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叶飞没想到,柳叶这丫头竟然真的听了自己的话,弄了个轮椅。 柳叶坐在轮椅上被人推进来,脸上挂着兴奋的神情。 似乎她坐的不是轮椅,而是神六!

  小护士和刘南也很吃惊。

  小护士愣愣地看着坐在轮椅上的柳叶,怎么也没想到,叶飞的朋友竟然坐着轮椅。 脸色怪怪地看了眼柳叶的腿,然后用探寻的眼神看着叶飞,显然,她把柳叶当成真正的残疾人了。

  刘南除了吃惊,还有震惊。 小护士陈雪儿已经很漂亮了,绝对算的上大美女级别。 可是,和这个轮椅女孩儿相比就差的多了。 只是,太可惜了,这么美的女人,竟然是个残疾人。 他开始用医生专业的角度猜想,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个女孩儿不得不坐上轮椅呢?

  气氛有些尴尬,叶飞和柳叶都很明显的感觉到陈雪儿和刘南的脸色怪怪的,叶飞的反应有点儿迟钝。 倒是柳叶很清楚地了解到他们为什么会这样,急忙支撑着身体站了起来,说道:“你们别误会,我不是残疾,我就是昨天扭到脚了,走路不便,所以才弄了个轮椅让人推着我。 ”

  此话一出,陈雪儿和刘南同时长出了口气。 不管怎么说,一个正常人和一个残疾人在一起,总是会觉得有点儿压力的,这种感觉很怪,好像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一样。

  “你们……”叶飞张了张嘴,苦笑一声。 说道:“好了,我给你们介绍,这个是柳叶,我前天刚认识的朋友。 柳叶,这位是陈雪儿,我地女朋友,这个。 这个是雪儿的同事,刘南。 ”

  叶飞有些紧张。 他担心小护士的反应太激烈,万一在这里发生点儿什么,他可不保证自己是不是能控制住。 而且,跟着柳叶进来的,还有一个一米八十多的大汉,一看就是个练家子,估计是柳叶家人派来保护照顾她大小姐的。

  小护士是个很温柔的女孩儿。 思想单纯,并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地想法,也从来不觉得叶飞有一个像柳叶这么漂亮,并且显然很有钱的女性朋友有什么不好,更没察觉其中对自己地威胁。 或许说,她也明白这对自己是个威胁,不过,却从没放在心上。 所以。 她对柳叶就变的很是热情。

  两个女孩儿在一起,即便是第一次见面,也会瞬间变的热络起来,就像多年的姐妹一样,无话不谈。 不像男人,不论多么欣赏对方。 都会有一个互相试探考验的过程,经过了这个过程,再经过时间的积累,才会成为真正的好朋友。 当然,相对与男性这种小心地态度,女性虽然更加容易变成朋友,却也只能流于形式。 她们往往会因为一件很小很小的事,断绝了几十年的交情,这在男人身上,是不可想象的。 当然。 她们从陌生人到变成好朋友的速度。 也是男人无法相比的。

  陈雪儿热情地接过轮椅的把手,推着柳叶来到桌边儿。 又把自己的位子挪了过来,抛弃了叶飞,挨着柳叶坐下。

  柳叶把送她来地那个保镖打发走了,然后立刻投入到和陈雪儿热情地聊天当中。 两个女孩儿叽叽喳喳地说着叶飞完全听不懂的内容。

  叶飞无奈了,他郁闷地看了刘南一眼,发现他倒没什么特殊表情,只是微微低着头,似乎在倾听两个美女的谈话。

  叶飞翻了翻白眼,不能就这么无聊下去,他轻轻咳嗽一声,说道:“柳叶,你的脚怎么样?去医院了么?”

