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飞离开曾婧别墅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刚刚尝到女人似水温柔的叶飞虽然很想留下来,可看看她还略显苍白的脸色,叶飞不得不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准备回学校,一路上还在想盛世和远茂的事儿。

  曾婧并不很清楚盛世和远茂的事儿,她只知道盛世在打远茂的主意,至于原因,身为当事人之一的刘烨并没有跟自己的妻子说。而当时所有遗留下来的文件,都在刘烨死亡后的第二天,不翼而飞。是被人销毁了,还是被人拿走,没人知道。

  甚至连刘烨的死和李文直有关系这件事,还是一直跟着刘烨的秦勇亲口告诉她的。至于刘烨是如何死亡的,秦勇也不知道。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刘烨是死在海上的,他的尸体,是被一艘渔船捞出来的。

  其实,叶飞并不是真的想帮曾婧报仇,虽然两人已经有了亲密关系,可李文直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只是,如果能够对她有所帮助,叶飞也不会犹豫。

  而且,李文直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就连陈刀都不敢轻易动手,更别说他一个穷学生了。

  不过,虽然他没提过要借助陈刀的力量对付李文直,可陈刀还是很隐晦地告诉他,现在还不是对付李文直的时机。至于什么是好时机,他没说,叶飞也没问。

  在自身实力不够的情况下,任何时机都不好。这是叶飞几十年皇宫生活的理解。

  回到宿舍的时候,那群败类正打麻将呢,这个东西叶飞没兴趣,蒙头就睡。如果不是和林诗儿约好了,明天早上要去约会,他甚至都不会回来。对他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把那批药弄出来,赚钱才是硬道理。

  “对了叶子,你妈来电话了,让你明天回家一趟。”正打麻将的老三头不抬眼不睁的说了一句,“听见了没有?靠,不会睡着了吧?听见没有?”

  回家?叶飞突然想起,从出院到现在,这么多天,自己还没回去过,甚至连个电话都没打过,这儿子当的,的确差劲到极点。

  倒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一时间还没准备好。可这种事儿,如果不面对,怎么也没可能适应,所以,明天还是回去一趟吧。叶飞迷迷糊糊间,有了决定。

  林诗儿仍然是那副凶巴巴的样子,叶飞实在是想不通,究竟是什么,让这个温婉的仙子变成了河东狮?难道,爱情的力量不但可以剥夺女人的智商,甚至还可以改变她们的性格么?

  走在星星湖的碎石子儿路上,叶飞始终在思考这个问题,表现的难免有些心不在焉,对林大美女的话自然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可惹火了林大美女,在他腰上掐了一把,疼的他嘶嘶的直吸冷气。可没等他有什么表示呢,这大美人立刻扁扁嘴,委委屈屈地说道:“人家叫了你好几声,你都不理人家,人家……”

  叶飞一阵头疼,他突然无比怀念曾婧的大卧室。虽然他暂时还感受不到那个女人对自己的爱,可她却实实在在的把自己当成了天,不论任何要求,她都会尽全力满足。可是,这位大小姐……

  “是我不对是我不对,行了吧?”叶飞眼看着林大美女的眼泪就要掉下来,心里虽然不痛快,可还是得连声道歉。男人女人之间,根本没有道理可讲。

  “这还差不多。哼。”林诗儿听他道歉,立刻笑靥如花,眼圈儿里蕴着的泪珠咕噜噜翻着个滚了下来,也不知道是哭还是在笑。

  “你呀,到底是哭还是笑啊?”叶飞摇着头,伸手把她泪珠擦干。

  “嘿嘿,要你管。”林诗儿笑嘻嘻地挽住他的臂弯,靠在他肩膀上,说道:“明天晚上我们宿舍有个同学过生日,你陪我去好不好?”

  “明天晚上?我有事儿……”叶飞直觉中就想拒绝,他不习惯这种聚会,可林诗儿却不答应:“不行,你必须去,人家都带男朋友去,难道你想让我带别人去吗?”

  “行行行,没问题,我去还不行么?”叶飞只能答应。

  迎面走来一个二十四五岁,身材高大挺拔的男子,相貌虽然不算英俊,却透着一股斯文气,鼻梁上架着一副金边儿无框眼镜儿。男人一边走一边叫着林诗儿的名字:“诗儿。”

  叶飞不认识这个人,似乎也不是学校里的人,看他一身价值不菲的行头,叶飞断定,这个家伙,不是学校的同学。

  等看到男人身后跟着的,一身白色运动装打扮的李玉,叶飞大概猜到了这个男人的身份。

  “李向?你怎么会来这里?”

  果然,林诗儿印证了他的猜测,这个男人,真的是李玉的哥哥,李家的大少爷,李向。

  “来看小玉,顺便看看星星湖,没想到竟然碰到你了,真是巧啊。”李向眼睛直勾勾盯着林诗儿,瞄都没瞄叶飞,完全把他当成空气。

  巧?这也叫巧,那这个世界还有不巧的事儿么?叶飞不以为忤地笑了笑,也就当作没看到他。

  “诗儿姐姐,叶子,这么巧。”李玉有些怯怯地跟两人打了招呼,看到叶飞在注视自己,俏脸竟然飞起了两朵红云。

  “李玉你好,很巧啊。”叶飞对李玉点点头,突然恶作剧心起,说道:“李玉,这位是你男朋友吧?很帅嘛,跟你很配啊。”

  包括林诗儿在内,三个人都被这句话给噎住了,李玉满脸通红的否认:“不是不是,他是我哥,是我哥哥李向。”

  林诗儿好像知道什么一样,紧闭着小嘴儿忍着笑,看样子就快要忍不住了。

  李向却是满眼冒火,恶狠狠盯着叶飞,非常非常的不友好。

  叶飞就当没看见,继续恶心他:“是么?是你哥呀,真是奇怪,跟你一点儿也不像啊。李玉,他不是你亲哥吧?是不是你爸爸抱养的?”

  这一次,林诗儿是无论如何也忍不住了,非常不淑女地抱着肚子大笑起来。她这一笑,更是让李向觉得自己在美女面前丢了面子,看叶飞的眼神也变的更加凶狠。

  这个时候,在叶飞眼里,一向是很坚强并且有些小聪明的李玉说了句:“叶,叶飞,他是我哥哥,亲哥哥,不是,不是抱来的。”

  这句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解释,让林诗儿笑的更厉害了,而叶飞也有些控制不住,脸部肌肉不停地抽动起来。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