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叶飞拒绝了陈刀派车送他,也拒绝了小琳要找人保护他,一个人在路上慢慢地走。 今天的事情有些诡异,他要想一下。

  首先,如果这次袭击真的是李文直做的,那么,他是怎么知道,自己会去那家电影院看电影的?第二,虽然当时情况凶险,可叶飞却发觉,那帮子人并不是真的想杀自己。 否则,小琳也不会从那帮人手里跑出来发动汽车了。 而且,在他们从停车场逃出来以后,那些人只是追了一小段儿就放弃了。 起初,叶飞以为是他们不想引发太大的动静儿,可他们明明已经封锁了周围的路段,还有什么好在意的?而且,既然他们都封锁了路段,为什么自己还从从那条小路逃出去?如果那些人继续堵在那里,想跑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可如果说不是李文直做的,那会是谁呢?整个滨海,有能力干这件事的人不多,除了李文直,也就只有陈刀了。 如果是陈刀,很多问题都可以解答了,他对自己可能的行踪了若指掌。 安排下这样的伏击也不是什么难事。 可是,陈刀为什么要这么做?哪怕他并不是真心当自己是朋友,也不用杀自己吧?他的敌人是李文直才对,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陈刀这个滨海大亨岂能不明白这个道理?

  那么,他另有目的么?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叶飞发现,自己钻进一条死胡同了,怎么也想不明白。 陈刀这样做的理由。 当然,也有可能不是他做地。

  走了大概十多分钟,叶飞接到了林诗儿的电话。 林大美女此时正待在家里呢,开口就对自己不能赶去赴约道歉。 虽然林大美女很蛮横,可有时候还是很乖巧懂事的。

  俩人聊了几句,林诗儿突然提出,要他来自己家。 说是她老爸出去了。

  听到这个消息,叶飞差点没开心死。 本来就想趁着事情恶化前把这个自己垂涎已久的大美女吃掉。 可几次三番的阴差阳错,这个目的始终没有达成。 今天听说林诗儿被老爸叫回到家里,叶飞几乎已经绝望了。 看来,人家也是不放心自己啊。 这会儿事情却突然出现转机,让他惊喜非常。

  所以,他几乎是没有多想,立刻打车往林诗儿的家赶去。

  林诗儿地家他还从没去过。 林大小姐本人也很少回家,一般都是周末的时候才会回去。 而自从和叶飞处上朋友,连周末也很少回去了。 她也不是很想回去,家里没什么人。

  叶飞按照林诗儿报地地址一通好找,费了好大力气才摸到了林大小姐的家。 让他吃惊的是,林诗儿的家,竟然很普通。 这让他大跌眼镜。 他一直以为,林诗儿的家肯定非常大也非常奢华。 却没想到,只是一个很普通的独立别墅。 当然,比陈刀的家大一些,却绝对配不上林诗儿地家世。 虽然林诗儿很少说家里的事,可这段时间听来的各种消息综合一下,叶飞还是能勾勒出一个盘桓在大地上的经济巨兽。

  林诗儿的家很冷清。 上下三层的小楼基本上没几个人。 叶飞来的时候,林诗儿正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发呆呢。

  见到叶飞出现,林诗儿高兴地跳了起来,冲上去扑进叶飞的怀里:“啊,叶飞你总算来了,快闷死我了。 ”

  见到林诗儿娇憨可爱地样子,叶飞心里也很高兴。 他轻轻捏了下女孩儿的小鼻子,小道:“怎么啦?怎么把我们林大小姐闷成这样?谁干的?告诉我,我去收拾他!”

  “我爸,你去收拾他吧。 ”

  叶飞被噎住了。 他就是再傻也不敢去找未来岳父的麻烦呀!只好尴尬地笑了笑。 扯开话题,“这个。 你刚才干嘛呢?”

  林诗儿不打算放过他:“去啊,你不是说要替我出气么?你去找他吧,快去啊。 ”她不安分地在叶飞的怀里扭着身子。

  “嘿嘿,嘿嘿,这个,还是算了吧。 ”

  “为什么?”

