舒服了许多,也就不在着急。 反而被他说的内容吸引。 轻轻靠在车门上。 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真那么苦么?可我怎么听说,那些大侠什么的。 都是有什么奇遇,比如在什么山里碰到什么高人,随便混一混就能练成一身盖世武功呢?不会是你师傅教地太差吧?”

  “不要乱说。 我师傅武功高的很。 ”叶飞抬头瞪了她一眼,手里动作不停,“你说的那些,都是小说里的故事,都是人家瞎编的。 那些写小说的,有几个真地练过功夫?要是学武真那么简单,那武功盖世的高手得有多少?还不满大街都是?可你见过高手么?不用说你,问问你家祖上,他们看到过么?”

  其实,柳叶也知道,那些都是电影小说里编的,只是想逗着他说话。 于是,笑问道:“你师傅真的很厉害么?那他能排第几?能不能排第一,天下无敌?”

  叶飞的师傅虽然是大内供奉,并不常在江湖行走,除了皇帝有任务之外,大部分时间都在宫里,不过,他的名号在江湖上上可是非常响亮的,功夫在武林中也是能排的上名号的。 不过,叶飞并不知道自己的师傅是不是能称为天下无敌,他自己也不相信真有天下无敌这种说法。

  “天下无敌这种说法,我没听过,不知道有没有。 不过,应该是没有地。 ”

  “为什么说没有?你没听过就没有么?”

  叶飞摇头笑道:“当然不能。 不过,中华文明源远流长,各种无数流派数量之多是你难以想象地。 这些武学流派,很难说哪一种功夫就是最厉害的。 说黄裳破尽天下武功,创出《九阴真经》,这纯属扯淡,只能在小说里发生,现实那是不可能地。 天下武学何其之多,不要说破,便是看一遍也不知道要用多少时间了。 我只相信各种武学流派互相之间相生相克,却不相信有谁能做到天下无敌。 如果一定要说有,那我相信,天赋加勤奋才是天下无敌!”

  “老套!”柳叶不屑地撇撇嘴。

  “老套是老套,可咱们老祖宗的东西,真的有很多都是非常有用的,甚至堪称真理。 ”叶飞也不和她多说,反正只是闲聊。 这时候,他已经把柳叶的扭伤处隔着裤子摸了个大概,“好了,我要把你鞋子脱下来了,你忍着点儿,可能会有点儿疼。 ”

  柳叶跟他聊天的时候精神分散,加上他下手很轻。 很有分寸,始终没觉得疼,也就没怎么在意。 这时候,听他说可能会疼,立刻紧张起来:“你你你,你别乱来啊,我看还是等到明天去医院吧。 你别乱弄啊,不要啊。 求求你了,放过我吧。 ”

  柳叶就像只被老猫抓住地小耗子,可怜巴巴地看着叶飞。

  叶飞摇摇头:“没关系,你不用怕,我会很小心的,不会很疼。 我就是看看,万一要伤到骨头就不好办了。 你别担心。 ”

  “真的,真的没事么?你别把我弄的太疼啊,我会受不了的。 ”柳叶可怜兮兮地看着叶飞眼睛,没有发现自己的话说地不清不楚,意思暧昧混乱。

  “知道。 ”叶飞点点头,解开柳叶的鞋带。 柳叶地鞋子,是双白色的运动鞋,上面绣着粉色的花纹。 很漂亮。 在滨海很流行,叶飞就见过学校有好多人穿。 不过,柳叶的这双显然要比他见过的高级很多。

  柳叶的脚腕处已经肿成了一个大馒头,高高地鼓起,要想把鞋子脱下来可不容易,很麻烦。 叶飞先是小心地把运动鞋解开。 又把鞋带抽了下来,这才勉强把鞋子弄了下来。 在这个过程中,他的手始终非常小心,不敢冒进,生怕弄疼了眼前这个小美女。

  柳叶紧张地看着叶飞地动作,小嘴儿微张,似乎随时都准备尖叫,释放疼痛。 不过,叶飞的动作真的很轻柔小心,其中她只是在脱鞋的一刹那。 有一阵轻微的刺痛。 好像被蚊子钉了一下,只不过不是在皮肤。 而是在骨头上。

