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叶飞以为今天要完蛋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自己的面子算是一落到底了,以后还怎么混啊?太丢人了!

  服务员拿着账单,一步一步转到叶飞身边,把账单递给他,“先生,一共是一千两百三十块。 ”

  一千两百三?差不多是这个价。 别看叶飞点菜的时候那么疯狂,其实花多少钱都心里有数。 可是,他现在哪有这些钱?下午就剩下一张大票,五十的,还买了手机,怎么办?

  叶飞头上的汗是止也止不住。

  所有人都看着他,等着他结账。

  小护士察觉了什么,她知道叶飞的条件,一千多块,他身上真不一定能有,有些替他着急。 可她也没办法,一千多,她也拿不起啊。

  怎么办?**,丢大人了,难道要求那个刘南?我x,我宁可在这儿给他们刷盘子也不求他!怎么可以向敌人祈求?

  说吧,反正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先想办法离开这里,丢人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是?跟服务员说说,到外面去结账!叶飞下定决心,当即便排除万难,张口道:“我……”

  意外,总在关键时刻发生。

  奇迹,总是眷顾那些即将倒霉的人。

  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

  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想自杀也不是一下就能死成地。

  叶飞刚说了一个字,单间儿的门。 帮帮帮帮被敲响了。 叶飞下意识地停住了后面地话,最后关头又向后推了一步。

  究竟是谁会在这个时候来呢?没人知道我们在这儿啊。 这里面,某个人的朋友?嗯,似乎不太可能。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顺水推舟,再叫上来一桌子菜,然后找机会跟柳叶说一声儿。 把这场面给我圆了。

  如果不是谁的朋友,又会是谁呢?难道是店里发生了什么事儿?不会是失火了吧?或者老板被人打了?还是有人来砸场子了?如果是这样。 嘿嘿,就有机会趁机开溜了!

  就在叶飞胡思乱想之际,门被从外面推开了,走进来俩人,俩胖子。 其中领先的一个西装革履,梳了个油光锃亮,苍蝇爬上去都要摔一跟头的大背头。 腆胸叠肚气势不凡。 后面那个穿着一身白色的护士,错,厨师服,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这家店地厨师了。

  厨师来了?他干嘛?叶飞心里一阵狂喜,难道,真的出了什么事儿?不然他个厨子跑这儿来干嘛?旁边儿那个西装胖子干嘛地?

  叶飞抬眼看着进屋的两位,心里打着算盘。 噼里啪啦作响,准备看准时机,能溜就溜。

  两个胖子进屋儿了,那个服务员一看,急忙说道:“老板,赵师傅。 ”

  老板?师傅?靠。 这家店的两大巨头都来了?**,看来,不是老板出什么事儿了!叶飞刚刚产生的一点儿希望慢慢消失了:难道说,他们知道我没钱,老板都特意亲自出面?我x,这也太看的起兄弟了吧?

  老板对那个服务员点点头,可注意力却放在了在门两边挤着的四个保镖。 叶飞心里一阵好笑:妈地,你要是敢逼老子,哼哼,就让他们收拾你!

  “呵呵。 诸位好。 我是这店,天然居的老板。 我姓王,王福来,这是我的名片……”这位王老板一边发着名片,一边说着。

  叶飞接过名片,一看上面印着几个字儿:天然居王福来总经理,然后还有一堆名头,什么滨海美食协会会员,什么滨海饮食业协会会员之类的,没一个有营养的。 天然居?这里叫天然居么?真他**俗啊,这名字都快被中国人用烂了,什么客上天然居,居然天上客,天上要真上那么多客,估计玉帝都得翻脸。

  叶飞很不已自己来吃饭居然不知道饭店名子为耻,反而在心里开始批评起人家餐厅来。

  还是小护士陈雪儿说话了,她看了眼名片,笑道:“王经理,你好,可以告诉我,您的来意么?”

