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勇是个高手,当然,这是对现在的叶飞来说。不过,即便是过去,也就是对他上辈子来说,秦勇也算是颇有些功夫的,当然,也只能算是有些功夫而已。

  他的招式很简单,也不多,但却都很实用,并且气势很足,即便是最简单的一招踢腿在他用来,都充满的凛然的杀气。

  他是个杀手。这是叶飞对秦勇的评价。他的功夫,完全就是为了杀敌而用,这和叶飞过去所知道的武人来讲,是不多见的。只有那些以杀人为业的家伙才会用这种纯粹是杀人的招式,几乎每一招都是针对对手的要害,如果让他真的打实,大部分人估计都会直接去见上帝。

  而且,他的身体素质极其强悍,力量强大,速度很快,并且非常灵活。这给了叶飞很打的压力,让他不敢硬碰,只能取巧。

  如果是在过去,叶飞完全可以无视他的攻击,凭借强横的太阴真气,把他彻底摧毁。可是,现在就不行了,因此,他很郁闷。

  如果不是有女骑士,他估计自己甚至坚持不了三招。

  女骑士的境况也不好,却比叶飞强多了,至少,她的身体素质要比叶飞强太多了。不过,她毕竟是个女人,而且在山里跑了一个下午,现在又发烧。

  总体来说,秦勇已经掌握了主动,对他来说,胜利只是时间的问题。

  李玉静静地躲在大石头的后面,惊恐的大眼睛看着眼前缠斗不休的三人。她不懂功夫,也没练过什么功夫,不过,她还是能看出来,叶飞和李娜的情况并不乐观。

  她很想上去帮叶飞,可是,她也知道,自己根本是帮不上什么,只会给他添麻烦,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尽量躲起来,不能让他们分心。

  忽然,她对自己产生了一种厌恶的感觉,觉得自己很笨,除了成为别人的负担,一无是处。如果自己也会功夫的话,三个人联手,或许就能打败这个恐怖的家伙了。

  叶飞和女骑士的形势越来越恶劣,不知道什么时候,秦勇手里多了一把匕首。有了武器的他更加危险,女骑士李娜也被逼的缩手缩脚。

  这种感觉让叶飞很郁闷,很生气。如果他是个普通老百姓也就算了,可他偏偏不是,他过去,可是大内第一高手,何曾被人逼到这个份上?

  就是死,也不能这么窝窝囊囊的死!

  这时候,他对今天的情形已经不再抱有什么希望,秦勇不是自己能应付的。所以,他放弃了所有不切实际的想法,以命搏命,就是死,也要啃下你二两肉来。

  秦勇一脚踢在躲避不及的李娜小腹上,抬手一拳砸中她的额头,女骑士惨叫一声,倒飞出去摔在地上,头一歪,晕了过去。

  李玉用力的捂着嘴,如果不这样,她知道自己一定会叫出来。眼中闪着泪花儿。

  完了,在李娜晕倒的瞬间,叶飞就知道今天彻底完蛋了,两人联手尚且不是对手,更何况自己一个人?拼吧!

  他疯狂的嘶吼着,身体突然腾空而起,一记飞腿照准秦勇的闹侧踢出。秦勇毫不在意,手里匕首随意的刺出,按照经验,他知道,叶飞一定会躲开,他不敢跟自己硬碰。而自己就可以顺手给他来一下,不用很严重的伤害,一下就可以。

  不过,这一次他显然低估了叶飞的决心,叶飞没有躲避他的匕首,虎虎生威的踢腿直奔脑侧。

  “不要!”那边女骑士也看到了他的动作,惊声尖叫起来。

  “砰”的一声,叶飞的腿踢在秦勇的脑袋上。

  “啊”

  “啊”

