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远茂和盛世之间的恩怨,跟我没有关系,你不必说的这么清楚。”

  远茂和盛世之间的事情,叶飞没有兴趣知道,就算知道了也没有任何意义,他不可能,也没能力帮助曾婧,这种大鳄级别的争斗,作为小老百姓,还是少知道一些比较好,不然,引火烧身可就不太妙了。

  曾婧没有想到他竟然不想听,愣了一下,一直保持的很好的笑容僵住了。

  “我只想听你解释一下秦勇,他为什么要杀我?”叶飞看着她说道。

  “好吧,那,那就不说了。”曾婧有些无奈。

  “简单的说,李老狐狸用阴谋夺得了远茂集团,而我一直想替丈夫报仇。可是,盛世有多强大你知道,李老狐狸的势力有多大,你也应该清楚。”

  叶飞点点头,这个他当然清楚。陈刀是滨海大亨,在滨海几乎可以一手遮天,唯一能够和他对抗的,就是盛世了。两个人当年起家的行当差不多,手下都有一批人,这些年彼此之间的关系都很紧张,都想除对方而后快。可是,却又彼此忌惮对方的实力,两方面都没有把握可以轻松击败对方,甚至谁都看不到超过半数的胜利希望。也是因此,他们才一直克制着,这已经成了双方之间的默契了。

  曾婧继续说道:“我想报仇,可我一个女人又有什么办法呢?没错,我有钱,我的丈夫留给我的一些遗产,还有远茂那百分之二十,虽然做低价卖给了盛世,可也是一大笔巨款了……”

  “十亿?”

  “是。十亿,陈总告诉你的吧?”曾婧笑了笑,很苦涩。她知道自己在这些大亨面前几乎是透明的,除了一些非常机密的东西,她也从没有可以隐瞒过什么。可是,知道归知道,确认一件对自己不利的事实,却让人更加难受。

  “是。你别误会,我不是有意要打探什么,只是那天无意中说起了的。”叶飞解释了一下。

  “没关系,这不怪你。”曾婧继续说道:“我想报仇,自己却不是对手。也曾雇请杀手杀掉李文直,可是,他的保安措施太严密了,没有人能够成功。”

  “这就是商人和大亨的区别了。”叶飞笑了笑。他曾经听陈刀提起过,并不是他自己想整天带着那么多人,主要是,这些年的江湖生涯,刀头舔血的生活让他招惹了不少仇家,这些人,每一个都在暗处伺机行动,只要他稍微露出一点破绽,就会像就凶猛的野兽扑上来,把他撕成碎片。为了保证安全,他不得不带着那些人。

  曾婧点头,“是啊,我丈夫当年就是个纯粹的商人,也把李文直当成商人,可他却忘记了李文直的身份,不光是商人,不然……”

  每次提起丈夫,这个女人都回露出一脸的悲伤和哀怨。

  “你很爱他?”

  “是啊,很爱他。他是我的初恋,我们认识的时候,我才十六岁,还在上学,他也不过是个穷小子,每天为了吃上饱饭四处奔波。为了请我看一场电影,他甚至要整个月省吃俭用的存钱才行。呵呵,虽然很苦,可是每天都过的很开心。”

  说着过去的往事,曾婧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不同于她刻意散发的性感,这一刻,她就像一个等待丈夫归家的小妻子,恬淡娴静,温文尔雅。

  “啊,不好意思,这些你听着很无聊吧?”说了一会儿,曾婧突然意识到今天来此的目的,不是为了怀旧,歉然地笑了一下。

  “没有,很好。”叶飞摇摇头。就在刚刚,曾婧述说着她跟丈夫的过去时,他自己也想到了一些事情,或者说,一个女人以及一些他曾经无比期盼的生活。

  “我要报仇。可是,我做不到,只能求助别人。可是,那些人要么忌惮盛世的强大,要么惧怕李文直的势力,不敢帮我。或者为了美色,或者为了利益,欺骗我,敷衍我。呵呵,我又怎么看不出来呢?”她的表情转为苦涩,叶飞看的出来,她曾经有多难过。

  “整个滨海,能帮助我的,只有陈刀和他的云海集团!云海集团的实力不弱与盛世,而且,他和李老狐狸都有同一种身份,甚至,他的势力还要略微超过李老狐狸。可是,他也和别人一样,忌惮李老狐狸的势力,不肯帮我。不论我用什么条件,甚至,甚至愿意,愿意……”

  曾婧忽然双颊绯红,面露羞涩。

  “愿意什么?”很难得竟然见她露出了一副小女儿的神态,叶飞身为男人,几乎立刻就反应过来她的意思,竟然很恶意的追问了一句。

  “你——还能是什么?就是,就是那么回事而嘛。”曾婧用仿佛带钩子的眼神嗔了他一眼。

  叶飞没说话,就那样用探究的眼神看着她。

  “好啦,我说啦说啦。”曾婧受不了这种眼神,举手投降,“我告诉他,只要他肯帮我对付李老狐狸,我所有的一切就都是他的了,所有的财产,也包括,我自己。”

  “可以任他,为所欲为。”曾婧很仔细地盯着叶飞,想看看他的反应,可是,她失望了,叶飞的表情和刚刚一样,没有变化,只好继续说道:“可是,他竟然拒绝了,而且非常愤怒。”

  叶飞哑然失笑,他能理解当时陈刀的心情,也能理解他为什么发怒。作为一个不完全的男人,在碰到这么有魅力的一个女人投怀送抱时,会有什么反应他再清楚不过了。因为,他自己就经历过许多次。

  “如果你不提这个,或许还好一点,你一提,他就更不可能帮你了。”

  曾婧点头,“是啊,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他竟然,竟然……呵呵,难以想象。他可以说什么都有了,有钱有势,要什么有什么,可是,哈哈哈哈。当我知道他竟然有这个毛病的时候,几乎笑昏过去。”

  叶飞没有让她继续说下去,后面的事情,基本上已经很清楚了,所以,他替曾婧说了下去:“所以,当你知道,我被李玉挟持,并且在山上失踪,就派了秦勇去杀我,希望陈刀把我的死算在盛世的身上,然后迁怒与盛世,从而达到你对付盛世和李闻之的目的?”

  “是的。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秦勇要去杀你,并不是我的意思。我知道这是一个机会,不过,你以为我会这么傻么?万一让陈刀查出来,我可是死无葬身之地了。是秦勇自己的决定,我只是让他到山上以后,伺机行动,如果能帮你一把就帮你一次。”要想说谎不被人识破,就要半真半假,曾婧显然是深知其中分寸,这个解释任何人听了都会相信。当然,前提是,不知道她曾在秦勇之后,又派出了一个人。

  她也是担心被陈刀察觉出自己的小动作,所以才派了个女仆,在秦勇得手后,铲除后患。

  叶飞问道:“帮我?为什么呢?其实,秦勇的决定应该是正确的,如果杀了我,陈刀或许真的会迁怒与盛世,也许,你的计划就能成功了。”

  曾婧摇了摇头,“你猜错了,就算秦勇真的成功,陈刀也不会主动对付李文直!”

  “为什么?”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