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小两口儿

  天渐渐亮了起来,太阳依然在地平线的尽头处挣扎着,想要君临大地,狂风骤止。

  叶飞休息了一会儿,精神恢复了许多。

  柳叶也在休息,一个晚上,这个小丫头也被折腾的够呛,还扭伤了脚,趁着两个人都不想说话的空挡,小小的打了个盹。 虽然不解决什么问题,可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还是显的精神许多。 只是,眼睛有些干涩。

  “怎么样?还疼么?”叶飞看了眼柳叶的脚腕,关心地问道。

  “不疼。 ”柳叶应了一声儿,动了下身子。 她这几个小时始终都是靠在车门上的,被车门弄的很不舒服。

  叶飞看了看外面渐亮的天空,说道:“我们走吧,这么等下去也不是个事儿,你的脚还是要尽快找个医院看一看。 ”

  “嗯,可我怎么走?”柳叶倒不反对,她也不想继续闷在车里了。

  “我背你。 ”叶飞没有犹豫,在他提出要走回去的时候就已经想好要这么做了。

  “背我?这里离城里很远的,你能背的动么?”

  “背不动也要背,总比在这里干等着强。 走。 ”

  叶飞拿下衣服,从车窗里钻出来,然后把柳叶扶车门。 柳叶用左脚在地上稍微点了一下,感觉不是很疼,又轻轻加了把劲,感觉只是有点儿不舒服,倒是不疼。 便说道:“不如,你扶着我走吧,我的脚不疼了。 ”

  “不行。 ”叶飞把外衣细心地替柳叶穿上,早晨地空气还是很凉的,“还是我背你。 ”

  柳叶的身材看上去很匀称,不是那种波涛汹涌的肉弹型,可让出乎叶飞预料的是。 当柳叶的**压在他背上时,那对软绵绵的乳峰却超过了他地预期。

  双手探到后面。 勒住柳叶的屁股,卡住她地腰,一边感受着动人曲线。 她的屁股很软,很有弹性,叶飞能感受到那种鼓胀的反弹力。 事实上,她的整个身体都很软,仿佛没有骨头一样。 就像一大团雪白的棉花。

  走的时候,叶飞时不时的会回头看一眼被他们抛弃地法拉利。 柳叶很奇怪,问他:“你干嘛总看它啊?很留恋啊?”

  叶飞回答:“当然了,按照昨天说好的,这辆车现在可是我的。 这么好辆车就扔了,我多看两眼还不行啊?”

  “且,破车,我一点儿也不喜欢。 真不知道哪儿好。 ”柳叶对叶飞的话嗤之以鼻,“一点儿也不漂亮,跟个野兽似的,还是甲壳虫漂亮,多可爱。 ”

  男人和女人的审美观是不一样的,叶飞不打算跟她讨论男人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女人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闷着头走路。

  从这里回到滨海市区,开车要半个小时,走路……没走过,估计也没有人会傻到往回走。 更没人背着个大活人往回走。 一开始俩人还有说有笑,一边走一边聊天,可走了一会儿叶飞就不行了,累的够呛。 柳叶地身体不重,估计也就**十斤的样子,可再不重她也是个大活人啊。

  “你怎么不说话了?”柳叶对叶飞不理自己很不满。 “是不是想女朋友呢?”

  叶飞心说。 我在想什么我都不知道,你怎么知道?没理她。

  柳叶更不高兴了。 狠狠捶了他肩膀一下儿,“干嘛啊?说话啊,我又没招你!”

  也是个刁蛮大小姐!叶飞愤愤地想着。 他发现,柳叶可能真的不是飘雪。 一个人再怎么变,性格也不会变,飘雪虽然也有娇憨的一面,却从不会耍小姐脾气,对人极好。 可看看这个柳叶,怎么看怎么不像。 相比起来,罗语玫似乎更像一点。

  难道,我搞错了?罗语玫才是飘雪?也不对,人家有家啊。

  叶飞正想着心事,忽觉肩膀上一痛,原来是柳叶看他不理自己,一生气,狠狠咬了一口,咬完了人,这小姑娘还委委屈屈地说:“叶子,你是不是讨厌人家啊?干嘛不理我啊?”

  这个表情,把叶飞责怪的话给堵了回去。 他无奈极了,这还有没有说理的地方了?

