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飞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脑袋昏沉沉的,浑身上下酸软无力。曾婧浑身酸软的趴俯在胸膛上,沉沉昏睡着,鼻息沉重。本来娇艳欲滴的俏脸竟然浮现出一丝恐怖的惨败色。

  “到底,发生了什么?”想起了刚刚自己做过的一切,他有些糊涂了……

  曾婧的身体是诱惑的,让人迷恋的。两辈子来第一次真正接触女人的他,几乎在第一时间,边沉迷到那让人发疯的欲望中,一时间男人的粗喘和女人的呻吟交织成一章最迷人的乐曲。

  第一次的叶飞,并没有让女人失望,自《御女宝鉴》中学来,并在宫里女身上得到过部分实际验证的理论让曾婧在叶飞的逗弄下,溃不成军,香汗淋淋,娇躯滚荡。

  熟练并且灵巧的手段,让女人怀疑,叶飞真的是第一次么?直到后面,到了最后一步,女人才真的确定,这个占有自己丰润身子的男人,真的是个雏。

  于是乎,在曾婧的谆谆教导下,叶飞丢掉了自己谨守了两辈子的处男之身。在正式进入女人身体的那一刻,叶飞浑身颤抖,几乎当场便丢了大丑。幸好,他的定力还算可以,加上曾婧的配合,终于忍了下来。

  只不过,当两个人激将攀上最高峰之前的一瞬间,叶飞想到了《御女宝鉴》里记载的,那套采阴补阳的功法。

  这些天始终坚持不懈,誓要恢复功力的叶飞心中一动,在激将喷涌而出的一刹那,按照记忆中那套功法,准备试上一试。

  本来是件好事,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记忆中的那套功法,竟然出了偏差。不是那套功法有什么问题,而是他的记忆力出了问题。

  毕竟,做为一个太监,他是用不上采阴补阳的,即便是采也没他什么事儿。所以,虽然他已经把《御女宝鉴》上的东西全部背诵下来,可这套特殊的功法却不是他记忆的重点,时间长了,难免会有些偏差。

  于是乎……在最紧要的那一刻,一切都变了样。本来应该适量采补的功法,竟然疯狂运转仿佛要将曾婧吸干一般。

  如果真的这样,曾婧必然狂泄阴精而亡,叶飞也绝好不到哪去,除了自爆而亡,再没有其他可能。

  幸好,叶飞还算清明,在最危险的时候,强行退出了曾婧身体,总算保住了两人的小命。

  “也算是,因祸得福吧。”叶飞静静躺在床上,轻轻抚摸着曾婧柔滑的身子。他发现,自己体内少的可怜的太阴真气,竟然从涓涓细流,变成了奔涌的大河。虽然只有巅峰时期的五分之一,可也抵的上普通人十年苦功了。

  如果,能够经常来上几次,岂不是……巨大的喜悦让叶飞忘记了刚刚的惊险,几乎就想在酣睡美女的身上再来一次。

  可看看她疲累憔悴尽失颜色的脸庞,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好吧,以后再说了。叶飞心满意足地抱着曾婧缓缓睡去。

  冥冥中,自然有一双大手掌控着每一个人的命运,有得必有失,是一个亘古不变的真理……

  叶飞直睡到日上三竿才从梦中醒来,此时的曾婧,仍在沉睡之中,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

  轻轻把这个和自己有了肌肤之亲,并且差点儿被自己害死的女人放回床上,叶飞的心里,忽然对她产生了一种怜爱的感情。

  其实,男人,对自己的第一个女人,也是难以忘记的。想起了曾婧昨天晚上的话,叶飞自嘲地笑了笑。

  此时的曾婧,不施粉黛,脸色苍白,完全没有了过去那种艳光照人的美丽,却让叶飞突然产生了一种怜爱的感觉。

  离开了叶飞的怀抱,她好像感受到寒冷一般,把身体蜷缩成一团,窝在床上一角。

  捏了捏她高挺的鼻梁,叶飞在她苍白的脸蛋儿上吻了吻,又在她有些干涩的红唇上磨蹭了两下,才钻进浴室洗澡,准备一番后,叮嘱别墅里的仆人们好好照顾曾婧后,离开了。

  他没有回学校,也没有去那个租来的房子,而是直接冲进了云海大厦。

  陈刀对他的到访有些惊讶,不过,还是非常热情地招待了他。

  “叶子,今天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给叶飞泡上一杯茶,陈刀笑呵呵地坐在他对面。

  “你知道了?”叶飞不为所动地问了一句。

  “知道什么?”

  “你说呢?”叶飞不相信陈刀不知道自己昨天晚上是在曾婧那里过夜的,甚至,他完全相信,自己做了什么,这个滨海大亨都了如指掌。当然,两个人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他是不可能知道的。

  “哈哈,知道了。”陈刀坦然地承认了,“怎么样?哥哥这份礼物,还算能入眼吧?”

  “礼物?”叶飞念了一句,随即想起了,陈刀的确说过这话,只是,他没想到,陈刀指的礼物,竟然是曾婧。

  “是啊。一个百媚千娇的大美女外加不少与十亿的嫁妆,兄弟你不会不满意吧?啊。”陈刀哈哈大笑。

  叶飞皱眉,神色不悦。他很不喜欢这种被人控制的感觉,可又实在没有办法改变。不对,不是没办法改变,他想起刚刚恢复的那十年功力,这就是资本。十年功力,在古代虽然只能勉强算是个高手,可在现代却不一样了。现代,甚至连真正的武术高手都少见,更别说这种虽然威力大,却见效极慢的东西了。

  一个一点功夫都不懂,一天功夫都没练的小痞子,轻松击倒一个苦练几十年的武术高手,谁还在乎这种没有效率的东西?而且,就算有人想学,也没那条件,真懂功夫的人,太少了。

  “那我就谢谢刀哥了。今天来,主要是想跟你求一样东西。”叶飞淡笑了一下,直入主题。

  “你说吧。只要我陈刀有的,随便你拿。”

  “我想要那根千年人参。”

  “什么?”陈刀没想到,叶飞竟然提出了这个要求,登时愣住了,“你要那个?干什么用?”

  叶飞说道:“干什么用你就别管了。我不全要,只要一半。你放心,一半治你的病也足够了。其实,一半都用不了。”

  “真的么?”

  “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没问题。不过,你要那玩意儿干嘛?能不能跟哥哥说说?”

  “这是我的秘密,谁都不能说。”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