  “哦,这个,我给大家介绍,这是我们酒店的厨师长,赵洪赵师傅。 老赵,还是你来说吧。 ”王老板往旁边让了半步,把赵厨师长让了出来。

  在酒店里,厨师长的地位是很高地。 这位赵厨师长站出来,哆哆嗦嗦的,情绪似乎很激动。

  叶飞心里腹诽:就算知道我没钱付账,你也不用这么激动吧?我就算没钱,损失的也是你们老板,你哆嗦个鸟?

  “这个,几位客官……”叶飞没想到,这位厨师长竟然还挺复古,还客观,用不用叫个小二来?

  “几位先生小姐,我是这家店的厨师长,我叫赵洪。 ”

  “知道知道。 ”叶飞摆摆手,说道:“有什么事儿您就说吧。 ”

  人家老板和厨师长都出来了,估计想混过去不是那么容易了,叶飞心里已经做了最坏的准备,大不了老子丢个面子,你还能吃了我是怎么地?

  “是是是,我就是太激动了,有些啰嗦,几位莫怪。 ”

  你激动个什么劲儿?叶飞很无奈地耸了耸肩,等他说话。

  赵厨师长说道:“我老赵从7岁就跟师傅学艺,到今天,已经整整四十多年了。 可我连我师公,就是我师傅的师傅,我连我师公一半儿地本事都没学成,为什么?不是我师傅不教我,而是我师傅也和我一样,他也有很多东西没学到。 ”

  “为什么?是你师公不教么?”柳叶好奇地问了一句。

  老赵摇了摇头,叹息一声。 说道:“不是我师公不教,而是我师公死的早啊!这位小姐你不知道,过去啊,咱们中国地手艺人,都是靠口口相传,一代传一代,才把着老祖宗的好多好玩意儿传下来的。 不像现在。 都有各种各样的职业技能培训,可以系统的学习。 过去可不是这样。 你想学什么。 要是不拜师,就别想学会,也没有那些书。 所有的书,不是四书就是五经,那帮子当官儿读书的,哪里会在乎咱们这些穷苦地手艺人?”

  啰嗦!叶飞有点儿不耐烦了,这种事儿。 他知道地比谁都清楚,旧中国就那个现状,很多东西就是因为在教育传承地方式上除了问题,才失传的。 比如说,一个人学了一身好手艺,可他却因为意外死于非命,那他地那些手艺不就失传了?如果他的那些手艺全国也只有他一个人会,那他一突然死亡。 这门手艺上的很多东西,就要跟着他在中国甚至世界上,彻底消失。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过去有本事的,都去读书了,没本事地,不识字的才去学这些手艺。 就算是给他们印一本儿书他们也学不了。 更何况,好多身负技艺的人都敝帚自珍,不肯把自家的东西教给别人,甚至连自己摆酒磕头的徒弟都要留上一手儿,担心将来抢了自己的饭碗,这种情况下,这些技艺又怎么可能一个不差地完美传递下来?更何况中国历史上还有那么多乱世。 每一次乱世,都不知道有多少老祖宗的好东西失传,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老赵厨师接着说道:“我师公死地早,我师傅有很多东西都没学到。 虽然他对我倾囊相授。 可我也有很多东西没有学到。 只是从师傅的嘴里听他说起过师公的一些事情。 ”

  叶飞点点头,说道:“这些和你的来意有什么关系呢?你师公的东西。 我们可没人会,就算我们想帮你,也帮不上啊。 ”

  叶飞这话说的有点儿气人,就算是这个道理,也没必要这么说。 而且,人家既然来了,必然是有所求地,不然人家一个老板一个厨师长哪有闲工夫到这儿来跟你闲唠嗑?不过,这也是实话,小护士瞪了他一眼,却也没说什么,看着老赵厨师等着他的下文。

  “不不不,你们能帮上,一定能帮上。 我就是想来问问,这桌子菜,是谁点的?”老赵厨师的情绪更加激动了,指着一桌子狼藉菜肴问道。

  “他。 ”这一次,叶飞动作很快,直接就把刘南扔了出去,“是他点的。 ”

  还没等人有反应,老赵一个箭步冲到刘南身前,一个九十度的躬就鞠了下去,“这位先生,我老赵求您收我为徒弟!”