  听到叶飞问话,柳叶立刻扔下陈雪儿,笑眯眯地看着叶飞,答道:“去啦,医生说没什么,过几天就好了,没伤到骨头。 不过,医生说给我按摩的那个人绝对是个高手,说要是没有那个人帮我按摩,我这脚最少要养一个月才能好,现在有一个礼拜就行了。 叶飞,谢谢你。 ”

  陈雪儿奇怪地问道:“你谢他干什么?”

  “就是他帮我按摩啊,昨天晚上吓死我了,要是没有他,估计我都回不来了。 ”柳叶撅着小嘴儿,一脸的哀伤。 这小姑娘就像个传染病一样,带地其他人也跟着悲伤起来。

  美女的能量,就是与众不同并且无法忽视。

  “真的么?叶飞,是你替柳叶按摩的?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你有这个本事呢。 ”陈雪儿横了叶飞一眼,让叶飞一阵心惊肉跳,“柳叶,你快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儿。 ”

  小护士不是一个好奇心旺盛的人,叶飞很少见到她这样热切地想探听别人的事情。 人的性格是不可能迅速改变的,小护士也不可能一瞬间就从一个好奇心不重的人变成一个好奇心旺盛的人。 那么,她之所以这么问就只有一个可能:她在怀疑什么,或者说,她在警惕什么。

  叶飞顿时头大如斗!看来,不管什么女人,在面对感情问题地时候,都会变得敏感和强悍。

  柳叶倒不客气,就把叶飞半夜要搭她地车,吓的她以为碰到了坏人,结果不是,然后还有昨天一起去捣乱报仇地事儿说了一遍。 怎么说呢,这个故事倒是挺精彩的,尤其是柳叶还很有讲故事的天分,把小护士的胃口吊的足足的也不揭开谜底。 一直到刚才那个电话,要去取他们赢的那笔钱。 基本上,能说的都说了,不能说的一句也没说。 比如为什么会扭到脚?还有坐那辆卖菜车的时候,那种暧昧的气氛和身体的接触,这些就一个字儿也没说。

  当小护士听到叶飞和柳叶二人竟然在野外待了一个晚上,还主动帮她揉脚。 背她回家时,尽管她不是一个爱吃醋的人,可心里还是怪怪地,好像有什么东西打翻了。

  当然,这个她也不能说什么,一个男人碰到这种事儿如果不主动承担起来,她反而要看不起人了。 可是。 这种事儿发生在自己男朋友身上,就难免会有点儿吃味了。

  幸好。 柳叶也不是个傻蛋,见小护士脸色不是很好,急忙说道:“要不是昨天有叶大哥,我都不知道能不能回来了。 哎,雪儿姐姐,还是你的眼光好,挑了这么好的人当男朋友。 ”

  这话说的叶飞很舒服。 很得意,不自觉的,连胸脯都往上挺了挺。 骄傲呀,让人当着面这么夸,叶飞都觉得有点儿不好意思了,尤其是对方还是一个超级大美女,舒服!

  小护士也很得意,毕竟是夸奖自己的男朋友嘛。 自己也是与有荣焉。

  刘南脸色平静,倒没什么特殊反应。 他刚到医院工作几天,立刻就喜欢上了院花陈雪儿,并且展开追求。 至于她有没有男朋友,刘南倒不在乎,又没结婚不是?他相信。 自己总是有机会的。

  “对了,叶飞,你碰上柳叶地那个晚上,是不是就是你给小雨介绍男朋友的那个晚上?”小护士不是傻蛋,仔细想了下,就发觉时间上地巧合。

  这个倒没什么不能说的。 叶飞点点头,说道:“是啊,你说的没错。 ”

  “奇怪,那你为什么说要去救人啊?你救的是谁啊?”

