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情敌

  还是上一次和陈雪儿一起吃饭的那个地方。 就在这里,几天前,叶飞差点儿让陈雨儿把他的老底儿都给掀出来,幸亏他机制灵活,反应快速——叶飞语——依靠着耍无赖的手段,才算蒙混过关。 今天应该不用这么累了吧?但愿陈雨儿不要跟来。

  或许是老天看他上一次太可怜了,这一次,陈雨儿没有跟来。 不过,小护士也不是一个人来的,跟她一起来的,还有一个人。

  二十六七岁的年纪,个子不高,但是很帅气,人很精神,带着一副金丝边儿的眼镜儿,斯斯文文的,穿着套整洁的西装。

  这是谁?叶飞用眼神向小护士询问。

  “叶飞,这是我们医院新来的外科医生,刘南。 ”小护士急忙替二人介绍,“这是叶飞,滨海大学学生,我的朋友。 ”

  我的朋友?叶飞对这个称呼可不太满意,更不满意的是明明说好两个人吃顿饭,现在却弄来这么一个玩意儿,长的还挺帅,真他**是个什么玩意儿!应该就是那个约雪儿今天晚上吃饭的家伙!**,小白脸子,没安好心眼子!叶飞毫不掩饰自己的敌意,高昂着头,轻蔑地看着对方。

  “叶飞是吧?你好,我是刘南,很高兴认识你。 ”刘南主动向叶飞伸出手。

  心里不痛快,自然就表现在脸上。 叶飞觉得,自己这时候也没必要绷着。 装什么绅士风度。 所以,他虽然和这个刘南握了手,脸上却挂上了“我不喜欢你”的表情,自我介绍道:“好说好说,我是叶飞,雪儿地男朋友!看陈兄相貌堂堂仪表不凡,将来必非池中之物。 我与陈兄一见便觉相识恨晚……”

  说起寒暄客套这种没营养的话来,叶飞可不弱与任何人。 过去官场上的人见面。 寒暄起来没完没了,多了不敢说,说上个一天半天那是每个人的基本功。 叶飞虽然没有研究过怎么说这么多好像和对方有关却毫无意义的废话,可也耳濡目染学到不少。 不过,他特意重读的是“男朋友”三个字,手上还微微用力,并且用很凶狠的眼神儿告诉这个刘南:我是雪儿地男朋友。 你小子最好识相点儿,趁早自己找辄闪人!

  叶飞的手劲其实并不算大,但是因为有着太阴真气做底子,这力量立刻翻着翻地往上涨,而且手掌冰凉,几乎是刚一用力,刘南就觉得手骨一阵剧痛。 这是示威啊,刘南也不是傻子。 自然能感受到叶飞的火药味儿。 不过,他也不是常人,就算是常人,也不可能在自己心仪的美女面前丢了面子,所以,也只能苦苦忍着。 脸上肌肉抽*动。

  陈雪儿见俩人握手握个不停,而且还都表情古怪,立刻发觉其中有问题。 稍一思索也就明白了,再看刘南脸上明显不是微笑而是痛苦的表情,也明白了什么,急忙把两人分开,“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就算相见恨晚,也不用握起来没完没了吧?快坐下别说这些没用的废话了。 ”

  小护士嘴上说着,心里却甜丝丝地。 她能感觉到叶飞好像刚从醋坛子里捞出来。 浑身酸味儿冲天。 隔着二里地都能闻到。

  三个人分别落座。 这是一个不算大的方桌,按照最舒服的落座方式。 应该是三个各拒一面,留下一面给服务员上菜。 不过,在落座地时候,叶飞却应把柳叶拉到了自己的一面,和自己挨着并排坐在一起,并且挑衅似地看了刘南一眼,对小护士说道:“来,你挨着我坐,这两天没见可想死我了。 ”

  这个时候,在其他人眼里,叶飞就像一个护食的猎犬,哦不对,应该是护士的老虎,战意昂扬地盯着对手。 好像希望用自己的气势,把对方吓跑一样。 不过,他可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要不是出于害羞以及无法预料小护士的反应,他真相上去狠狠亲她一口,最好能亲出个红印儿来,就像升起的一面旗帜,宣布这里是自己占领的领土。

