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药成

  叶飞是被脑中吵醒的,他正在做梦,在梦里,他仿佛回到了皇宫,见到了皇帝。 哪知道,他刚想跪拜皇帝,却听到皇帝要杀掉自己。 这把他吓出了一身大汗。 可还没等那些侍卫动手,他却忽然发觉,自己竟然变成了皇帝,而且,好像自己本来就是皇帝一样。 而那个跪在地上的,正是刚刚还要杀他的皇帝。 而侍卫们则拖手抬脚的要把皇帝拉出去砍头。 依稀见,皇帝的面容似乎变的模糊不那么真切了,看着像皇帝,可仔细一看,却又想叶飞自己。 就是这一恍惚的功夫,那个要被拉出去砍头的皇帝竟然真的变成了叶飞自己。 看着侍卫们把自己拉出去,叶飞差点儿急死。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从远处跑过来一个女人,这个女人穿着很古怪,头上带着皇妃才有的各种头饰,上身却和柳叶穿的差不多,可叶飞却觉得,这个女人怎么看怎么像罗语玫。

  他刚想和这个女人说话,可一眨眼的功夫,这个女人忽然摇身一变,变成了三个一模一样的女人:飘雪,柳叶和罗语玫。 叶飞傻了眼了,看着柳叶和罗语玫,呆呆地问了句:“你们两个,也穿越时空来啦?”

  没想到,两个人竟然同时开口道:“你是谁?”

  “我是叶飞啊,你们不认得我了?”叶飞急道。

  “你不是,他才是叶飞!”柳叶和罗语玫用手一指正被侍卫往外拖的皇帝,“你为什么要杀他?你这个死太监。 你为什么要杀他?你难道还想抢了他地身体么?”

  叶飞仔细一看,却骇然发现,那个要被砍头的家伙哪里是什么皇帝,分明就是他自己。 而此时,那个被拖走的叶飞却高呼着:“还我身体,把我的身体还给我……”

  这时候,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群人。 几乎所有他认识的人都来了,林恃儿。 曾婧,陈刀等等等等,他们一起大喊起来:“把他的身体还给他,把他的身体还给他……”

  随着他们地喊声,忽然,李氏父子冒了出来,不过。 叶飞怎么看怎么觉得他们不像正常人。 果然,这两个人摇身一变,竟然变成了地府的牛头马面,手里拿着锁拿孤魂野鬼地锁链,上来就往叶飞头上套,“小子,你的阳寿已尽,现在。 跟我们走吧。 ”

  叶飞大吼:“不,不要,我不要死,我阳寿未尽,你们骗我……”

  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李氏父子变的牛头马面大声道:“骗你?你听。 这就是地府的勾魂铃,听到此铃,就是活人也要变鬼,更何况是你呢?走吧,下辈子让你投胎去当头猪!”

  “不要,我不要死,我不要当猪!”

  叶飞浑身大汗,怒吼着坐了起来,睁眼一看,却原来是自己做了个梦。 那个所谓的地府勾魂铃不过是床头柜上的闹钟在响罢了。

  “原来是个梦。 ”他敲了敲脑袋。 摇摇晃晃地关掉闹钟,看了下上面地时间。 等他确定了上面的时间后。 立刻吼了一嗓子,从床上跳了起来,用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冲出房间。 已经到了制药的最后一步了。

  冲出门来,叶飞发现,整个房间只有童话一个人在,至于另外两个徒弟加苦力则不知去向。

  “他们人呢?你穿成这样,不觉得冷么?”叶飞皱眉看着穿着清凉,只有一条盖住了屁股蛋儿,把整条长腿都露在外面的牛仔短裤,和意见吊带小背心儿,整个身体有超过五成面积都暴露在空气中的童话。

  童话的身材很是不错,长腿翘臀,蜂腰隆胸,长发在后脑处挽了个发髻,整个人看起来既性感又活泼纯洁。

  “你起来啦?我还以为你要睡到晚上呢,你不知道,刚才你打的呼噜可响了。 ”童话笑眯眯地看着他,说道:“我哥他们两个睡觉去了。 ”

  叶飞点点头,皱眉看着童话美好地身姿,说道:“你去,把他们两个都叫起来。 ”

  “哦,可以问下出什么事儿了吗?”

