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刀慢慢放下电话,旁边一个非常精干的男人低声问道:“董事长,我们要不要也派人去?”

  陈刀摇头,“不用了,既然李老狐狸已经派人了,咱们还是等着吃现成儿的吧。你派几个兄弟去,保护叶飞。如果李老狐狸要对他不利,就把他给我抢出来。不过,尽量不要和他们发生冲突,现在还不是时候。”

  “是。”

  “曾婧有什么动作么?”

  “有,秦勇被派了出去。”

  “秦勇?那个侦察兵?知道他要做什么么?”陈刀眉头紧紧皱了起来。这个秦勇他知道,号称山地无敌。在山林里,不论是追踪还是反追踪都是专家级的高手。

  “不清楚。不过,秦勇似乎要去绿丘山。”

  “什么?她想要干什么?”陈刀这一次有些担心了。别看李文直派了那么多人上山,可是,如果秦勇出手,最先找到叶飞的,肯定是他。而曾婧这个时候把陈刀派出去,其目的就很有些问题了,至少陈刀不会认为是去救人的。

  精干男人低声道:“我怀疑,曾婧准备对叶飞不利!目的,是希望挑起我们和李文直的争斗。”

  “你马上带几个得力的兄弟上山!”陈刀豁地站了起来,“务必保护叶飞的安全。”

  “是。董事长,需要通知李文直么?绿丘山上,他的人最多,或许……”

  “不用。”陈刀摆了摆手,“他的人虽多,一点用都没有。那些烂货,除了坏事什么也做不来!你直接派人跟着秦勇就可以了,这个家伙,可是个山精,在山里找人,摆脱跟踪,没有比他更厉害的了,你们别跟丢了,也别让人发现。等他找到叶飞,就直接做掉他,把叶飞安全地带回来。”

  “是。”

  精干男人躬身答应一声,离开了。

  陈刀端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笑道:“曾婧啊曾婧,你真是个聪明的女人。不过,有的时候,阴谋诡计是没有用的,一切,还要凭实力说话,这一点,刘烨就从来没教过你么?不过,没关系,我来教你好了。”

  他喝干了杯子里的酒液,拿出一根粗壮无比,根须繁多的人参来,畅快地大笑起来:“千年人参,好东西啊!叶子,你不会这么短命吧?快点回来吧,曾婧可是个不错的女人呢!老哥的这份礼物,你肯定会很喜欢!”

  陈刀笑了半天,又给滨海市公安局长拨了个电话,报警!

  滨海的公安局长姓方。一般来说,这个职位在每个城市里都是非常重要的,权柄极大。不过,今天,方局长的日子可有些不太好过了。

  先是有人报告,说滨海的著名大亨李文直派了好多人上了绿丘山,也不知道要做什么,吓的他急忙离开了情妇温柔的怀抱,冒着雨,杀回局里。刚到局里,就接到了李文直的电话,报警说自己的女儿丢了。

  丢了就赶紧派人找吧!如果是普通老百姓,他是绝对不会这么做地,因为失踪时间不够,可李文直不同。

  刚把人派出去,就接到了滨海另一位大亨陈刀的电话,同样是报警的,同样是丢人了,同样是在绿丘山上丢的。

  如此巧合,不能不让这位方局想些什么,不过,想是没用的,这种事,他管不了,也管不着。唯一能做的,就是派人上山找。

  幸好,让他稍微放心的是,陈刀并没有派人上山,山上只有李文直的人,这让他长出了口气,鬼都知道,这两帮人马要是在山上碰到了,会发生什么事。

  于是,这个夜晚,滨海沸腾了。

  ……

  叶飞并不知道,滨海已经因为自己被闹翻了天,更不知道刚刚有一个女人决定要爱自己,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有什么太激烈的反应,因为……

  “叶飞,你,你流氓,下流!”李玉感觉到一个硬硬的棍状物顶在自己的小腹上,她俏脸红红的在叶飞的腰肋出拧了一把。

  叶飞觉得自己冤死了,被两个大美女抱在中间,两对儿鼓囊囊的乳峰在前胸后背擦来擦去,鼻端缭绕着两女淡淡的体香,如此香艳,除非太监,否则,是个男人就会有反应,更何况他一个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呢?

  别说这种情景,就算在大街上看到个身材火爆一点,穿着暴露一点的美女,他都会有反应,这种事儿太平常了。不是都说男人是下半身动物么?

  “我,我不是故意的。”叶飞动了动身子,把那个东西往旁边闪开一点,“这样好了吧?”

  还没等李玉说话,女骑士又拧了他一样,“混蛋,把你那个脏东西拿开!”

  “我——”叶飞哭了,“我不是,真的不是故意的,你们别拧了,疼啊,好疼啊。”

  “哼,大男人哭什么?”李玉哼了一声。

  女骑士没说话。

  叶飞很想说:我不跟你们挤了。

  可是,张了张嘴,这句话还是被咽了回去。没办法,换成哪个男人,估计都舍不得。唯一不爽的就是,脑袋晕乎乎的难受。

  就这样抱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李玉忽然推了他一下:“喂,你想什么呢?”

  “没什么。”

  “告诉你,不许你想歪知道么?”李玉嘴上这么说,身子却扭了两下,胸前双峰轻轻擦过叶飞的胸口,带起一种麻酥酥的感觉,舒服的他差点叫出来。

  “我,嘶,我没想。我说姑奶奶,你能不能老实点儿?”这种刺激实在太大了,叶飞忍的很辛苦。

  “人家不舒服嘛,当然要动一动了,你怎么那么婆妈?”

  “我——”算了,不跟你争了,叶飞决定,脱离这种几乎让他爆炸的状况,从两女的粉臂阵中挣扎出来。

  “你干什么?”李玉不满的嘟囔了一句,他就像一个大火炉,抱着他好舒服。

  “我活动活动。”叶飞伸伸胳膊伸伸腿,把突然而来的寒冷不适感驱除。

  “有病!这么冷你乱动什么?快回来。”

  “就是因为冷才要活动啊,越不动越冷啊。”叶飞一边说着,一边做起了广播体操。

  “神经病。”李玉骂了一句,钻进女骑士的怀里,“娜娜姐咱们不理他,冻死他。”

  女骑士笑了笑,没说话,看着代表叶飞的那团黑影在山洞里跑来跑去。

  突然,叶飞大喝一声:“什么人?”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