  老赵很激动,如果不是现在人多,而且现代社会跪拜那套,估计他都跪下去了。

  刘南手足无措,连忙把老赵扶起来。 怎么说老赵年纪摆在那儿呢,长着礼,不敢受啊,折不折寿不说,关键是这么多人呢,要是受了这礼就太难看了,“老赵师傅,您这是干什么?有什么事儿您说,这礼我可受不了。 ”

  “受得了,受得了。 ”这老赵有点儿固执,非要往下鞠躬:“就凭师父您点的那些菜,这一礼就受得了。 ”

  刘南迷糊了,我点的菜怎么了?

  “赵师傅,您有话直说,我点的菜怎么了?我都是按照菜谱上点的,菜谱上没有地我可一个都没要啊。 ”刘南有些慌张,实现直往同样点过菜地叶飞身上扫,心道:点菜你也有份儿,赶紧出来帮忙啊。

  “不是,师父,您点的菜没有问题,我指地是您点的那些菜后面加上的那些特殊要求。 我老赵虽然没什么本事,可还记得师父曾经讲过的师公的故事。 那些菜虽然不知道怎么做,可大概是什么玩意儿咱还是知道的。 师父,您的那些特殊要求,我看就很像我师公没传下来的那些技艺。 我老赵活了这大半辈子,眼看着土埋半截儿,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多学点儿师公的技术,把这点儿老祖宗的东西多往下传一些儿。 这些东西,是越来越少。 能多一点儿就是一点儿啊。 ”

  说到这里,老赵的情绪越发地激动,不再鞠躬了,直挺挺的就要往下跪。 这可把刘南吓坏了,手忙脚乱地拉扯着老赵,也顾不上其他,直接吼了起来:“赵师傅赵师傅。 您说的那些跟我没关系,那些菜他不是我点的。 ”

  这句话的效果比什么都管用。 老赵当时就停住了动作,不相信地看着刘南,似乎想到了什么,挣扎着又要往下跪,而且比先前更加坚决了:“师父,我知道,这种技术是不能随便传与外人的。 我老赵愿意拜招待您的门下,早晚请安,绝不敢有一丝怠慢,只求您一定收下我这个徒弟,求您了!”

  情况到这里,单间儿可就有点儿乱了。 本来地方就不大,还挤了这么多人,最重要地。 还有两个人在没完没了的撕扯着,好几次都差点儿把桌子碰翻了。

  这时候,听了老赵地话以后,小护士也明白了,转眼看着叶飞,眼里满是询问和不解。

  柳叶虽然来的晚。 不知道这菜到底是谁点的,不过,听了刘南的话,再看看小护士的表情,也就猜出来,这事儿是叶飞干出来的。 也用古怪地眼神看叶飞。

  那边刘南已经被老赵折腾懵了。 他先是向王老板求助,王老板根本不管,反而用同样殷切地眼神看着他。 他的想法可以理解,要是自己地厨师可以多学到一点儿失传的技术,对自己的生意也有好处。 甚至连他自己都帮着老赵说几句话。 又怎么会帮他?

  求老板不过,刘南又把求援对象放在了柳叶那几个保镖身上。 他们几个随便来一个。 都能把老赵给拽起来。 不过,这些家伙鸟都不鸟他,完全一副看戏的样子。 只要柳叶不说话,他们才懒的管这个。

  最后,刘南被逼的实在没招了,大吼一声:“都给我停!”

  他这一嗓子音量不小,把老赵吓了一条,终于停住了,呆呆地看着他。

  这时候,刘南才得着空说话:“赵师傅,虽然我很想帮你,不过,你说的这事儿我真的无能为力。 ”眼见老赵又要往下跪,刘南都快哭了,心道:我怎么碰上这么个人?寻死觅活地,就不能好好说话么?

  他急忙拉住老赵,抢先说道:“不是我不帮你,我真帮不了你,你要求的人不是我,是他!”

  刘南终于把这话说出来了,指着叶飞,说道:“赵师傅,我们一共点了十八个菜,其中有六个是我点的,这六个菜,我是什么都没说,就是叫了菜名。 还有十二个菜,是他点的,除了点菜,他还说了好多,具体是啥我都忘了,反正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他要个豆腐,还得给雕成花儿!您也是老厨师了,我们点的菜,您都应该明白吧?要想学,去找他吧。 他叫叶飞,这个人心地善良,最怕人求,最怕人磨,您要想跟他学东西,就跟他磨!”