  “没什么大事,你快去叫。 ”

  童言和林泉两个人睡眼惺忪地从卧室出来,迷迷糊糊地问叶飞:“师父,怎么不多睡会儿?找我们什么事儿啊?”

  叶飞真的没睡多久,大概有六七个小时的样子,不过,这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 习武之人,本就不需要睡太多。

  “今天是出药的日子,我来看看你们干的怎么样,要是这次没弄好,我可是要把你们都革出师门的!”叶飞坐在沙发上,很威严地说了句。 只是,他看起来太年轻了,威严地样子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不够吓人,比他生气发怒的时候差远了。

  童言林泉二人一听,立刻紧张起来,他们刚刚跟叶飞学了一招儿,感觉很好用,正想着以后学更多的功夫,不说打遍天下无敌手吧,总要练出一身过硬的本领,以后出去不至于被人欺负。 现在,却面临着可能要被开革的可能,让二人感觉到压力沉重。

  俩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都想从对方的神色上看看有没有可能出什么问题。 见对方神色正常,心里稍微安定了些。

  “走吧,看看你们的成绩如何。 ”叶飞把两人表情尽收眼底,心里一乐,当老大的感觉就是好。 随便一句话就能让他们胆战心惊。

  这制药的最后一步,虽然看起来紧张,可实际上就是个熬夜的活儿。 除了要准确控制火头外,基本上没什么太难做地事,叶飞也就是吓唬吓唬他们。

  当叶飞把一大托黑乎乎地东西拿出来时,童言三人都傻眼了。 他们虽然一直在看着这东西。 可里面是什么,他们还真不知道,这还是第一次看到。 就算以前看到,也和现在地绝不一样。

  林泉用力闻了一下,感觉味道还可以,没有想象中地那么恶劣,反而有种很提神的清香。 可这个卖相也太惨了点儿。 他小声儿问道:“师父。 这个东西,能吃么?”

  他有些怀疑。 这个东西要吃下去,能不能治病先不说,倒是很有可能会毒死人。 除了味道还可以,整个一无是处。

  “你懂什么!”叶飞瞪了他一眼,“这个东西,就是看着差了点儿,实际上效果非常好。 不信的话。 你吃一块儿试试。 就这么一块儿……”叶飞从那驼黑乎乎的东西上抠下来小指指甲盖儿那么大一块儿,“这么大一块儿,就你这个年纪,没有五六个女人绝对满足不了!”

  几个人已经知道叶飞在做壮阳药,可没想到竟然有这效果,都有些不太相信。 尤其是童话,这小姑娘在夜总会干过,虽然没有接触过那些服务。 可有些姐妹是经常出台的,对这方面有些了解。 除了*药,她还从没听说过有哪种药需要五个女人才能满足。 这可不是说和几个女人做就算数的,而是要把女人都弄地做不下去才行。 一般人能完全满足两三个女人就算很厉害了,更何况五六个女人?身体也受不了啊。

  她撇了撇嘴,根本不相信。 “反正吹牛不上税,你就可劲儿的吹吧。 ”

  叶飞不打算跟她一般见识,反正也没指望他们能相信,开始吩咐工作:“现在,你们地任务就是,把这个东西分解成丸状。 每一丸这么大就行。 ”叶飞做了个示范,弄了一个黄豆粒儿那么大的药丸。

  几个人当场傻掉了,围着那一坨药左看右看,就是不动手。

  “怎么不动手?还要我亲自干么?”叶飞一瞪眼,训道:“当初拜师的时候怎么说的?有事弟子服其劳。 你们是不是不想学了?”

  林泉举手请示:“师父。 这个,直接用手搓。 这个,不合乎卫生标准啊。 您看,咱们是不是,那个,找个专门的厂家什么的……不是我们不干,主要是,不卫生,万一吃坏人家怎么办?”

  “说的有道理,不过……”叶飞一脚踢招待他地屁股上,骂道:“要是能送到药厂去我还要你们干嘛?赶紧干,废话这么多!”