  鞋子下面,是一双纯白色的袜子,被袜子包裹的小脚丫柔然可爱,弹性极佳。 只有在较晚出,鼓出一个大包。

  叶飞在那个大包四周按了两下,柳叶觉得有些疼,皱起眉来哼哼了两声。

  “疼了?”叶飞抬头问道。

  “嗯。 ”柳叶撅着小嘴委屈地应了一声儿。

  “要脱袜子了,你的脚尽量别动,我会小心点儿。 ”叶飞用力按住女孩儿地小腿,在肿胀那面把袜子撑起的高高的,然后很小心地向下脱。

  哪知道,刚一动作,柳叶就叫了一声儿:“别,好疼。 ”

  叶飞停下动作,长出了口气,又试了几下,都不成功。 袜子毕竟不像鞋子,太紧了,而那肿胀处又太高,不论怎么撑起袜子,总会碰到。 他的鼻尖儿隐隐见汗。 如果有把刀或者剪子之类的东西就好了。

  “要不,就别看了。 ”柳叶见叶飞如此小心,生怕把自己弄疼了,脚上虽疼,可心里却暖暖的,有种被人捧在手心被人仔细呵护地感觉。 那种感觉好极了,让她忍不住产生了依恋的情绪。

  “不行。 ”叶飞摇头否决了柳叶的提议。

  “那,不如你就直接脱下来吧,我忍着点儿就好了。 ”

  叶飞又摇了下头,“那样会很疼的,我不想你受苦。 ”

  柳叶不说话了,心里却不停地回响着叶飞的话“我不想你受苦”,有一丝感动,也有一丝甜蜜。 不由得想起刚才叶飞拒绝自己做女朋友的情景。 那时候,她真的有点儿生气,虽然后来叶飞又说了一番话解释,可她却觉得还是很不舒服。 她知道自己有多美,也知道这美丽有多吸引人,她从没见过可以无视自己美丽的男人。 可是,叶飞竟然拒绝自己做他女朋友。 这简直是出乎她的预料。 不过,现在看来,他还是满在乎自己的。 女孩儿在心里得意地想着。

  柳叶挺了挺身体,两手紧紧抓住椅子,说道:“没事,再试一次吧。 ”

  “好吧。 ”叶飞擦了下额上地汗水,深吸口气。 这一次,他更加小心。

  叶飞地指尖轻轻扫过那个肿胀的大包,柳叶只觉得好像被针扎住了一下,疼地她差点儿叫出声来,不过,她还是忍住了,两手紧紧抓住椅子,没有动。

  叶飞看了她一眼,没发现女孩儿是在苦苦忍耐,低头继续。

  尽管叶飞已经很小心了,动作轻柔,可还是把柳叶疼的够呛,可她却没有说出来,甚至动都没动一下。 只是两手抓着椅子越发的用力了,指关键发白,额头渗出汗水。 她不想让叶飞为难。

  当袜子脱离脚跟地时候,是最痛的。 因为有一个转弯,不论叶飞怎么小心,还是不可避免的连续碰到柳叶脚腕上的肿胀,剧烈的疼痛让柳叶实在坚持不下去了。 身体猛地抽搐了一下,叫了一声。 一瞬间想把叫从叶飞的手里拽出来,却只是抽*动了一下便停住了。

  叶飞知道会很疼,不过,他不能停,已经到了这个时候,停下来就前功尽弃了。 所以,他咬了咬牙。 一狠心,猛地用力,把袜子从柳叶的脚上拽了下来。

  突如其来地疼痛让柳叶尖叫了一声。 好在这种疼痛只是一瞬间的事,当袜子离开她地脚后,疼痛很快便消散干净。

  “对不起,我不能停。 ”叶飞把她的袜子扔在驾驶台上,长出了口气。

  “没关系。 ”柳叶急剧喘息着。 她长这么大,还从没有遭过这种罪。 差点儿要了她的命,有好几次都忍不住不想弄了。

  “好了,不疼了吧?我来看看。 ”叶飞捏住柳叶的脚丫按在膝盖上,仔细查看。

  似乎老天爷特别钟爱美女,柳叶不但长的很美,甚至她身体上每一个部分都是完美无瑕的。 叶飞已经看过了她的小翘臀。 白璧无瑕。 现下手里这只脚丫一样雪白晶莹。 叶飞还从没想过,一个人地脚可以这么漂亮。 脚形秀丽端正,小巧可爱。 只是,在脚腕踝骨外侧沿着脚跟一直到小腿跟部,肿起一个大包,颜色发紫,显然伤的不轻。