  他叹道:“没有,你别乱动,我就是有点儿累了。 ”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就知道你不会讨厌我。 嘿嘿。 对不起啊,弄疼你没有?我帮你揉揉。 ”刚刚表现过自己刁蛮一面地柳叶又换上了温柔似水的大家闺秀面目,在叶飞被咬的地方轻轻揉了起来,还不停地吹着气。

  叶飞差点儿被她折腾哭了。 这哪是人啊?这分明是个妖精,折腾死人不偿命的小妖精!

  她愿意揉就揉吧,叶飞闷着头走路。

  这路怎么这么长啊?看着前面的公路,叶飞都快哭了,腿就跟灌铅了似的,再也不想迈步了。 他连自己走了多久都没了概念,只是机械地迈着腿,反正是多走一步离家就近一步。

  “你要是累了,咱们就歇会儿吧,我的脚不要紧,不着急去医院。 ”柳叶很善解人意地说道。

  叶飞又觉得,这时候的柳叶,又很像飘雪。 他要崩溃了。

  他摇头道:“没事儿,再走一会儿,看看前面能不能碰上什么车。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叶飞觉得自己的腿好像都要不属于自己的时候,一阵拖拉机地突突声从后面响起。

  来车了,听到这个声音,叶飞差点儿哭出来。 这个时候,太阳已经升起,他算了一下儿,估计最少走了一个小时。

  后面地车上忽然传来一个粗豪地声音:“哟,看看人家小两口多恩爱啊。 ”

  叶飞停住脚。 回头看,原来是一辆早期进城卖菜地农用车。 车斗里装了满满一车的菜,一个壮健的中年大嫂坐在菜堆上,对前面开车的自家男人说着:“看看人家小伙子,还知道背自己的媳妇,你个没良心的就从来没背过老娘,都是喝多了还要让老娘背你!”

  被误会成男女朋友了。 叶飞有些尴尬。 他倒不觉得怎么样。 主要是担心背后这位大小姐不高兴,万一她发起脾气来。 自己还得背她走不知道多远。

  还好,柳叶倒没有不开心地意思,只是脸红红的,把头埋在叶飞地肩窝,也不说话。

  “哟,还害羞啦。 ”车上的大嫂爽朗地笑了起来。

  前面开车的菜农大哥冲自己媳妇嚷道:“行了行了,别叫唤了。 你以为都跟你一样,就知道虎了吧叽地瞎咧咧?”

  估计,这位兄弟也没想到,自己一句话竟然立刻引来车后面的强烈不满。 那位大嫂当即对自己的男人展开打击:“你个没良心的现在闲老娘虎了?当初老娘没嫁你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啊?现在娃都给你生了,知道闲乎老娘了是不是?你个死没良心地,你等回家怎么收拾你。 ”

  农用车的速度并不快,慢悠悠地在来到叶飞身前。 叶飞急忙摆手:“大哥,停车。 停下车啊。 ”

  那位大哥本来还想顶自己媳妇两句,可见叶飞摆手,便顾不上这个,把车停下,问道:“咋了小兄弟?”

  叶飞被累的直喘粗气,呼哧带喘地说道:“大哥你们这是要进城卖菜吧?我朋友的脚扭了。 走不动路,我们要进城,这还不知道要走多远,能不能麻烦你,带我们一路啊?”

  听了他的话,这位大哥在两人身上看了几眼,又回头看了眼装满了菜的后车厢,一脸的为难:“这个,小老弟,不是大哥不愿意带你。 可你也看见了。 咱这车上都是菜……”

  叶飞急忙说道:“大哥你放心,我们绝不会碰坏你的菜。 要是碰坏了,我们都买下来,你看怎么样?”

  这位大哥见叶飞误会了自己地意思,急忙说道;“不是不是,这些菜能值几个钱?我是说啊,你们这小两口都穿的溜光水滑这么干净,我这车厢里也不能坐人,就我一个人开车的地方,后面全是菜,你们两个要是坐上去,还不把你们衣服弄脏了?”