  这坨东西不大,三个人一起动手,半个小时就搞定了,一共一百三十六丸,算是第一拨的试验品,准备拿出去看看效果。

  叶飞找了一个大瓶子,是林泉他们半夜喝酒买来的水果罐头,把这一百多丸药装进去,拿起来就走,他要去推销产品,第一站就是陈刀。

  陈刀在看*片儿,而且还是那种最没特点最无聊的片子,让叶飞小吃了一惊。

  陈刀不好意思地关掉电视,嘿嘿一笑,说道:“实在无聊,温习一下,呵呵。 ”

  叶飞摆摆手,“想女人就想女人,正常。 ”

  陈刀一听这话,急了,“不是,真不是,我真就是想温习一下。 ”

  叶飞心里好笑,心道:你这样儿的老大,想温习这个还用看*片么?想上你床的女人海了去了。

  陈刀就知道他不相信自己,急忙解释道:“我看这个,还不是因为你么?你不让我碰女人,我怕找来女人自己一时忍不住犯戒,就只好看看*片了。 你不知道啊兄弟,这些日子我可是憋坏了。 过去不行的时候我也不想,想也没用,虽然难受却也能忍住。 可现在不行啊,明明能行,却偏偏不让干,这不活活憋死人么?最近几天我连女人都不敢见了!”

  “不至于吧?”这话说的叶飞想笑。

  陈刀摆摆手:“怎么不至于?行了,别说了,我忍了,反正也没几天了。 说吧,这次来找我什么事儿?”

  叶飞道:“我就一定得有事才能来找你么?”

  陈刀笑骂道;“废话!你自己地事儿,你自己还记不明白?你什么时候说主动上我这儿来玩儿了?除了替我针灸以外。 你来我这儿地次数用一个手掌都数的过来,每次还都有事儿,这还用我说么?”

  叶飞想了想,还真是这样。 不过,这不能怪他,谁让陈刀是滨海最大的黑社会头子呢?他过去是不想和这些人沾上关系的,过了几十年腥风血雨的生活。 到了现代后,他只想做个安安稳稳地富家翁。 可谁知道。 事情的发展完全不由他自己控制,现在地情况是,他已经卷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中。

  “说吧,今天找我干嘛?”陈刀给叶飞倒了杯酒。 叶飞发现,这个陈刀,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喝酒,就被永不离手。

  叶飞没说话。 把装了药地瓶子放在桌上。

  陈刀有些发懵,“这是,这是什么东西?”趴在桌子上看了一圈儿,才迟疑地问道:“药?”

  叶飞点点头。

  “什么药?”

  叶飞挑了挑眉,“还记得我跟你说的那种药么?”

  “*药?”

  “滚!”叶飞骂了一句,“壮阳药!”

  “哦哦哦,对了,想起来了。 叫啥来着?九阴丹?”

  叶飞想抽他。 “九阳丹!九阴丹是给女人吃的。 ”

  “给女人吃的*药?”

  叶飞发现,陈刀好像有点儿魔怔了。 苦笑道:“帮帮忙好不好?我跟你谈正事儿,你要是实在憋的难受,就去找个女人泄泻火,别跟我捣乱成不?”

  “开个玩笑。 ”陈刀嘿嘿一笑,说道:“说吧。 打算怎么做?不过,你这玩意儿,人能吃么?味道倒还可以,就是这卖相惨了点儿。 ”

  陈刀捏出一枚药丸儿来,凑到鼻子跟前闻了两下,“你确定,这东西吃不死人?”

  怎么都这样?不就是难看点儿么?至于把这好东西当成毒药么?

  叶飞苦笑道:“我不保证!要是吃多了,肯定不行。 一次吃一丸绝对没问题。 ”

  陈刀点点头,“试过么?”

  试过么?过去当然试过,到了现代还没试过。 不过。 这话不能说。

  “还没。 不过,保证好用。 你可以找人试试。 你手下那么多,嘿嘿……”叶飞一脸奸笑。

  陈刀白他一眼,对外面吼了一嗓子。 很快,从外面进来个人。 陈刀捏出一丸药来递给他,吩咐道:“这是一枚壮阳药,你去找个人试试药性如何。 ”

  “是。 ”那人躬身点头,接过药丸走了。

  目送那人出去后,叶飞站起来说道:“这些东西先放你这儿吧,等你试过以后告诉我,这些药你可以卖,也可以免费送人试用,都行。 要是可以的话,我还可以继续生产。 我先走了。 ”

  叶飞想回去睡觉,另外还得去买个手机。 不过,买手机这事儿得等一等,他现在手头没钱。

  “哎,先别急着走,坐下,咱们谈谈。 ”陈刀拉住他,不让他走。

  叶飞只好重新坐下来,“谈什么?”