  “还不就是老2!我把老2介绍给小雨认识,可小雨不喜欢人家。 她也不跟我说。 就恶作剧整他。 结果,她就招惹到了酒吧里几个小混混。 老2为了保护她,被人砸破脑袋,还围着出不来,才给我打电话跑去救人嘛。 ”说起这个,叶飞就替自己也替老2委屈。 陈雨那个小辣椒,简直就是整死人不偿命,要不是老2腿快,估计非得进医院待上些日子不可。

  “什么?这个臭丫头竟然这样整人?就是不喜欢也不能这样啊!看我回去怎么收拾她!”小护士一听,立刻气的不得了,拿出大姐的派头一拍桌子,就决定回去一定收拾陈雨儿。

  “行了行了,算了,也怪我鲁莽,以后不干这事儿就行了。 ”叶飞摆了摆手劝道。 他倒不是真的想劝,就是不劝,估计陈雪儿回去也拿她妹妹没办法,那个小辣椒,估计谁地帐都不买。 主要是,他担心陈雨儿猜出了什么。 就像小护士说的,就算是不喜欢,直接说就完了,也不用这样整人,还差点儿闹出人命。 正常人一般都不会这么干。 那么,叶飞就有些怀疑了,陈雨儿那丫头是不是发觉了什么?所以才会恶整老2打击报复,顺便告诉自己不要搞这些歪门邪道?这些都是叶飞的猜测,这几天一直也没见到陈雨儿,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小护士也有点儿心疼妹妹,听叶飞这么一说,立刻说道:“就是,你也是的,要给她介绍朋友怎么不跟她直说啊?就算你不好意思,跟我说也行啊,真是的,算是怕了你了,下把可别这么干了。 ”

  下把?叶飞差点儿没摔一跟头。 自从老2把陈雨儿对付他的手段跟宿舍几个哥们儿一说,那些人本来还高涨的热情立马降到了冰点。 这么一个小辣椒,他们可不想去摘,闹不好再把自己小命搭进去。 之前还踊跃报名地几个兄弟,一起偃旗息鼓,任凭叶飞说破了嘴也没人愿意出这个头了。 什么哥们儿情谊,兄弟感情,统统靠边儿站,还是自己的小命要紧哪。

  “对了叶飞,咱们什么时候去啊?我都等不及想去取咱们拿二十万了。 ”说了一会儿话,柳叶忽然对叶飞说道。

  叶飞看了看她的轮椅,笑道:“你确定吗?你确定一定要去么?你可想好了。 咱们可是在比赛里做了手脚的,要是他们万一不答应打起来,以你现在这个状况,能跑掉么?”

  “且,小看我是不是?告诉你,早有准备啦!”柳叶啪啪拍了拍手,然后得意洋洋地看着叶飞。

  叶飞有些迷糊,不明白她什么意思。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传说中地什么?

  不光是叶飞。 小护士和刘南也懵了,这个美女想干什么?鸿门宴么?埋伏下三百刀斧手,摔杯,呃不对,是拍巴掌为号?可人呢?

  柳叶有点儿吃不住劲儿了。 脸色有些灰败,很尴尬,很没面子。 她又拍了拍巴掌。 这一次,声音比上一次大。

  还是没变化。

  叶飞笑了。 他大概猜出来点儿什么。 不过,没动,打算看这小妞继续表演。

  “柳叶,你,你干嘛啊?你拍巴掌干嘛?”小护士不爱看小说,也不爱听评书,就知道一个鸿门宴还多少年想不起来了。 这时候根本没叶飞想地透。

  “雪儿姐姐,你别急,你等我怎么收拾他们!”说到最后几个字,柳叶已经是脸色发红,咬牙切齿,怒发冲冠……

  柳叶开始运气,叶飞只觉得一股澎湃的浩然之气扑面而来,心中惊讶:高手啊!

  “你们给我进来!”柳叶运气完毕。 对着门外一声大吼。

  狮子吼?难道是佛门高手?

