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的一声巨响,李向把手里的啤酒瓶重重的砸在桌子上,白色的啤酒沫翻着花儿地涌了出来。

  “向少,谁惹您老生气了?告诉兄弟,我去替您出出气。”一个头发乱的跟鸟窝有一比,还偏偏全都染成黄色的流氓模样的家伙谄媚地讨好着。

  李向横了他一眼,眼中带着浓重的戾气,“替我出气?哼哼,好啊,我告诉你,刚才我被李董训了一顿,你去替我出气吧!”

  李玉的父亲,因为是盛世的董事长,所以人称李董。

  鸟窝头尴尬的嘿嘿一笑,李董对他来说,那可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别说出气了,想见一面都难,急忙转移话题,对李向旁边一个浓妆艳抹的妖艳女子吩咐道:“那个,茉莉,快跟向少喝两杯,让向少消消气儿。”

  立刻,那个叫茉莉的小姐凑了上来,摸着李向的胸口,大腿轻轻磨蹭着他的胯部,腻声道:“向少……”

  “滚,别他妈来烦我!”李向一把推开了茉莉,抓起酒瓶喝酒,鸟窝头和茉莉在旁边干巴巴地陪着。

  “妈的,不让老子碰他,老子偏偏碰给你看看!不就是个穷学生么?哼……”李向喝光了啤酒,看着鸟窝头,突然嘿嘿一笑,一推身边的茉莉,把她轰了出去,又对鸟窝头勾了勾手指,“黄毛你过来,少爷我给你个差事,你悄悄地办,不要让任何人知道,等你办成了,少爷我绝不会亏待你……”

  ……

  就在李向吩咐黄毛办事的时候,他的父亲,盛世集团的董事长李董一个人坐在书房里,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张照片,照片里的两个人赫然便是叶飞和罗语玫,背景则是滨海大学的星星湖。

  李董拈起照片,看着里面的两个人,紧皱着眉头,问道:“你查到他们的关系了么?还有,罗语玫这次到滨海的目的是什么?你们都查到了么?”

  在墙角黑暗处,突然传出一个很冷的声音:“他们的关系,似乎很简单,好像在这之前,他们并不认识。不过,我们没办法查到更多的东西了,老板。”

  “不认识?哼哼,你觉得,这个可能么?罗语玫是什么人?她会和有兴趣和一个刚认识的穷小子聊上整个下午?继续查下去!叶飞和罗语玫的关系,一定要给我弄清楚!”李董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罗语玫此次来到滨海的目的呢?不要告诉我她是来讲学的,嘿嘿,号称罗家新一代最出色的一员,她怎么会有那个时间?”

  那个很冷的声音再次响起:“是的,老板,这一次,罗语玫来滨海的确不仅仅是为了讲学。她的目的,似乎是寻找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还不清楚。”

  “一定很重要。”李董静静的想了一会儿,一挥手,“继续查,一定要知道她要找什么东西!还有,她和那个叶小子的关系也不能放松,一定要给我查出来!”

  “是,老板。”

  过了一会儿,那个冰冷声音的主人离开后,李董忽然喃喃地说道:“向儿呀,你爸爸我并不怕陈刀,更不怕曾婧,就是林家,我也不惧,大不了鱼死网破!可是,罗家,就不能不防了!在弄清楚他们的关系之前,希望你不要一时冲动,坏了大事,不然,我也保不住你了。不过,你放心,如果那个小子真的像你说的那样,你想怎么对付他,我都不拦你。不过,现在你最好给我忍住!否则……”说着说着,他的声音忽然转冷,冷冽无比:“否则,你亲爱的爸爸第一个就不放过你!”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李董从沉思里惊醒。

  “进来。”

  一个中年男子急匆匆走了进来。

  “怎么样了?小姐找到了?”

  中年男人一脸的焦急,额头冒汗,躬身说道:“还没有。老爷,我已经让那几个混蛋带着人去找了,可是,一点消息都没有。谁也不知道他们跑到哪里去了。老爷,我担心小姐恐怕……”

  “不可能!”李董立刻打断了中年男人,说道:“你再多派人去找,他们一定还在绿丘山上。你们别光在原地找,要扩大范围四处搜寻。放心,小玉不会有危险的。”

  “这个,老爷……”中年男人不太敢相信。

  李董笑着说道:“放心吧老金,呵呵,小玉是我的女儿,如果真有什么问题,我会不着急么?放心吧,他们也就是小孩子闹着玩,不会有事的。你多派些人去找,放心,没事的。”

  “是,老爷。不过……”

  “什么?”

  中年男人抬头说道:“老爷,我们人手不足!而且,我们的行动已经引起了警方的注意,已经有好几拨弟兄被警察抓回到警局里,您看是不是……”

  “嗯,没关系,这么大的行动,想瞒过警方是不可能地。你去吧,这件事我来处理。对了,陈刀那边有什么动静没有?”

  “还没有,不过,我想他应该已经知道这件事了。”

  “嗯,哼,陈刀倒是很能忍嘛,他难道不怕那小子真的出什么问题?好吧,他不找,我可不能不找,毕竟那可是我的女儿!你去吧。”

  中年男人出去了,李玉的父亲稍稍坐了一下,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喂,是方局么?我盛世集团的李文直,我想跟你报案啊。我的女儿李玉,今天下午在绿丘山上失踪了,我已经派人去找了,不过,他们似乎遇到了一点麻烦……好的,十分感谢,谢谢。”

  放下电话后,他又想起了什么,从桌子的抽屉里拿出一支电话,电话簿里只存了一个号码,他拨通了这个号码的主人。

  “老板。”电话里传出一个冰冷的声音,就是刚才中年男子进来之前,和李文直说话的那个声音。

  “派人盯着少爷,如果他有什么反常的举动,马上告诉我。”

  “是。”

  放下了电话,李文直站起来,走到窗边,窗外,是一片海滩,凉爽的海风袭袭而来,吹起了他,这个滨海一代枭雄花白的头发。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