  “呃……”叶飞知道自己误会了,急忙说道:“没事儿没事儿,我们这衣服也不干净了,回去就得换,没事儿。 ”

  “那个……”这位大哥还有点儿犹豫。 倒是他媳妇,坐在后面的那位大嫂不耐烦地发话了:“我说你个大老爷们儿咋这么磨叽?不就是搭个车么?有啥不行地?人家大兄弟都不在乎,你还寻思啥?我做主了,只要你们不怕弄脏衣服,就上来。 ”

  “行,不怕,谢谢大哥大嫂啊。 ”叶飞大喜过望,这个时候,他哪儿还顾得上脏不脏啊?赶紧回去是正事儿。

  往上推柳叶的时候可费了大劲,小姑娘脚虽然不疼了,却也不能用里,叶飞在那位大嫂的帮忙下,才把柳叶弄了上去。 等他爬到车上,毫不客气地坐了下来,脏不脏地根本毫不在意。 倒是柳叶,脚虽然扭了,却还是站着不动。

  叶飞见她在车上来回看着,便知道她怕这车上脏。 男人和女人就是不一样,到了这个时候,她还在考虑脏不脏的问题。 这个没办法改,叶飞只好拍了拍自己的腿,说道:“你坐我腿上吧。 ”

  柳叶听他如此一说,立刻高兴地答应下来,让叶飞小吃了一惊。 他还以为柳叶不会答应,或者至少要想想才会答应,没想到却这么痛快,好像就在等自己说这话一样。

  柳叶不客气地坐在叶飞的腿上,靠在他怀里。 叶飞担心车子开动她会掉下去,便伸手抱住了她的腰。

  前面大哥冲后面吼了一嗓子:“小心点儿,开车了。 ”然后,发动了车子。

  农用车在突突突突的声音中,颠簸向前。

  那位大嫂很是健谈。 声音爽朗,性情豪爽,不时地和叶飞柳叶二人聊天儿。 叶飞一开始倒还能应付,可时间长了就有点儿受不了了。 原因无他,都是身上地这位美女害的。

  柳叶身材匀称,但是屁股却很饱满,加上昨天晚上已经偷偷见过一次。 而且,车子开动时上下颤动。 让柳叶不停地在叶飞身上颠动。 这个一下,可要了叶飞的命。

  刚开始还好,叶飞强忍着柳叶翘臀给自己带来的一阵麻酥酥地快感,把主要精力都用来和大嫂聊天儿。 可时间长了就受不了了,那简直就是受罪。 脑子里不停地想着昨晚看到地那个雪白的臀丘。

  在外部和内部地双重刺激下,叶飞的身体很快就对这些刺激做出了最最正常地生理反应,下身坚硬挺起。 可越是这样。 柳叶的翘臀给他的刺激就越大,这又反过来刺激了他的反应,于是乎,恶性循环这下,叶飞几乎要崩溃了。

  柳叶坐在叶飞的身上,一边和那位大嫂聊天,一边也感受到了叶飞的变化。 最开始,她发现叶飞的话开始减少。 还以为是他累了,不想说话。 可稍一倾听,却听到叶飞地呼吸越发粗重,不像在睡觉的样子。 然后,她就感觉到屁股下面那个坚硬的物体了。 她没有多想,以为是车上的什么东西。 只是觉得不太舒服,扭动了一下屁股,想躲开那个东西。 可她刚动了一下,就听后面叶飞叫了一声。

  那声音听起来难受极了,好像一个发烧的病人。 她以为叶飞病了,急忙回头查看,“叶子,你病了?”

  “呃,没,没有。 ”叶飞尴尬地应了一句。

  柳叶奇怪地摸了下他的头。 没发烧。 那是怎么回事儿?

  她也是个聪明人。 稍一思考便明白了些什么,小脸儿刷地红了起来。 皮肤滚烫发热。 她已经知道那个硬硬的,顶在自己屁股上的东西是什么了。

  她在叶飞地腿上狠掐了一把,小声骂了句:“色狼!”

