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海大学的大操场,每天早上都会有一道特殊的风景——号称学校历史上最美校花的林诗儿,每天早晨都会在这里晨练跑步。

  粉红色的汗巾,白色的运动服,飘逸柔软的乌黑长发,在初生的阳光下,那绝色容颜充满了圣洁的美丽,倾国倾城。

  每到这个时候,操场上就会出现许多男同学,一样围绕着操场跑圈儿。当然,他们的目的不是锻炼,只是为了看美女。如果能够和美女说句话,或者陪她跑上一会儿,就足够他们乐上一整天了。

  不过,林诗儿却从不给他们这个机会,只是一个人默默地跑着,毫不理会那一道道热烈的目光。

  她当然知道这些人在看什么,不过她不在乎,这种目光她太熟悉了从七岁的时候开始,她就整天活在这种眼神中,习惯了。

  只是,今天不太一样,因为平时很孤单的身影今天竟不再孤单,有一个人,跟在她的身边。

  叶飞对旁边这位绝色美女友好地笑了笑,很阳光。

  林诗儿愣了一下,她认出了,这个人就是昨天校门口,那个被奔驰车送回来,还叫自己的“诗儿”的家伙,“啊,是你?”

  “是啊,是我。”叶飞很开心对方没有忘掉自己。

  “哼,登徒子!”林诗儿把头扭回来,不再看他。昨天,就是因为这个家伙的那声“诗儿”,害的她被同学烦了好久。

  “啊?”叶飞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得到这么个评价,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叫什么叫?”林诗儿再瞪了他一眼,突然加速速度向前跑,把叶飞甩在后面。

  我招她了?叶飞满头的糨糊,不知道哪里得罪这位公主了。不过,他还是跟着加速追了上去,有些事,还是问清楚比较好。

  “诗儿……”

  “你还叫?谁允许你这样叫我了?”林诗儿没想到他竟然敢跟上来,真是属牛皮糖的。

  “……那要叫你什么?你不是叫林诗儿么?难道改名了?”

  “你——”林诗儿差点被气晕,这家伙明显装糊涂。

  两个人一边跑一边吵,在其他人眼中,却是两个人一边跑一边亲密的聊天。这可是个大问题,大新闻,所有人都兴趣盎然却痛心疾首的看着这一幕,既希望叶飞成功,这样自己明天也可以考虑试一试,又希望叶飞失败……很是矛盾的心情。

  在这些人中,有三个人心情完全不同。

  “老大,咱们怎么办?”

  “怎么办?向少说的话你他妈忘了么?”

  “怎么敢啊,老大,您可别害我!”

  “那还等什么?这小子既然敢接近诗儿小姐,就要承受向少的怒火,走,该干活儿了,妈的,闲了这么久,也该好好活动活动了。”

  叶飞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大中小三个连号人,心里拼命搜索记忆,却怎么也找不到他们的资料。

  说他们是大中小连号人,是因为他们的体型,从大到小,排列整齐,瘦弱的小号,中等的中号和体格强壮的大号,三人站在一起,真的很有视觉冲击力。

  林诗儿看到他们三个挡在前面的跑道上,立刻向旁边让开一点,躲了过去继续跑,边跑边对被挡住的叶飞说:“看来他们有事找你,你忙去吧,我先走喽。另外说句,我可能没时间去看你了,你自己多保重哟,拜拜。”

  她的话,让叶飞更加迷糊了,不明白她在说什么,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林诗儿已经跑远了。

  “你们是……”叶飞奇怪的看着“连号”们,他实在想不起自己这些人,可又不确定自己是否认识他们,只能等他们自己说话了。

  “我们不认识你。”最小号说了一句,声音尖细。

  “你也不认识我们。”最大号跟着说了一句,声音粗壮。

  “不过,今天就认识了,小子!”老大中号最后说道:“我们警告你,以后离诗儿小姐远一点儿知道么?不然的话……”

  连号们同时阴笑起来,整齐的好像在拍戏一样。

  管闲事的!叶飞终于知道这三人想干嘛了,不过,他可没打算乖乖听话,这辈子,除了皇帝和叶妈妈,谁也别让管着他。

  叶飞笑了笑,说道:“不然怎么样?如果我不听呢?你们打算怎么做?”

  “怎么做?这还用问吗?当然是……”中间的老大中号对两边的大小号同时使了个眼色,“当然是让你认清我们的警告有什么作用喽……”

  叶飞的身体不行,太阴真气也不大管用,不过,他的技巧却不是白练的。如果是高手可能没用,可对付这普通人还没问题,所以……

  一脚踢在中号的腿间,这小子惨叫一声,捂着着下面,唉唉痛叫着倒在地上。

  一拳砸在小号的鼻梁上,这小子满眼的金星乱冒,鼻血有如长江般源源不绝,看到满手的鲜红,中号尖叫一声,晕了。

  大号显然没想到自己的同伴竟然被这个看上去弱不禁分的小子给如此轻松的解决掉,愣神的功夫,叶飞双管齐下,下踢上砸,让他一手捂着下面,一手按着上面练习原地跳。

  林诗儿刚好跑了一圈回来,看到这一幕,难掩惊讶的看着连号们。

  一看林诗儿的表情,再联系刚刚她的表情,叶飞知道了,这个美人显然认识这三个连号,也一定知道他们要做什么。

  愤怒?谈不上。

  责怪?也不是。

  只能说,有些微微的失望吧?

  叶飞叹口气,“林同学,如果我做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事,我很抱歉,对不起。再见。”说完,摇摇头转身离开了。

  难道,我真的误会了他?他不是故意的?