  是人都听出来了,刘南这话是包藏祸心,祸水东引啊。 也算是报刚才叶飞不帮忙地仇了。

  小白脸子,没安好心眼子!叶飞气的恨不得踹死刘南。 不过,他没这个机会了,因为那位老赵师傅已经舍了刘南,找他来了。

  这一次,老赵都没那么多废话,直接就往地上跪,噗通一下就跪那儿了,叶飞拦都没拦着,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古怪地看着他,没想到他竟然敢受了这一跪,简直就是,就是,就是什么,他们也说不出来。 想跟人家学东西,跪一下也很正常,只是这个双方年纪的反差,实在让人不太容易接受。

  刘南气坏了,刚才他费了多大劲才没让这为老赵师傅跪下去,到了叶飞倒好,他拦都没拦,直接就受了这一礼,让这小子心里严重失衡。

  老赵其实并不是真心想跪,虽说想学东西,可毕竟自己年纪摆在这里,给一个二十出头的小辈下跪,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张脸实在不好看。 不过,想学人家的东西,没有所表示又不行,有了刘南的经验,老赵以为,这个叫叶飞的肯定也不能让自己真的跪下去。 我就做个姿态,然后这小子一拦。 双方地面子就都维护住了,自己也不丢脸,礼数还做足了。

  可他没想到,自己这一跪,对方根本动都没动,就坐在椅子上,好整以暇地看着自己。 等膝盖接触到坚硬地地面时。 他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给一个二十出头地毛头小子下了跪。 还当着这么多人,这张脸霎时间涨的通红,几乎要滴出血来,跪在那儿,连话都说不出来。

  王老板傻了眼,他也是在面上混了多年地人物,老赵的小九九他自然清楚。 而且来之前俩人也是这么合计的。 可没想到地是,老赵竟然还真的跪下去了,那小子就那么坦然地受了这一跪,这这这,这老赵可是吃了大亏了。

  他是个成了精地生意人,从来是只占便宜不吃亏,他就没有想到,如果真的从人家那里学到点儿真东西。 自己又能得到多少。

  老赵跪在地上一言不发,盯着叶飞,想站起来,人家还没有表示,毕竟是要跟人家学东西的,他也不好自己起来。 这心里就开始盘算上了:我这跪也跪了。 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跟他学点儿东西,不然岂不是白丢了这张脸?

  叶飞好笑地看着这个老赵演了半天戏,他的眼睛是亮的,心里也不傻,早就看出这小子在拿假。 就他那块头儿,常年在厨房,每天从事的劳动都不少,他要是真想跪,还能让刘南拦住?估计一个不小心可能连刘南都被他连累给砸下去。 他最看不上的就是这种人,透着一股子遮都遮不住地虚伪。

  要是你想学东西。 你就得拿出点儿真心实意来。 怎么能来这套虚假的东西呢?虽然年龄没你大,可不是有这么句话么?学无先后。 达者为师!你管人家年纪干嘛?拜师岂有不跪之力?人家又不是学校老师,凭什么就非得教你?存了这个心思,叶飞看他腾腾腾腾往自己这边来,就知道他又要用那招儿了,所以,他压根儿动都没动,手都没抬,就那么看着老赵在自己跟前儿跪了下去。 还笑嘻嘻地看着老赵,似乎还指望他给自己磕个头呢。 他可没有刘南的顾虑,要论年纪,不算历史过了多少年吧,光是自己活的,前后加一起就六十多年,受这一礼也是应当。 如果算上穿越的这几百年时空,自己的岁数估计可以当他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了,受他这一礼都算是他赚地,要不然,他想给他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磕头,还得去上坟呢。

  见他半天没动静,就那么看着人家,小护士有点儿吃不住劲儿了,怎么说也跟父母的年纪差不多了,就这么让人跪着多不好?赶紧拉人家起来吧。 小姑娘到底心地善良,一个劲儿地给叶飞使颜色。 其实,她这样做,还有一条道理。 这个叶飞,身上总是有稀奇古怪的东西,先是大难不死,心跳都没了又活了过来。 然后又能治病,还会针灸,再来制药,现在又会当厨子,也不知道他是真会假会。 要是真会还好说,万一不会,你受了人家这一跪岂不是说不清楚了?人家要能让你轻松离开就有鬼了!

