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遇袭

  小琳已经吓傻了,那辆汽车有如脱缰的野马向自己奔来,眨眼间便跃过了几十米的距离冲到跟前,一点儿刹车的意思都没有,眼看着就要撞到身上,可她除了尖叫之外,再也没有其他反应。

  还是叶飞反应快了一点,就在车子眼看着要撞到身上的时候,他猛地向小琳一扑,两个人在车子即将撞上的时候,堪堪躲了过去,摔倒在路边。

  那辆车子也没有停留,高速冲了出去,似乎刚才的惊险镜头只是一场意外。

  小琳已经吓瘫了,坐在地上,两腿蜷在臀侧,波浪似地长发散乱地披散着,眼中还蕴着点点泪珠儿,已经完全失去了基本的本能反应。

  那辆车子高速冲到开阔地带,在一阵刺耳的急刹车声中,又调转过头,再次向两人冲来,看样子,是一定要置二人于死地不可了。

  李文直终于动手了!

  叶飞很着急,对方开着车子横冲直撞,自己又带着个一点儿用也顶不上的女人,实在太被动了。 哪怕把这个女人送到安全的地方,自己一个人来应付也比现在好多了。

  眼看着那辆车子又冲了过来,叶飞心一横,一把抱起小琳,将她抗在肩上,往她的宝马冲去。 在那辆车子冲到身前之前,钻进了旁边停放的车子之间的空隙处。

  “快点儿,打开车门。 快!”叶飞几乎是吼出来的,因为他又听到了一阵凶狠地发动机轰鸣声,明显不是刚刚那辆车子,而且不止一辆。 而最让他害怕的是,他似乎隐隐听到了摩托车的声音。

  相比于汽车的凶狠和笨拙,灵活的摩托车威胁更大——叶飞可不认为,这个时候突然出现的车子。 会是来帮自己的。

  他连续吼了几声,女人终于恢复了一点理智。 急忙拿起小包找车匙。 叶飞在一边看地着急,连声催她。 可小琳却是越催越急,越急越乱,包里的车匙怎么也找不到,却连续从包里翻出来许多许多东西……口红,脂粉,手机。 钱包,还有一双黑色地连裤丝袜,就是没有车匙。 当叶飞看到她从包里拿出一只苹果时,彻底崩溃了。

  这个小小的包包里竟然装了这么多东西,天哪,女人到底是什么材料做成地?

  当三辆本田汽车和七八辆摩托车出现的时候,叶飞彻底对小琳失去了希望。 等她找到车匙,估计这些家伙已经干完活儿回去睡觉了。

  不过。 话说回来,李文直的手笔还真是不小啊,竟然在这个停车场埋伏了三辆汽车和八辆摩托车。 每辆汽车里都坐了至少两个人,每个摩托车的车手后面都坐了一个人。 那些不用驾车的人,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武器,或者钢管或是片刀。 甚至还有人抡着流星锤。

  让叶飞稍稍欣慰的是,暂时他还没看到有人拿着枪械一类地热兵器。 只要没有这种东西就好,冷兵器他还能对付。

  “你自己小心吧,最好找地方藏好,我去把他们引开!”叶飞顾不上女人了,最好是自己能够吸引对方的注意力,然后让她偷偷溜走。 叶飞本想让她找机会报警,可一想到李文直既然安排了这么多人出手,肯定会有后招,他的势力可是非常大的。 这个时候。 最稳妥的办法,还是找陈刀求救。

  倒不是叶飞怕了这些人。 如果是他自己一个人,倒也不会在乎,可毕竟身边跟了个女人,虽然并不喜欢她,可毕竟是陈刀的秘书,还是和自己一起出来的,自己有责任保证她的安全。 让她叫人,主要是为了她自己。

  不过,这个时候,叶飞也孤不上这个了,丢下一句“赶紧找人”后,立刻冲了出去。

  小琳倒是很机灵,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帮不上忙,能不给叶飞添乱就不错了,所以,立刻伏下身体,借着汽车地掩护,悄悄躲了起来,眼看着叶飞大吼一声,有如出山的猛虎,跳了出去,威风凛凛。

