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大半年前,被盛世集团收购的远茂集团前主席刘烨的遗孀曾婧,正在听取手下的汇报。

  “夫人,已经确定了,是李家小姐李玉挟持了叶飞有所图谋,后被叶飞逃脱,她自己也被叶飞掳为人质,两个人同时在绿丘山失踪。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具体消息。”

  “哦?真的是这样么?李家有什么反应?”曾婧是一个非常懂得打扮,并且深知自身魅力的女人,而且,她更知道应该在什么时候,使用这种魅力。

  今天,她穿着一件黑色蕾丝短睡裙。黑色的睡裙搭配雪白的肌肤,充满了强烈的视觉反差效果。紧身的睡裙更是把她丰润迷人的曲线勾勒地淋漓尽致,丰满的双峰中间被挤压出一道迷人的乳沟,两条大半暴露在空气中的雪白玉腿交叠在一起,更是突出了她圆润的臀部曲线。

  仅仅是一个随意的侧靠动作,便足以让任何男人血脉贲张。包括他面前这个三十来岁的男人,他重重的吞了下口水,身体不自在的微微弯下,以掩盖自己下身强烈的反应,“李家派出了很多人上山寻找,连警方都惊动了,不过,仍然没有消息。”

  男人的反应没有逃过曾婧的眼睛,她放浪的笑了起来,丰腴的身体摇曳多姿,胸前乳峰波涛汹涌,“那么,陈刀呢?他肯定已经知道了这件事。那么,他有什么反应呢?”

  “陈刀已经知道了,而且,还是李文直故意泄露的。他现在没有任何反应。”

  “哦?没有反应?”曾婧惊讶的坐直了身体。

  “是的,没有任何反应。”

  “嗯,哼,两只老狐狸!”曾婧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我现在交给你一个任务,你敢不敢去?”

  男人的腰弯的更厉害了,似乎不这样,无法表达他的忠心,“夫人,我的命是您救的,没有您我早就被李文直砍死了!不论您让我去做什么,哪怕让我去死,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有什么任务,请您尽管吩咐。”

  “好,说的好!”曾婧站了起来,窈窈窕窕的迈着猫步,微微摇晃着丰臀走到男人面前,春葱般玉指轻点在男人的额头上,顺着男人脸部曲线缓缓而下,最后,停在他的唇上,“不过,我可不舍得让你死,如果你死了,人家该怎么办呢?”

  她的声音幽幽的,如泣如诉,在男人听来,便犹如情人在耳边低语,内容更是充满了一种强烈的暗示,让他心神荡漾,视线落在女人半露的酥胸上,更是热血上涌,这个时候,就是曾婧真的让他去死,估计他也不会有任何犹豫。

  他一把握住曾婧按在自己唇上的玉手,声音颤抖,“夫人,请您吩咐,我秦勇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别说的那么严重,没那么可怕。我只是想让你在李家之前找到叶飞和李玉,然后……”曾婧做了个杀的手势。

  男人毫不犹豫地答应道:“夫人,您放心吧,这件事我一定帮您办好。只是,如果是陈刀的人先找到,我该怎么做?”

  “陈刀么?呵呵,你不用担心他,他是不会去的。至少,今天不会。这件事要秘密进行,千万不能让人知道,明白么?”

  “明白,夫人,我去了。”

  曾婧点点头,看着男人大步离开,到了他拉开房门闪身出去的瞬间,她才突然说了一句:“秦勇,活着回来,我不能没有你。”

  秦勇认真地看着曾婧的眼睛,在那一瞬间,他看到了里面蕴含着的,浓烈的感情和深深的依赖,“是的,夫人。”

  曾婧怔怔地盯着房门,直到秦勇的脚步声彻底消失后,叶飞上次见过的那个中年女仆走进来,才轻轻出了口气,坐回到沙发上。

  中年女仆来到沙发前,低声道:“他已经走了,我看着他的车离开地。”

  曾婧点点头,突然尖叫了一声,抽出一张纸巾,在被秦勇抓过地那只手上拼命的擦拭,满脸厌恶的表情,仿佛在发泄什么一样,大喊大叫着:“该死的,他竟然敢抓我的手,混蛋,他以为自己是什么人?如果不是实在无人可用,你就是被砍死一万次我也不会有一点意见!”