  ……

  叶飞没有去上课,而是蹲在宿舍里发愁,一整天。他在愁钱的问题。过去的那个叶飞,过的了平凡而艰苦的生活,甚至一个干馒头一块咸菜都可以吃一顿。可现在的叶飞不能。过惯了几十年锦衣玉食的生活,这种拮据到需要仔细计算每一块钱的用途的生活,他真的受不了。

  中午吃的食堂饭菜,对过去的叶飞来说已经是很不错了,可现在却难以下咽。

  既然没有钱,那就去赚吧。可是,做什么能赚钱呢?

  叶飞把自己会的东西都罗列在一张纸上一样样排除。

  功夫?不行,这年头功夫好也只能给人当打手,而且就这身子骨……太阴真气有成之前还是不要想了。

  医术?嗯,这个倒是可以,给陈刀治个病就拿到了十万,很好赚,可一个大男人,整天对着男人的那玩意儿,也实在太恶了吧?这个还是做最后的后招吧。

  其他的,还会什么呢?倒是很多,以前在宫里闲来无事他学了很多,可琴棋书画这些东西,这年代能赚到钱么?这些可都是需要名气的,没有名气,还是算了。

  应该做什么呢?

  时间慢慢指向五点,应该去给陈刀治病了。

  叶飞有些头疼,陈刀的病真的很难办。虽然第一天就有了惊喜的效果,可他对彻底治愈并没有太大信心,时间太长了。病入膏肓这个词不合适,可也算的上是顽疾了,想要彻底治愈,没问题,不过,需要一味很珍贵的药材——野山参,至少要七百年以上的,如果是千年的就更好了。可这种年限的山参,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有钱也没用啊。

  哎……

  “嗯,刀哥,有件事要跟你说。”治疗结束,叶飞决定,对陈刀说实话。

  “哦?有事说吧,我把你当兄弟,想说什么说什么。”陈刀说的很豪爽。

  叹口气,叶飞说道:“你这个病,不太好治。”

  “这我知道。”

  “想要彻底治愈,可以,不过,需要一味药材,否则,没办法去根,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犯病。可能一直都没事,可能,过了五十岁就不行了。不过,这药很难弄。”叶飞的语速很快,把自己想说的毫不犹豫的说完。

  “哦?那么,需要什么药呢?没关系,你放心吧,我一定给你弄到。”陈刀毫不在意,一味药而已,他对自己很有信心,他确实可以这样有信心。

  “年限在七百年以上的山参。”

  “什么?”陈刀差点没摔倒,看着表情平静,仿佛再说七年山参一样的叶飞,说:“七百年以上的山参?”

  “是的,就是这样。只要有七百年的山参,我可以替你治愈,如果没有,我也没把握。”

  陈刀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他很想发火,却还是忍住了,“你不会是骗我吧?”

  嘴上这样说,可陈刀自己都不相信,毕竟这两天的效果在那里摆着呢。

  叶飞无所谓的笑了起来,“随你怎么想。不过,你放心,我可以保你五十岁前没问题。过了五十岁,看命吧。”

  陈刀平复了自己的心情,想了想,说道:“好吧,我知道了。你放心,山参的事儿我会想办法。我派人送你回去。”

  ……

  这里是陈刀的一家娱乐城,在整个滨海都非常有名,美女如云,是个非常厉害的销金窋,陈刀经常在这里。给陈刀治病的地方在是顶层他的办公室里。

  在娱乐城门口,他听到了一段这样的谈话。

  “哎,何老板,今天怎么这么快啊?”

  “别提了,上了年纪就不行了,哎。”

  “你不错了,五十多了这就不错了。老李比你年轻吧?可你看他,没有药他都不敢出来!就是有药也就是弄几下完事。”

  “呵呵,那倒是。说起来,还是你张老板厉害啊。我刚才可听着了,那小妞让你弄的连亲爹都喊出来了吧?嘿嘿……”

  “哪里哪里,呵呵,也不行啦。你还不知道,她们这些出来做的,只要给钱,什么喊不出来啊。”

  “那是那是,嘿嘿嘿嘿,不过,今天老李那个妞真水灵,给他可是浪费了……”

  这两人后面的谈话就转到女人身上了,没什么实际意义,重要的是前面的话,帮叶飞想到了一个生财方法。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呢?我完全可以做药嘛!天下还有什么药比九阳丹更厉害的?别说他们这些还能用一用的,就是八十老翁儿吃了都能再动一动,他们,小意思。、

  叶飞很兴奋,兴奋终于找到一个赚钱的方法,这让老三他们大为吃惊。

  “我说,叶子,你小子碰上什么好事儿了这么兴奋?”老三放下鼠标,这家伙最大的爱好就是在网上找A片看,电脑里存了上百G。

  “他当然有好事儿了。”老二把手里的书放下,从床上跳下来,笑的很淫荡。

  “什么好事儿?”老大头不抬眼不睁的盯着屏幕玩星际,这家伙最大的理想是做一个职业星际选手。

  “叶子,我听说你今天跟林诗儿一起跑步了?还很愉快的聊天,真的假的?”老五推开门走了进来,头发湿漉漉的,刚洗完澡。

  “什吗?”老大吃惊的放下鼠标,屏幕上显示的是一次两百人规模的大战。

  “我靠,不会吧叶子?你小子昨天还说没什么,怎么今天就去约会了?”老三也离开了电脑。

  老二推了下眼镜儿,“没错,我得到的消息也是这样。叶子,今天早晨,在操场上,陪着林诗儿同学跑了很长时间。哦对了,还打了一架,对手是三个人,其中一个至少有一米九,超过两百五的体重。”

  “没错,就是这样。叶子,赶快交代,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叶飞的回答很简单:“偶遇。”然后,便任他们怎么狂轰滥炸也是一言不发。

  “我靠,没人性啊,想我们哥儿几个都是老光棍,你小子竟然去泡林大美女,你简直就是……”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