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家里停电,NND,竟然停了一晚,坑死老子了,不好意思。

  ******

  叶飞坐在床上,叶妈妈坐在椅子上,两个人的视线都落在床头小柜上两大摞现金上。这些钱是下午,陈刀派人送过来的,那个人还顺便把叶飞的普通病房换成了高级病房。

  崭新的钞票还场着封条,一共十沓,每沓一万。

  突然看到这么多钱,叶妈妈还有些不太适,尤其是,这些钱还是儿子只用了一个多小时赚来的——她和丈夫干辛辛苦苦一辈子,还没有儿子一个小时值钱!

  这还是我儿子么?这还是那个省吃俭用舍不得花钱的小飞么?叶妈妈突然觉得,自己的儿子好陌生。淳朴的女人敏感的发觉,自己的儿子和过去不一样了,从那天死而复生以后不一样了。

  “小飞,你……”叶妈妈很迟疑,她心里隐隐有些疑虑,却不知道从何说起,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妈,我知道你有话要跟我说,不过,先把钱收起来吧,小心让人看到。”叶飞把那些钱装进了叶妈妈的大皮兜里,那是为了给他送饭特意在家里翻出来的,已经很破旧了。

  收好了钱,见妈妈还是疑惑地看着自己,叶飞知道,她一定是有了某些怀疑。轻轻握住叶妈妈粗糙布满茧子的手,充满感情地说道:“妈,别想那么多了,儿子以后能赚钱养您了,不高兴么?”

  这句话把叶妈妈从疑惑中拉了出来:想什么呢?这可是我的儿子啊,我怎么能怀疑他呢?

  叶妈妈轻轻摩娑着儿子的手,充满沧桑的脸上带着安慰的笑容:“高兴,怎么能不高兴呢?这些钱妈明天就给你存上,留着将来给你娶媳妇。”

  叶飞笑道:“娶媳妇?妈,您想的太远了吧?我大学还没毕业呢。这些钱您也不用存着,明天就去街上,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您这么多年吃了这么多苦,也该享享清福了。”

  “那怎么行?明天我就去把咱家欠的钱还上,剩下的都给你存起来,将来有大用的。”

  叶飞没有说话,老人都是这种心思,宁可自己吃再多的苦,也要为孩子想好打点好未来。算了,等以后我再赚更多的钱就好了。

  ……

  叶飞终于要出院了,在医院待了三天,他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硬了。如果不是有小护士陈雪儿陪伴,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忍受这么沉闷的生活。

  两个人的关系自从那个拥抱后,就变的不太一样了,既像朋友又像情侣,却谁也没说。虽然再没有任何亲密的举动,却有一份难言的情愫在两人心里滋生。

  “喂,干嘛呢你?把这个吃了先。”雪儿把一个刚刚削过皮的苹果塞进叶飞的手里,“快吃了。”

  “大小姐帮帮忙好不好?我要想吃自己会弄,不用你给我削!”

  “不行,你是病人我是护士,我必须要照顾你!”

  “你也知道自己是护士啊?大小姐,医院这么多病人,你不用总守着我一个人吧?其他人怎么办?”

  “这个你不用管,只要你是病人,我就有责任照顾你,而且,也没人管我。”

  这倒是真的,现在整个医院里也没人管她,她爱干嘛干嘛,这事儿院长甚至还亲自跟护士长打了招呼。

  其直接后果就是,叶飞现在失去了最基本的人身自由。也不知道这小护士是母爱泛滥还是怎么啦,反正叶飞不论干什么,她都要管。

  叶飞笑眯眯的看着她,说道:“雪儿你是不是看上我了?”

  雪儿小脸一红,嗔了他一眼,“瞎说什么?看上你?别臭美了!”

  “没看上我,干嘛整天霸着我?”

  “谁霸着你了?我不过是尽一个护士的职责而已,你这人真是自作多情,厚脸皮!”

  “真的没看上我?那就好了,我放心了。”叶飞做了个抹汗的动作,还故意甩了甩手,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

  “你——哼,你这人真没意思,不理你了。”雪儿一把抢过叶飞手里的苹果,“以后再也不管你了,我自己吃!”

  “呵呵。”女孩儿可爱的小性子让叶飞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很认真地看着女孩儿,声音轻柔,“雪儿,我下午就要出院了,以后怎么联系你?把你电话告诉我好么?”

  “且,谁稀罕你联系啊,找不到我更好!你最好快点出院,省的你天天烦我。”雪儿不屑的一扬头,嘴角挂着调皮的微笑。

  “好了,雪儿,不要闹了,真的,快告诉我吧,我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

  “朋友?我们只是朋友么?”

  “嗯,暂时是,以后就不好说了。不过,如果你不告诉我电话,以后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去,那你不会来医院找我啊?一点儿诚意都没有!”雪儿嘴上虽然这么说,可还是把电话告诉了叶飞,“说好了,给我电话啊,要请我吃饭知道么?这几天照顾你可把我累死了,你应该好好的报答我!”