  中年女仆不动声色的等她发泄完了以后,才问道:“夫人,下一步我们要怎么做?”

  “我要你偷偷地跟着秦勇,在他完成任务以后,杀掉他!把尸体处理干净些,绝对不可以让人找到他的尸体!”

  “是的夫人。”

  女仆走后,曾婧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状似疯癫,眼中射出强烈的仇恨,“李文直,陈刀,我一定要你们死!”

  笑过了,说过了,她忽然从沙发坐垫下翻出一张照片来,照片上,她依偎在一个很英俊的中年男子的怀里,脸上充满了幸福的微笑。

  她无限深情地注视着那个男人,手指在男人的脸上轻轻摩梭着,眼中蕴着泪花,“烨哥哥,小婧一定会替你报仇,一定会!我要让他们统统替你陪葬!你在下面一定很冷吧?不要急,只要替你报了仇,我就到下面去陪你,到时候,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小婧会会一直陪着你,永远。”

  终于,笑够了,哭累了,她把那张照片重新塞进了沙发坐垫下,对着镜子重新整理了下自己的头发妆容,然后对着镜子里的自己露出一个充满媚惑力的笑容,甜腻腻的声音再次响起:“你一定行的,他们都是些臭男人,没什么好怕的!”

  深深吸了口气,她继续保持着那媚惑地笑容,款款摆动着隆臀歪靠在沙发上,拿出一支精致的电话,拨了个号码。

  电话响了很久才有人接听,在这期间,她一直保持着那媚惑的笑容,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一直都是那么诱惑,那么迷人。

  电话通了,她抢先用刚刚那种甜腻的声音说道:“是刀哥么?我是小婧啊。”

  “哦,是刘夫人。”电话里是陈刀沉厚的男音,“刘夫人怎么有兴致给我电话?有什么事么?”

  “哎呀刀哥,那个死鬼都死了好久,怎么还叫人家刘夫人啊,讨厌死了。”她对着电话撒娇。

  陈刀不为所动,“呵呵,刘夫人玩笑了,滨海谁不知道刘夫人和尊夫贤伉俪的感情深厚。”

  曾婧笑容依旧,声音却忽然变的伤感起来,“哎,感情深厚又能如何?毕竟现在已经人鬼殊途了。他人都死了,可我总还要继续生活。”

  “哼哼。”陈刀笑了一声,说道:“我这边还有事情要处理,刘夫人如果没事情的话……”

  “哦,是那位叶小朋友的事么?”

  陈刀对她知道这件事并不意外,不知道才叫意外呢。

  “不是。”他说的很平和,完全不像说谎。

  曾婧愣住了,她没想到,陈刀竟然会否认,忍不住追问道:“你就一点也不担心么?难道你不怕他出什么意外?”

  “我为什么要担心?”

  “他不是在给你……”曾婧突然停住话头,讪讪地笑了一声,说道:“小叶还真是可怜呢。”

  “我是不是担心他并不重要,我很好奇,刘夫人你似乎很担心,又是为了什么呢?不知道,刘夫人能不能为我解惑?”

  “我……”曾婧下意识的想否认,却立刻想到,这种否认是完全没有任何意义的,只说了一个字便收入话头,轻声笑了起来。

  “不知道夫人在笑什么?”

  “没什么。不过,如果你想知道,我倒是可以告诉你。”曾婧的心里瞬间掠过几个念头,漂亮的眼眸闪动着耀眼的光芒,放浪地笑了起来,改变了对陈刀的称呼,“陈总,我可以告诉你,因为,我,喜欢他。你知道,我的丈夫,已经去世很久了,而我是个女人,成熟的女人。”

  听着曾婧格外强调的最后那五个字,抓着话筒的陈刀皱起了眉头。

  曾婧的声音趋与平常,再没有刚才的那种甜腻,就像在和一个普通朋友说话一样:“陈总,这个理由,不知道你是不是满意呢?”

