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飞受伤了,出院了,却不能去晨练了,所以,林诗儿就来了。

  有这样一个超级大美女送饭,这种感觉真不是一般的爽,看看宿舍里那群混蛋玩意儿的表情就知道了。

  也幸好昨天出院了,据林诗儿自己交代,叶飞前脚刚走,她后脚就到了,而且还是逃了一截很重要的课——滨海大学的才女,老师眼中的好孩子,乖乖女,认真学习的好同学,从不逃课的乖乖女,被叶飞带坏了。

  在一阵奸笑声中,宿舍的几个家伙走了,剩下叶飞和林诗儿享受甜蜜的二人世界。

  其实,叶飞挺不习惯的,不是和大美女二人世界不习惯,而是不习惯林诗儿此刻的眼神儿。

  “喂,干嘛这样看我?”坚持了十分钟,叶飞主动认输,他实在受不了这种审贼一样的目光,简直,简直太伤人心了。

  “我又没偷你东西。”叶飞小声地嘟囔了一句,却不想被耳朵灵敏的林诗儿听到。

  “没有么?”声调上扬,是个疑问句,鬼都知道。不过,声音真好听。

  “有么?”两个人重新开始对视。

  这一次,叶飞发誓绝对不能输,一定要赢,这可是关系到个人名誉,如果输了,岂不是被戴上了贼的帽子?

  可是,他还是输了。

  “好吧好吧,你说,我到底偷了你什么?”

  “心。”林诗儿笑盈盈地做了个没有声音的口型,怕他看不懂,又指了下自己胸口。

  于是,叶飞脸红了。

  脸红什么?不是害羞,是因为想到了那天晚上,在绿丘的山洞里,被李玉和女骑士李娜两个大美女夹在中间,一股子邪火顶上来烧的。

  “好吧好吧,我认了,我是贼,偷了你大小姐的心,好了吧?真是见上帝,你的心有什么好偷的?血淋淋的。”叶飞很郁闷地蒙住头,他发现,这个漂亮妞越来越不好对付了。

  林诗儿好像打了个打胜仗一样开心,拉开叶飞的被子,嗔道:“你干什么呀?讨厌鬼,出来和我说话。”

  “讨厌鬼你还跟我说话?!”

  “总比一个人自言自语强吧?或者,你希望我去找别人?”

  林诗儿嘴角上翘,摆明了在挑衅。可随便哪个男人都受不了这种挑衅,废话,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让她去找别人说话,这不是作死是什么?

  “好吧,算我怕了你了。说吧,你想说什么?”叶飞无可奈何地坐起来,眼神有些迷离,很快就转到了林诗儿的酥胸上:嗯,很有料哦,目测,好像比李玉还大一点儿呢,形状也好看,就像最标准的大白馒头,不知道手感如何?口感又如何?

  “看什么呢?”林诗儿脸孔红红的嗔了一句。叶飞的眼神儿让她受不了,就像一只大手在抚摸……让她浑身发软。

  “馒头。”叶飞傻了吧唧地冒出句心里话,刚说完就知道要糟。

  果然。

  “流氓,大色狼,讨厌死了你。”林诗儿扑上去就打,掐住叶飞的胳膊死劲地拧了一下,叶飞凄惨地嚎了起来:“疼啊——”

  “我说大小姐,你一大早上来,不会就是为了收拾我吧?”叶飞委委屈屈地窝在床角,拿被子做挡箭牌,可怜兮兮地看着大美女。

  “不是。”

  叶飞心里松了口气,不是就好,不然,这日子没法过了。

  “我就是来问问,你这一身的伤是怎么弄的?”

  我要是知道就好了!被提起了伤心事,叶飞心里这个郁闷,“不知道,鬼才知道怎么回事儿。”

  “你说不说?”林诗儿作势欲掐。

  “说,我说,我说还不行么?”不用上大型,吓唬吓唬叶飞就挺不住了,“其实一开始也没事儿,就是李玉……”

  “太不像话了!”叶飞被林诗儿吓了一跳,他还没说完呢,刚说到被李玉骗去要收拾自己,林诗儿就冒出这么一句来。

  “请问菩萨,您说,您说什么不像话?”叶飞小声地问了一句。

  “李玉!”林诗儿恨恨地骂道:“我喜欢谁,要谁做男朋友要她管?”

  叶飞开始还很高兴,大美女为自己受苦生气,可没想到,后半句就变了味儿,感情不是为我,是为了她自己!

  看出叶飞表情很不自在,林诗儿急忙补救:“还有也不能这样对你嘛,真是的。”

  我受了那么多苦,就还来一“还有”?可有总比没有强啊,叶飞哭了,眼泪都快下来了,差点儿翻身高呼:“谢老佛爷关心。”

  林诗儿说道:“你放心吧,我一会儿就去找她,让她以后不许再来烦你。”

  叶飞没说话。上次你就说过,不还是没用么?算了,求人不如求己,以后小心点儿,再也不上那丫头的当就完了。

  他也不在乎这个,他在乎的是秦勇。秦勇虽然死了,可谁敢保证不会来个管涌?听陈刀的意思,这个秦勇似乎跟曾婧也有点儿关系,万一是她派来的呢?靠,那可是十亿级的富婆啊,随便丢点儿钱出来就可以杀自己十七八个来回了。

  不过,这些话他不敢跟林诗儿说,反正说了也没用,还让她白白担心。当然,这是他自己的想法。

  叶飞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换了一个:“对了,你认识李玉的哥哥么?”

  “李向?”

  叶飞觉得自己问了句废话,不认识人家能追她么?他点点头。

  “认识,他追过我,不过,我不喜欢他。”林诗儿的回答倒是挺干脆。

  “哦。”叶飞又点点头,又问了句:“为什么?”

  “为什么?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不喜欢他?”

  “不喜欢就不喜欢呗,哪里有什么为什么?”林诗儿敷衍了一句,看叶飞紧追不舍的表情,只好想了想,很认真的答道:“他这个人综合来说挺优秀的,就是性格太阴冷了。你知道么?他几乎没什么朋友,我说的是真朋友,就像你跟老大他们那种。而且还特傲,根本美人受得了他。”

  “我跟老大他们关系很好么?”叶飞在心里问了自己一句。

  “很阴冷?什么意思?阴险?”

  “差不多就那意思。”

  “那我不是惨了?他要是对付我,我怎么办?他妹妹出手都把我折腾成这样,要是他自己亲自动手,我还活不活了?”

  “他敢!”林诗儿一听这话,立刻炸了,威风凛凛的像个女杀手,“他要是敢动你,我就弄死他!”

  叶飞傻了,林诗儿的反应实在是出乎他的预料。怎么过去没发现,这丫头竟然还有暴力倾向?奇怪。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