  陈雪儿感受到叶飞对刘南毫不掩饰地敌意,以及他这样故意示威的举动。 不过,出于维护男朋友的面子,她没有表示反对,乖巧地坐在叶飞身边。 手上却在叶飞的胳膊上掐了一把,表示自己不是傻蛋,知道他这么做的目的。

  叶飞混不在意,维护自己地正当利益,这有什么可说的?又碍不着别人,根本不予理会,反而还翻掐了小护士一把,表示自己的不满和抗议。

  小护士对叶飞的举动很无奈,却只能忍下来,这个时候,最好还是别去招惹他,他愿意怎么弄就怎么弄吧,只是希望面子上不要太难看。

  为了缓解渐趋尴尬的气氛,小护士准备开个玩笑:“对了叶子,今天刘南说要请我们吃饭,你可不要客气哟,他赚的可多了,不但工资高,奖金也多,还有许多稿费,今天咱们就吃他的大户!”

  等看到叶飞渐渐变暗的脸色,小护士这才意识到,自己开了一个多么不合时宜的玩笑。 心里悔的恨不得把那舌头咬掉,脸色讪讪。

  倒是刘南替她解围了:“是啊,叶老弟,我虽然前天刚到医院上班,可没少听雪儿提你,对你地大名可是如雷贯耳。 尤其是在你身上发生地那个医学奇迹,更是欣慕已久,早就想和你交个朋友。 今天机会难得,就由我来做东,咱们聊他个痛快!”

  医学奇迹?屁的医学奇迹,是他**时空学地奇迹还差不多!叶飞对他没有好印象,自然是他说什么都觉得是在讽刺自己,脸色很不好看。 尤其是雪儿夸他赚的多地时候,更是气的不得了:小子。 不就是有俩糟钱么?以为老子没钱?**,老子可不比你差,光黑豹酒吧就值一千万,今天早上还扔了辆五百多万的法拉利呢,你行么?

  不过,等他一想到自己现在身上空空如也,全身上下也就够个回去坐公交车的钱。 心里立刻没底了。 可没钱是没钱,输人不输阵。 就算是没钱,这时候也绝不能在雪儿面前丢了面子,咬牙硬上也得上。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有困难要上,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放屁,这不有病么?应该是: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 创造条件也要上!反正就是硬往上架,绝不低头!

  叶飞一边想着自己兜儿里空空如也的钱包,一边硬挤出笑容来说道:“怎么能让陈兄请咱们?雪儿这可是你的不对了,今天还是我来做东吧,算是我和雪儿祝贺陈兄履新,还希望陈兄以后在医院多帮我照顾雪儿……”

  话一说完,叶飞就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什么叫“多帮我照顾雪儿”?妈地,这不是给他接近雪儿的借口么?靠!可话已经说出去了。 收也收不回来,只能挺着。 男人嘛,活地就是个面子不是?——此话纯属放屁。

  小护士对叶飞这几句话说的很满意,笑盈盈地接口道:“是啊,我也是这么说来着,怎么能让陈大哥请呢?我们还是点菜吧。 ”

  对于小护士能够主动配合自己。 叶飞很满意,从后面轻轻拍了拍小护士,算是奖励。

  “嗯,好吧,这次就让叶老弟破费了。 ”刘南也不客气,没打奔儿就应了下来。

  然后开始点菜。 他好像知道叶飞没钱,故意要难为他一样,专门挑那些贵的菜上点,而且还没完没了的点,不一会儿。 服务员的本子上就已经记了五六个菜名儿了。 还都是贵的。 叶飞一边看着菜谱上的标价,一边在心里叫苦。

  到底还是女孩儿心细。 也关心男朋友,小护士趁着刘南注意力放在菜谱上地时候,抽空小声儿问叶飞:“你带够钱了么?我没想到他这么会点菜,光菜名我就听馋了。 要是没有,我这里有。 ”说着,小护士就从手包里摸出钱包来。

  这钱能要么?各位兄弟,换了你们,这钱能要么?不知道你们要不要,反正叶飞没要。 他把小护士的钱推了回去,做了个“你放心”的眼神,心里却在考虑应该怎么把这次危机应付过去。

  这时候,那边刘南已经点完了菜,他一个人就点了六个,见叶飞和小护士什么都没叫,问道:“不好意思,我这个人好吃。 你们怎么不点?”