  陈刀嘴角勾出一抹冷笑,迅速替叶飞做了个决定,“满意,为什么不满意?你能看上叶子,那是他的福气,凭空可得十亿财产,任谁都会笑醒了。而且,还能得到刘夫人,哦不,是曾女士这样聪明的贤内助,连我这个当大哥的,都替他高兴呢。”

  他的声音,特意强调了“聪明的贤内助”和“我这个当大哥的”两句话,向话筒对面的曾婧传达着强烈的信息。

  曾婧不是傻子,自然听的出来,脸上的笑容慢慢敛去。

  “我这个小老弟,可是个性情中人,只要你真心待他,他自然不会辜负了你,我这个当大哥的,也就可以放心了。”

  曾婧的脸色变了变,冷笑一声:“陈总真会开玩笑,到现在,我还只见过他两次呢,就怕人家不喜欢我呢。”

  陈刀笑道:“呵呵,这个你大可不必担心,在滨海谁不知道远茂集团刘董的夫人曾婧是个一等一的大美人?我那兄弟怎么可能会不喜欢你呢?放心吧,只要你是真心的,我保证叶子不会拒绝。”

  “对了,还有件事要告诉你,我那个兄弟还是个学生,心思单纯的很,以后还要靠你好好照顾他,不要让他招惹到什么仇人。如果有什么人对他不利,就告诉我,我绝对不会放过那些人!当然,最好没有。这些事,还需要曾女士在我兄弟面前多多提点了。”

  曾婧听出了话里的威胁,知道他在警告自己,不要妄想利用叶飞胡来,急促的喘息了几声,娇声道:“当然,这个陈总可以放心,有我在,看谁敢动他一根汗毛!”

  到了这里,基本上没什么再谈下去的必要了,两人结束了通话。听着电话里“嘟嘟嘟”的响声,曾婧气的把电话狠狠摔了出去,大骂陈刀:“混蛋,陈刀,你这个混蛋,王八蛋!”

  她静静地坐在沙发上,又拿出了一个电话,在电话簿里找到了秦勇的名字,犹豫着,几次想按下去,却最终没有按动。

  她再次走到镜子面前,看着镜子里依然漂亮却狂怒扭曲的脸,慢慢平复着怒火,突然冷笑起来:“哼哼哼哼,陈刀果然不愧是个老狐狸,什么便宜都让你占去了!不过,咱们走着瞧吧,不就是爱一个男人么?难道,我就不能爱么?”

  冷笑慢慢变淡,终于换上了一张充满欲望的媚容,她轻轻在自己凹凸的身子上抚摸,拼命地给自己做心理暗示:“好吧,叶飞,小东西,小男人,我真的很喜欢你,你年轻,英俊,至少不很丑陋,不是么?我是个成熟的女人,我需要一个男人,我需要你,我的身体需要你!”

  她用力地揉捏着自己胸前高耸的乳峰,脸色酡红一片,娇艳欲滴,身体轻轻地扭动着。突然,两手猛的用力,把黑色的睡裙撕的粉碎,一具洁白丰满的女体暴露在空气中。

  不得不说,三十多岁的曾婧,身材保养的非常好,皮肤就像涂抹了一层奶油般细腻柔滑。乳峰丰满有如少女般高耸,丝毫没有下垂的迹象。小腹平坦腰肢纤细,圆润美臀挺翘。端是一个丰乳肥臀的绝代尤物。

  曾婧一手在自己胸前揉捏着,让那两颗娇嫩敏感的蓓蕾慢慢变的坚硬,一手顺着完美的身体曲线慢慢向下,轻轻抚摸着丰臀,又缓缓向前,探向那迷人的芳草萋萋之地。

  “看,叶飞,你看啊,我真的好需要你,好想你啊,快来爱我吧……叶飞,我真的爱你,真的,要爱你……”

  她慢慢扭动着的,美丽的身体停了下来,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嘴角勾起一个充满嘲讽意味的笑容,“好吧,我现在真的不爱你。不过,我答应你,只要你能活着回来,我就会,爱上你,一定。”

  她慢慢抬起手,上面沾满了晶莹的液体,放浪地笑了起来,“你看,爱上你,并不是件难事。只要你能活着回来,哈哈哈哈……”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