  柳叶吼完,单间儿门立刻从外面打开,那个推她进来的大汉带着三个人鱼贯走了进来。 这四个人都是三十出头的年纪,每一个都肩宽背厚,身材高大,并排往那儿一站。 就是一堵移动的长城,都不用跟人动手,把对手一围就能憋死他。 现在,这几个人一进来,立刻把本就不算宽敞的单间儿空间占满了,每个人都产生了一种憋闷地感觉。

  叶飞眼睛很毒,他发现,这几个人都明显是练家子儿,而且功夫都不错。 这一点,从他们的呼吸频率。 神态举止上就能看出来。

  都是高手啊!

  来到现在这段时间。 叶飞已经把高手地标准降低许多。 过去,没练过二十年以上正经内家功夫的人。 在他眼里别说高手,连二流都算不上。 随随便便就可以轻松地打上两三个还不带喘气儿地。 可现在不行了,别说内家功夫了,能看到一个经受过正规武术训练的人就已经算地上是高手了。 更何况眼前这四个人除了明显的接受过武术训练地痕迹外,还有一种彪悍之气。 就像一柄出鞘的利剑。

  一定是见过血的!叶飞心里给这几人下了评语。 何为见过血?就是杀过人的。 不过,这年代,上哪儿去杀人去?除了负责执行死刑的武警,连军队里都没多少见过血的。 难道是外国人?亚洲人从外表看上去,都差不太多,尤其是东亚,外貌形态如果不是内行人,真不一定能分辨的出来。

  “你们几个,在外面想什么呢?没听见我叫你们进来啊?”这边叶飞还在思索,那边柳叶已经开始训人了。 没看出来,这小丫头发起脾气来还真挺有气势的,别看坐在轮椅上站不起来,可一样挺吓人,至少声音大地挺吓人。

  那个推她进来的男子显然是这群人的头儿,其他三个没说话,只有他微一低头,说道:“对不起小姐,刚刚我们没有听到您的掌声,外面很吵,下次不会了。 ”

  叶飞心里替他感到悲哀,也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这个年代,什么最重要?钱!没看见么?这几个人,每一个都有一身不错的功夫,可偏偏被柳叶这个扭到脚地小丫头片子训的连话都不敢说,除了钱,还有什么可以让他们低头?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那是因为,这个年代,对个人财产,尤其是有钱人的个人财产的保护力度是最大的。 过去要是你功夫好,看哪个有钱大户不顺眼,半夜抄他家去,把他的财产据为己有,就算是官府都拿你没办法,抓不着啊。 现在不行了,想抓你就抓你。 跑?你就是跑月亮上去都照样抓你回来!就不信在外太空你能打的过杨利伟!

  柳叶气呼呼地教训这四个人。 其实也不是她太刁蛮任性,主要是刚才她觉得自己太没面子了,当着这么多人,太丢人,太尴尬了,这股火儿自然而然就撒到这些罪魁祸首身上。 如果换成叶飞,估计直接抡拳头揍人了。

  “好了好了,他们也不是有意的,谁让你地手那么小呢?”叶飞有点儿同情那几个保镖。 替他们说了一句后,转移话题:“你打算,就靠这几个人保护你?能行么?他们才四个人,你又不是没看见那里有多少人!到时候我怕他们自己都自身难保,怎么保护你?”

  这四个小子本来挺感激叶飞替自己说话的,可听到他竟然怀疑自己地身手,立刻不干了。 不过。 他们也知道,这是柳大小姐地朋友。 不敢做的太过火,只是由那个领头地说道:“我们的功夫虽然不好,可我们就是死,也绝不让任何人伤到小姐一根指头!”

  这话说地气势雄浑,还真有“壮士一去兮”的气概,小护士和刘南都暗自叫好。 就连柳叶都觉得很有面子,有人肯为你卖命。 也是件光荣地事儿不是?

