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云……”

  叶飞的话刚刚出口,所有人都愣了。

  就在刚才,他握住了罗语枚的手,竟然又愣住了,呆呆地看着人家,一句话不说,眼中充满了深深的悲哀和依恋,还有一种沉重的痛苦。然后,他竟然叫出了另一个完全陌生的名字。

  老大他们愣愣地看着叶飞,再看看被罗语枚,想说什么,张张嘴,却又没有任何声音,不过,他们心里倒是有着一种理解,都是男人,看到这么美的姑娘,多看两眼也是应该的,自己也不比人家强多少。

  只有林诗儿看出了不同,虽然不理解,可她完全读懂了叶飞眼中的感情。她的心里翻起了滔天巨浪,难道,他们真的认识?直到叶飞叫出了那个她完全陌生的名字,她才略有所悟。

  “叶子,这是罗语枚。”她轻轻的提醒了一句。

  叶飞这个时候才从恍惚中清醒过来,抱歉的笑了一下,“对不起,罗小姐,你实在太像我的一个朋友了,所以……不好意思。”

  “没关系。”罗语枚同样笑了一下,很真诚。她过去经历过许多男人的搭讪,各种搭讪手段也见的多了,叶飞的这个说法,只能算是其中比较老土的那种,基本上,如果有人这么跟她说,她是绝对不会相信的。可是,今天,她却不由自主的相信了。刚刚叶飞眼中那种沉重的感情,就像一支大手,轻轻触动了她心底里最柔软的一根心弦,一瞬间,她竟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悲伤。

  “好啦,都坐吧,别站着了。”林诗儿笑着替罗语枚拉开一把椅子,让在座的男士们汗颜了好一阵子。

  桌子是圆的,林诗儿坐在叶飞身边,罗语枚又坐在她的身边,对面是老大他们几个。

  叶飞不想说话,也不知道说什么,脑子里全是过去在宫里的画面,一幅幅,好像电影,又像照片一样,忽闪而过。这些画面,有一个共同点,都有一个一身白色裙装的美女,她是飘云。

  画面倏然变换,几百年前的皇宫,变成了现代的大都市,一位火红的美女亲密地搀着一位男士,走向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她是罗语枚。

  飘云?罗语枚?你究竟是谁?

  叶飞的眼睛不时的飘香罗语枚,每一次,都会得到罗语枚一个轻柔的微笑,就像几百年前一样。他快要疯掉了,这究竟是他妈怎么回事儿?她到底是谁?

  林诗儿察觉了叶飞的状态似乎有些问题,关切地替他倒了杯水,轻声问道:“怎么了?怎么不吃东西?”

  叶飞面前的餐盘洁净,没有丝毫用过的痕迹,满桌精美的菜肴,他一口都没动。

  他摇摇头,“没什么,就是有些不舒服。”

  “生病了?”林诗儿难掩心中的关切,在他额头上试了一下,“没有发烧啊,叶飞你到底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我带你去医院吧。”

  “不用,没什么,很快就好了。”叶飞嘴角抽动,勉强笑了一下,然后,又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正优雅进食的罗语枚,接着说道:“那个,你们吃吧,我还有事,先回去了。”

  所有人都愣住了,只有罗语枚,似乎根本没听到他说什么,心无旁骛的小口喝着汤,脸上全无一丝表情。其实,她的心里也很不平静,只是,她自己又实在弄不清,这种不平静究竟缘何而起。每一次和叶飞的目光相撞时,她都觉得,自己似乎有些话想和他说。

  可是,老天作证,她太清楚了,自己和这个男孩子只是第一次见面,哪里会有什么话要说?只是,那种感觉实在太强烈了。

  叶飞走了,林诗儿想追上去,可是,自己是今天的东道,而且还有罗语枚这个客人,撇下他们,实在很不礼貌。直到罗语枚轻轻推了她一把,她才歉然的对其他人笑了笑,站起来,飞快的说了句:“呃,不好意思,罗姐姐我去看看他。”

  林诗儿追出来的时候,叶飞正一个人往学校走。虽然他的身体在动,可林诗儿却感觉,那身体似乎没有生气,没有灵魂一样。

  这种感觉吓了她一跳,连忙追了上去,“叶飞,你怎么了?有什么不舒服你告诉我啊,你别这样好不好?你究竟怎么了?”

  林诗儿的话连说了两遍,叶飞才清醒过来。他的心很乱很乱,刚刚,他整个人完全沉浸在一种莫名的情绪中,飘云和罗语枚,两个相貌完全相同的美女不停的在心头,他试图弄清楚两人之间的关系,却又完全没有丝毫头绪,那种感觉,压抑在心里,让他快要疯掉了。

  “没什么,我没事,不用担心。我就是想一个人静静地走走。”叶飞的声音很飘忽,就像一个久病床前的人,无力,轻柔。

  他越是这样说,林诗儿越是觉得这其中的问题,女孩儿焦急的说道:“叶飞,是不是有什么麻烦?你跟我说好不好?就算我帮不到你,也可以帮你分担一下。你别这样好不好?我,我很害怕。”

  她的声音虽然一如既往的温柔,却难掩其中的忧虑。叶飞平静的表情,让她心里的担忧越发的强烈。

  叶飞摇头,“真的没什么,你别乱想,真的,你回去吧,我自己走走。”

  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不能说。每个人都有秘密,有些秘密,即便是最亲近的人,也不能说。

  林诗儿还想说什么,可是,叶飞却不给她机会,慢慢往前走。女孩儿微微叹息一声,这一刻,她突然发觉,自己和叶飞之间的距离,好远,远到让她害怕。

  她再次追上叶飞,轻轻说道:“好吧,你回宿舍么?等一下我去看你,等着我。”

  叶飞点点头。实际上,他根本没听清女孩儿在说什么。

  林诗儿轻轻叹息一声,转身走回餐厅。

  叶飞漫无目的的闲逛,没有目的。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心里仿佛纠缠在一起的线团子,没有头绪。

  新买手机的铃声,把他从纷乱的思绪中拉了回来,接听电话,打错了。叶飞很是不爽的关掉了电话,在星星湖边的一个石凳上坐了下来,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发呆,直到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叶飞?”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