  “你说呢?”

  “且。 ”林诗儿不满地在他腰上扭了一把才放过他:“这次就饶了你吧,下次再有人欺负我,你可不能这样,不然人家再也不理你了。 ”

  你这叫被人欺负么?你这叫被人教训!叶飞抱着林诗儿来到沙发上坐下,问道:“你刚才干嘛呢?”

  “没干嘛啊。 就是发会儿呆呗。 ”林诗儿在叶飞的怀里动了下,找了个最舒服地姿势靠在心上人的身上。 很舒服地叹了口气,“你来了真好,我一个人都快闷死了。 ”

  “你家里人呢?”叶飞问道。

  “不是跟你说过么?我姐总不在家,老爸还整天在外面忙生意,家里平时只有我,哪里还有什么人啊?”

  “你家里就没有其他人了?”

  “当然有了,徐妈啊。 ”

  “她是谁?”

  “管家啊。 家里的事儿都是她做嘛,在家里干了好久呢,平时都是她照顾我。 ”

  “哦。 ”下人,叶飞了然地点点头,四处打量起来。 说起来,这个别墅还算可以,跟曾婧的家差不多,各种摆设装饰都显示出主人的品味很雅致,跟曾婧的家完全不同,当然,也比陈刀那个冷清的家强多了。 这里收拾的很干净,看的出来,那个徐妈很勤快。

  正看着呢,一个五十许的妇人从走了过来,步履轻盈,穿着朴素干净,手里端来一杯茶。

  “徐妈。 ”林诗儿忽然挣脱了叶飞地怀抱,急忙站起来,很亲昵地靠在妇人地身边,给叶飞介绍道:“叶子。 这是徐妈。 ”然后,又摇了摇徐妈地胳膊,撒娇似地说道:“徐妈,他就是我跟你说地那个叶飞了。 ”

  看的出来,林诗儿跟这个徐**感情很好,看起来不像主仆,倒是更像母女。 想来。 应该是林诗儿家里经常只剩下她和这个妇人相伴的缘故吧。

  “叶先生你好。 ”那妇人放下手中茶盏,说道:“先生请喝茶。 ”说完。 便用很仔细地眼神上下打量叶飞,很仔细很仔细。

  叶飞的眉头微皱,小道:“徐妈还是叫我叶子吧,朋友们都这么叫我,显得亲切些。 ”

  徐妈未置可否,看了几眼叶飞后,便拍着林诗儿的小手说道:“诗儿。 饿了吧?我去给你弄些宵夜吧。 ”

  “好啊,徐妈,等下送到我房间吧,我和叶子在那儿吃。 ”

  徐妈大有深意地看着林诗儿,笑道:“好吧,等一下送去以后,我再去收拾间客房,今天。 叶先生就睡在这里吧。 ”

  林诗儿似乎从徐妈地眼神里发觉了什么,可爱地吐了下舌头。

  徐妈走了,林诗儿立刻钻回叶飞的怀里,嗔怪地扭着他地胳膊,说道:“真讨厌,徐妈肯定猜到了。 ”

  “猜到什么?”叶飞笑问。

  “猜到我们的关系啊。 ”

  “猜到就猜到呗。 这有什么?”叶飞满不在乎地说道。 他连准岳父都见了,这个徐妈虽然和林诗儿亲密,却也不过是个管家,别说她知道了,就是她反对,又能如何?

  “你不知道啦,万一徐妈对你印象不好,跟我爸说了,咱们就麻烦了。 ”林诗儿可不这么想,她很清楚。 这个徐妈在自己家的影响力。

  “哦?怎么说?”叶飞奇怪地问道。

  “因为我爸很信任她。 也很听她的话!只要她说的,我还没见过爸爸反对。 所以啊,你一定不能让她对你有意见,不然我们就麻烦了。 ”

  虽然叶飞对此不以为然,却也没有说什么。 只不过,他对那个女人很好奇,从徐**动作脚步上看,她应该是练过的,而且功夫不弱。 在林诗儿地家里,竟然会有个高手,这让叶飞很奇怪。 不过,应该是自己那位准岳父留在家里保护女儿的吧?

