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飞很奇怪,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会找到这里。

  哦,说一下,他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他前几天租来的,那个准备当作坊的房子。而房子里堆满了他刚刚提出来的那批药材,他现在正准备把这批药材处理一下,就开始自己的发财大计。

  上午的时候,他和林诗儿在宿舍里腻味了半天,最后心里实在放不下正事,所以,被迫跟林诗儿签订了一个非常苛刻的不平等条约后,才获得了外出的权利,至于那个不平等条约的具体内容,就不用说了,不外乎割地赔款丧权辱国,哦,不对,是丧权辱己,每每想起,他都想大哭一场。

  其实,林诗儿也是为了他好,虽然腿上的伤不重,可是,毕竟也是伤在腿上,还是很影响行动的。出院的时候医生就嘱咐过他,最好先静养几天。可他等不了,他现在想的已经不仅仅是赚钱了。

  前几天那件事,给他的震动很大。在秦勇断气的一刹那,他明白了一个道理:人的命运,必须掌握在自己手里,否则,杀伐由人。可要想掌握自己的命运,不是那么容易的,最少,必须得有自己的事业,甚至这还不够。想那远茂集团的刘烨,不一样被人暗算了么?

  从秦勇的表现还有他和李娜的对话来看,就是打死叶飞,他也不相信,那是一个普通的商业并购案,其中很可能牵扯着什么巨大的秘密。

  现在,这件事的一个当事人,或者说一个当事人的遗孀就站在自己面前,便格外有了一种震撼感。

  “刘夫人?”叶飞有些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对待眼前这个美丽的女人。秦勇要杀自己,即便不是她的主使,也必然跟她有关系,这让他很不自在。

  “不要叫我刘夫人。”曾婧今天穿的很,很保守,可以这么说吧,露的地方不多。一件淡粉色碎花过膝长裙,很宽松的那种,只是在腰肢处才收的很紧,凸显了她不盈一握的蜂腰,其他地方都非常普通,还歪戴着一顶白色帽子。

  而且,这种颜色淡雅的服装,一般都是年轻的女孩子在穿,比如滨海大学里就有很多女生穿这类裙子。叶飞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性感艳丽的曾婧竟然也会穿这样一身。

  并不是不喜欢,也不是不好看,相反,这种充满了青春气息的裙子,穿在身材丰满,充满了成熟风韵的曾婧身上,不但没有丝毫的不妥,反而把这两种几乎可以说是完全冲突矛盾的气质很好地结合了起来。

  她薄施粉黛,双颊绯红,波浪般的长发拉直了披在肩头,乍一看,就像一个在校的学生,可仔细看却又能品味出一种由内而外的风韵和性感。让叶飞不得不赞叹一声,这个女人实在懂得装扮自己,更懂得怎么样让自己成为别人的视线的焦点。相信,现在的她,走在街上,必然可以吸引下至十几岁,上至几十岁,所有男人的目光。几乎是不分老幼,通杀啊。

  “曾,曾婧……”叶飞迟疑了一下,还是叫了出来。

  曾婧脸上露出了笑容,“直接叫女士的名字可是很不礼貌哦,我这个年纪,让你叫一声姐姐,不算占你便宜吧?”

  姐?叶飞愣了一下,他可不觉得两个人已经熟到这个程度,所以没有叫出来,只是张了张嘴,没有声音。

  “呵呵,怎么?害羞吗?”曾婧笑的很开心,笑的花枝乱颤,柔软丰满的身子轻轻摇晃着,胸前双峰也随着轻轻颤动。

  妖精!

  叶飞只觉得鼻血上涌,这女人就是个妖精,诱惑死人不偿命的妖精!

  “呵呵,真的害羞了?现在像你这样还会脸红的人可不多了,没看出来,你还是个稀有品种呢。”曾婧笑得更厉害了,“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么?”

  她微微歪着头,随意戴着一顶白色帽子,两手背在后面,一个白色小手包垂在两腿间轻轻摇晃,样子俏皮又妩媚。

  这个女人要是出去卖,不知道有多少男人会为她打破头了。想起了上辈子里,那些青楼的红牌,叶飞不无恶毒地想着。

  “请进吧。”叶飞躲开门口,把曾婧让了进来。

  屋子里很乱,他刚刚进的那批药材堆了好大一堆,有几个箱子已经打开了。这还是因为叶飞不住在这里,如果住在这里,估计还要乱上十倍。想想林诗儿每次去他们宿舍,都会很不高兴的数落他们一番。

  “这么乱?”曾婧可爱的眉毛蹙成一团。

  “请坐。”沙发上放了很多东西,叶飞拉出来一个凳子,擦乐了两下,问道:“喝点儿什么?”

  曾婧没有坐那个凳子,反而坐在了脏兮兮乱糟糟的沙发上,丝毫不顾浅色裙子被沙发弄脏的可能,“你这里有什么?”

  叶飞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呵呵,只有水。”

  “那你还问?这是你喝的吧?”曾婧指着沙发旁边地板上放着的一瓶打开的矿泉水问道。

  “嗯。”叶飞点点头,正想说:我再去给你拿一瓶。却不想,她竟然就拿起那瓶水,拿掉盖子就喝。

  叶飞一怔,他被这个女人搞晕了,看着纯净的液体从自己沾过的瓶口流进她的小嘴里,心里想到了一些很香艳的东西。

  “你怎么了?”曾婧拿眼睛斜睨了他一下,那眼神带勾子的,差点把叶飞心脏勾出来。

  妖精!

  叶飞心里暗叹了一声,坐在那把椅子上,很正经很严肃的问道:“曾……”

  “姐。”

  “曾姐,这个,你今天来找我有事么?那十万块钱我会尽快还你,你看,我这里马上就可以开工……”

  “你不用着急,我不是来要债的,我也不缺那几个钱。”曾婧摆摆手,站起来在房间里四处打量,好像一个女主人在看自己的新家一样,甚至还拉开了卫生间的门向里面看了几眼。一边看一边说:“嗯,还可以。就是小了点儿。”

  叶飞汗颜。他知道,这个地方对这个女人来说,跟狗窝也差不太多了,“呵呵,我只是个穷学生,跟曾…曾姐怎么比?就这个地方还是租的呢。”

  “哦,我知道。”曾婧转了一圈儿,回到客厅,突然说道:“你去我那里弄吧,怎么样?”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