  柳叶倒没在乎这个,就是觉得挺好玩儿的。 她也觉得,叶飞身上地谜好像越来越多了,对这个人也越来越有兴趣,真想看看他还有什么没露出来。

  刘南满脸苦笑,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叶飞笑了笑,等了一会儿,见这个老赵不说话,就先开口说道:“赵师傅是吧?呵呵,不知道,您这是什么意思?”

  一句话,差点儿把整个单间儿里所有人都给气死!这时候还问这个?感情,这么半天在这儿坐的的不是您老?

  老赵满脸通红,气的要死,可话还得好好说,要不然可就真的白跪了。

  “师父,我想跟您学艺!”

  “学艺?哦,学什么艺啊?我会的东西可多了。 ”

  老赵心说:我一个厨子,能跟你学什么?还不是厨艺么!

  “厨艺。 ”

  叶飞点点头,笑道:“厨艺啊?呵呵,我倒是懂点儿。 刚才听你的意思,好像我会的这些东西,跟你学的颇有渊源?呵呵,难道说。 你地师公当年是宫里御膳房地出身?”

  这句话就说到点子上了。 给天子做饭,跟普通老百姓是不同地,讲究很多,这也是宫廷菜系和民间菜系的区别所在。 叶飞吃了一辈子御膳房地东西,民间菜系也只是出去办差的时候偶尔品尝,要说懂得什么,那是不可能。 所以,他会的。 也都是宫廷菜系地东西,都是跟当年御膳房长来的见识。 而这个老赵,竟然认为他会地这些东西,就是他师公当年没传下来的东西,这不正是说,他师公当年就是在宫里给皇帝当差的御厨么?

  老赵一听这话,当时就愣住了。 看叶飞的眼神也跟刚才不一样了,脸也没那么红了。 如果说刚才他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跪拜,这会儿却是没那种感觉了。 他觉得,自己这次是找对了人,因为,他的师公还真就是当年御膳房的厨子!

  别人一看他这表情,不用他说也都明白了什么,看叶飞地眼神儿都不一样了。

  小护士已经不觉得太惊讶了。 不过,听说他会做饭,而且似乎厨艺还很不错,立刻笑眯眯地想到,自己以后可就有口福喽。

  柳叶和小护士想的差不多,不过。 她没有人家那么理直气壮。 可也暗暗决定,不论怎么样,也要狠狠压榨他一番。

  刘南则用崇拜的眼神儿看着他。 前面说了,刘南最大的爱好,就是吃了。 他几乎吃遍了中国有名的小吃。 见到一个懂得很多失传技艺的厨子,那简直就是上天对他最大的奖励。 同前面的两位美女一样,他也开始寻思,要怎么样,才能蹭叶飞几顿。 他地目光落在小护士身上,心想。看来。 这个还就得落到她的身上了。

  这里的老板情绪比他们都激动,他都快高兴疯了。 他不是厨子。 也不懂什么厨艺,可他早就听老赵说了,这些东西的价值。 他想到的是,如果老赵真的学到这些东西,那以后这个天然居地生意,还不水涨船高财源滚滚?

  “师父,您果然是真正的高人,不错,我师公的确是当年在宫里御膳房当差。 后来民国从宫里出来,才收的我师傅,结果,没多久就去了,一身的技艺也都没传下来。 师父,求您一定要收下我这个不成器的徒弟!”老赵一咬牙,脑袋就往地上碰。 他也顾不得这个了,既然见到了真佛,你管他穿的是不是袈裟,多拜两拜总没亏儿吃。

  叶飞沉吟了一下,绷着脸,把架子端足了,才缓缓说道:“嗯,要说呢,我这些东西教你也是没问题的,反正我也用不着,不过呢,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什么问题?”