  “哦,我不太会点菜啦,还是你来吧。 ”小护士笑了笑,替叶飞打掩护:“六个菜差不多够了,别浪费。 ”

  “浪费不了,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我这个人看起来瘦,能吃着呢。 厉害的时候,这几个菜我一个人就对付了,别到时候你们没的吃。 ”

  操,你这么能吃你咋不回家吃?诚心跟我作对是不是?**!叶飞气的差点儿把菜谱掀他脸上。

  心里这么想,可事儿不能这么干,尽管叶飞无比向往菜谱和刘南的脸来一次最亲密最激烈地接触,也只能忍了。

  “哦,这样啊,那咱们再点吧。 雪儿,你爱吃什么?随便点吧。 ”叶飞抱着菜谱开始点菜,都挑那些贵的,自己喜欢的。 他有点儿破罐子破摔的意思了,反正也是没钱,一个羊是赶,俩羊也是放,一顿吃死算了!反正老子有价值上千万的酒吧顶着,死不了人。

  在宫里待了几十年,叶飞对于吃还是很有研究的。 他过去整天无所事事,除了练功就是吃喝玩乐了。 宫里地御膳房也愿意巴结他这个大内最牛B的供奉,自然是他想吃什么都给做了。 所以,这么多年来,他是变着花样的尝遍了天下美食。 现在,他把这些“吃”的经验,都用上了——都破罐子破摔了,还绷着干嘛?

  叶飞嘴里不停地报出菜名,然后又要嘱咐一番,要厨师注意什么小心什么之类的,一派美食家的风范。 不但把小护士和陈那吓了一跳,就连那个专门负责给客人点菜地服务员都晕了——她还从没见过这么会吃的人。 就连那些美食家都比不上。 甚至做个豆腐,都有一堆的特殊要求。

  不知道大厨看到这份写的满满当当,所有空地儿都被服务员做了“备注”地菜单,会有什么感想?

  一通狂点,破罐子破摔地叶飞终于停住了嘴,然后问已经目瞪口呆额头见汗,光顾着速记的服务员:“多少了?”

  服务员愣了一下。 急忙答道:“饿,哦。 刚刚这位先生点了六个,您又点了十二个,一共十八个菜。 ”

  十二个?嗯,不错,刚好比这个姓陈地小子多出一倍,好,干的好!叶飞现在有点儿走火入魔地迹象。 还问小护士:“你呢?你点了什么?”

  小护士早就听傻了。 “那个,你点了那么多,我就不用了,太多了也吃不了。 ”

  “嗯,也行。 反正这几个菜里有几个特别适合你们女孩子吃的,尤其适合你的职业的菜。 ”叶飞和尚菜谱,说道:“好了,就这些吧。 ”

  “好的先生。 ”服务员已经恢复过来。 急忙离开了单间,去下菜单了。

  服务员刚出去,刘南立刻啪啪地鼓起掌来,满脸敬佩地说道:“厉害,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会吃的人,没想到。一山还有一山高,论起吃来,我比叶老弟你可是差远了,佩服佩服!”

  “没什么。 ”叶飞满不在乎地笑了笑,强忍着小护士的魔爪在自己地大腿上狠掐的疼痛。 他知道这个平时温柔似水的小护士为什么会突然变身爪子锋利的小野猫,谁让他自己点了一桌子吃都吃不完的菜呢?

  小护士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对叶飞说道:“对了,那天小雨和你吃饭出什么事儿了?她怎么好像很不高兴似的?”

  “哪天?那天你不也在么?没什么事儿吧?”叶飞还以为是和小护士一起的那次。

  “不是,不是那次,小雨后来跟我说。 你又约她一起吃饭了。 没有么?”

  “呃…….”叶飞明白了,小护士说的是自己把老2介绍给陈雨认识地那次。 他心里打着小算盘。 做贼心虚,不敢实话实说,只好装聋作哑地反问道:“没怎么啊,她跟你说什么了?”

  “哦,没什么,就是很不开心。 我问她怎么了,她就说和你吃饭了。 你是不是和她说什么了?小雨平时挺任性的,是不是惹你生气了?”

