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飞说的豪气,听在女骑士耳里却别有一番滋味,她二十几年生命,一直非常要强,尤其是在男人面前,从不曾露出哪怕一星半点的娇柔软弱。任何一个男人,哪怕对她露出一点点怜惜,都会被她认为是怜悯可怜她,会让她很不舒服。

  不过,这一次,她却没有这种想法,甚至相反的,产生了一种很安心的感觉。或许是因为这一次的经历太过骇人了吧,毕竟刚刚她几乎就丢了性命,这个时候突然有个男人告诉她,绝对不会让你先死,让她在心理产生了一种安全感和依赖感。

  最后,叶飞想到了一个办法。他潜到女人的下面,用手和肩膀,托着女人挺翘的隆臀,硬是把她推了上去。

  这次经历,让叶飞在心里回味了好几天。只要没事的时候,就会想起女骑士那紧翘的圆臀。

  “娜娜姐,你怎么也跑这里来了?他们人呢?”李玉蹲在女骑士身边,满脸关切和担忧。

  女骑士现在很虚弱,轻轻挣扎着,要把衣服还给叶飞,“叶飞,你把衣服给了我,你怎么办?”

  叶飞有气无力地摆摆手,“没事,我身体壮着呢,不用管我。”他发现,自己的状况也不好。累是一方面,一下午没吃没喝,又饿又累,刚才又被雨淋了半天,还把衣服给了别人,现在竟然发现自己的额头也有些发热的迹象。

  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三个人里已经病倒了两个,自己再病倒,那可真就麻烦大了。

  李玉凑到叶飞跟前,小声说道:“叶飞,谢谢你救了娜娜姐。”

  “不用说谢,以后你少折腾我几次就行了。行了,我歇会儿。”叶飞站起来,往里面挪了挪,躲到石头后面避风。

  李玉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咬着下唇,没有说话。转过身去,和女骑士抱在了一起,“娜娜姐,到底怎么回事儿啊?你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了?”

  女骑士苦笑一声,声音发闷,“我迷路了。”

  “什么?你也迷路了?”李玉差点没哭出来,她刚才还指望靠女骑士指路,带自己下山呢。现在看来,是没指望了。

  叶飞的声音从石头后面传了出来,“这个你们不用担心,等明天天亮了,咱们就想办法下山。这绿丘山不大,如果不是天黑了,咱们今天就能下山。先在山上猫一晚上吧。”

  三个人都不说话了,没心情说话。两个女孩子抱在一起取暖,静静地看着洞口。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飞突然打了个喷嚏,接着便一发不可收拾,喷嚏一个接着一个,眼泪鼻涕一起流了出来,身上发冷,脑袋发热。他知道,自己也中招了。

  “叶飞,你,你怎么了?”李玉小声地问道。

  “没什么。”叶飞含混地说了一句。

  李玉想说什么,张张嘴,瞄了女骑士一眼,最后还是没说出来。

  女骑士也是看了看李玉,终于说道:“叶飞,你也过来吧,咱们三个一起挤一挤,还能暖和些。”

  “啊?”叶飞惊讶地叫了一声,“还是算了,我没事。”

  “没关系的,你过来吧。”

  “不用了,这个,不太方便,还是算了。”

  见他推来推去,就是不答应,李玉立刻摆出大小姐的娇蛮样儿,过去拉着叶飞,“让你过来就过来,你这么个大男人,怎么还扭扭捏捏的?我们都没说什么,你怎么那么不方便?”