  叶飞问道:“诗儿,那个徐妈,是什么人?”

  “徐妈?徐妈就是徐妈啊,你说是什么人?”

  “呃……这个……”叶飞忽然想到,也许林诗儿并不知道这个徐妈会功夫,也不想直说,“你平时有没有见过她锻炼?不是你每天早上跑步那种,是,嗯,功夫,练功,有没有?”

  “怎么可能?她又不会功夫,怎么练啊?”林诗儿皱着眉头,奇怪地问道:“叶子,你问这个干什么?”

  “哦,没什么,就是觉得她身体挺好的,以为练过,没什么,呵呵。 ”

  “且,你这人,真是奇怪。 ”林诗儿从叶飞的怀里挣扎出来,拉着他往楼上走,“走吧,去我房间吧,这里太冷清,没意思。 ”

  叶飞早就想见识见识林诗儿的闺房了,自然求之不得,跟在后面上楼。

  快到林诗儿房间的时候,迎面碰到一个和徐妈穿着差不多的女人,只是年轻一些,明显也练过功夫,甚至比徐妈还要厉害许多。 而且,最让叶飞侧目的是,这个女人,就像一把出鞘地利剑,锋芒毕露,有一种很凛冽的气势,给人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一般来说,有这种气势的人,绝对不会只是个普通的下人。

  她眼神凌厉地扫过叶飞,落到林诗儿身上,说道:“小姐,他是什么人?”

  林诗儿明显对她没有徐妈那么亲切,甚至是很怕她,小声儿地说道:“他,他是我同学,叫叶飞。 叶飞,这是,威姐。 ”

  叶飞没说话,只是对她点头一笑。 这个女人再厉害,对他也没什么威胁。 他只是有些奇怪,林诗儿明明说这里只有徐妈一个下人,怎么又多出来一个?

  “小姐,很晚了,您早些休息。 ”这个女人盯着叶飞看了一会儿,没有在叶飞身上发觉什么危险。 对林诗儿说了一句,就侧身过去了。

  “她是什么人?”等那女人走过去以后,叶飞小声问林诗儿:“好像,你很怕她?”

  女孩儿心性很强,不屑地一仰头,“我怕她干什么?一个下人而已,我就是看不惯她总是冷冰冰的样子。 好像谁欠她钱没还似地。 ”

  叶飞玩笑道:“讨厌她?那就把她赶走就好了。 ”

  林诗儿的小脸儿立刻垮了下来,沮丧地说道:“你以为我不想啊?只是不行啊。 她是老爸这次带回来的,刚来没几天,说是徐妈年纪大了,以后让她帮着徐妈照顾我的。 要想赶她走,得我爸同意才行。 ”

  听她这么一说,叶飞明白了一点儿。 应该是自己那个准岳父知道自己和李家的冲突,担心连累到林诗儿。 所以派来保护她的。 想到这里,叶飞微微一笑,说道:“放心好了,她不会跟你太久的。 ”

  “但愿是吧。 ”林诗儿显然对叶飞没什么信心,也不想让那个女人破坏心情,拉着叶飞跑回自己地房间。

  林诗儿的房间很可爱,主色调是粉红色地,房间里有一股淡淡地***儿地香味儿。 墙上贴了不少海报,大床上放了一只可爱的大狗熊。 叶飞不知道,每当林诗儿回来地时候,这只大狗熊就会成为他的替代品,被林诗儿抱着睡的。

  进了林诗儿地房间,叶飞的神经立刻放松下来。 也不管林诗儿高兴不高兴,立刻扑到女孩儿的床上,鼻子用力地嗅着床上的味道。

  女孩儿知道他在干什么,立刻羞红了脸,不依地扭着他说道:“干嘛啊你,谁让你上我床的?赶紧下去,讨厌死了,把人家床都弄乱了。 ”

  叶飞嘿嘿一笑,一翻身把女孩儿压在身下,感受着女孩儿动人身体带来的美妙感觉。 小声问道:“刚才忘了问。 你这么晚了把我叫来干嘛啊?”