  听小护士不说自己做了什么,反而把责任推到陈雨的头上,虽然替这小丫头抱屈,可叶飞还是很感动。 这么好的老婆,完全替你着想的老婆,上哪儿找去?叶飞轻轻握了下小护士的手,说道:“没什么,就是我有个同学挺喜欢小雨地,托我介绍他们认识而已。 ”

  既然陈雨没说什么,那就无所谓了。 反正也是光明正大的理由,哪个大学生不谈恋爱?尤其像小雨这样的美女,不谈他几次恋爱,那大学生活简直就是灰色的!所以,他也不担心小护士会不高兴。

  果然,小护士对这件事倒没什么不满,没有深究,“哦,我回去说说她,你也是好意嘛。 小雨就是被我爸妈给宠的,无缘无故总发脾气。 ”

  “没什么,也怪我,没有征得她的同意,她怪我也是应该的,呵呵。 ”叶飞干笑了两声,把这个话题揭过。

  这顿饭吃的叶飞很是不痛快,虽然一桌子的美味佳肴,可吃进嘴里却一点儿味道都没有。 虽然算不上味如嚼蜡,可也吃的没什么滋味儿。 现在他哪里还有心思品尝?简直就是被架上火堆地猴子,抓耳挠腮心里发慌。 一是实在讨厌刘南这个家伙,二是到了结账地时候怎么办?

  小护士倒不怎么担心,她可不知道叶飞现在是钱包比脸都干净,而且,作为女人,她也没有叶飞那么多的想法,要是叶飞真地没钱,大不了她来结账好了。 仔细算了算,钱包里的钱应该差不多。 至于叶飞对刘南的敌意,她觉得这样很好,至少表明他还是很在乎自己地。 反正,她心里没鬼。 刘南虽然优秀,可也比不上叶飞来的重要。

  刘南倒是很放得开,他本来就好吃,基本上每个月地薪水都被他用在吃上了。 而且,只要一有机会,就会大江南北的乱跑,不是为了游览。 而是为了品尝。 全国各地的比较有名的小吃他差不多都吃过。 而今天叶飞点的菜,算是别具一格了。 虽然东西还是那些东西,可是经过他的一番指点,却别有一番风味儿。 他完全无视叶飞毫不掩饰的敌意,甩开腮帮子一通狂吃,一边吃还一边跟叶飞套磁:“叶子,我也跟雪儿一样叫你叶子吧。 我想问一下,这些菜地做法。 你都是怎么研究的?怎么都是一样地东西,按照你说的一弄,味道立刻就不一样了呢?”

  叶飞哪有心思回答这个?随口敷衍道:“我家以前有个邻居,是个大厨,都是他跟我说的。 另外,你还是叫我叶飞吧,我不习惯被男人这么叫。 ”

  他这话说的倒不算骗人,过去他和御膳房的那些厨子都住在宫里。 虽然离的远,可也算是皇宫这个大社区的邻居了。

  刘南似乎根本没意识到叶飞不想理他,继续追问:“哦?那个大厨现在在哪儿?叶子能不能替我介绍一下?我是很想和这位大厨结识一下,请教一番。 ”

  “他死了。 ”叶飞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刘南没想到竟得到这样地回答,愣了一下,惋惜道:“哎。 真是可惜,这么好的一个厨师,哎!”

  叶飞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儿:喜欢吃你自己去学厨师啊,你学医干什么?靠!

  小护士忽然说道:“对了,叶飞,你那个药弄的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弄好?”

  “啊?哦,弄好了,今天刚出来,我给那谁送去了。 ”叶飞不想直接说出陈刀的名字,很含糊地带了过去。 还冲小护士眨了下眼睛。

  小护士立刻明白了。 点点头:“哦,试过么?效果怎么样?”

  还没等叶飞回答。 刘南立刻接上话,说道:“叶子还会制药么?什么药?滨海大学应该没有医学院吧?”