  “好好好,我过去,你别拉我。”叶飞摸摸鼻子,苦笑着凑了过去,一扬手,把两个女孩子统统抱进了怀里。

  哪知道,两个女孩儿却不领情,一起挣脱了他的怀抱,反而一起把他抱在中间,用自己柔软滚热的身子替他取暖。

  “你们,你们其实不用这样。”两个女孩儿都是丰满型的,尤其是女骑士,身材堪称火爆。被这样两个身子夹在中间,鼻尖缭绕了两个女孩儿的香味儿,两对儿丰润的乳峰挤压着自己的前胸后背,叶飞突然发现,这次发烧也实在是太香艳了,简直要人老命啊。

  李玉害羞地斥道:“想什么呢?警告你哦,不许乱想,我们,我们是怕你发烧拖累我们,可,可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是是是,我知道。”叶飞讪讪地笑了笑。

  *****

  就在叶飞他们三个在山上苦熬的时候,那十几个打手也在苦熬。

  他们先是把李玉弄丢了,然后又把李娜弄丢了,让李玉的父亲愤怒欲狂,每个人都被重重地处罚了一顿,然后重新扔回到山上,带上更多人手去找人。

  把人打发出去以后,李玉的父亲一个人坐在书房里发火,他的对面,坐着一个相貌英俊,气宇轩昂的年轻男子。

  “爸,您放心,小玉不会有事儿。谅那个叫叶飞的小子也不敢把她怎么样。要是小玉被他伤了一根寒毛,我保证让他后悔招惹了我们李家!”年轻男子,就是李玉的哥哥,那个林诗儿的追求者,李向。

  李玉的父亲一瞪眼,“你还知道说?别以为你和小玉干的那些事儿我不知道!要不是你让小玉去对付那个小子,让他离开林家丫头,会有今天这个事儿么?放心,我放心的了么?”

  被父亲一顿训斥,李向丝毫没有任何不快的表情,大声道:“爸爸,我追求林诗儿,不也是为了咱们李家着想么?难道,你就想我们李家一直这样下去?难道,您就不希望有一天,也站在阳光下,站在主流社会的一份子么?是,没错,我们李家势力很大,可是,这些势力都是见不得光的!现在没人敢惹我们,可是,将来呢?”

  “这个我当然知道,可是,这个不能成为你把小玉推到前台的理由!”李玉的父亲豁然站了起来,骂道:“你追李家丫头我支持,可是,你不能利用小玉!更不能用那些乱七八糟的手段对付那个姓叶的小子!”

  “为什么?”李向也站了起来,针锋相对地看着自己的父亲,“这是最有效的办法,只要我把所有试图接近诗儿的人赶走,诗儿就是我的了,只要我娶了诗儿,我们李家就可以借助林家的势力漂白!别忘了,当初可是您让我去追求诗儿的!”

  “是我让你去的,但是,也不允许你搞那些动作!你不要到处给我惹麻烦!”

  “为什么?”李向紧紧地盯着自己的父亲,忽然笑了起来,“爸爸,你在害怕什么?他不过是个穷学生,捏死他,就像捏死只蚂蚁那么容易。而且,我之所以让小玉去对付他,就是不想给我们惹麻烦。只不过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强硬罢了。我亲自出面就不会了,下一次我会非常彻底干净地解决他,不会有任何麻烦,您放心好了。”

  李玉的父亲更是愤怒如狂,大骂道:“放心?我放什么心?你知道他是什么人么?你知道他的背景么?你什么都不知道,还敢说干净彻底,我怎么有你这么愚蠢的儿子?”

  “背景?他有什么背景?一个穷学生而已,我早就查过他了,不就是在给陈刀那个太监治病么?”李响不屑地说道,“父亲,您不是害怕了陈刀那个太监吧?”

  “哼,你知道什么?你这个笨蛋,陈刀算什么,我会怕他?你想知道么?好,我告诉你,刘烨死鬼的老婆也找过他!”

  “什么?您是说曾婧?”李向这一次真的惊讶了,“他们怎么会联到一起的?不过,嘿嘿,他们就是联系到一块儿又怎么样?刘烨都不是我们的对手,更别说那个骚货了。”

  “好了,这件事,你不要插手了。你给我老实的做好自己分内事,至于姓叶的小子,你不要理他。好了,你出去吧。”

  “爸爸——”

  “出去!”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