  叶飞没有跳到路上,那是给自己找病,他直接跳到了一排排整齐停放的汽车上。 这样,那群人的车子就不起作用了,方便对付。

  那群人一看到叶飞出现,立刻嗷嗷叫着,往叶飞冲去,手里的家伙舞的虎虎生风。

  叶飞看准时机,在车顶上飞起一脚,踹在一辆摩托车地车手身上,结果,摩托车被他一脚踹的侧翻过去,车上的骑士和后座的乘客惨叫着,一起跟车子摔出五六米远。

  叶飞一击得手,气势大涨,猛地大吼一声儿,身体忽然跳起,迎着一辆摩托车扑了过去,直接把车手和后面的乘客扑到,借着在两人反应过来之前,砰砰两拳砸把他们砸晕了。

  叶飞两次得手,那些打手立刻分散开来,不用驾车的都跳下车,徒步向叶飞冲去。 那些驾车的,也嗷嗷叫着,驱动车子猛冲。

  面对这种混合战术,叶飞一时间竟然陷入被动。 他们要速度有速度,要战士有战士,两相结合,竟然让叶飞一时间措手不及,摩托车来回冲刺,虽然撞不到他,却也分散了他大部分精力,险象环生。 而那些徒步的打手则趁着他躲避车子的机会,一下下地往他身上招呼。 倒是那些汽车,一时间没什么办法,他们毕竟不够灵活,在停车场这种空间有限的地方,发挥不出什么作用。 只能在一边不停地按着喇叭,给同伴加油,倒是把气氛搞地非常热烈。

  眼看着叶飞越来越危险,小琳都快吓死了。 她已经给陈刀打了电话,陈刀也已经派了人出来。 可人什么时候能到。 她不知道,只是祈祷着,希望陈刀地人不要像电影里演地那样,等什么都结束了才来,那还不如不来呢。

  她在一边干着急,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她也想帮忙,却什么也干不了。 只能尽力躲藏着,不让人发现。 不过。 让她感动地是,尽管叶飞非常被动,可还是在一点儿一点儿的把敌人往远处引。 女人知道,这是叶飞在保护自己。

  第一次,她从真心里,感谢一个男人。

  其实,她哪里知道。 叶飞这也是没有办法,他处的那个地方说开阔不够开阔,说拥挤也不算拥挤,是一条两边排列着汽车地走廊,那些摩托车就在走廊里来回冲刺,似乎还不着急伤他,每次都是一对对相对而来,从他身边掠过后。 立刻到远处调头,再往回冲。 八辆摩托车,刚好分成四队,几乎是连续不断的冲击,让他疲于奔命,加上两边空间狭窄。 只能依靠本能来回躲闪,至于伤敌,暂时还做不到。 因为他的对手,除了这些摩托车之外,还有十多个徒步打手在周围虎视眈眈,只要他稍微露出破绽,立刻就往上招呼。

  如果继续下去,他也仅能自保而已。 所以,要想解决这种情况,他就必须换个地方。 哪怕是更有利于摩托车驾驶的开阔地也行。 那样他躲闪空间也会更大,机会也更多。

  小琳都快哭了。 她是个女人,从小娇生惯养地女人,哪经历过这种事?虽然家族也经常要面临各种问题,可她从来没有直接见过这种场面。 现在,她终于亲眼见到了,看着那些嗷嗷嚎叫着,挥舞着家伙的打手,心里极端恐惧,拼命祈祷着,陈刀地人快来。

  可她越是着急,却越是没有消息,也许是煎熬中,时间过的比较慢吧,她仿佛觉得时间已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了,陈刀的人还没到。 眼看着叶飞为了把敌人引走,境况越来越危险。 她知道,如果没有自己,叶飞至少不会这么被动。 所以,她做了一个决定:既然我不能帮他,那就不要成为他的累赘!

