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去我那里弄吧,怎么样?”曾婧静静地看着叶飞,眼里充满了真诚。

  “第一呢,我那里很大,这你知道。第二呢,我那里人也多,可以帮你一起弄。第三呢,呵呵,虽然我不在是远茂集团的主席夫人了,可还是有不少好朋友的,你的这个东西,我想,我的那些朋友很愿意试一下。”

  “你帮我销一些?”叶飞差点吐血,很难想象一个绝色美妇满世界兜售壮阳药的场面会是什么样,一定,一定很喷血。

  “怎么?不相信我么?”曾婧的坐姿很优雅,尤其是在沙发上,好像她天生就应该坐沙发这种东西,很迷人,“我有很多朋友,都是一些整天无所事事的贵妇。而且,她们的丈夫,都是年纪不小或者工作很忙的那种,你知道,那种人在某些方面……你知道。”

  叶飞点点头。

  “所以,我想,她们会很乐意为自己的男人准备一些东西。”

  和一个穿着清纯服装,却性感无比的女人谈论怎么卖壮阳药,让叶飞觉得很刺激,实在太刺激了。

  “我想,不用了。”叶飞拒绝了,先不说他不愿意接受女人的帮助,除非迫不得已,只是她和秦勇可能存在的某种联系,就让他没办法坦然接受,“我在这里就可以,至于销售渠道,刀哥会帮我。”

  他的拒绝,完全在曾婧的预料之中,她甚至知道叶飞已经有些怀疑秦勇和自己的关系了,不过,她不在乎,她可以给叶飞的,是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拒绝地。唯一麻烦一点的,只不过是其中的过程。

  “陈刀?嗯,不错,他的确能帮你。不过……”曾婧慢慢拖着声音,意蕴深远地看着他,“做生意的人都知道,不要把鸡蛋放进一个篮子的道理,我想你也应该明白。多一个渠道,不好么?还是你觉得,我会对你有什么不好的企图?”

  叶飞一愣,他就是这么想的,不然她干嘛要无缘无故帮助自己?先前已经借了十万块,现在又要这样帮自己,如果说没有企图,路边的狗都不信。更何况,还有秦勇这个原因。狗都不信,我能信么?

  心里怎么想,跟嘴上怎么说完全没有关系,叶飞也是张嘴谎话就来的人,“不,当然不,呵呵。我一个穷小子,有什么让曾姐惦记的?只是,这个毕竟是我自己要做的事,跟曾姐借了钱已经让我很不好意思了,怎么好再让你帮呢?我觉得,这个事情,还是我自己做起来比较好。”

  “是因为秦勇吧?”

  曾婧坐姿依然,没有任何动作,表情也非常平静,完全看不出她心里想什么。可是,她的心里却微微叹息了一声。关于秦勇那天说了什么,那位女仆已经告诉她了,她也准备好了一套说辞解释,相信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不过,这个解释却不是今天应该说的。只是,她从叶飞的反应里看出了其中隐含着的警惕。不得已,只好现在就把这个解释交给叶飞,不然后面的计划实在没办法进行。

  叶飞没有想到她竟然就这么说了出来,有些事情,心里知道和摆在明面上是完全不同的。他不自然的搓了搓手,心里想着应该怎么回答。毕竟那也是个十亿富婆,而且还那么漂亮性感,最好还是不要惹到她,至少在自己有能力自保之前不要。

  “不用否认,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曾婧又拿起了那瓶两个人都喝过的水,放在嘴边,似喝似不喝的用粉嫩的香舌轻舔着。

  这个充满强烈诱惑和心理暗示的动作让叶飞霎时间血充脑门儿,心里暗骂了句:妈的,妖精就是妖精,什么时候都不忘了勾人!

  “嘻嘻。”看出了叶飞的窘态,曾婧轻声一笑,停住了动作,轻轻喝了一口水,说道:“秦勇是我的人。”

  叶飞更加震撼,吃惊地看着她。

  曾婧很坦然地回视着她,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真的很不简单,至少,她很会演戏。

  想想看,当你面对着一个想要杀死自己,并且已经付诸行动的人,会有什么反应?

  我不知道,因为我没经历过。不过,我相信,叶飞的反应绝对和大多数人不一样。

  他很震惊地看着对面的女人,然后,表情慢慢缓和下来,冰融雪化,最后竟然笑了起来。这个过程很快,没有几秒时间,不过,在这个时间,他想到了很多东西:

  她提到秦勇,这个虽然没有想到,却可以理解。可是,她却承认秦勇是自己的人,那代表的东西可就不一样了,至少,刺杀事件和她就脱不掉关系。可是,她还是说了,为什么?两个理由,第一,这件事跟她没有任何关系。第二,她有一个足够说服我的理由,或者说她有足够的自信让我相信这件事跟她没有关系。

  至于是哪个,问一下就知道了。

  现在再绕弯子就没意思了,叶飞轻声问道:“为什么?”

  曾婧没有说话,她一直在很仔细地观察叶飞的表情,发现和自己当初的想象有些出入。一开始的震惊是相同的,只是,后面却不一样了,笑容虽然平静,却带着三分的戏虐,她突然有种感觉,自己准备的那个理由还不足以让他相信。作为一个聪明的女人,她几乎是在第一时间便做出了一个决定,一个正确的决定。

  “远茂被盛世并购你应该知道吧?大概九个月之前的事了。”

  “我知道。”叶飞点头。

  “呵呵,你不知道。你不知道的是,其实,盛世打远茂的主意,至少要追溯到五年前。李文直那个老狐狸,哦,李文直就是盛世的老板,这个老狐狸一直想收购远茂。不过,他一直没有成功。远茂的股份,我丈夫有百分之四十,我有百分之二十,所以,他要想收购远茂,必须要拿到我丈夫手里的股份。可是,我丈夫却不答应。他把远茂当成自己的孩子,虽然老狐狸给的条件很好,可他就是不想卖。”

  她自嘲了笑了下,继续道:“老狐狸把所有手段都用上了,威逼利诱,阴谋阳谋,能想到的办法都用了,我丈夫一直没有答应。直到一年前……”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