  可叶飞不这么觉得,他噗嗤一声儿笑了出来,引来众人侧目,他却豪不在意,说道:“我倒是挺钦佩你们的勇气,我也相信你们能做出来,不过,我可不觉得你这样做有多聪明。 你也不想想。 要是你们都没命了,你们小姐还怎么办?你们是要保护她地呀,不是去给送死的!说的好听点儿,你们这叫勇气可嘉,说的难听点儿就是有勇无谋!有勇气不假,可也没用到正经地方。 ”

  这话说的可有点儿伤人了。 却也很有道理,尤其是柳叶,仔细一琢磨,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要是他们都死了,自己怎么办?当时脸色就不好看了,怎么想怎么觉得,这几个人都不太靠的住。 看来看去,还是觉得叶飞最靠地住,至少他说的有道理。

  这四个人急了,他们不能动手。 却也不见得要忍着。 于是乎,领头那人一伸手。 从衣服里扯出来把手枪来。 其余三人一见,也跟着一人掏出一把手枪。

  几个人都吓了一跳,还以为他们一言不和恼羞成怒就要动手杀人,叶飞甚至都做好了随时掀桌子的准备,心里暗怪柳叶带这么几个怪胎来干嘛,简直就是捣乱嘛。

  刘南面色不面,表现的很镇定,可实际上,他是懵了,呆住了。 他是个医生,还是个外科大夫,死人他可是见的多了,血肉模糊的死人他也见过不少,可这些和有人当着面儿杀人完全不同。 他双手在下面用力握在一起,呆愣愣地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

  小护士吓坏了,毕竟那可是自己男朋友,要是出了什么事儿,她也不想活了。 她用力拉着柳叶的袖子,让她制止这几个家伙。

  柳叶知道他们有枪,可没想到他们就真敢拿出来。 现在想命令他们把枪收起来,心里却没底,也不知道现在说话还管不管用,后悔的要死。

  叶飞也就是慌了一下,随后就镇定下来。 他看出来了,这几个人根本就不是被自己刺激地想杀人,否则,他们怎么不把保险打开?

  叶飞不太懂枪,可他知道,枪都是有保险的,如果不打开保险,跟一块砖头也没什么区别。 他不相信,这几个家伙敢开着保险就把枪揣着,要真是这样,估计早把自己打死N次了。

  “你们想干什么?”叶飞笑着问道。

  “这位先生,我们只是想证明,我们有能力保护小姐的安全!如果有谁胆敢侵犯小姐的安全,我将会毫不犹豫地用这把枪射杀他!”领头的家伙握着手枪,语气坚定地说道。 而且挑衅似地看着叶飞,那意思很明显,如果你敢对小姐做什么,我也会毫不客气干掉你!

  “好吧,既然你这样做,那我不得不承认,你们的确有能力保证她地安全。 不过,我觉得,作为保镖,你们应该尽力劝说你们小姐,远离危险。 这是最安全的办法。 ”

  “小姐如何做,我们无权过问,我们只是保镖,在任何时候,保护小姐的安全!”领头的人语气生硬地回答,然后标枪般站立,看也不看叶飞一眼。 看来,他对叶飞是很不感冒,不想理他了。

  柳叶得意了,这个保镖的话让她听的很爽。 她眉开眼笑地看着叶飞,那神情仿佛再说:怎么样?知道厉害了吧?看你还敢不敢不带我去!

  “好吧好吧想去是吧?那就去吧!**,咱们都去。 咱们一起去!人越多越好,到时候天塌了,也有大个子挡着。 ”叶飞嘟嘟囔囔地说着,声音虽然不大,可别人都听地很清楚。

  这个单间儿里,除了两位美女,就数叶飞最矮。 那几个柳叶的保镖就不说了。 没有一米八以下的。 就连刘南都比叶飞高一点儿。 所以,他这话一说完。 刘南脸色就古怪起来,至于那几个个子最高地保镖,脸色冷冷地,根本就当叶飞放了个屁。

  对于他说一起去这话,出乎他的预料,没有人反对。 小护士自然不会离开。 自从听了叶飞和柳叶这两天地经历后,她就隐隐觉得有点儿问题了。 虽然说不太清楚,不过,女人地敏锐直觉告诉她,还是不要让叶飞和柳叶单独在一起比较好。 所以,她没反对。

