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一整天,有很多人过的很郁闷。

  叶飞很郁闷,先是被人暗算,然后在山里跑了一天,还差点儿丢了性命。

  李玉郁闷,想暗算别人,却成了人质。

  李向郁闷,无缘无故被老爹教训了一顿。

  李文直也郁闷,自己女儿别人劫持,这个仇却还要忍着。

  曾婧同样郁闷,本想借着这件事儿耍点儿小手段,却把自己绕了进去。

  可是,最郁闷的,还是秦勇。

  被老板出卖已经很郁闷了,结果本来以为手到擒来的小子却差点儿要了自己的命,最让他发疯的是,自己竟然死在了,死在了一个肩不能担,手不能提,十几岁的小丫头手里!

  “你——”他翻了翻白眼,盯着惊恐的李玉,心不甘情不愿的咽了下最后一口气。

  “我,我杀,我杀人了。”李玉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睛睁地大大的,却视线散乱。

  她很害怕,亲手夺取一个人的生命,不论有什么理由,都让这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小丫头心神大震。刚刚鼓起来的勇气,瞬间流了个干干净净。

  被秦勇紧紧掐着脖子的叶飞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身体终于恢复了些力气,翻身把秦勇的尸体推开,踉跄着爬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到李玉身边,伸手把女孩儿拉起来,嘴上安慰道:“没事没事,不要怕……”

  像哄小孩儿一样。李玉的心情,他很能理解,当年,他第一次杀人的时候,也是非常不舒服,过了好多天才恢复过来,而且,几乎天天做噩梦,总会梦到被杀的那个人化成厉鬼来索命。

  “哇”地一声,李玉扑进叶飞的怀里大哭起来:“我,我杀人了,我是杀人凶手,叶飞,我是坏人,我是坏蛋,呜呜呜……”

  “不,你不是坏人,他才是坏人,你做的很好,做的很对,不然我们都会被他杀死。你不是坏人,你是见义勇为的大英雄,大英雄。”叶飞轻抚着李玉颤抖的肩头,柔声安慰着。

  “呜呜呜……你,你说地是真的么?”李玉抽噎着,小脸紧埋在叶飞赤裸的胸膛上,鼻间满是叶飞身上的汗臭味儿,一向爱干净的她却不觉得有什么不舒服,反而悄悄用力吸了吸。

  “当然是真的,我怎么能骗你呢?”

  “那,那警察会相信么?万一他们要抓我,那怎么办?”李玉撅着小嘴,轻声问道,声音很娇。

  叶飞差点儿吐血,警察抓你?估计得先问问你老爸了!不过,嘴上却安慰道:“不会的,你是为了救我才杀人的,不算凶手。如果他们真的要抓你,你就说是我杀的好了,让他们抓我。”

  “真的?可是,杀人是要枪毙的,你不怕死么?”

  “怕啊,不过,总不能让他们把你抓了去吧?”叶飞说的很自然,就算真像她说的那样,少不得这件事就只能自己扛了,毕竟秦勇的目标是自己么。

  “真的?那,谢谢你,叶子。”李玉心里甜甜的,继续问道:“对了,刚才,刚才,你怎么叫我先走?”

  叶飞一愣,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要她先走。其实,他刚才觉得自己必死无疑,三个人没必要全搭在这里,所以才顺嘴喊了那么一嗓子,其他的倒没想过。

  不过,这个时候李玉问起来,自然不能那么直说我只是一时冲动,只好编道:“没什么啊,我就是觉得,我拖住他,你就应该可以跑掉了,咱们没必要都一起死这里嘛。”

  听了他的回答,李玉很满意,抱着叶飞的手紧了紧,心里甜甜的。她不知道叶飞的想法,只知道,这个男人,最后的时候,还能顾着自己,很感动。

  “你,你们……”女骑士幽幽醒了过来,看到两个人的姿势,无力的唤了一句。

  “娜娜姐。”

  两个人抱了一会,这才想起刚才晕过去的李娜。李玉羞红着脸推开叶飞,急忙跑过去扶起她。

  “怎么回事儿?那个,秦勇呢?他人呢?”女骑士有点儿头晕,明明刚才还在跟秦勇打,怎么这会儿就什么事都没有了?难道是自己做梦?

  “秦勇已经被我杀了。”李玉还是小女孩儿心性,没那么重的心思,叶飞的一番话就把她彻底开解,这会儿再说起这事儿,竟然透着股子得意劲儿。

  “你?”女骑士的声音带着强烈的疑问,她根本不信。

  “当然了。”李玉正高兴自己不是个没用的废物,可以帮上叶飞的忙儿,没听出她话里的不信任,反而很热心的把刚才的事儿说了一遍,加上叶飞作证,女骑士这才相信,这小丫头关键时刻竟然救了三个人的命。

  “小玉,真,真难为你了。这一次要不是你,咱们三个,怕是都得丧命在他手里了。”

  三个人正说着话,山洞外的雨也停了,天也有些微亮,竟然就这么下了一夜的雨,陈刀派来的几个人终于在折腾了大半夜后,找到了山洞,不得不说,他们够慢的。

  一直隐在暗处,被曾婧派来在时候解决秦勇的那个女仆在陈刀的人到来之前,悄悄退了回去。她接到的任务是在秦勇得手之后,解决他,保证这件事成为一件无头命案。至于秦勇失败后要怎么做,这不是她要考虑的问题。当然,她也曾经起过接替秦勇完成任务的想法,只是,曾婧临时给她的一条秘密短信让她打消了这个念头。

  陈刀的这些手下,把秦勇追丢了,急忙报告给陈刀,差点把这位滨海大亨气疯了,心里把这些人的祖宗骂了个遍。他没想到,秦勇竟然这么难缠,不过,这时候再说这些也没用了,只能让他们尽力找到秦勇,保护叶飞,至于结果如何,他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整个晚上,他都处于一种极其狂躁的状态中,他后悔的要死。这种不受控制的状况让他难受极了,这种情况,这辈子他也只经历过三次,上一次,还是一年前。

  所以,当他得到叶飞没事,而秦勇竟然被干掉的消息时,他还有些不太相信,认为是自己的手下在糊弄自己,只是在听到叶飞的声音后,才终于相信。当即命令他们,立刻把人带下山来,至于李玉和李娜,顺手一起带下来吧。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