  对于柳叶的指控,叶飞只能报以苦笑。 没办法,谁让自己这事儿的确办的不地道呢?他有点儿后悔了,刚才就不应该心疼衣服,就让她做到衣服上好了,搞的自己这么狼狈。 只是,他也挺委屈——知道我是色狼,你干嘛不起来啊?还赖和不走。

  之后,柳叶似乎完全忘记了这回事儿,又或者根本没把这个当回事儿,一门心思和那位大嫂聊天。 而且,有时候还会恶作剧似地扭一下屁股,让叶飞大大地头痛。

  他们走的这条路是滨海郊区菜农经常往城里送菜地路,不算很平坦,有一些坑坑洼洼的地方。 那位司机大哥大部分都会绕过这些路,可有的地方是绕不过去的,那样的话,车厢就会剧烈地颠簸一下。

  在经过一个比较大,且无法避免的坑时,那位司机忽然对后面吼了一嗓子:“要过坑了,你们小心点儿,别掉下去。 ”

  叶飞并没有把这个提醒当回事儿,或者说他不在乎。 可没想到,这一下却大大出乎他的预料,在过坑的时候,他只觉得自己整个身体好像都要飞起来一般,吓的他急忙抓住车厢固定身体。 柳叶被吓的尖叫一声,两手同样用力固定身体,只不过,她抓地不是车厢,是叶飞地大腿。 她身体微微前屈,两手用力按在叶飞的小腿上,形成了一个非常暧昧地姿势。

  等过了坑,柳叶重新落回时,叶飞忍不住叫了声苦。

  柳叶坐到叶飞身上的时候,他的身体反应正常,所以,那个部位很老实地趴着,等有了反应,也被柳叶压住了。 这一下颠的柳叶差点儿飞出去,那个部位瞬间得到解放,竟然站了起来。 等柳叶坐回来的时候,刚好顶在了她的**上。

  两个人几乎同时呆住了。 随着车子的颠动,两个人的身体一上一下的颤动着,叶飞的下身高昂着头顶在柳叶的**上,好像真的在做*一样。

  那位大嫂看两个人目瞪口呆的样子,笑道:“咋了?吓到了吧?没事儿,这条路上就这一个坑厉害。 后面就没有了,放心放心。 ”

  “放心,我们放心。 ”叶飞苦着脸回应着,掐住柳叶的小腰,轻声道:“你起来一点儿啊,动一下。 ”

  柳叶呆住了,坐在叶飞地腿上一动不动。 她能清晰地感觉到那个东西在自己最隐秘的地方。 随着车子的颠簸,一下一下地顶着。 她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觉得很不舒服,却有很舒服。 那个东西仿佛带着电流,把一阵阵让她忍不住想要尖叫的麻酥酥快感从自己最隐秘的地方送进自己的身体,她几乎要被这种感觉弄晕了,浑身发烫,呼吸越发地急促。

  叶飞连续推了她几下,才让她从那种飘忽的状态中恢复过来。 听到叶飞地话。 柳叶急忙抬了下屁股,让开了那个要命的地方,这才让叶飞松了口气。

  当进入滨海的路标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叶飞差点儿没哭出来:折腾了一个晚上,总算回来了。 他现在好想马上冲到曾婧的别墅,好好洗个澡,蒙着头大睡一通。 不过,非常可惜。 他这个愿望是注定要落空的,因为今天的事儿,太多了。

  我怎么这么命苦?还让不让人活了?叶飞从那菜农地车上跳下来,又把柳叶抱下来,心里郁闷的要死。

  首先,第一件事。 找地方吃饭。 他现在是饥肠辘辘了。 吃过晚饭还要带柳叶去医院,然后通知她家人,然后可以睡觉,不对,不是睡觉,今天是那些药制成的日子,他要去收药!这可是大事儿。

  “去吃饭吧,医院估计还没开门呢。 ”把柳叶抱下来以后,叶飞看到一个早点铺子已经开张了,热腾腾的包子。 焦黄诱人的油条。 馋的他食指大动。

  柳叶点了点头,没说话。

  叶飞奇怪极了。 他忽然发现,柳叶好像有半天没说话了,好像是从,从那个差点儿把两个人扔下车的大颠簸开始的。

  他问道:“你怎么不说话?”

