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哥,远茂的事儿,你知道多少?”收下了陈刀的那半根人参,叶飞装做无意的问了句。

  “远茂的事儿,我知道的不多。”

  陈刀的回答,出乎叶飞预料。

  叶飞笑道:“不是吧?刀哥,这就不够意思啦,谁不知道你是滨海大亨?这种事儿怎么可能不知道?”

  “小子。”陈刀笑点了下叶飞,拿出根烟点燃,吐出一串眼圈儿,“怎么?真的想替自己女人出头了?”

  叶飞笑了笑,没说话。其实,心里怎么想的,连他自己都不清楚。只是觉得,自己应该了解一些。

  “远茂的事儿,我知道的的确不多。李文直那个老狐狸做的很隐秘。不过,他盯远茂,不是一天两天了。其实,这件事儿挺奇怪的。”

  “哪里奇怪?盛世为什么一定要收购远茂?”

  陈刀紧皱着眉头说道:“这就是奇怪的所在了!李文直盯远茂不是一天两天了,花了很大力气。可是,最让人奇怪的是,他收购了远茂以后,竟然什么都没做,只不过董事长换了个人而已。”

  “远茂是运输集团,他们会不会是想……”叶飞做了个吸毒的动作。

  “有可能,不过,可能性很小。而且,据我所知,他还没碰过这种东西。而且,即便要碰,也不可能用远茂的渠道。”

  “那是为了什么呢?”

  “这一点,我想,除了李文直,没人知道。据我了解,盛世内部对收购远茂都持有不同意见。只不过,被李文直用绝对权威压了下去。”

  从云海离开的时候,叶飞心里更糊涂了,不但没有从陈刀那里得到足够的信息,甚至连他过去的一些判断都被推翻了。

  曾婧足足睡了一整天,她刚刚醒来,便闻到一股浓浓的药味儿,不满地嘟囔道:“谁啊这是,讨厌死了,熬药不会去外面嘛?”

  等叶飞把一万弄滚滚的汤药端到她的面前时,她才明白,原来这是刚刚占有了自己的小男人给自己准备的。

  心里虽然甜丝丝的,可她还是被那股几乎另人做呕的味道熏怕了:“不要不要,我不要喝这个东西,快拿走。”

  “不行,快喝了。这里面可有绝世好东西,不喝浪费了。”叶飞表现的很执着。

  “不喝,打死也不喝,好东西你自己留着吧。”曾婧倔强地转过头。

  叶飞专门求来千年人参,就是为了帮曾婧补身体。女人昨天被采补的太过厉害,千年人参这种天材地宝补起身子来,效果最好:“不喝也得喝,你现在身子很虚弱,必须喝。这里面可有我今天去跟刀哥求来的千年人参,对你身体有好处,来,快喝了。”

  听他这么一说,曾婧大为惊异:“什么?千年人参?那不是陈刀治病的么?他舍得给你?”

  “当然。我是他的医生嘛。其实,他的病,用不了那么多,有一半足够了。”

  “那你怎么不自己留着?为什么给我?”

  我当然给自己留了!叶飞心里嘀咕了一句,才说道:“给你你就喝,问这么多干嘛?告诉你,这个东西,不但对身体大有好处,还具有很强的美容效果,你喝不喝?不喝我喝了。”

  “真的么?那我喝。”女人对美的向往,足以让她们克服一切困难,更别说只是味道难闻的汤药了。她们连黑漆漆的海底泥都敢往脸抹,这算什么?

  喝完了药,又喝了很多水,把那股怪味儿全部清楚以后,曾婧窝在床上,笑眯眯地看着叶飞。

  “看我做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看。”

  “神经病。”叶飞白了她一眼。

  曾婧吃吃一笑,爬到叶飞跟前,攀在他的背上,咬他耳朵:“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还跑去跟陈刀要人参?”

  “怎么?我平时不好么?”

  “也不是,不过,你对我可从来没这么好过。”

  “我们才认识几天啊?就对你那么好,你别忘了,我还差点儿死在秦勇手里,你让我怎么对你好?”

  他这么一说,曾婧立刻露出委委屈屈的表情,撅着嘴儿:“不是说了那是他自作主张么?跟我没关系的,而且,人家都跟你坦白道歉了,你怎么还提啊?”

  “不是我要提,而是你没有坦白。”叶飞拉开女人的手,把她推倒在床上压了上去,在女人丰润柔软的身子上轻轻摩擦,紧紧盯着曾婧的眼睛:“秦勇真的不是派去的?和我知道的,怎么不太一样呢?”

  他的话,让曾婧浑身僵硬起来,刚刚恢复些生气的脸色刹那间苍白一片,“你,你说什么?我……”

  叶飞一只手支在曾婧脑侧,一只手掐在女人乳峰的根部向上推动,让本就坚挺的乳峰更加挺拔鼓胀,“好了,不再演戏了,陈刀都跟我说了。秦勇,明明是你派去杀我的。目的嘛,不外乎是想嫁祸给李文直,好让他帮你对付盛世而已,我说的对么?”

  “我……唔……”

  刚刚说出一个字儿,女人的红唇就被男人狠狠吻住,怯怯地香舌被对方挑过去,吸吮挑逗,口中香津也被男人肆意掠夺,很快就让她沉浸在甜蜜的亲吻中。

  这个吻,来的快,去的也快,感受到身下女人怯怯地扭动身子,叶飞便结束了这个吻。女人还待追上来继续,却被他按了回去,“想要么?想要就告诉我,是不是你?”

  “不是……”

  叶飞邪恶一笑,右手掐住女人左乳的蓓蕾轻轻捻动:“真的不是么?坦白吧,我不会怪你,否则,怎么会把千年人参那种好东西给你用呢?”

  “我……”

  “说吧。你不是很想让我帮你说动陈刀报仇么?如果不对我坦白,怎么能让我放心地帮助你呢?”

  曾婧娇躯猛然一僵,不敢相信地看着叶飞,“你真的,真的愿意帮我?”

  “这要看你的态度了。”叶飞离开女人的身体,坐到床边的休息椅上,翘着腿看着她,“想让我帮你,你就必须跟我坦白。如果不,我马上就走,明天就还你那十万块钱,以后,我们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曾婧仔细地看着叶飞,想分辨他说的是真是假,不过,她失望了,叶飞此时没有一丝表情。

  轻叹一声,女人说道:“好吧,我承认,的确是我派去的。不过,我也是…….”

  “不用解释,我没有要怪你的意思。”并不是叶飞大肚,而是这个女人也算帮了自己很大的忙,还差点儿被自己弄死,虽然她是无心的,可毕竟是帮了自己,而且还是一个百媚千娇的大美女,更是让他找不到理由怪她。

  “跟我说说,你知道的吧,知道李文直为什么收购远茂么?”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