  不光是老赵,所有人都被吸引了,等着叶飞抛出问题。

  叶飞心里都快笑翻了,琢磨着,我这句话要是说出来,他们会有什么反应呢?会不会直接气死两个?

  心里虽然活动剧烈,可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绷的紧紧地,缓缓说道:“其实,我根本就不会做饭。 ”

  做饭是通俗地说法,很多人,或者说大部分人都把做饭和厨艺当成了同义词。 事实上,这是不同的。 做饭是个动词,其含义,就是把各种蔬菜肉类等吃食,做成*人可以食用地食物。 而厨艺是个名词,代表的是做饭的技术。

  叶飞的情况是,他懂得厨艺,但不会做饭。 也就是说,他懂得理论,却没有实践的能力。 跟纸上谈兵差不多。 可这话听在别人耳里就不一样了,说的好听点儿是你自己谦虚,说的不好听,就是你拿个跟你蝶岁数差不多的人当礼拜天儿过呢,玩儿人也没这么玩儿的吧?

  所有人,额头都是几条黑线,尤其是王老板,脸色大变,那样子好像要吃人一样。

  小护士,柳叶还有刘南也都觉得叶飞这样做太过分了,简直不把人当人嘛!跪都跪了,你现在却来说这话,你早干嘛去了?换个脾气大的,估计拼命的心思都有。 你看看,还是这个赵师傅善良,虽然你干的这么不地道,可人家还是一点儿都不生气,反而还跪在地上——诶,奇怪了,他怎么还不起来?不会是希望太大。 冷不丁失望了,弄疯了吧?

  小护士很不满,叶飞今天干的实在太没坏了,她狠狠瞪了叶飞一眼,就去扶赵师傅:“赵师傅,您先起来,有什么话咱们坐下说。 你这样跪着,可折煞我们这些小辈儿了。 ”

  柳叶鄙夷地看了叶飞一眼。 哼了一声,附和道:“是呀,赵师傅您别生气,您还是起来吧。 ”

  刘南奇怪地看着叶飞,他不觉得叶飞是故意戏耍这个厨师,他也不觉得叶飞是这种人。 而且,最重要地是。 赵师傅本人的态度。 他似乎,似乎不像是生气。

  王老板也发觉有些不对了。 他和老赵搭档了好多年了,老赵是个什么脾气他再清楚不过。 如果有人敢这么干,他保准那人出不了店门,别说继续给他跪着了,估计直接跳起来找刀砍人了。 可看看现在,老赵似乎一点儿也不生气。 老王就觉得,这里面有事儿。

  果然如此。 只见老赵砰砰砰的磕了三个头。 说道:“师父,您是贵人,做饭下厨这种事情,自然不需要您亲自动手。 徒弟只求能得到师父点拨几分便心满意足!”

  老赵是正经的厨师,而且还是厨艺很高的大厨,自然明白厨艺和做饭的区别。 他其实早就知道叶飞不是个会做饭的人了。 这一点从他地手掌就能看出来。 中国传统行业,大部分从手上就能看出来,一个人是干什么的。 这是因为,各行各业使用手地方式不一样。 他见叶飞手上没有常年握勺的茧子和油腻,就知道他即便会做饭,也不常下厨。 当听叶飞说自己不会做饭时,就明白了,这个师父是个理论派。 其实,理论派还是实践派对老赵都没啥影响。 他自己就是实践派,找个理论派的师父也不错。 大部分美食家都是理论派。 让他们亲手做。 可能还不如一个学徒呢。 但是,这些人就是知道如何才能做出好东西来。

  叶飞对老赵的悟性很满意。 他能理解自己的意思,就证明他不是个蠢人。 自己几十年从御膳房那些大厨手里耳濡目染搞来的一点儿东西,如果能教给他,倒也得其所哉,反正留自己手里也用不上。 而且,就算会做饭,有一手不错的厨艺,他自己也不会每天下厨满足自己地饕餮食欲,留着也是浪费。 再说了,人家跪也跪了,师傅也叫了,头也磕了,再绷着不教,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连他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

