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到了,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

  “是你?”叶飞惊讶地看着面前的美女,竟然就是那个酷似飘云的罗语枚。

  罗语枚微微一笑,伸出手,“你好。”

  “你好。”叶飞轻轻握了下罗语枚的手,问道:“罗小姐怎么会来这里?下午没课么?”

  据老大他们所讲,这个罗语枚是那位来滨海讲学的著名教授的主要助手,平时的讲座,有一半都是由她代劳的,即便是那位老教授开讲,她也是主要助手,现在看她竟然来到这星星湖,叶飞有些惊讶。

  “下午老师会客,没有课。我听说滨海大学的星星湖很美,来见识一下。”罗语枚落落大方地在叶飞身旁的石凳上坐下,看着面前清澈的湖水,笑道:“你呢?怎么也跑来这里了?”

  “没什么,就是想来坐会儿。”叶飞重新坐下。

  两个人一起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没人说话。时间刚过下午亮点,下午懒洋洋的阳光照在湖面上,湖水随风摇动,泛着星星点点的光芒。

  叶飞本就纷乱的心,随着罗语枚的到来,更是乱成一团。身边美女散发着淡淡的馨香,冲进鼻孔里,刺激着他的神经。他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他现在已经明白了,这个罗语枚,并不是那个他日思夜想的飘云,两个人,只是长的很像或者说,两个人的相貌相同,却根本不是一个人,也不像他想象的,是飘云也穿越了时空来到这个时代。只是,相同的相貌,甚至连体香都是一样的味道,让他不由自主的总会想到那个在御花园里弹琴的身影。

  在叶飞心思烦乱的时候,罗语枚也并不轻松。她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到这星星湖来,实际上,按照她的计划,今天下午,她还有一个重要约会。只是,在吃过了中饭后,却不由自主的想到这星星湖看看,没有理由,只是一种很强烈的年头,强烈到连她自己都控制不住。直到看到叶飞坐在湖边呆呆的出神,才稍稍有些感悟。不过,这让她更加迷惑了,难道,真的是因为这个大男孩儿么?

  “你是诗儿的男朋友?”沉默了片刻,罗语枚终于问了一个问题,只是,这个问题,似乎有些没话找话的意味。

  “啊?算是吧。”叶飞随口答道。他根本没有深思过这个问题,实际上,他和林诗儿之间的关系,很有些不清不楚的味道在里面。显然,两个人都对对方很有意思,平时也很亲密,却没有人捅破这层窗纸。

  “算是?”罗语枚对这个答案有些不太理解,“你,不喜欢她么?还是说有其他原因?我看她似乎很在乎你。”

  “不,我很喜欢她,只是……”叶飞也不知道如何措辞,他不想告诉对方,是因为两个人虽然关系亲密却没有正式确立关系,只好很隐讳的说道:“现在大家都是学生,有些事,还不是现在应该考虑的问题。”

  罗语枚轻“哦”了一声,了然的笑道:“明白了。”

  “你明白了?”叶飞很惊奇,其实,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不过,他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他想知道的,不是林诗儿的事,而是罗语枚,是罗语枚自己的事情。

  他问道:“罗小姐,你和诗儿是很好的朋友么?”

  “是啊,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她从小就叫我姐姐,小时后我还抱过她呢。”罗语枚笑着答道:“我这次是第一次来滨海,也是住在她的家里,十多年的感情了。”

  “哦?”叶飞没想到,两人的关系竟然这么亲密了,可是,他想不通,既然有这么亲密的朋友来学校讲学,为什么林诗儿不告诉自己?