  接连两声惨叫,第一声是秦勇的,第二声是叶飞的。

  就在叶飞踢中秦勇的瞬间,秦勇的匕首也刺进了叶飞的大腿。

  顿时,滚热的鲜血从伤口处流出。

  秦勇也很狼狈,叶飞含愤出手,这一脚集中了全身力量,直接命中秦勇的脑袋,让他觉得自己有如被一柄大锤砸中一样,整个身体横飞了两步摔在地上。

  没等他站起来,叶飞突然窜起,扑到秦勇身上,两手狠狠掐住他的脖子,喉咙里发出阵阵沉闷的嘶吼,就像一只受伤将死的野兽,眼中闪烁着嗜血的凶光。

  这一刻,他有如天神附体,双手青筋暴跳,巨大的力量让秦勇眼前冒出一片金星,差点直接被他掐死。

  不过,多年严酷的训练让他挺了过来,手上用力,砰砰砰砰的,一拳拳砸在叶飞身上——他的匕首在摔倒时不知道丢在了哪里,否则叶飞早被捅上十七八刀了。

  叶飞强忍着巨大的痛苦,挺着硬挨,手上力量不减。他知道,只要自己一松劲,今天就死定了。

  不过,秦勇的力量有多大他早就领教了,虽然现在用不上全力,可仍然打的他眼睛发黑,就像被大锤砸过一样。很快,他就失去了知觉,就好像被打的不是自己一样,大脑屏蔽了所有感官,只是不停的传递一个命令——掐死他,用力掐死他。

  “快走啊,李玉,你快走啊!”他现在就像一个疯子,像一只濒死的野兽,对李玉嘶吼着。

  李玉的眼泪刷的流了下来,她没有想到,这个自己一直想要暗算的男人,这个时候想到的竟然是让自己走。仿佛被一记闪电击中,整个人飘飘然的,脑中瞬间闪过了这几天和叶飞之间的经历。她突然好后悔,为什么要对他那么凶,为什么要为难他,她好后悔。

  秦勇快要不行了,呼吸困难,大脑缺氧,眼前发黑,手上的力量越来越弱,如果继续下去,他肯定会被直接掐死。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小子,发起疯来竟然这么难对付,一个不小心就让自己陷入如此境地。

  不过,他毕竟不是普通人,也不是普通的学武者。多年刀头舔血的生活锻炼了他坚强的神经,即便在最不利的境况下,他也要做最后的努力。

  他放弃了拳头,像叶飞一样,两手掐住对手的脖子,身体突然爆出了最后的力气,扭着叶飞滚了出去。

  两个人互相掐着对方的脖子,在山洞里扭打起来。

  最终,叶飞不行了,他可以硬挺着挨上许多拳,但是,当脖子被掐,呼吸困难的时候,即便大脑仍然在不停地传达着“用力,掐死他”的命令,可是,执行的双手却在渐渐失去力量。

  终于缓过来的秦勇狞笑着,手上的力量越来越大,终于,在扭打了一会儿后,他占据了有利位置,由上而下,掐住叶飞。

  “哈哈哈哈,小子,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见到阎王爷的时候,别忘了告诉他,是我秦勇杀了你!哈哈哈哈……呕……”

  就在他得意的时候,叶飞突然一口咬在他脖子上,鲜血滚滚而下,有好多直接流进了他的嘴里,血腥味儿充塞在口鼻间。不过,顾不上了,他充分实践了自己的计划——就是死,也要啃下你二两肉。

  “你他妈的,我掐死你!”秦勇狂怒,全身力量都集中在手上。

  他想笑,却笑不出来,声音在喉咙处打转,却被秦勇直接掐了回去。

  怎么办?怎么办?

  李玉浑身发抖,看着扭打在一起的两人。她知道,叶飞在拼命,从那一脚开始,她就知道,叶飞已经放弃了一切,以命搏命。眼里的泪水滚滚而落。

  她看到了秦勇最开始扔出来的那把匕首,就在离她不远的地方躺着,几乎是立刻,她做了一个决定。

  她拿起那把匕首,站了起来,虽然浑身酸软无力,不过,她还是坚定地站了起来,向扭打中的两个人走去……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