  叶飞小心地在踝骨四周轻轻揉捏,不时问上一句:“疼不疼?疼不疼?”

  仔细查看了半天,终于确定没有伤到骨头。 他这才放下心来。

  “怎么样?是不是伤到骨头了?”自己的小脚丫握在一个男人手里,柳叶害羞的不得了。 只是。 见到叶飞脸色凝重。 让她忍不住担心起来。 如果真的伤到骨头就麻烦了。 她像所有等待诊断结果的病人一样,心情紧张地看着叶飞。

  “没有。 ”叶飞摇摇头。

  听到叶飞说没有。 柳叶才松了口气。 不过,叶飞后面的话还是吓了她一跳;“虽然没伤到骨头,也挺严重的。 具体怎么样还不清楚,要到医院拍个片子才清楚。 不过,就算最乐观地估计,你也要在床上躺上十天半月的。 这还是快的。 ”

  “啊?那么久啊?还不闷死了。 ”柳叶听到竟然要养那么久,忍不住轻声抱怨起来。

  “呵呵,你就偷着乐吧。 都伤成这样了还想着玩。 ”

  “不玩干什么?”柳叶嘟囔了一句,然后就要收回脚来。 虽然被叶飞这样握着很舒服,可她还是羞的不行,“帮我穿上鞋吧。 ”

  “穿鞋?你开什么玩笑?都肿成这样了还想穿鞋?”叶飞瞪了她一眼,说道:“告诉你吧,在你完全恢复之前,这只脚不能穿鞋不能穿袜子不能动,我建议你去医院检查的时候顺便买一副拐杖来。 最好是弄个轮椅,那样安全。 ”

  “什么?还要轮椅?你杀了我吧。 ”柳叶吃惊的叫了一句,一扬头做出大义凛然英勇就义地样子,说道:“我宁可死也不坐那个东西!那是给残疾人用的好不好?我就是扭到脚而已,用的上那东西么?”

  “你不用也可以,那就安心在床上躺着吧。 ”

  “不管,我不管,你快替我把鞋穿上,我够不到,一动就疼。 ”柳叶开始耍无赖。

  “乱动什么?不想治好了?我给你按摩一下。 ”叶飞在她小腿上拍了一下,让她老实一点儿,然后轻轻在脚腕周围按压抚摩起来,帮她活血。

  既然是按摩,自然不能太轻,所以,刚刚按了两下,就把柳叶疼的叫了起来。 小姑娘痛的眼泪汪汪,在叶飞的手上狠狠掐了一把:“你混蛋,不能轻一点啊?讨厌,你想谋杀啊?”

  柳叶的力气不大,叶飞根本不觉得疼,毫不在意,“别乱动,现在疼,等一下你就舒服了。 我帮你活血,好的快一点。 除非你想在床上躺更久。 或者想躺一辈子,不然就给我老实点儿。 ”

  叶飞地表情很严厉,就像父亲在收拾自己不听话的女儿一样,很威严。 柳叶登时不说话了,委屈地撅起嘴来。

  其实,主要是叶飞地按摩起了作用,已经没有一开始那么疼了。 其实。 这种没有伤到骨头地肿胀,只是一开始的时候会疼。 等到血液活动开以后就没什么了。

  按了几下,叶飞悄悄运起太阴真气与手上,借着太阴真气地凉来帮助消肿。

  柳叶忽然发觉叶飞的手冰凉凉地,按在脚上好舒服,好像握了冰块儿,却又没有冰块儿那么凉。 更像是狠狠攥了把冰块儿,然后丢掉冰块儿按在身上那种感觉。 很舒服。

  “咦,你是怎么做的?你有冰块儿么?给我一个,我渴了。 ”柳叶到底是小孩儿心性,脚腕没那么疼了,注意力立刻转到其他东西上去了。

  “哪有什么冰块儿?你别乱动,我帮你按摩,可以快一点恢复。 ”