  “啊?你说什么?”柳叶显然在想心事,完全没有听到叶飞说什么。

  “我说,你怎么不说话?”叶飞叹口气,再问了一遍。

  “哦,没什么,不想说。 ”

  “……”

  叶飞不是傻蛋,柳叶神色有异他还看地出来,追问道:“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真的没什么,你别问了。 ”

  其实,柳叶一直在回味那种触电般的感觉。 那羞人的接触,心动的感觉,还有两人整个晚上的经历,一一在她心头回荡。 她发现,自己似乎没有勇气去直面叶飞关心地目光了,那目光好似两柄利剑,可以直刺她的心房。

  “真的没事儿?你是不是担心脚伤?没关系,不是很严重,你放心好了。 ”叶飞还以为她担心自己的脚,出言安慰道。

  “嗯,我知道,你刚才要干什么?吃饭么?我们去那里吃吧。 ”柳叶不想继续讨论这个,指着那个早点铺说道。

  “好吧。 ”

  时间还早,这个时候来吃早点的人很少,老板一边干活儿一边跟两人聊天。 这也是他们做生意的一种技巧了,和客人聊聊天,可以拉近双方距离,没准儿就能弄到两个回头客。

  “哎呀,现在像你们这个年纪,愿意早起的人可不多了。 我干这早点铺几年了,见的最多的是老头老太,再就是四五十岁的人,三十多岁地都少见。 像你们这样,二十多岁地年轻人可太少了。 现在像你们这样,愿意早期锻炼的年轻人可真不多了。 我哥家那小子,每天上网都要上到半夜,真不知道他在那顶上都干什么。 ”早点铺老板是个很豪爽地人,一边肉面,一边说着。

  颇有几分紫色的老板娘捶了他一下,呵斥道:“瞎说什么?我看人家是小两口早上出来约会的,你以为都像你哥家那小子,快三十的人了,整天就知道上网,连个女朋友都没有。 ”

  这已经是两人今天第二次被人误会了,叶飞有些尴尬,咳嗽了一声,埋头喝粥,抬眼偷瞧柳叶的反应。

  柳叶脸红红地低着头,小口小口地吃粥,脸孔红红地,很害羞的样子,好像听到了,又好像没听到。

  叶飞对她的反应很奇怪,这已经是第二次了,难道,她真的喜欢我?叶飞有些疑惑。

  吃过了饭,叶飞想送柳叶去医院,不过,这个时间医院还都没上班儿呢,去了也白去。

  叶飞打算征求柳叶的意见,说道:“我送你回家吧,现在去医院也是白去,人家还都没上班呢还。 ”

  柳叶点点头,“好吧,不过,不用你送我回去,你帮我叫辆车就可以了。 ”

  柳叶出奇的乖巧,让叶飞很是不太习惯。 这两天的接触,让他有点儿适应了柳叶大小姐的性格,虽然不喜欢,可习惯成自然,冷不丁这位大小姐忽然含情脉脉温柔似水,让他别扭极了。

  多说无用,叶飞赶紧叫车,把柳叶送上车,交了车钱。 等车子远离了,叶飞看看自己瘪瘪的钱包,差点儿没哭出来。

  损失太大了,连电话都弄坏了,手里就剩一个电话卡。

  不能在这儿久留,赶紧回家。 叶飞很想去曾婧那儿好好睡一觉,不过,不行,他现在必须赶回到自己家,就是那个被当做制药车间的房子,今天是出炉的大日子,这么多日子的努力,就看这个一下儿了,他可不想错过时间。

  等叶飞赶到地方的时候,看到林泉和童言俩人正跟那儿闲扯淡呢,这让叶飞很是惊讶了一把。 这俩小子竟然都在干活儿,实在出乎预料。 等他一问,才知道,这俩小子最近两天勤练不坠,每天都要狠扎一会儿马步。 这不,本来现在该是童言值班,可林泉压根儿没睡,俩人就在屋子里练上了。

  没想到他们竟会如此勤奋,让叶飞很高兴。 学武这个东西,除了师傅教,最重要的还是得自己努力,自己不努力,一切白废。 当初叶飞跟师傅学武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是自己苦练,只有遇到一些疑难问题时,才会去请教师傅。

  见他们很努力,叶飞一高兴,随便指点了他们两招,都是很普通的擒拿手,让他们自己练,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闷头睡觉。 他现在觉得自己好像都快被掏空了一样,虽然每天都没少睡觉,可精神就是恢复不过来,总想睡觉。 尤其刚刚折腾了一晚上不说,还背着柳叶走了那么久,体力也有点儿受不了了。 所以,这一觉睡的是相当舒服。

  [w w w .1 6 K b o o k .c o m]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