  怎么哪儿都有你啊?真他**的!叶飞真想上去抽他一顿,好好吃你的得了。

  倒是小护士替他答道:“是叶飞在一本古书上看到的。 ”

  “哦,古书。 叶子,这药是管什么的?经过检验了么?有没有生产许可?”刘南到底是个医生,对这些东西很熟悉。

  叶飞深吸了口气,瞪了他一眼。

  “哦,不好意思,呵呵,商业机密是吧?呵呵,对不起,是我多嘴了。 ”刘南倒是很有风度,见叶飞不想说,也没有继续追问,“虽然我对制药这方面不是很懂,不过,我毕竟是个医生,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地,叶子你不用客气,直接说一声儿就行。 ”

  叶飞心想,你小子要是真这么有风度,就赶紧滚蛋,别耽误我和小护士二人世界!心里这么想,嘴上却客套道:“一定一定。 ”

  时间一点点过去,叶飞几人也吃了一会儿了,眼看着就该结账走人了,叶飞开始犯愁。 这要是一结账,自己没钱得多丢面子?

  陈雪儿也感觉到他似乎有什么心事,便猜到了一些,悄悄在桌子下面捏了捏他手背,用探寻地眼神看着他。 大眼睛好似会说话一般,告诉叶飞我这里带了钱。

  叶飞这个时候的状态似乎不是很正常,都这样了还绷着干嘛?赶紧借坡下驴吧,反正不是外人。 可他不,他愣是装傻充愣,装作没明白小护士的意思。

  小护士见他这样,以为真的没什么,就不在放在心上。

  叶飞又靠了一会儿,寻思这样下去不行,便想找人求救。 可找谁合适呢?认识的人里,有钱的都不方便出面,像林恃儿这样地一来,保准露馅儿。 能来的还没钱,老大那帮玩意儿,估计比自己也强不到哪儿去。 怎么办呢?

  就在叶飞发愁的时候,救星来了。

  叶飞的电话响了,还是那种很古老的铃声,音量倒是很足,把小护士和刘南吓了一跳。 叶飞拿出电话,还没等他说话呢,小护士看着电话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叶飞,你怎么弄了这么个东西?这种电话也太古老了吧?”

  刘南倒是没笑,不过,那眼神也是怪怪的,好像在看天外来客。

  叶飞瞪了小护士一眼,接通电话。 电话是柳叶打来的。

  “叶飞,你在干什么?”柳叶的声音听上去很兴奋,一点儿也没有扭伤到脚,要N久不能出门的兴奋劲。

  叶飞回道:“在和朋友吃饭,找我有事儿?”

  “你在哪儿吃饭呢?我去找你。 ”

  “找我?你没说错吧?你能出门么?”

  “这个你就别管了,快说,你在哪儿呢?”

  叶飞想了一下,觉得,柳叶也是个危险人物,虽然不是自己女朋友,可要说俩人的发展程度,似乎也不比林恃儿差,自己甚至都看过人家地小屁股了。

  “那个,我跟朋友一起呢,你说吧,找我什么事儿?”叶飞没说在哪儿,只是强调自己和朋友在一起,意思就是现在很不方便,你还是不要来了。

  可电话那边地柳叶不管这个,只要她想来,管你是和什么人在一起?

  “哎呀,你怎么那么磨叨?到底在哪儿呢?你快说啊,我去找你。 ”

  “到底什么事儿啊?”

  俩人一眼一语的展开了拉锯战。 最后还是柳叶投降:“你这个傻蛋,你说什么事儿?你忘了昨天咱们干什么了?你不要咱们赢地钱了?”

  这么一说,叶飞立刻就想起来了,如果不出意外,昨天应该赢了不少钱。 今天应该去拿钱了。 二十万哪,很动心。 可小护士就坐一边,要是柳叶来了闹出什么事儿来就麻烦了。 想了想,说道:“你脚上有伤,不方便,还是我去吧。 ”

  “不行!你这人怎么那么婆妈?是我有伤又不是你,我都没说你怎么那么多事儿?快告诉我你在哪儿,我去找你!”柳叶不高兴了,在电话里大吼起来。

  怎么办?叶飞动摇了。 看看小护士,再看看刘南,心想,既然你带了个朋友来,那我也来个朋友,就算双方打平。 至于柳叶嘛,应该不至于有问题,反正她又不是我女朋友!而且,这可是有钱的主儿,几百万的名车说扔就扔,简直太有钱了,正好让她来付账。

  叶飞觉得自己很奸诈:嗯,很好,很强大。

  当下,就把地点告诉了柳叶,让他尽快过来。 放下电话后,对小护士说道:“我一个新认识的朋友,找我有事。 ”

  [w w w .1 6 K b o o k .c o m]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