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语枚呆呆地坐着,抱着膝盖,眼中满是迷茫。她实在没办法让自己躺下去继续睡觉,她害怕那个噩梦再次出现。她打开了房间里所有的灯,整个房间亮如白昼,可仍然让她有些冷冷的感觉。

  很快,雷叔回来了,“老爷已经说了,会马上联系那位大师,让小姐做好准备,随时回去。”

  罗语枚点头,表示知道了。

  雷叔轻叹一声,“那个,小姐,你真的看清梦里那个人的脸了么?他是不是你今天见到的那个小子?”

  “不是,不是他。雷叔,你去睡吧,我坐一会儿就睡了,明天还有很多事要做。”

  “哎,好吧,你也早点儿睡吧。”

  雷叔叹息着,走了。

  罗语枚依然坐着。她真的看清了梦里那个人的相貌,这么多年,这是第一次,在那片鲜红如血的画面中,终于看清了那个男子的相貌,非常清楚。可是,梦里的她,在看清那个男人相貌的时候,却突然产生了一种感觉,和白天见到叶飞时的感觉很像,或者说,就是那种感觉。

  到底,那个梦,代表了什么呢?

  ……

  叶飞很悠闲地在校园里散步,他刚刚和林诗儿一同吃过午饭。吃过饭,林诗儿回去上课了,剩下他一个人。

  他很喜欢这种感觉,把脑子放空,什么都不想,不想赚钱,不想制药,也不想飘云,甚至连下一步去哪儿都不想,就这么放任双腿,漫无目的的带着自己四处游荡。

  一阵摩托车的轰鸣声由远而近,一辆黑色的,巨大的哈雷太子嘎吱一声,停在他的面前。

  驾车的,是一位一身黑色紧身皮衣,身材火爆的女骑士。丰胸,细腰,还有紧绷的翘臀。上半身除了一件短小的夹克外,里面只有一条巴掌宽的抹胸,挤压出一道深邃迷人的乳沟,露出下面光滑平坦的小腹和上面近半的酥胸,肌肤雪白,在阳光下格外的刺眼。

  蜂腰,翘臀,叶飞口干舌燥。

  女骑士戴着全面罩的头盔,看不清脸,头发很长,从头盔后面的小口穿出,束成一个类似日本武士的抛物线后,才转而向下,直到腰肢。

  “你是叶飞?”她的声音很冷。

  “是。”叶飞点头,他的回答很机械,眼睛仍然在女骑士的身体上流连。

  女骑士轻蔑的冷哼一声,说道:“上车。”

  “好。”叶飞好像被催眠了,答应一声后,才反应过来,停住脚步,问道:“你是谁?”

  “我是谁你不用管,上车。”女骑士的声音依旧冰冷。

  “有病。”叶飞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女骑士叫了一声,“站住。”

  叶飞转过身来,“有事?”

  “我叫你上车!”女骑士火气很大。

  “有病!”叶飞翻了翻白眼。

  “你不敢?哼,胆小鬼!”

  对女骑士的讽刺,叶飞根本不在意,他笑了笑,说道:“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连名字都不愿意说,还要我上你的车?你傻了吧?”

  “你说什么?有胆就再说一遍!”女骑士几乎是咬着牙在说话。

  “没意思,有什么好说的?想让我上车,很简单。告诉我你的名字和目的,不然,嘿嘿,别把我当傻瓜!万一你是什么绑架团伙的,我不是冤枉死了?”

  “胆小鬼!”女骑士哼了一声,“好吧,告诉你,我叫李娜,带你去见个人!如果你不敢去,就算了!”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说了,只要你说不敢去,我也不勉强你。”

  几次三番的讽刺,叶飞心里火气不小,决心给她点儿教训。

  “激将法对我没用。不过……”叶飞大笑道:“好吧,看你是美女,给你个面子。不过,嘿嘿,我答应是答应了,要是半路上你后悔不带我去的话,我可没办法。”

  女骑士没明白他的意思,嗤笑道:“你怎么知道我是美女?花言巧语对我没用!上车吧,只要你敢去,我自然不会把你扔下!”

  “你说的。”叶飞胯坐到女骑士后面,双手很自然的抱上了她滑腻纤细的腰肢。入手,是一片滑腻的感觉,好像抹了油一样,滑腻的惊人,而且弹性极佳,微微用力,便能感到那种很明显的反弹感。忍不住,上下抚摸了几把。

  女骑士立刻绷紧了身子,冷声道:“你给我老实点儿!”

  叶飞不为所动,“可是你非要带我走的,我可没逼你,要是你不愿意,那我下去好了。”

  他嘴上虽然这么说,却一点下车的意思都没有,反倒是两只手向前一探,摸上了那截平滑的小腹。

  叶飞摸的是心安理得,这只是利息,谁让你刚才那么冲呢?

  女骑士火气上涨,她还是第一次碰到如此不要脸的男人,几次想发火,想起自己的目的,又压了下去,哼了一声,说道:“坐稳了,摔下去就不好了!”

  还没等叶飞答应,巨大的摩托车突然发出轰的一声巨响,原本静止的车身就像一头怪兽般,猛的扑了出去,巨大的撕扯力差点把叶飞给扔下去。幸好他的反应还算快,两手一紧,死死抱住前面女骑士的细腰,心里大骂:疯子,真是个疯女人!

  疯子,疯子,这个女人是个疯子,该死的,她是在玩命么?叶飞紧紧地抱着女骑士,哪里还有一点吃豆腐占便宜的心思?

  叶飞终于见识到,什么叫高手了。摩托车的速度很快,离开校园后,在滨海市内车流滚滚的公路上疯狂加速,在一辆辆汽车中间,见缝插针,左拐右突,随时一个紧急刹车,让车子几乎停止,却跟着一个更加突然的加速,连续几次差点把他甩下去。

  幸好,汽车的目标似乎是城外,离开中心的繁忙路段后,路面上车辆少了很多,虽然摩托车的速度更快,其他车辆倒是少了许多。

  “哼,胆子倒是不小,没哭出来!”

  女骑士轻蔑的嘲笑顺着风飘进了叶飞的耳朵里,让他本来压住的火气汹涌燃烧起来,立刻毫不犹豫的大声反击,“我当你有多大本事呢,不过如此!”

  可惜,他的话刚出嘴边,就被甩在后面,哪里能传进女骑士的耳内?任他喊破喉咙也没有丝毫用处。

  嘴说没用,那就动手吧。喊了几嗓子后,叶飞放弃了这种无用功,右手顺着女骑士美好的曲线向上摸去……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