  “我们两家算是世交了,从祖父辈开始就有了过命的交情。”

  叶飞点点头。现在,他更加确定了,这个女人,跟飘云没有任何关系。

  “叶飞……”

  “叫我叶子吧,平时大家都这么叫我。”

  “好吧。不过,你也不要叫我罗小姐了。你可以跟诗儿一样,叫我姐姐,应该不算占你便宜吧?”罗语枚歪着头笑道,样子又俏又媚,看的叶飞怦然心动。虽然林诗儿的美貌也毫不逊色,可是,在风情上就要差了许多,毕竟,一个还是二十出头的女孩儿,另一个已经是成熟的女人了。根据他的目测观察,这个罗语枚的年龄,应该在二十五到二十七之间。

  “好吧,罗姐。”叶飞点头。

  “叶子,我有些话想问你。”

  “关于刚才么?”

  “是。”罗语枚点点头,“我总觉得,你刚刚的表情,似乎是在哪里见过我,不对,不应该是见过,应该是,很熟悉,对,就是很熟悉。你刚刚的表情让我觉得,你和我是很熟悉的朋友,可是,我却全想不起来有你这个朋友,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叶飞黯然,他又想到了飘云进宫后发生的那些事,“那么,你有没有什么感觉呢?”

  “我也不知道,除了你给我的那种感觉外,我似乎也应该认识你,可是,我却不记得了。真是奇怪,如果我们认识,我绝对不会没有印象。可是,我就是有这种感觉。”罗语枚很困惑,这个问题,从见到叶飞后就开始困扰着她,让她很难受,“难道,我失忆了吗?或者我丢失了一段记忆?叶子,如果你知道,请告诉我好么?这种感觉很不好!”

  罗语枚的话,给了叶飞一个提示,似乎,他们之间,并不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罗语枚和飘云之间,似乎有着某种联系。可是,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他很像再问几个问题,可是,罗语枚苦恼的蹙着眉头,一副百思不解的样子,看的他心里难过极了。过去,在宫里,他就经常看到飘云露出这种表情,他甚至从没见到飘云开心的笑过。每次飘云皱眉,都让他格外难过,今天,又看到了和飘云相貌相同的女孩儿皱眉,让他同样忍不住一阵心痛。

  算了,有没有联系又有什么关系?几百年前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叶飞心里轻叹一声,装起笑容,说道:“罗姐你想多了,我们过去并不认识。我今天是第一次见你,你是第一次来滨海,我又从没离开过怎么可能认识?我刚才的那种表现,主要是因为你太美了。呵呵,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比诗儿还美的人呢。至于你的感觉,我想,你应该是见过和我长的很像的人吧。就像我也曾经认识一个和你很像的人。”

  “呵呵,谢谢你。不过,你这话要是让诗儿听到了,她该生气了。”

  “事实如此,我是个诚实的人。”叶飞摊开手,“我想,诗儿也不会反对吧?”

  “贫嘴。”罗语枚笑了,明媚的笑容就像和煦的春风,拂面而来,似乎相信了叶飞的话,“你说的对,我是第一次来滨海,你从没离开过,我们是不可能认识的。呵呵,你说的对。对了,你说的那个和我很像的朋友,是叫飘云么?”

  “你怎么知道?”叶飞惊讶的问。

  “你自己说的。你忘了?刚才吃饭的时候……”

  “哦,想起来了。呵呵,没错。”

  “那么,你的那个朋友一定也很漂亮了?”

  “为什么这么问?”

  “你说的嘛,很像我啊。”

  “很像你就一定很漂亮了?你很自恋哦……”

  “不是自恋,是你自己说的嘛,你说的,诗儿都没我漂亮。”

  “……”

  两个人聊的很开心,时间也过的很快,直到罗语枚接了一个电话。

  “对不起,我要走了。我男朋友找我有事。”罗语枚收起电话,站起来,“下次有机会一起吃饭吧,和你聊天很开心,你要不要一起走?”

  男朋友?就是那天见过的那个和她很亲密的男人吧?叶飞的心轻轻抽搐了一下,勉强笑了一下,说道:“不了,你先回去吧,我再坐一会儿。再见。”

  “好吧,再见。”

  看着罗语枚的背影,叶飞心里有种说不清的感觉,嫉妒?吃醋?难过?他不知道。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