  “当然是谈你地事儿了,我地事儿你也帮不上忙啊。 ”陈刀往沙发上一靠,两手交叉放在腿上,“说说吧,你打算干什么?”

  “什么干什么?”叶飞不明白。

  “当然是你和李家的事儿了。 用不用我出面帮你摆桌酒?”

  “不用。 ”叶飞摇头,“而且,你出面有用么?”

  陈刀笑道:“你小看我是不是?我可以告诉你,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了!他是什么人?利益至上!只要没有利益,他是不会做事地,哪怕是为了他儿子也一样。 而且,李向还不一定是他儿子!只要我出面帮你说和说和,你跟他低个头,我相信,他有了面子不会死盯着你不放。 ”

  “不用。 ”叶飞摇摇头,身体向下一滑,整个人都窝在大沙发里,舒服的他直哼哼,“其实,我倒是更希望你不要插手。 ”

  “为什么?”

  “不想欠你太多。 ”叶飞笑了笑,给了个似是而非的答案。

  陈刀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摇摇头:“不行,不可能。 我不能眼看着你被李文直收拾掉。 就算他看我地面子不敢杀你,可也不会轻饶了你,不行,绝对不行!我今天晚上就约他出来!”

  “你就是约他出来,我也不会低头!李文直,就算他不想动我。 我也不会让他好过。 刀哥,你的心意。 我心领了,不过,我和李家的事儿,绝对不可能和平解决。 ”

  “因为曾婧?叶子,有一句话,我要劝你,女人。 做做戏就好,不能当真!哎,早知道你是这样地人,当初我就不应该把她塞给你。 她和李文直的仇恨,你跟着掺和什么?而且,就算是要替他报仇,现在也不是时候,你明白么?很多事情。 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别说是你,就连我,也的等着!”

  陈刀痛心疾首地教训叶飞。 虽然他说地很含糊,可叶飞还是从中听出了些东西。 不过,正如陈刀所说,这些都不是他能管的了地。 而他并不想学习陈刀,他不愿意等。 几十年的时光,虽然说不上快意恩仇,可普天之下能让他甘心听命的,只有皇帝。 除了皇帝,谁的话也不管用,哪怕太后也不行。 到了现代,没有了皇帝,这个世界就没人能够管住他。 当然,他也清楚。 以他现在的能力来看。 他还没办法搬到李文直,但是。 这绝不代表他要向李家低头,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他叹息一声,继续说道:“兄弟,不要意气用事。 跟你透个底吧,现在李文直看上去风光,可实际上,他也是危机重重啊。 几年前收购远茂的时候就埋下了祸根,现在不止有一拨人要对付他。 可他李文直毕竟树大根深,在滨海这块地上扎根了几十年,他就像一个大蜘蛛,织了一张庞大地网。 这个网绝对超乎你的想象。 想要搬到他,谈何容易?我们要一步一步来,你相信我,李文直的好日子到头了,他早晚要完蛋!不过,绝对不是现在,也绝对不是靠你地力量,这是一个渐进地过程,而你,只需要等待。 现在最重要的是,你要保护好自己,明白么?李文直不敢动曾婧,但是不代表他不敢动你。 ”

  “怎么样?我晚上约他出来,咱们把事情说开,放心,绝不用你向他低头。 这件事,本就是因李向而起,林家那个丫头喜欢谁是她地事儿,但是,李向迁怒与你就是他的不对。 这件事咱们占着理呢,只要李文直知道了咱们地关系,他绝对不敢撕破脸!”

  叶飞很感动,不管陈刀因为什么,可他这样关心自己,还是让叶飞非常感动。 他没想到,一个几十年的生活就是尔虞我诈的黑帮老大,竟然还会这样出自真心的关心自己。

  “怎么样叶子?我马上给他电话,我这张老脸,在李文直那儿倒还能值几个钱。 ”见叶飞似乎有些心动,陈刀急忙趁热打铁。

  哪知道,叶飞根本就一点儿也不想和李家和解,哪怕只是维持表面的和解都不想。 原因虽然不多,却庄庄件件都牵扯到了一个男人不能回避的问题。

  叶飞摇摇头,“不用了,刀个。 ”这是他第一次真心地这样称呼陈刀,“刀哥,你的心意,我领了,不过,就不需要这样了。 李文直想对付我,那就让他放马过来,我叶飞还真不在乎他!”