  他点了点头,终于伸手把老赵搀了起来,说道:“老赵啊,既然你诚信想跟我学,我也绝不藏私。 不过,很可惜,我真的不会做饭,所以,也没办法手把手教育你什么东西。 所幸,你也不用我教那些基本的东西,论起这些,你当我师父都绰绰有余。 ”

  虽然知道这是实话,可毕竟是自己要跟人家学,要拜人家为师,老赵连说:“不敢不敢。 ”

  叶飞摆摆手,说道:“没什么不敢的,这是实话。 我呢,就是懂得一点儿理论上的东西,这些东西呢,如果你想学,我就教你。 不过呢,师父这话就免了吧,你也不用教我师父,咱们就当朋友吧。 毕竟,你的年纪都能当我爹了,我可不想折福。 ”

  老赵听的心花怒放,可嘴上却连说不敢。

  叶飞笑了笑,接着道:“这样好了,一时半会儿,我也想不起来教你什么东西,也没那么多时间。 这样吧,等我回去了,把我懂的那些东西都给你写下来,然后你拿去自己琢磨,能琢磨出什么,那得靠你自己地本事,我可不保证什么。 ”

  “好好好,可是……”老赵先是连忙答应下来,然后又一脸为难。 他怕这个师父走了就不来了,到时候连人也找不到,那头可真就白磕了。

  叶飞知道他想的是什么,笑了笑,说道:“我给你留个电话,你可以给我打电话,还有,我是滨海大学的学生,你也可以在滨海大学找到我。 放心,不会让你白磕头。 ”

  于是,叶飞把自己的电话告诉了老赵。 等他记下来以后,叶飞道:“好了,还有没有事儿了?没有的话,我们可要走了。 ”

  “不忙不忙,几位难得来一趟,等一下我再摆一桌,也算是老赵的拜师宴。 ”老王很机灵,一看叶飞要走,虽然留了电话,可他还是很担心万一找不到人,不是白高兴一场?便有心借着酒宴,把这事儿定下来,最好是他能够直接写出来。 至于他有什么条件,都无所谓。 要钱,只要价格合适,给了。 钱不就是用来花地么?更何况这个还是一本万利的投资。

  “拜师就免了,我刚才说了,不算师徒。 另外,我们等一下还有事,也没时间吃这顿宴席。 而且,我们也都吃饱了。 ”叶飞指着杯盘狼藉的餐桌,说道:“叫人来结账吧,我们马上要走。 ”

  这一次,叶飞可是说的理直气壮。 他就不信了,这个时候,他们还敢跟自己要这饭前。 看这两个家伙也都是老于世故的人精,这种事是断然不会做的。 更何况自己手里还捏着他们最想要的东西,就算他们想翻脸,那也是拿到以后的事儿了。

  果然,都不等老赵说什么,作为老板的王胖子就替他说道:“哎,还结什么帐啊?这顿算我的,都算我地,以后叶老弟来吃饭,一律免单!”

  老王说地大方,叶飞听的舒服,老赵也觉得脸上有光。

  出天然居门地时候,叶飞心里一阵好笑,没想到担心了一晚上的事儿,竟然用这种方式解决了,真是太意外了。

  叶飞看了下时间,说道:“我们现在去哪儿啊?马上就去收账,还是干什么去?”

  “去酒吧去酒吧,现在去收账太早,去了也没意思,我们现在去酒吧喝酒吧。 ”柳叶立刻高举双手,生怕别人看不到她。 没办法,谁让她大小姐非要弄个轮椅呢?

  叶飞问小护士:“去酒吧啊?雪儿你觉得呢?”

  “好啊,我赞成。 ”

  “我也赞成。 ”虽然没人问,可刘南还是跟在小护士后面表达了意见。 这时候,不说白不说,白说谁不说?

  “好吧,既然是你提议的,那么,你告诉我,咱们去哪个酒吧?”叶飞捏了捏柳叶的鼻子问道。

  柳叶高举双手大吼:“黑豹酒吧。 ”

  叶飞一个跟头摔在地上。

  [w w w .1 6 K b o o k .c o m]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