  又跟叶飞闹了几句,柳叶终于不在动了。 其实也是累了。 靠在椅子上,看着叶飞小心地按着自己地脚丫儿,长长的睫毛扑闪着。

  叶飞一直没有停。 当天空出现一丝属于白天的光亮时,他才发觉,自己竟然不知不觉的按了三个小时,却没有一丝疲倦。 只是。 太阴真气被消耗一空,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

  经过三个小时的按摩,柳叶的脚已经好了许多,虽然依然肿胀如故,却已经不疼了。 女孩儿轻轻扭了一下,除了肿胀让动作不太舒服外,竟然没有一丝不舒服的感觉。

  太神奇了。 柳叶惊讶极了,张着小嘴,看着虽然肿地跟馒头似的脚腕,顽皮地连续动了几下。

  “别乱动。 虽然不疼了。 可实际上还没好呢。 ”叶飞想按住女孩儿的脚不让她动。 可一个没注意,在柳叶的脚心上挠了一下。

  一瞬间。 柳叶的身体仿佛被闪电击中了。 她从小就怕痒,尤其脚心,别说挠一下,就是碰一下都会痒的受不了,立刻把脚抽开。 可是,叶飞挠的这一下,虽然也是痒痒的,却很舒服。 好像有一个奇怪地东西从脚心钻了进来。

  “怎么了?”叶飞看到她愣愣地看着脚,还以为她哪里不舒服,急忙问道:“是不是又疼了?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挺好的。 ”柳叶笑了一声,岔开话问道:“叶子,我叫你叶子好不好?”

  在叶飞的记忆中,所有和他关系亲密的人都喜欢叫他叶子,除了父母。 不管男的女的。

  “好啊,随便你。 ”叶飞靠在靠背上闭目养神。 他精神不太好,这是耗神过度地征兆,主要是太阴真气都用光了,他需要调息一下。 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叶子,你,你的女朋友漂亮么?”柳叶收回放在叶飞膝盖上的脚,这个动作做起来毫不费力,双手抱着膝盖,眼睛看着叶飞,喃喃道:“一定很漂亮吧?”

  “为什么说一定?我又穷,又不帅,还没什么本事,漂亮女孩子怎么会看上我?”叶飞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

  “是啊,你又穷,又不帅,可是你人很好啊。 ”

  “真的么?哪里好?我记得,好像一般女孩子拒绝人的时候,都会说‘你是好人,可我们真的不合适’这句吧?你不会也想对我这么说吧?”

  见他曲解自己的意思,柳叶恨恨地踹了他一脚,“我有那么说么?讨厌死了你!我现在知道了,你女朋友绝对不会漂亮,我甚至怀疑你有没有女朋友!”

  “为什么这么说?”叶飞奇怪地看了她一眼,重新又闭上眼睛。

  “因为你是个木头,是个不解风情不懂得讨女孩子欢心的大木头!哼,不理你啦。 ”柳叶气鼓鼓地撅着嘴,真的不说话了。

  等了一会儿,见她还在生气,叶飞笑了笑,说道:“我女朋友很漂亮,就像你这么漂亮。 如果给她打分的话,我会打95分。”

  “什么?95分?这么低?”

  “百分制。 ”叶飞解释了一句。

  “那也低啊!怎么说也得一百分吧?她那么漂亮。 ”

  叶飞这才明白她为什么说低,好笑道:“你是说给你地分打低了呢,还是给她地分打低了呢?你不说清楚,我不知道怎么说。 ”

  “去死啦你,跟我有什么关系!”柳叶扭过头去,不再理他。 叶飞也乐的清闲,闭目休息。

  [w w w .1 6 K b o o k .c o m]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