  她几乎是拿出了最大的勇气站了起来,低伏身体,悄悄想悄悄离开停车场去叫人。

  她的想法很好,只要能离开这里,她就可以叫来人,哪怕只是普通的保安或者什么人都行,这些打手总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杀人吧?就算不能收拾他们,能吓跑他们也行。

  可问题是,除了那些摩托车和打手外,还有三辆汽车在一边守着没事做。 从头到尾,这三辆车就好像是旁观者一样,既不上去帮忙,也不离开,而是在四周不停地转圈儿,好像专门防止有人逃跑一样。 结果是,小琳还没跑出几步就被发现了。

  每两车子上都留了两个人,一个司机,一个打手,他们几乎同时看到小琳半弯的身体往外跑,立刻叫了起来:“还有个女人?我x,竟然没看见,还挺他**漂亮。 兄弟们,别让她跑了啊,抓住她,等结果了那小子,带上这小妞找个地方乐乐。 ”

  “靠,你他**满嘴的废话,赶紧追啊,**,老子扒光了她,**她的小娘皮,你他**要是让她跑了,老子去**妹子!”

  “我妹子?行啊,只要你出的起钱就成,我无所谓,反正给谁干不是干哪。 ”

  小琳吓的不行了,这时候再想躲已经不可能了,她拿出了自己最快的速度往停车场外冲,可问题是,她能快地过车子么?而且,她还穿着高跟鞋,没跑几步就扑通一下摔倒了。

  那几辆车子已经追了过来,看到她摔倒了,车上的人立刻大笑起来:“哈哈,看见没有?这小娘们儿都着急了,自己先躺地上了,哈哈哈哈。 ”

  一辆车子停下,从副驾驶上下来一个打手,一边搓着手一边yin笑着走来,“哈哈,大美人,别急,哥哥来啦,保证让你yu仙yu死,再也不想别的男人啦,哈哈哈哈!”

  小琳就是再笨,这个时候也知道他想干什么了。 其实都不用想,一群强盗,看到一个女人,他会做什么?白痴都知道了。

  不过,她可不是普通的女人。 束手就擒任人欺凌,不符合她地风格。 不过,和男人硬干却也不够聪明。

  她装出惊恐——其实也不是装的,她地确很害怕——蜷缩着身体,往后退,嘶喊着:“别,别过来。 你别过来……”

  男人当然不会听她的话,嘿嘿笑着来到她身前。 弯身就要抓她。 哪知道,这正是女人期待的时刻,小琳忽然抬脚,尖细的鞋跟狠狠踢在男人的下面处,她用足了力气,这一脚下去,立刻发出砰地一声。 那个男人瞬间变成了弯钩儿大虾。 捂着下面,两腿并紧扭来扭去,脸色涨红,嘴里呜呜地叫着。

  这还没完,小琳迅速站起,扬起手里的小包儿,用金属包角地那一面猛砸他的脑袋,下面的小腿连续用包着银白色金属皮地鞋尖猛踢男人小腿地迎面骨。

  虽然她的力量不大。 可架不住出手狠哪,还都是用最坚硬地地方,结果,没两下,这个男人就彻底失去抵抗力了,被砸地鼻青脸肿。 如果不是后面他的兄弟又下来了。 估计还得继续挨打。

  眼看着又有人过来了,小琳也不恋战,高高抬手,小包儿的铁皮角在男人的脸上狠狠来了一下就想跑。 这一下也许是用力猛了,那个男人被砸的发出一声惨叫,就往地上摔,而她的包也一下子散开了,里面的东西哗啦哗啦的掉了出来……各种化妆品,各种零食,各种电子小玩意儿。 甚至还有一包避孕套儿——没开封。 显然是刚买不久——最引人注目地,是一串带着宝马标识的车匙。

  女人差点儿被气死。 刚才想找的时候找不到,这时候想跑路了,它自己却溜出来了。 怎么办?跑?车匙不要了?没有交通工具,怎么能跑的过敌人?要?可人家都快到跟前儿了,再不跑就来不急了。