  对于李文直这样的地方豪强,叶飞是从心眼儿里看不起的。 这和他的生活经历有关。 作为大内供奉,天子近臣,别说一个土豪,就是朝廷里的那些官员都不放在他的眼里。 一个小小的土豪算的了什么?即便现在形式改变,他不在是过去那个大内供奉,他也根本没把李文直放在心上。 他最担心的,还是自己周围地那些人。

  想到这里,叶飞沉吟了一下,说道:“刀哥,如果你真把我当成兄弟,那老弟有件事儿要拜托你。 ”

  见叶飞仍然不愿意,陈刀难免有些失望。 他摆了摆手说道:“说吧,什么事儿?”

  “我倒不怕李家对我下手,不过,我担心他对我地家人,对我朋友下手。 如果因为我,让他们受到什么伤害。 那就不好了。 到时候,就算我把李文直大卸八块五马分尸也改变不了什么。 ”

  “放心吧,这件事交给我了。 ”陈刀满不在乎地摆摆手,“如果那个老狐狸敢不给我面子,我也不跟他客气。 ”

  “不用这样,其实,我已经做了一些准备。 我只是怕发生意外。 如果真的有什么意外发生,刀哥。 到时候就要麻烦你出面帮我了。 ”

  “没问题。 不过,叶子,我建议你再考虑考虑。 ”

  “真地不用了。 你相信我,李家虽然势力庞大,还真不放在我眼里。 只要能保证我没有后顾之忧,我倒真想跟李家周旋一下,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本事。 或许。 可以让我发现他的破绽弱点也说不定,到时候,刀哥,你在出手对付他,就容易多了。 ”叶飞笑了起来,充满好奇地说道:“就让我,当一会过河的卒子,探一探他的深浅吧!”

  叶飞没在陈刀那里多待。 跟他说了会儿话就走了。 临走前,他问了陈刀一个问题:“刀哥,你为什么要对我好?你应该知道,我根本不可能跟你走到一起的,我们不是一路人。 ”

  他这一次问的很诚恳,不过。 他并没有想过陈刀真的会回答自己,至于他说地那些什么感情啊投缘啊,他压根儿不信。 只是,没想到,这一次,陈刀竟然连答案都没给他。 只是很神秘地眨眨眼,说道:“那可不一定哦。 ”

  这个表情要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做,叶飞会觉得很可爱,很美。 可出现在陈刀地脸上,他差点儿没吐出来。 当下也顾不上深究。 转身落荒而逃。

  叶飞直接回学校了。 路上经过一个收购破旧手机的店铺就钻了进去。 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带着个眼镜儿。 很有学问的样子。 见叶飞进来,急忙热情地招呼道:“欢迎光临。 ”

  叶飞对老板点点头,在一截破旧的柜台前站定,柜台里放的都是些老旧的手机,一个挨着一个。 他看了一会儿,指着其中一个黑色翻盖儿带接收天线地旧手机问道:“老板,这个多少钱?”

  “要选手机么?这个四百。 别看很旧了,但是很经用,而且信号很好。 ”老板殷勤地介绍道。

  叶飞点点头,想了一下,发现自己现在买不起这个,于是又问起旁边那一部:“这个呢?这个多少钱?”

  “那个三百五,也不错,别看很旧,功能很全。 ”

  叶飞还是点点头,又开始问另外一个,“这个呢?”

  “六百。 ”

  叶飞点一下,老板就报个数儿,一直问了十几个,老板有些不耐烦了,“先生,你真的要买手机么?”

  “你什么意思?”叶飞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没什么意思,我就是想说,要是您想买呢,就选一款我拿出来给你看看,如果不想买……”老板哼哼了两声,意思很明显。

  叶飞也发觉自己做的似乎不太地道,见老板一副要赶人的样子,急忙说道:“老板,你这里有没有便宜的?不要太多功能,能打电话就成,有么?”

