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飞毫不客气的按在了女骑士胸前高耸的双峰上,甚至还充满恶意,猥亵的紧揉了两把,那惊人的弹性和满手的丰盈感舒服的他差点叫出来。、

  可是,他舒服了,女骑士却遭了罪。手一松,飞驰的大哈雷速度骤降,两个人差点一起摔出去。

  还是叶飞反应快,趁着哈雷速度降了下来,吼了一句,“你不敢带我去了么?那就扭头送我回去!”

  女骑士在叶飞提出那个赌约的时候,就知道他不怀好心,所以才把车子骑的那么快,就是想吓吓他,让他有所收敛。显然,这个办法出城前的确起到了很好的效果,叶飞愣是一点动作都不敢做。可这刚出城,他就动手了,而且还是直捣黄龙,让她很不舒服。

  如果换了别人,估计这会儿就把叶飞直接扔下了,可女骑士没有,一咬牙,忍了,等到了地方再说!

  “哼,你要是害怕,只要说出来,我就送你回去!”

  “嘿嘿,怕?开玩笑,我是怕你受不了!”叶飞贼笑了一声。

  两个人都不说话,没办法,这时候说话太费力气了,都得用吼的,叶飞吼了两嗓子,觉得自己嗓子都快冒烟了。

  既然女骑士不认输,叶飞也没打算停手,反正两个人是较上劲了,就是不开口认输。

  这个时候,叶飞也知道,这位女骑士带自己去肯定没安好心,等一下不定得碰到什么事儿,他不想去了,可不去不行,话都说出来了,大男人怎么能认输?不想认输,就只能逼着对方认输了,所以,他的动作也就更加不客气了,直接往要害部位招呼。

  叶飞把身体往前凑了凑,紧紧的贴在女骑士的背上,充分的感受女人柔软的身子,下身更是用力的顶上了女人挺翘的臀峰,那种感觉,对叶飞这个小处男来说,实在是太爽了,刺激的他几乎就像大叫几声,下面的东西几乎是在第一时间便高昂起头。

  感觉到女人不自在的想躲,叶飞立刻贴上她耳朵吼:“想认输么?那就掉头送我回去!”

  女骑士哼了一声,停住了向前躲避的动作,忍下了。

  感受了一会儿女人动人的背部后,见她没什么反应,叶飞继续行动。右手灵活的挑开女骑士抹胸的下沿,钻了进去,直接按上了那座丰满的雪峰,用力的揉捏起来。左手隔着抹胸,捏上了另一座山峰上的殷红蓓蕾,指甲轻轻用力掐了两下。

  叶飞认为,这种前后夹攻一个正常女人,受到这种侵犯,应该就受不了了,什么赌约之类的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该抛到一边了,当然,非正常女人不算。

  可是,这位女骑士就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好像被猥亵是别人,是个不相干的旁人一样,眼睛紧紧盯着前方,油门被她捏到地了,身体却想雕塑般,一动不动。

  不过,如果叶飞能看到她的脸,就会明白,她只是在苦苦忍耐。虽然叶飞两辈子没碰过女人,可他前世是宫里的大太监,又有《御女宝鉴》这种奇书供其参详学习,今世虽然是个处男,可是A片还是看了一些,所以,他挑逗女人的技术,还是很不错的。当然,或许最主要的原因是,他是个男人。

  女骑士被他前后夹击,后面还好说,贴贴碰碰的,没什么所谓,可前面就不同了。在自己双峰上肆意活动的大手好像带着电流般,一下一下,并不很强烈,但却足以让人产生麻酥酥感觉,通过娇嫩的皮肤,冲进身体,在四肢百骸流转,整个身体麻酥酥的,好舒服。

  那种麻痒痒的感觉,让她浑身燥热难当,身上仿佛有千百只虫子在不停的爬行噬咬一样,连心脏都跟着不争气的疯狂跳动,如果不是她意志还算坚定,几乎就要大吼几声以做发泄了。

  在马路上,被一个男人如此猥亵,甚至产生了快感,让她觉得委屈,屈辱。她狠狠的咬着牙齿,一面拼命忍耐着那些潮水般涌来快感,一边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发誓:等一下到了地方,我一定要他好看,一定要杀了他!

  叶飞很清楚她反应,很简单,在他手下被百般**,女人的两颗蓓蕾不可避免的涨大,坚硬起来。而且,双峰下的心跳也毫无保留的传递着对方此刻的状态。

  他很惊讶,这个女人竟然可以忍耐到这个程度,难不成,她本身就是个骚货?我弄的她很舒服,所以……嘿嘿嘿嘿……他知道这个想法很淫荡,不过,他忍不住。

  既然这样不行,那就来最后一招吧。叶飞突然好恨这辆哈雷,如果是辆汽车,估计可用的办法就多起来了吧?

  女骑士感觉到肆虐自己胸口的那只可恶的大手从自己的抹胸下离开了,心里稍稍的松了口气,却立刻感到,那只手竟然在向下,向下,不停的向下,越过了光滑平坦的小腹,搭上了紧身皮裤的腰带上。

  他,他要干什么?女骑士的脑子瞬间充血,她可以忍耐对方在自己双峰上的肆虐,可是,下面,可以么?她不知道。

  叶飞知道,女骑士一定很犹豫,所以,他很坚决的按上了女骑士下面的腰扣上——她没带腰带,只有一个按扣。相信,她一定好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弄个超级复杂的腰带呢?

  叶飞没有去打开那个按扣,而是手指放平,用力向下面挤,很快,指尖碰到一个很光滑的布料上,那是女骑士的小底裤。

  “喂,怎么样?要不要送我回去?只要你点头,我就放过你!”叶飞贴着女骑士的耳朵大吼,虽然不知道对方能不能听到,不过,还是打个招呼吧。

  “做梦!”女骑士愤怒的向后面吼了一句,“你要是个男人,就自己认输跳车滚回去,我绝不强迫你!不然你就给我闭嘴!”

  叶飞碰了个钉子,心里不爽,快来不给你点儿厉害瞧瞧,是不行了。一咬牙,啪地一声,打开了那个按扣,左手顺势钻了进去,紧贴着女人的底裤。

  女人的身体明显的震动了一下,随即恢复正常。

  没反应?叶飞嘿嘿一笑,继续行动,就不怕你还能忍下去。

  他反手挑开女人的内裤,手直接贴着女骑士凝脂般滑腻的肌肤钻了进去,立刻摸到了几根稀疏的毛发。

  “送我回去,今天的事儿就到这里!”叶飞又吼了起来。

  女骑士不为所动,很倔强:“有种你就继续!”

  一句话,把叶飞憋了回来。

  继续?是不是有点儿太过分了?虽说是她自找的,可我这样,是不是有点……他犹豫了。为了一口气,坏了人家的清白,不太好吧?当然,摸一摸并不算坏的太彻底,可毕竟,是女儿家最私密的地方,是不是,太无耻了?

  怎么办?

  摸,还是不摸?这是个问题。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