  林诗儿的脸更红了,“你说干嘛?就是觉得闷。 让你来陪我聊天啊,大狗熊,你好重啊,压的人家喘不过气来。 ”虽然这样说,却一点儿也没有让人下去地意思。

  叶飞微微一笑,慢慢低头,吻向那张他已经惦记一整天的鲜艳红唇。

  女孩儿微闭双眸,轻哼了一声儿,抱住叶飞的后颈,慢慢抬头,迎上了叶飞的亲吻。 不等叶飞动作,便主动张开小嘴儿,吐出灵活的丁香小舌,跟叶飞纠缠起来。

  女孩儿温柔的回应让叶飞心中一阵荡漾,一边亲吻着,一边腾出手,在女孩儿地腰侧轻轻抚摸。

  轻轻的抚摸,让女孩儿动情,她今天找叶飞来的目的,就是补偿他。 本来说好了的,却被父亲叫走,从电话里她就听出心上人的满肚子怨气。 可她也没办法。 没想到,爸爸吃过晚饭就走了,而且晚上不会回来,她就立刻给男朋友打电话。 现在,两个人终于在一起了,她也不想再忍下去了。 有了这种想法,女孩儿的回应也越来越主动,对叶飞越来越放肆的侵犯也没有任何不满,反而尽量配合着。

  叶飞能感觉到女孩儿的情绪跟平时不同,已经猜到她的想法,心里微微感激女孩儿地垂青,手上地动作也越来越大,直接攀上了女孩儿饱满鼓胀的**揉捏起来。

  在叶飞地爱抚下,女孩儿只觉得浑身麻酥酥的,整个人也晕乎乎的,只能下意识地回应叶飞的亲吻,仅仅地抱着男人的后颈,身体完全开放,不再有丝毫防御。

  就在叶飞打算解开女孩儿胸前的扣子时,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徐**声音在外面响起:“小姐,夜宵做好了。 ”

  女孩儿悚然一惊,一把推开叶飞站起来,没注意胸前衣襟半开就去开门,接过徐妈送来的吃食,说道:“谢谢徐妈,您快去休息吧。 ”

  徐妈点点头,往房间里一看,正看到叶飞躺在女孩儿的床上。 也没说什么,只是指了指隔壁的房间说道:“叶先生的房间我已经收拾好了,等一下过去就可以了。 ”

  等她走了,林诗儿才一头栽在床上,拍着胸脯叫道:“哎呀,吓死我了。 ”这个时候才忽然发现,自己胸口的扣子已经被解开了几粒,露出里面白色的乳罩,呆了一下,意识到刚才徐妈肯定已经看到,猛地扑到叶飞身上用力捶打:“哎呀,被看到了,都怪你都怪你,你这个大坏蛋,都怪你……”

  叶飞大笑着抱住林诗儿,再次吻住林诗儿的红唇。 几乎是两唇相接的一瞬间,林诗儿立刻就不动了,乖乖地伏在心上人的身上,任他品尝。 过了一会儿才慢慢抬起身来,拍着叶飞胸口说道:“大色狼,亲够了没有?先吃东西吧。 ”

  “这个时候吃什么东西?太扫兴了吧?”叶飞不满地嘟囔着,双手抱紧林诗儿的细腰,就是不松手,追上女孩儿的柔唇继续亲吻,并且翻身把她压在身下,“我一点儿都不饿,就是饿,也不吃那些,要吃就吃你了。 ”

  女孩儿嘻嘻一笑,躲过叶飞的亲吻:“说你是大色狼你还真是啊,这么急干嘛?反正,反正人家也跑不掉……”刚说到一半儿,后面的话就被叶飞的亲吻堵了回去,只剩下一阵动人心魄的哼声。

  [w w w .1 6 K b o o k .c o m]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