  “这些都很便宜,三四百块你还想买什么?”老板诧异地上下打量着叶飞,怎么看也不觉得这个年轻人是个只能用三四百块手机的人,更何况他还要更便宜的。

  “呃,没什么,没有算了。 ”受不了老板审视的目光,叶飞擦擦汗,转身就走。

  “哎,你要是真想要便宜地,我这儿有个五十的你要不要看看?”老板鬼使神差的喊了一句,喊完以后,连他自己都后悔了:这不捣乱么?五十的手机谁会用啊?

  没想到,叶飞一听五十这个数字,立刻来了精神,扭头就转了回来,“真的么?五十?给我看看。 ”

  老板一头黄果树瀑布汗,磕磕绊绊地在柜台不知道哪个角落翻出来一个破旧的盒子。 翻开盒子,里面躺着一个年代未知,能用与否未知,品牌未知地神秘手机。 手机不是很大,跟现在很多大手机比起来,还算是小巧的。 塑料的外壳是灰色的。 屏幕是蓝色的。 在手机的背面,有一个小金属圈儿。 叶飞伸手上去一摸,吓了一跳——不是摄像头,好像是手机的品牌,不过,已经摸不清楚是什么了。

  “这个,还能打电话么?”叶飞表示怀疑。

  “试试就知道了。 ”老板拿出一个卡来塞进去,别说,还真能通话,而且音质很好。

  “行了,就这个了。 ”叶飞当即拍板,买了。

  看着叶飞离开,老板心里感觉怪怪的。 这个手机,他记得还是他老爸在这里开店的时候收的,没想到今天竟然卖出去了。 一时间,他还真有点儿舍不得,怎么着也算地上是镇店之宝了。

  把自己地电话卡塞进去,叶飞想打个电话。 不过,到现在为止,他记住的电话号码只有三个,一个是林恃儿,一个是曾婧,还有一个是陈雪儿。 想到已经好几天没见陈雪儿了,叶飞决定找她吃晚饭。 不过,一想到自己兜儿里仅有地几十块钱都用来买这个电话了,他就停住了。 请不起啊。

  正犹豫呢,电话响了,一看号码,竟然是陈雪儿的。 这人还真不扛念叨,刚想要不要约她,马上就主动送上门了。

  叶飞坏笑着接通电话,还没等那边的陈雪儿说话,他就抢劫说道:“我们两个还真是心有灵犀啊。 ”

  陈雪儿被他弄迷糊了,“什么?叶飞你说什么?”

  “哦,没什么。 找我什么事儿?”叶飞打个哈哈,问道:“是不是想我了?”

  “去,谁想你?我就是问问,你这几天都忙什么呢?都见不到你人。 ”陈雪儿嗔怪地埋怨了一句。

  “忙啊,我忙死了。 ”叶飞急忙叫苦,“这不正想着给你电话么,你就打过来了。 ”

  “忙到连个电话都没时间打么?你就假吧。 ”

  “哪儿能啊,我是真忙,都忙忘了。 ”

  “那今天忙不忙啊?

  “今天不忙了,晚上一起吃饭啊?”叶飞急忙抢在雪儿之前说道:“好些天没见你了,怪想你的,晚上没约会吧?”

  “怎么没有啊?告诉你,我们医院新来了一个同事,约我晚上一起吃饭,晚上你自己吃吧,嘻嘻。 ”

  “什么?跟别人出去吃?不行,绝对不行!”叶飞一听,这还了得?敢翘老子墙角,活得不耐烦了!

  陈学会说道:“为什么不行啊?谁让你这么慢的!人家都答应了,现在想推掉也不行了啊。 ”

  叶飞吼道:“怎么不行?你就告诉他,说你有男朋友了,没空陪他吃饭,让他哪儿两块哪儿待着去!”

  “谁说我有男朋友了?好像,本姑娘现在还是单身呢!”

  “你个臭丫头胡说什么?不想混了是不是?你等着,今天晚上看我怎么收拾你!”叶飞也顾不上什么有钱没钱了,给陈雪儿下了最后通牒:“就咱们上次吃饭的那个地方,就那儿了,晚上六点,我等你,不许不去!”说完也不给小护士说话的机会,就挂了电话。

  [w w w .1 6 K b o o k .c o m]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