  不得不说,小琳是个聪明的女人,她在一瞬间就想到了办法。 她迅速打开钱包,从里面抓出一大把花花绿绿的钞票,都是百元大钞,迎着那个打手抬手就扔了过去,嘴里大喊:“送你了。 ”

  那个男人见自己地兄弟一时大意,竟然被这个挺漂亮的小娘们儿砸成猪头,心里火气正大,快步冲过来就想抓人。 可眼看着就要到跟前儿了,却忽然迎面飞来一团东西,以为是什么暗器,正想躲开。 没想到,那团东西却忽然散开,花花绿绿的纸片四处飘飞。 等他仔细一看,哪里是纸片?分明是钞票,这么一大堆,怎么着也有个一两万了。 他甚至都没想这女人干嘛扔钱给自己,抬手就去抓,眼睛放射着贪婪和兴奋的光芒。

  地上那个被砸晕的家伙可能是嗅到了钞票的味道,竟然就这么悠悠醒来,一看见漫天飘荡的钞票,竟然一挺身站了起来,也是伸手去抓。

  而小琳,则趁着这个机会,迅速抓起车匙,扭头跑了。 一边跑一边跳着脚脱鞋,手里扬着车匙对叶飞喊:“叶飞叶飞,快过来快过来啊。 ”

  这时候,叶飞的处境也不好过,他早就看到小琳遇险了,有心过去救人,却被那些打手纠缠住,脱不了身,而且,稍稍一分散精神,就挨了两下,幸好,都不算重。 突然听到女人的叫喊,也看到了她手里的车匙,知道要想脱身,这是唯一地办法了。

  几十年地江湖生涯,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宫里,可经历也不少了,他也是个很光棍的人。 心里一横,拼着挨了两刀地,飞起一脚,迎着飞驰而来的摩托车踹去。

  那车手显然没料到叶飞竟然拼命,稍一愣神儿的功夫,就被从车上踹了出去,身体倒飞摔出去七八米远。 叶飞一脚踹飞一个,身体在半空中一扭,一把抓住另外一个闪电般从身边掠过的车手,直接把他从车上扯了下来,代价是后背又挨了一记闷棍,敲的他差点儿背过气去。

  代价是惨痛的,成果也是巨大的,就是这么一会儿功夫,这些人配合默契的攻击出现了失误。 就是趁着这么一瞬间,叶飞身体猛地窜出,猎豹般冲向小琳的宝马。

  小琳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用最快的速度冲到车旁。 后面追着两个反应过来,自己不是乞丐,也不是来捡钱的打手。 他们比叶飞早到,狞笑着伸手抓向女人。 小琳吓的尖叫起来,眼中满是恐惧。 或许是求生的**让她不自觉的动作,也或许是已经麻木了,又或者是相信叶飞不会让自己受伤,总之,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原因,反正,她手上的动作没停,既不逃跑,也不躲闪,自顾自地开着车门。

  叶飞怒了,要是小琳被他们抓到,今天就真的完了。 就算自己能跑出去,这个女人也肯定要落在这群打手的手里。 这样的结果是他不愿意看到的,毕竟是一起出来的,而且还是被自己连累,如果她真的出了什么事,叶飞会恨死自己。 所以,他拿出了全身的力气狂奔,完全无视后面的追兵。 在距离那个打手还有七八米的距离时,突然大吼一声,双脚在地上用力一踏,太阴真气疯狂运转,全身用力跃起,整个人在空中滑行了六七米的距离,一脚踹在那个抓向小琳的胸口,砰的一脚,可怜的家伙倒飞出去足足十米,而叶飞也摔在宝马的车棚上,发出砰地一声剧响。

  小琳已经打开了车门,她好像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一样,脸上的惊恐完全消失了,甚至还对躺在车棚上,和自己面对面,距离不超过五厘米的叶飞嫣然一笑:“快上车。 ”

  [w w w .1 6 K b o o k .c o m]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