  ……

  叶飞终于出院,来接他的,除了叶妈妈,还有一辆陈刀派来的奔驰汽车。

  看着车子越来越远,直至消失在转弯处,站在医院门口的雪儿感觉心里空荡荡的。她并不知道自己对叶飞的感情算什么,爱?喜欢?还是怜悯?不可否认,一开始只是怜悯,现在,似乎变了。

  ……

  叶飞的性格有些孤僻,朋友不多,或者说没什么朋友。从小到大唯一称的上朋友的人,大概就是宿舍老三了。这还是因为老三这家伙跟谁都自来熟,不管他地拒绝,硬贴上来的。

  老三是个很有意思的人,长的很猥琐,瘦小枯干,脸型很尖像只老鼠,整个人往那儿一站,怎么看怎么像小偷。往往只要他往人多的地方一站,周围很快就会空出来——谁都不愿意跟小偷站一起。

  可实际情况是,这个老三从来都是被偷的命——大部分人一辈子被偷的次数都没他一年多,这也是他为什么总借钱了——都被他资敌了。

  时间长了,老三也成了滨海小偷界的名人了——‘运输大队长’是小偷们对他的爱称。

  甚至有“没有偷过老三钱,就称小偷也枉然。”的话流传,可见这小子多么受小偷欢迎了。

  这天,他正站在学校门口看美女——滨海大学历史上最美的校花‘林诗儿’和她的同学正在学校门口聊天,老三一脸的痴呆相。

  正看的入神的时候,一辆奔驰汽车出现在视线中。男人对汽车的热爱不下与美女,甚至犹有过之,不然怎么会有‘老婆与车盖不外界’这种话呢?

  老三瞬间就被这辆奔驰给吸引了,大脑宕机:太美了,简直太完美了。

  奔驰汽车唰的在他身前停下,叶飞下车,对那司机说道:“谢了,明天下午五点再来接我,再见。”

  奔驰车走了,老三终于清醒,“嗨,叶子,这几天干嘛去了?刚才那司机,你朋友?”

  叶飞看了看远去的奔驰,笑着点点头:“算是吧,你干嘛呢?走,回宿舍。”

  “牛B啊,开奔驰的朋友,哪天替我引见引见,我也想试试……”

  叶飞笑而不语,陈刀估计是对见他没什么兴趣吧?

  两个人勾肩搭背的往校门走,叶飞看到了一直在旁边不远处和同学聊天的林诗儿,顿时,一种有若雷击般的感觉击中了他:美,太美丽,完美啊!

  林诗儿,号称滨海大学历史上最美丽的校花,金融系的才女,商业天才。其父林东,林海集团董事长,林海集团是滨海顶尖的企业,在全国都是大大的有名。

  一连串的资料瞬间被叶飞提了出来——现在,过去叶飞留给他的记忆就像一块硬盘,总是在他最需要的时候冒了出来。

  “嗨,诗儿你们好。”叶飞随手向林诗儿打了个招呼。

  “啊,你好。”林诗儿一愣,良好的家教让她自觉的回应了叶飞,可心里却不明白,我干嘛要跟他说话?我又不认识他!

  “哇,诗儿诗儿,快说,那个人是谁啊?叫你诗儿哟,嘿嘿,不会是偷偷交的男朋友吧?快说说,他对你好么?你们发展到哪一步了?”八卦,女人的天性,叶飞还没走远,几个女孩儿便围着林诗儿叽叽喳喳的问了起来。

  与此同时,叶飞也和林诗儿一样,承受着别人的问题轰炸。

  “叶子,你刚才叫林诗儿什么?”

  “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什么时候又变的这么亲热的?”

  “快说,你们到底是怎么样开始的?拉过她手没有?亲过她没有?”

  老三很又当娱记的潜力,叶飞却没有当明星的天赋。

  “老大,你饶了我吧,我只是随口叫了句‘诗儿’,你怎么会想到这么多?真的是口误啊!我和她真的没什么!”

  “难道你否认认识她么?”老三很有毅力。

  “难道你又不认识她?拜托,咱们学校有谁不认识林诗儿的?又有几个是林诗儿认识的?你不也看了她半天么?行了,快走吧,今天我请客,把哥几个都叫上。”叶飞实在受不了老三的轰炸,只好使出最后的绝招:“咱们今天老西北了。”

  老西北是个烧烤店,离学校不远,价格便宜味道很好,是学生们经常光顾的地方——似乎每本和学校有关的书都有这么个地方。

  叶飞虽然孤僻,可也被宿舍兄弟们硬拉着去过几次,不过,他从来都是闷头吃喝不说话,而且从不付账。大家也都知道他家家境不好,也没谁提过这种要求。不过,今天他竟然主动提出请客,就让人不得不有些疑惑了。

  “我说老四,现在也没外人了,说吧。”老三扯着酒瓶子跟老大一通狂灌,扭过头来烦叶飞——叶飞在宿舍里排老四。

  “是啊,这几天你哪儿去了?还有这些,怎么回事儿?说吧。”被老三灌的有些头晕的老大猛的抬起头看着叶飞。

  看几个宿舍的兄弟都这么看自觉,叶飞实在没办法,只好把这几天的事儿说了一遍,当然,关于陈刀的部分他没提,只是说认识了一个很有钱的朋友。

  “操,你他妈真好命!”老三不无嫉妒地看着他,“想我老三,玉树临风风流倜傥……”

  “滚,你他妈要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老子不是貌比潘安了?靠……”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