  刘南很矛盾。 从小他就是个乖宝宝,学习好不说,平时也是安安静静的,不像其他孩子。 能把天闹翻了。 高考地时候,也完全没有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专业,而是听了家里的话,考了医学院——他们家算是医生世家了,父母都是医生,祖父是老中医。 总体来说。 他是一个在中国传统教育模式下,培养出来的精英。

  他是乖宝宝,不代表他没有好奇心,听柳叶添油加醋地把昨天的事儿说了一通后,他心里也痒痒的。 像他这样的人,从小就听家里话,不打不闹,一直平平稳稳地走过来,其实,也满期待能够疯狂一把。 年轻人么。 要都像四五十岁的人那样。 未免死气沉沉,有时候他也挺后悔的。 这辈子虽然过的挺顺,却也没有那尽情挥洒青春的五光十色。

  所以,当听到叶飞愿意带自己去的时候,他心动了。 只是,这种事情,毕竟与他所受的教育相背。 而且,他也担心安全问题。 虽然那几个家伙有枪,可他们真敢随便开枪么?不过,他只是犹豫了一下,就决定去一起去,只是去拿钱而已,应该不至于出什么问题。 反正,天塌了也有大个子顶着——叶飞在他和那四个保镖的脑袋上来回转圈儿,他则把目光甩到了那四个保镖身上,他们四个个子高啊。

  “那咱们现在就走吧。 ”一旦决定要去,刘南就有些跃跃欲试了。

  “好,走吧……”叶飞站了起来,还没迈步就愣住了,眼睛顶着一桌子地杯盘狼藉,心里咯噔一下:坏了,忘了结账这个事儿了!

  叶飞恨不得狠抽自己一通,心里这个悔呀。 怎么就把这个事儿给忘了呢?怎么就忘了结账的事儿呢?怎么就不先把这事儿给办了呢?

  眼看着被自己叫来的援兵就在眼前,却没有开口的机会,叶飞的郁闷是别人难以想象的。

  要丢人了,要丢人了呀!叶飞急地额头立时见汗,心里拼命想办法,可办法哪里会那么容易出现?

  现在,唯有用“拖”字诀了。 先把这个突然出现的危机拖过去,然后再想办法跟柳叶联络一下,让她帮自己解围!

  心里打定主意,叶飞也就不急了,又重新坐回了回去,在众人不解地目光下,说道:“来,回来,坐下,着什么急啊?也不看看现在才几点,那帮子玩意儿就算什么都不怕,也不可能这个时候就开始吧?咱们就在这儿等着吧,到了十点再出发就赶趟。 去早了到那儿喝风去啊?我是酒足饭饱了,你们爱喝你们喝去!”

  “你以为就你知道啊?”柳叶瞪了他一眼,拉着小护士的手说:“谁说我们现在就去的?趁着时间还早,我们去喝一杯不好么?你们也吃完了,在这儿待着什么意思?你说是不是,雪儿姐姐?”

  小护士笑着点头:“是啊,在这儿待着多没意思,咱们找个酒吧坐一会儿吧,好不好叶飞?”

  叶飞很想说不好,可这话说不出口。

  怎么办?柳叶这臭丫头,诚心要老子出丑啊?靠,早知道昨天不管她好了!叶飞心里气坏了,没想到,最先拆自己台的,不是刘南这个情敌,而是她!

  更让他生气的是,就这一失神的功夫,柳叶就把服务员叫过来了,结账!

  服务员拿着账单走了进来,问谁结账,叶飞多想自己这时候是一只蟑螂或者老鼠,可以扭头就跑。 可他不是,所以,他不能扭头就跑,只能眼睁睁看着柳叶指着自己说:“他。 ”

  苦!

  [w w w .1 6 K b o o k .c o m]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